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六道
  4. 第三卷 天道卷 第九十五章 骷髏邪兵

第三卷 天道卷 第九十五章 骷髏邪兵

作者:

莫里斯欲施殺招,卻聽虛空中忽起一聲悶雷,煙光迸射,將自己的法杖震的幾欲脫手。轉頭看去,風飄雪落,龍天風悄立狂風之中,手持摺扇,神色凝重地瞧著他。而後,嘎吱聲響,狂戰舉著巨錘,一步一個腳印,緩步而來。

「師妹,怎麼回事?」龍天風森然道。狂戰眼見方還真神色瘋癲,當下一個箭步奔了過去,急道:「師傅,你怎麼拉,怎麼拉?!」憫柔瞧著狂戰,一時心酸,竟說不出話來。這時,莫里斯踏前兩步,微笑道:「六扇門的大捕頭,可是?」

龍天風瞳孔中迸出一道精光,掃視莫里斯,卻覺他模樣怪異,不似本土中人,沉聲道:「哪裡來的胡人,敢在我中原放肆!」莫里斯面色一沉,道:「我奉神的旨意來你們東方神州,來尋找一些物事。」

龍天風眉頭蹙緊,暗想此人應非西方修真之人,想在邊疆有戰神族的無上法印「蚩尤封印」鎮守,而且更有「死海」阻隔。那封印雖然霸道,但卻對尋常商旅無甚作用,反而對身有異能之人,如同天譴一般,過則必死,是故以邊疆戰神族為界,東西兩方的修真界從無來往。不過龍天風怎能知道,那巫師和三千死士所結成的法印卻突破了這一結界,東西之戰,在所難免。

思索下,龍天風瞧了瞧狂戰肩頭的方還真,心下一沉,厲聲道:「憫柔,究竟怎麼回事?!」這時,柳缺哈哈笑了兩聲,勉強站起,嘲諷道:「這還用看么,枉稱什麼終極正義,連門下入了姦細都不知道。」龍天風面帶詫異,驚道:「怎麼回事?」

「你問問你那師妹吧!」

憫柔心潮起伏,目光閃爍,淚水瀰漫,滴滴而落,沉默半晌,斷聲道:「我……我並非中土之人!」龍天風瞳孔睜圓,驚道:「怎麼可能?!」憫柔點了點頭,心痛更甚,再也不言。

莫里斯冷笑兩聲,道:「反正馬上就要兵戎相見,現下戳穿也好,憫肉跟我回去,也不必跟著他們了!」話音未落,怒吼聲起,震的枝頭附雪,簌簌而落。龍天風一驚,轉頭看去,狂戰手握巨錘,怒吼連連,喝道:「你娘的還想走,留下命來!」巨錘互擊,音力激蕩,震耳欲聾。

柳缺一聽,不禁氣血不暢,全身難受至極。但見莫里斯詭異一笑,五指勾轉,四周凝起一道墨綠光霧,霧氣瀰漫,狀如蠶繭,將他籠在其中。而音力回蕩,只在那霧氣中泛起如絲漣漪。狂戰足下一頓,巨錘狂落,掀起陣陣勁風,刮的柳缺立足不聞,幾欲隨風倒下。

莫里斯眉頭一凝,后徹一步,將法杖橫舉身前,口中喝道:「骷髏祭祀!」話音方落,那骷髏上青光隱隱,竟生無匹勁力,收放之間,生生將狂戰推了出去。狂戰立足未穩,但覺全身彷彿被藤條捆綁一般,不能挪動半分。莫里斯冷哼一聲,欺身上前,法杖一揮,形如墨綠光柱,轟向狂戰心口。

電光火石之間,雪白煙光矯如神龍打在那法杖中端,那法杖一震,光澤盡失。莫里斯旋身一頓,喝道:「偷放冷箭算什麼本事,有能耐一塊來!」龍天風在風中跌宕飄搖如葦桿,靜靜落在地面上,冷冷道:「如君所願!」

莫里斯狂笑兩聲,如夜梟一般沙啞難聽,驚起群鳥亂飛,道:「那我就將你們三人一塊殺光,來啊!」法杖旋轉,卷舞起洶湧氣芒,「砰」的一聲被他按在了地上,入土三分。

莫里斯雙手合十,握著胸前十字架,口中低聲念道:「黑暗祭祀,骷髏邪兵!」瞬間,法杖光華四溢,那墨綠光芒瞬間充斥四周,地面烈紋班駁,喀嚓聲響,破土有聲,一隻無皮無肉的骨手破土而出,散發詭異妖邪的氣息。

龍天風神色大變,他從未見過如此怪異的修真法門,而且東西交界封印穩固,他們是如何而來,卻是不得而知。不及多想,便將那「破空扇」祭起,雙手交錯,「浩然正氣」散播四周,瞬間將那妖邪之氣抵擋在外,那隻骨手也握成拳狀,往回收了三分。

憫柔看在眼裡,暗叫不好,凝神瞧了瞧柳缺,但見他已癱軟在地,全身無力,干受兩種氣勁排擠,卻動彈不得,面上流露出痛苦神色。憫柔心潮起伏,心想莫里斯實力之強,只怕大師兄和三師兄都抵擋不住,而且這骷髏邪兵也要破土而出,到時柳缺定然必死無疑,想到這兒,心思流轉,卻只能按捺不動。

莫里斯雙手開合,那立地法杖忽的縱起一道玄青光勁,蓬然怒舞。龍天風猛一紮足,雙手平推,「破空扇」斜沖側削,行如一把利刃,瞬間將那玄青光勁打散。破土聲響,骷髏邪兵猛一提身,半邊身子已脫出地面,兩隻骨手狠狠的扣在龍天風雙腳上。一旁狂戰焦急萬分,怒吼不斷,但全身依舊麻痹如斯,動彈不得。

莫里斯迸出雙掌,與龍天風齊齊一合,光勁怒舞,流轉成風,四周落雪繽紛,盡落在二人頭上。龍天風雖不如易天寒受方還真真傳,但一身的「浩然正氣」卻純正之極,相比方還真也不遑多讓,一擊之下,那雪白煙光登時激發開來,氣勁充盈,如排山倒海,無孔不入。

莫里斯面色慘白,那掌中綠氣縈繞,雖在白光絢爛之中,但依舊強勁如斯,消磨之下,竟不減半分。嗚嗚呼嘯,骷髏邪兵從那頭顱之中,發出聲聲悲號,周身形如骨架,卻儘是漆黑之色,兩隻瞳孔中泛著隱隱青光,邪異至極。

轟然聲響,邪兵現世,整個拔了出來,雙臂一橫,生生將二人撐開。莫里斯倒退兩步,但心裡卻是狂喜不已。而龍天風卻如受巨錘轟擊,口溢鮮血,如風飄退。這時,狂戰得脫,瞬間將之接下,但覺那力道沉重,迫的退了兩步方才穩定身形,一時面色如金,氣喘如牛。

邪兵「啊嗚」大叫一聲,動作迅疾,「啪」的一聲拍在狂戰身上。狂戰猛將龍天風抬起,而自己卻如狂風敗葉,瘋狂退卻,落在一株老樹前,口鼻之間,鮮血狂流,不消多時,脖子一歪,已不醒人世。

龍天風大驚失色,吼道:「三師弟!」變生突兀,龍天風驚怒交迸,仰天長嘯。骷髏邪兵乃西方魔法中「黑暗祭祀」的二等邪兵,不僅力大無比,而且會各種邪異法術。一聲廝吼響起,骷髏邪兵正欲再動,但見藤蔓如潮,瘋狂涌至,瞬間將其四足纏緊。任它力大無匹,一時之間,竟也掙脫不開。

莫里斯驚道:「憫柔,你幹什麼?!」憫柔神色冰冷,不見喜怒,沉聲道:「法師,邪兵狂傲,我可抵擋不住,先走一步了!」說著,青衫一扇,雪落風飄,人已不見。莫里斯轉頭一瞧柳缺,而他也不見蹤影,一時驚怒萬分,冷冷道:「等回去了再收拾你,哼!」

這時,骷髏邪兵沉喝一聲,撐破藤蔓,一躍一縱,已到龍天風上方。龍天風旋身一頓,「破空扇」流轉之間,煙光破空而出,沒及骷髏邪兵下落,便生生將其沖開,砰然一聲,落在地面上。

莫里斯目視蒼穹,瞧了瞧天色,心想時辰已晚,若其餘捕頭追來,雖有邪兵之能,卻雙拳始終難敵四手,到時金輪生變,自己可擔待不起。心思流轉,已有了主意,上前將法杖抽出,轉身離去。

而那「御花園」之中,一片狼籍。狂戰已死,方還真亦成瘋癲,龍天風也與骷髏邪兵廝殺未果。

似乎整個終極正義,就此潰敗!

大家還在看:凈塵傳說赤城道友請留步道印靈鼎九鼎神皇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