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魔魂錄之英雄淚
  4. 第二十三章 乘風寂滅(結局)

第二十三章 乘風寂滅(結局)

作者:

風高月黑殺人夜,乘風道場萬籟俱靜,列少白心頭一陣莫名的壓抑,乘風道早已經不是以前的乘風道,門下弟子實力薄弱,道法精髓早已經隨着列少友、韓峰的離開而少得可憐。自己的實力更加難以和其他門派的高手相提並論,自己沒有兒子,唯一的小女兒資質雖好自己卻沒有能力將她教好,只能千方百計的請一些朋友幫忙。可惜真正有實力的人自己結交不上,而且他們一般都不會將自己的絕學傳授外人。現在唯一可以將乘風道絕學發揮得淋漓盡致的就只有列少友和韓峰,可惜他們對於乘風道完全不屑一顧。

漫步走到道場中,列少白看着月色漸漸被烏雲掩蓋,一種不祥的預感在心頭滋生,揮揮手一柄桃木劍已經拿在手中,乘風道的武功道法他所會的遠不如列少友和列少中,但至少也是散人級別的高手。忽然一聲嘆息在耳邊響起,列少白立刻轉過身去卻沒有看到任何人。

「唉,乘風道,已經不行了嗎?」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但是列少白卻始終沒有看到人影。是個高手!列少白運其法力卻始終找不到他的蹤跡:「前輩何方高人?」

「我是誰你不用知道,我只想問你乘風道有一塊鳳凰石,你知道它放在什麼地方嗎?」那個聲音一直很低卻可以清晰的傳入列少白的耳朵中。

「鳳凰石?前輩從何處聽聞我們乘風道有鳳凰石的?」列少白有些不解的道:「很久以前晚輩也聽到過鳳凰石的傳說,可是自從堂兄列少友離開之後,我們就沒有關於鳳凰石的任何傳聞了。」

「是嗎?」一個黑色的身影慢慢從天而降,雙眼緊緊盯着列少白:「交出鳳凰石,否則血洗乘風道!」

列少白微微一愣,無難的道:「前輩有些強人所難了,晚輩真的不知道有家傳的鳳凰石。據說那塊鳳凰石已經在很久之前被一位魔族高手搶去了。」

「你說的是這個魔族嗎?」「嗖!」一個東西猛然飛了過去,列少白順手接住,入手是冰冷的,一顆腦袋,那是一個魔族。列少白大吃一驚,有些不知所措,那名高手冷冷的道:「這就是五十年前那名傳說中搶走了你們鳳凰石的魔族,我追了他十年終於把他抓住,可惜他手中的鳳凰石只是一個贗品。」一塊紅色晶石從他手中滾到地上,那是一塊非常漂亮的石頭上面流動着淡淡的靈氣。

「這,這是鳳凰石?!」列少白微微有些激動。

「哼,不要演戲了,一塊好看一點的石頭加上一點點火靈力就想冒充鳳凰石,你們未免太小看我雙面魔了。」雙面魔聲音變得無比冰冷,「交出鳳凰石,否則,血洗乘風道,我的耐性已經不多了!大不了將你們乘風道化為灰燼,烈火中鳳凰石自然會生出感應。」

「前輩,我們真的...」列少白的話音還沒有落,雙面魔大手一揮,冷冷的道:「殺!」

四周立刻飛來一群黑色蝙蝠,幾十道身影急速衝進了乘風道,「轟!」幾頭強壯的怪物將乘風道場的牆壁打破,快速沖了進來。睡夢中的乘風道弟子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在慘叫聲中結束了他們的生命,去見閻羅了。

「雙面魔?魔氣?你們是魔族?」列少白怒聲道:「你們好殘忍的手段,竟然為了一個我們原本不存在的東西大開殺戒!」列少白指著雙面魔渾身打顫。

「既然你不知道鳳凰石的下落,留着你也沒有什麼用處了,你可以去死了!看樣子自己的事情還是必須自己來辦。」雙面魔輕輕嘆息道:「鳳凰石曾經落入過乘風道,在沒有肯定它不在這裏之前,我還是有必要驗證一下的。鳳凰在烈火中涅磐,鳳凰石在烈火中也有異常的光芒,也能夠保證它的主人安然無恙,所以乘風道今天已經在劫難逃了。」

「我跟你拼了!」列少白大吼一聲手中桃木劍急速刺了出去,雙面魔微微一笑伸出手來,一道黑光將它擋住,列少白竟然不能寸進。「想要跟我拚命,你還差了幾百年!何必這麼急着去死,你的弟子們都還活着。我會讓你眼睜睜的看着它們一個個的道在你面前才結束你這條已經沒有價值的狗命。」雙面魔仰天大笑,聲音格外刺耳,列少白差一點吐血。

「呼」一道火焰從雙面魔手中飛了出去,乘風道頓時明亮起來,漫天飛舞的蝙蝠狠狠的咬住了弟子們的脖子,一個個強壯矯捷的不像是人的怪物雙手揮舞硬生生的將乘風道弟子撕成兩半,內臟流了一地死不瞑目。絕對的屠殺殘殺在這裏上演,列少白雙眼欲裂,大吼著發出一道道風刃,「吱吱-」幾隻蝙蝠落在地上不動彈了,但是更多的卻是乘風道弟子們在自己面前倒下,有幾名弟子看到了自己正想跑過來卻被沿途殺來的怪物們殺死了。

「交出鳳凰石,我可以饒你性命!」雙面魔冷冷的看着列少白。

列少白怒聲道:「休想!不要說我不知道鳳凰石在哪?就算是知道,也不會告訴你這種畜牲!有本事就殺了我啊!」話音剛落脖子上一陣清涼,一柄漆黑的長劍已經搭在上面,雙面魔冷冷的道:「你真的不知道鳳凰石在哪?」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哪裏有什麼真的假的?!」列少白的聲音剛剛喊出來,眼睛已經閉不上,雙面魔的長劍已經刺穿了他的喉嚨,整個乘風道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真的沒有嗎?」一群手下聚集在自己面前,雙面魔喃喃自語:「鳳凰石,你到底在哪?鳳兒,沒有鳳凰石我該怎麼辦才能救你?」忽然他的目光投向乘風道牆角一個大樹上,一個少女正躲在上面,風塵僕僕的樣子說明她才剛剛回來。

「嗖!」女孩看到了雙面魔的目光急忙向外躥去,眼淚卻迷糊了她的眼睛,背後一柄金劍在黑夜中也不是很容易被隱藏起來,可是她渾然未覺。「乘風道漏網之魚,一併殺了吧。」雙面魔輕輕揮手,蝙蝠已經鋪天蓋地的沖了上去,上百怪物大吼著衝出乘風道,雙面魔仰頭望天,一臉的落寞神色和剛才殘忍殺人的魔王有着天壤之別。

「啊-,討厭,走開!」女孩一揮手金劍帶着一團火焰將頭頂的蝙蝠化為灰燼,可是耳邊卻傳來陣陣沉重而迅速的腳步聲,地面劇烈的顫抖著,她知道來的敵人很多。父親和師兄弟們在自己面前慘死,她已經瀕臨崩潰,現在自己身後又有一群敵人正在追緝,還是一些面目可憎的怪物,漆黑的夜色中怎麼可能不讓她感覺害怕呢。

「轟!」面前出現一個大坑,幾雙綠油油的眼睛緊緊盯着自己,少女急忙頓住身形,周圍已經被密密麻麻的敵人佔據,足以毀滅整個乘風道的敵人將自己一個少女團團圍住,還有生還的希望嗎?「殺!」一個刺耳的聲音傳來,周圍立刻衝出來十幾條身影鋒利的爪子伸向自己。

「咔嚓!」「轟隆!」巨響聲中伴隨着陣陣慘叫,少女卻沒有感覺到疼痛的光臨,身邊卻多一個高大的身影,「這麼多廢物欺負一個可愛的女孩真的有些過份了,真的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幸好本情聖及時趕到,否則真的會被你們辣手摧花。」

少女睜開眼睛,只見一個高大的男子臉上戴着一個紫玉面具,手中把玩著一柄紫玉長劍,地上躺着十幾個怪物早已斃命。「殺!」同樣刺耳的聲音再次想起,漫天飛舞的蝙蝠鋪天蓋地的沖了上來,少女嚇得花容失色,紫玉劍俠不屑的輕笑道:「雕蟲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獻醜,簡直是找死!」揮手間紫玉劍上火焰紛飛,一條巨大的火龍竟然脫手而出,所過之處蝙蝠紛紛慘叫着化為灰燼。

「敢問小姐芳名,是否已經有意中人?」紫玉劍俠看着因為害怕撲進自己懷裏的少女大聲笑道:「在下紫玉劍俠,年方二十尚未婚配,不知小姐是否願意和我交往,做非常要好的朋友。」

女孩聞言立刻羞紅了臉,旋而想到父親的慘死忍不住熱淚盈眶:「我是乘風道掌門列少白之女列香,這些怪物毀了我們整個道場,還殺了我父親。我、我...」

揮手間幾個想要衝上來的怪物紛紛倒地,一個身影急速飛了過來,「紫玉劍俠,又是你!」

「好久不見了,雙面魔。這個女孩很漂亮,我要了!」紫玉劍俠大咧咧的看着雙面魔,渾然沒有將他們放在眼裏。

雙面魔冷冷的道:「想要和她做一對同命鴛鴦嗎?我可以成全你。給我殺!」一聲令下,大屠殺開始了,「轟隆隆!」「咔嚓!」天空中電閃雷鳴,無數閃電落了下來狠狠的打在了那群怪物中間,雙面魔急忙飛上半空,在那裏一個人影正操縱者空中陣法釋放着雷電。「閃電神偷?」雙面魔有些咬牙切齒。

「出來吧,妖魔神狼!」紫玉劍俠一聲大吼,空中魔氣猛然增加,妖魔神狼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只不過它的背上多了兩個人影,兩個手持長劍的金銀童子,大約十一二歲的樣子,長得相當清秀可愛。

「嗷-」妖魔神狼一聲長嘯噴出團團炙熱的火焰,周圍的怪物們急忙四處逃竄,「金銀童子拜見主人!」兩個童子急忙向紫玉劍俠見禮,「免了,金銀童子,我命令你們帶着這位列香小姐馬上離開這裏。有人阻擋,格殺勿論!」

「手下遵命!」兩個童子立刻沖着列香做了一個請的動作,腦筋有些反應不過來的列香暈乎乎的跟着他們走開,幾個怪物看到他們離開了妖魔神狼急忙攔住他們的去路。銀光金光閃爍,兩個童子手腕顫動,慘叫聲中那些怪物頃刻間魂歸西天。列香被他們快如閃電的動作驚呆了,渾然沒有發現別的一些事情。

「閃電神偷,紫玉劍俠,你們不要欺人太甚!憑你們的水平想要和我對抗,還差得遠呢。今天我就要讓你們嘗一嘗和我雙面魔對抗的下場!」雙面魔大吼著拿出那柄漆黑的長劍,閃電神偷身形急退「哈哈」大笑道:「我可不喜歡你這樣的魔族,又臭又硬!而且你也不是我的,如果我把你搶了,義父老人家也會不高興的。」

「果然還是我的乾兒子了解我,放手把地上那群廢物處理掉吧,這個又臭又硬的魔王就交給義父好了。」一個高大的人影在空中出現,強大的氣勢迫使雙面魔退後一步,心中默默地打起了鼓。天尊級別的高手!一個老人從天而降手中一柄寶劍明顯不是凡品,強大的氣勢讓自己這樣的魔王也有些壓抑。

「哈哈哈哈,終於找到可以出氣的人了,這些日子被雲小兄弟打得夠嗆,這回一定要加倍討回來!」那名老人大笑着沖向雙面魔。與此同時天空中慢慢飛下來的兩個高手同時打了一個寒顫,雙面魔,你自求多福吧,看樣子老天尊很久沒有出氣了,希望你可以跑得快一點。

「少主,這裏就交給我們兩個吧。」兩個手持旱煙袋的老頭,除了衣服不同體型模樣竟然幾乎完全相同。

紫玉劍俠急忙搖頭道:「玄甲、綠甲,我命令你們不準插手我們的比賽,只需要嚴防他們有人漏網就好。凡是漏網之魚,你們都要把他們抓回來扔到這裏,但是不準殺死。閃電神偷,可以開始了,就按照你說的蝙蝠五個算一個,怪物一個就是一個,看誰殺的多!」

「轟隆!」「砰!」「呲呲」電閃雷鳴般隨着火焰橫飛,兩個人開始了不對稱的屠殺,那些怪物雖然很強悍,但是遇到他們的雷和火就變得沒有什麼傷害性可言了。空中兩個老人一起搖頭,這下子工作輕鬆了,看着吧,只要保證沒有跑得就好,他們兩個那麼兇悍,誰來得及跑。

另外一邊雙面魔和那名老天尊打得難捨難分,老天尊大開大合法力充盈無比讓雙面魔極度不適應,很快被他佔據了上風。眼看着手下被消滅,而旁邊那兩名高手「僕人」都有着相當強悍的實力,雙面魔知道自己這次敗了,他們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實力?

「轟!」魔氣縱橫,雙面魔硬拼着挨了老天尊一劍拉開和老天尊的距離,快速逃走了,「今日所賜雙面魔決不敢忘,他日自當加倍奉還!」

老天尊怒吼道:「混蛋,別跑,老子揍人還沒過癮呢!」玄甲、綠甲同時打了一個寒顫,下意識的向後退了退。

「我殺了七十五個。」「不好意思,我殺了七十五個半。」「什麼?哪裏有半個可以讓你殺?」「那些蝙蝠,剛好沒湊夠五個,多出來三個我算是半個已經讓你佔了一點便宜了,不要不知足。」「什麼?!那邊好像還有一個魔王沒死,所以我們的比試還不算完!」兩個人站在空中爭吵不休。玄甲、綠甲知道估計天明之前,他們耳邊是不可能清靜的了。

漫漫黃沙之中,幾棵不知名的巨大樹木下,一個美貌的婦人叫了起來:「老公,快來看啊,這裏有一個小土精成型了!」「老公,靈界新破開的方圓幾千里的土地已經被那些貪心不足的傢伙佔滿了,我想要自己的一片地方。」「夫君,你看我給小鳳做的衣服漂亮嗎?」

躺在樹林裏面的雲英打着哈欠,腦袋卻被一個可愛的小女孩抱着,「爸爸,我要吃巧克力!哥哥上次送小鳳的巧克力沒有了。」

「前面應該是一片大海,不知道這個禁制是什麼東西?」雲英喃喃自語,不過自己所做的已經足夠了,是時候休息一下了。俗世間的事情就交給那些孩子們去處理吧,自己只要安心的等待三位夫人的飛升天劫準備離開這個世界去迎接永恆生命的開始就可以了!天界,久違了的感覺。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