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網游競技
  3. 無敵天下-網游版
  4. 第四卷 賤B紛飛的年代 第十二章 遊戲而已

第四卷 賤B紛飛的年代 第十二章 遊戲而已

作者:

在RB區內邊殺邊打劫,日子過的好不自在。我殺人有三大原則:一,阿諛奉承者,殺。二,貪生怕死者,殺。三,語氣囂張者,殺。其他看不順眼長得賊眉鼠眼標準的小R打扮的通通殺之。每殺一個人之前,我都讓他們先把藥水給我留下,然後在他們的苦苦哀求中將他們給噶掉,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點道理我還是懂得的。

經過這十幾天的殺戮,一不小心被我混出個諢號來,人送「殺人魔王」。這十幾天死在我的劍和匕首下的RB玩家少說也有幾百號人,在東板城的通緝榜上我一度佔據魁首,殺人數遙遙領先,第二名簡直是難望我之項背。每個小R人都生活在誠惶誠恐之中,出門的時候生怕碰到我這個殺人魔王。

但是因為我每次做案的時候要麼矇著面,要麼化了妝。所以沒有人知道我的真面目,這更加增添了我的神秘感,讓我在國際上的知名度大大的提高。H國人舉國歡慶,慶祝狗R的小R國有此一劫。我是一隻魚和零點幾人每天都觀察著R國論壇上我的追蹤報道。當看到殺人魔王又在XX點屠殺了多少人的時候,兩人才放下心來。零點是純粹的關心我這個老大了,至於我是一隻魚,不能排除要我幫忙而緊張我的可能,作為一個商人,眼光必須要毒辣,要看清楚事情的發展趨勢,要不然在遊戲初期的時候他也不會和我結好了。

算算日子,是該回國的時候了,再不回去,那隻死魚肯定要發飈了,我倒不是怕他發飈,我只是惦記着任務完成後的獎勵,那可都是團里兄弟們的工資啊,總不能要我自己掏腰包吧?

看看包袱里的藥水,我操操操!小R國的玩家變的聰明異常,這幾天楞是沒讓我逮住幾個人,自然也沒有打劫多少葯了。遠遠在站在山頭看着人影簇擁的東板城,心裏湧起一種現在就殺過去的衝動,再看看門口那兩個60級的帶刀護衛,小腿一陣打擺,還是算鳥。沒有葯抗著的話我自信沒有衝過護衛們的防守線,到時候別沒走到傳送陣就被滅了。

只要能衝過門口那兩個60級的護衛,我自信可以安全的到達傳送陣,只要一到傳送陣,你們這些垃圾又能耐我何?

舉目望去,四周一片凄涼,沒有一個玩家出現在我的視野里,只有偶爾幾隻系統刷新出來的怪物。

孤立無援么?看來這次問題有點大了,早知道打劫過來的那些葯就不消耗那麼快了,省得現在來愁眉苦臉。

天慢慢的黑了,夜已經來臨,我還是一愁無措。媽勒個B!轉身對着怪物一陣蹂躪,飛天身法運到及至,努力不要怪物碰到我一片衣角。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一個怯怯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莫默?」

一楞神的瞬間被眼前的怪物一個偷襲,胳膊一痛,血量掉了20點,回過神來,兩刀掛掉它,轉頭看去,夜幕下一個女人的身影悄生生的站在不遠處,黑夜掩蓋不了她那明亮的眸子。

我連跳兩步,來到她面前,匕首放在她的脖子處:「誰?」

近處仔細一看,居然是酒樓VIP房間里的首席樂師,翠蘭,我一陣驚訝,張大了嘴巴。

翠蘭微微笑了笑,用手輕撥開我的匕首:「怎麼了?很驚訝么?」

砸巴砸巴嘴,看看四周,沒有任何人,看着她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翠蘭看着我沒有說話,小手摸上的我臉頰,輕聲道:「你瘦了!」

我渾身一震,放鬆下來的心頓時提了上來,直直的盯着她:「你到底是誰?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翠蘭苦澀的笑了笑:「我這樣的小人物當然入不了你死神的鐮刀,撒旦的化身的法眼。」說完用手輕式去眼角的點點淚光。

我看着她,一時間不知所措,即使在面對小R國數萬人的追殺之中也從來沒有如此的彷徨過,我的腦海中迅速的回憶着我見過的女人,跟眼前的女人對比著,她到底是誰?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被我打了一巴掌懷恨在心,想故意分散我的注意力,然後埋伏在四周的敵人一涌而上,將我拿下?但是四周可以肯定沒有任何人,這麼晚了她能在這裏找到我,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這些天來,她一直在找我,而不是知道我在這裏。能在此時此地看到我,絕對是巧合,也是必然!即使不在此地找到我,她也一直會找下去。

想到這,我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們什麼時候見過面?」

翠蘭嘆了口氣,幽幽道:「算了,既然不記得又何必去想起呢?」說完從包袱里拿出一堆藥品遞給我:「我知道你現在缺少這些,這些東西雖然不值多少錢,但是也是我的一翻心意,希望你不要拒絕。」

拒絕?為什麼要拒絕?我剛好缺少這個東西,翠蘭啊翠蘭,不管你是真心也好假心也好,這些東西都是雪中送碳來的啊。

我乾咳兩聲,伸手將她手中的藥品拿了過來,觸碰到她柔軟的小手,翠蘭的身體忍不住輕輕一顫,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我,低聲道:「我帶你進城,我知道以你的實力應該可以安全的到達傳送陣,快點回中國區去吧,這裏已經很不安全了。小泉聯合了四大勢力正在到處的搜捕你!」

我看着她的眼睛,開口問道:「為什麼要幫我?」

翠蘭梨花帶雨般的一笑:「我不小心良心發現了,我突然覺得自己是中國人了,不行么?」說完不等我有所反應,徑直朝大門處走去。

望着她嬌小的背影,我陷入了深深的思慮中,這個女人,到底想幹什麼?

難道想泡我?

……

見我還站在原地,翠蘭回過頭來對我招招手:「快來啊!」那模樣彷彿跟我很熟悉一般。

我一驚,快步的跟了上去,直覺告訴我,眼前的女人是可信的。不管怎麼樣,現在只能賭一把了,我是一隻的攻城事宜已經不能再拖了,我必須儘快的回到中國區去。

越接近大門,我的心情越緊張,四周不少小R國的玩家,我的模樣已經變成了一個普通的R本玩家的模樣,倒沒引起別人的注意,更多的是對着翠蘭吹口哨的小混混。

**!我狠狠的BS著這些玩家。要不是現在我是個大紅名,非把你們殺了不可。

翠蘭走到一個護衛的面前,擋住了他的視線,回過頭來看着我。那模樣,幽怨而深情,我趕緊避開她的眼睛。另一個護衛緊緊的盯着我的步伐,大手已經放在了腰間的小太刀刀把上,我毫不懷疑只要我一走進大門,他就會拔出刀來對我一劈。60級的護衛啊,我日,能擋住么?我的手心已經全是汗水了?

系統不是玩我吧,我操你大爺!

系統……?

在那一瞬間,我停下了腳步,眼前突然蹦出來一個嬌羞的女孩的模樣,手上纂著一卷任務錫皮捲軸,小手伸在我的面前,當我要去抽取任務捲軸的時候,女孩的手不著痕迹的一動,將另一個任務捲軸放在我的手低下,我驚訝的抬頭看看她,女孩對我眨眨眼睛,調皮的一笑,抽出女孩為我準備好的任務,打開一看,哈哈,居然是D級任務,小美,我愛死你了!

「小美?」我顫抖著聲音看着翠蘭喃喃道。

翠蘭一楞,眼角的淚水激涌而下,劃過那青純的臉頰,彙集在尖尖的下巴下,吧的掉落在地上。

翠蘭緩緩的走到我面前,用手撫摩着我的臉,淚眼朦朧的看着我,墊起腳尖,對我的嘴巴輕輕一印。然後紅著臉跑到門口,對着我大聲喊道:「只有一次機會,快點!」說完,拿出不知道放在哪裏的匕首,對準門口的護衛就是一刀砍去。

被砍的那護衛一楞神,估計沒有想到居然會有玩家來攻擊自己,手上大刀瞬間拔出,迎著小美的匕首架了上去,另一個護衛的刀直接印在小美的背上,鮮血如噴泉一樣激涌而出。

「小美!」我大叫一聲,上前去擋去那個護衛的第二次進攻!

此時,從門口旁邊湧出十幾個玩家,對着護衛就是一陣猛砍。

小美大聲叫道:「快走!」

剛才竄出的十幾個玩家中其中一人大聲喊道:「是中國人就給我快點走!媽勒個B的。」

另一人邊砍邊說道:「想讓我們白死你就留下來,操!」

周圍的R國玩家一聽那些中國玩家的叫喊,忙揮舞著雙手,大聲叫道:「中國人搗亂了,是R國人的給我殺啊!」

被這玩家振臂一呼,幾百號玩家蜂擁而來。一名中國玩家被護衛一刀劈成兩半,腸子內臟撒了一次,小美一手捂著自己的胸口,大口的喘著氣,一手拿着匕首放在喉嚨處,對着我大聲喊道:「再不走我自殺給你看!」

看着小美和十幾位中國玩家渾身浴血的樣子,我的眼角濕潤了,仰天大叫一聲:「**的小R本崽子們,殺人魔王在此,想暴裝備的跟老子來!」

說完給自己加上一個飛天,快速的朝傳送陣跑去,路邊的玩家一聽,殺人魔王來了,一轉身忙找地方躲藏着。再一看自己周圍N多人,還有帶刀60級護衛,心道怕個毛啊,吐沫星子咽也咽死他了,據說殺人魔王身上的裝備價值連城,隨便暴一件都發大了。於是趕緊丟下小美等人,追隨着我的腳步奔了過來。

一路上,魔法、箭只追隨着我的腳步朝我射來,在躲避的同時喝着藥水,我不忘大喊著:「殺人魔王來了,大家閃人啊!」這時候每多引走一個玩家,小美等人的安全就多加一分,要知道,襲擊帶刀護衛在一個小時時間內算是紅名。

傳送陣就在眼前了,身後轟隆隆的腳步身告訴我追着我的玩家沒有一萬也有八千。

一個竄步衝上傳送陣,幾腳將周圍的玩家門踢了下去,隨手拔出滅魂,怒睜的雙眼看着正朝我奔來的小R國玩家。

不遠處小美等人早已全軍覆沒,兩名帶刀護衛以風一般的速度朝我這邊射來。

看着小美的屍體,我怒急反靜,一劍指天,冷冷的看着眾人,身體迅速的轉過三百六十度,不理會周圍幾人對我如同瘙癢一般的攻擊,嘴裏低沉的喊道:「乾坤劍法!」,將滅魂緩緩平推在身前,身上金光大震,眾玩家無不大嘆驚奇,奔跑的腳步也緩慢了下來。都瞪大了雙眼看着如同神聖的我。

邪邪的一笑,金光達到最頂端的時候,滅魂使勁往前一揮,滅魂所指之處五道巨大的金光劍氣直朝眾人飛過。

兩名帶刀護衛眼看着即將到達我的身邊,卻被五道巨大的劍氣給逼了回去,忙擺出手中太刀迎擊著飛奔過來的劍氣。

一連串的系統提示在我的耳邊響起:

「乾坤劍法升級,請為其命名!」

「非法殺人數714,PK值714!」

「非法殺人樹715,PK值715!」

「……」

將滅魂緩緩放入戒指中,在我的面前,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扇行真空地帶,所有被劍氣掃到的玩家無不被當場秒殺,裝備藥水暴了一地。

看了遠處一眼,小美等人的屍體已經被刷新了,狠狠的瞪了那兩個已經受傷的帶刀護衛一眼,比劃一根中指:「我遲早會回來的!」轉身走進傳送陣內。

踏上中國區,我是一隻魚迎面跑了過來,將我緊緊的抱住:「你終於回來了!5555!」

零點看着滿身血紅的我,眼中充滿了崇拜的眼光,對我豎起了大拇指。

老二在一旁叫道:「我日,老大,你殺人數4682人……」

眾人一聽,忙打開通緝榜,倒吸一口冷氣,榜上第一名:莫默,罪大惡極,死不足惜,殺人數4682。」

老三舔舔嘴巴,提議道:「我們把老大暴了吧!」

柔柔和飛雪惡狠狠的盯了他一眼,老三連忙道:「老大英明神武,萬壽無疆,壽與天齊……」

我是一隻魚一招手,對着低下一個手下說道:「去官方網站發佈消息,誰敢打莫默的主義,我天下第一榜絕對不會放過他!」

零點在旁邊想了想,看着我問道:「老大,我也去發個吧?」

我點點頭,零點馬上下線了。

打開技能榜,乾坤劍法已經沒了,多了一個未命名的劍法,隨手在上面寫道:大悲劍法!想起小美,心中又是一痛!

我是一隻魚在旁邊使勁的問我這段時間在R國的經歷,我搖搖頭沒有多說,他看我似乎有心事,也就沒有多問。柔柔和飛雪乖巧的呆在我的身邊。

「什麼時候攻城?」我開口問道。

我是一隻魚翻翻白眼:「就等你了,你要是再不回來,我們明天就得自己去了!」

「那現在去吧!」

「不用休息么?」

「不用了!我想殺人!」

一句話說的眾人心裡冷戰鄹起,痴獃的看着我。

2061年元月1日,天下第一幫——騰龍幫,發起天下里第一次攻城戰役,隨同前往的有2000志願玩家和天下第一傭兵團——撒旦的全部成員。

在進入戰場的一瞬間,我就打開了黃馬褂的附加技能——龍之鼓舞,讓所有的玩家增加了5%的防禦和5%的攻擊力。我一個人一馬當先的沖入怪物群中發泄自己心中的怒氣。

攻城站持續了五個小時,我不記得自己殺了多少只怪物,當我筋疲力盡的時候,怪物也差不多已經被消滅完了,只剩下駐守城中的一個BOSS和它的親衛團了。

我和BOSS遙遙想望,我可以感覺到它心中的怒氣和眼中的殺意,我笑了笑,運起飛天,拿起冰錐迎上它的大棒。

一股巨力傳來,我突然感覺到一種無力感,手上的匕首也被磕飛出去。

「老大!」

「老公!」

「小莫!」

數聲叫喊在我耳邊響起,頭上大棒緊壓而下,遠處柔柔和飛雪哭喊著朝我跑了過來。

「只是個遊戲而已,幹嘛那麼認真?」我看着柔柔和飛雪掉落在地上的眼淚,苦笑着說道。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