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我為情殤之浪跡天涯
  4. 第五章 曉馨痴戀劍無影,兄妹情深強出頭

第五章 曉馨痴戀劍無影,兄妹情深強出頭

作者:

劍無影下了馬,坐在一塊石頭上打開水囊喝了幾口,吃著冷冷的饅頭,如果寒煙在的話,她就會從隨身的袋子里掏出很多他想不到的東西遞到他的面前,他從不為這個發愁的,嗨,為什麼自從凌雲谷之後,他總是想著她的種種好處,但是以前卻從未覺得,也許那時身在其中,已經習以為常了吧。

望著蔚藍的天空,發出一聲長嘆,煙兒,你真的忘了我嗎?但是…我卻無法忘記你,無法忘記你對我付出的一切呀。

曉馨騎著馬晃悠悠的趕了上來,她搖著手中的柳枝,「劍大哥,我們又見面了,呵…看樣子我們真的好有緣呀。」

劍無影沒有搭話,他知道曉馨對他好,但是她也是龍破天的親人,他不想再害了她,已經傷害了一個,已經夠了。

「劍大哥,你真的不理我嗎?那好,那就不要管我。」曉馨一咬牙,一拍馬屁股,雙腳用力一踢馬肚子,她的小棕馬就直著向他跑了過來。

「你…」劍無影剛站起身,曉馨連人帶馬就飛到了河裡,「撲通」一聲,馬習水性,但是曉馨不會呀,她浮上了一下,就沉了下去。

無影真的是不能眼睜睜不管,不及細想就跳了下去,潛入水中,抱住正在下沉的曉馨浮出水面,冷麵呵斥:「你瘋了,不要命了?」

曉馨緊緊抱住他,整個身子黏在他的身上,他氣惱的樣子不但沒嚇到她,反而讓她笑嘻嘻的將頭靠在他的肩上:「我知道你是不會不管我的,我怎麼會有事呢。」心中甜絲絲的,稍稍也帶了一些羞澀。

劍無影將她抱到岸上,放下她,看她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緊緊貼在身上,他到自己的馬前,找出一套衣服,扔給她,側著臉沒有再看她,「把衣服換了。」

曉馨低頭看看身上,哎呀,羞死人了,從未在男子面前如此過,臉紅紅的跑到隱蔽處將衣服換了,等她換好了之後,看到劍無影沒有走,只是坐在河邊若有所思的盯著河面。

「劍大哥,你在想什麼?」曉馨坐在他的身邊,輕輕地問。

劍無影搖搖頭,他不想跟她談論寒煙,因為寒煙就要成為她的大嫂。

「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是在想她吧,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男人,更何況那麼多年的感情,這麼短的時間怎麼可能放下呢,不過還好我不在乎呀,我可以等,等你可以接受我的那一天呀,多久都沒有關係,真的沒有關係。」大哥真的很了解她,知道她一定會對劍無影動心,她這次輸給大哥了,而且輸的好慘,她真的沒有辦法不去想他,不去關心他,即使他欺騙了他們,她卻從來不怪他,只是想和他在一起。

「曉馨,你沒有必要這樣,我也不值得你這樣做。」劍無影無法對她發脾氣,她對他的好,他知道,但是他無法對她產生那種感情,「而且那一天你永遠也等不到的,我們不可能的。」他知道自己無法忘記寒煙,從寒煙將自己給他的那一天,他們之間的關係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兄妹之情轉變成了情人之愛,要他忘掉她,他真的辦不到,他必須要讓曉馨清楚他們之間的障礙是無法逾越的。

「我會等到的,我一定會等到的。」曉馨沒有一絲玩笑的意味,認真地道。

他站起身,搖搖頭,牽著馬,默默往前走去。

「她已經忘了過去的事情,而且已經答應要嫁給我哥了,現在的她的心裡只有我哥,她不會回來了,你明不明白?」曉馨必須讓他明白,寒煙心裡已經沒有他了,他不能再這樣折磨著自己,那樣沒有用。

無影當然明白,從那陌生的目光,他看的出她已經不是那個心中只有他的煙兒了,她和龍浩南那種『含情』的目光讓他沒有勇氣去解釋這一切,心在那一刻也失去了色彩。可他沒有必要再和她爭辯什麼,沒有那個必要了,飛身上馬,揚鞭策馬,馬蹄如飛,疾馳而去。

曉馨爬上馬背,大喊:「你甩不掉我的。」追了上去。

劍無影知道寒煙和龍浩南之間發生過一些他所不知道的事,現在她對龍浩南由依賴產生了感情,就要成為龍浩南的妻子,而自己成為了她大仇人的兒子,他選擇離開只是為了逃避這種心理上的折磨,他不想再這樣下去,他還有很多事要做,自己不能就這樣頹廢,決不能。

********

寒煙腦海中那些記憶就像一些零碎的卡片,無法拼湊成一整張圖片,她很矛盾,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這些日子以來,她一直認為龍浩南是她最親近的人,但是現在劍無影的出現打亂了她的心,如果自己真的愛過劍無影,甚至會為了他死,那麼他到底做了什麼對不起自己的事情,她真的想不起來,卻又忍不住去想,但是她的頭好痛,似乎在阻止她。

「寒煙,你怎麼了,又頭疼了。」龍浩南看到她捂住頭,眉頭緊皺,上前握住她的手,緊張地問。

寒煙望著他,他真的沒有什麼可挑剔的,這樣一個好男人,自己能嫁給他,應該沒有遺憾了,但是她卻不能這樣對自己對他不負責任,「我要去找劍無影。」堅定地道,她不想他們之間留有遺憾。

龍浩南驚呆了,「什麼?」他無法反應過來她到底想什麼。

「浩南,我不能這樣糊裡糊塗的和你成親,這樣對你不公平,我要知道我和劍無影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如果我和他真的有過…,我就不能再和你成親,我…無法讓你得到一個不清白的我。」寒煙心中的苦惱無法言語,她無法以坦然的心情和他成就那種對她而言是那樣神聖的事情。

龍浩南拉著她的手一收,將她攬在懷中,緊緊抱著她,「不管以前發生過什麼我都要你。」他說不出自己不在乎,他很在乎,可是劍無影已經走了,他不想失去她。

「浩南…」寒煙知道他對自己好,抬頭看著他俊朗的面孔,她心裡好感動,龍浩南手指輕輕滑過她光潔的額頭,看的到她的心裡現在只有自己,那種滿足在心中蕩漾開來,「煙…」情意綿綿之中,龍浩南滿腔的英雄氣概此刻也化成繞指柔了,原來愛一個人可以這樣容易滿足。

浩南看著嬌媚溫柔的她依偎在他的懷中,這樣的她的確足以讓劍無影那樣不喜女色的人也無法抗拒,想不去想卻偏偏想起,不由心中泛起一陣苦澀,他真的很嫉妒劍無影,可以讓寒煙甘心情願為他獻出自己的一切。

寒煙靜靜地依偎著他,「浩南,你會離開我嗎?」她真的很怕那種感覺。

「不會的,我會永遠陪在你的身邊,永遠。」龍浩南撫著她的秀髮。

「真的嗎?」寒煙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懷疑,似乎沒有這個必要。她放心地笑了。

「煙,我們馬上就成親。」龍浩南無法再這樣等下去。

寒煙低下頭,「我想…。」她想先弄明白自己和劍無影的事情,讓自己徹底的死心。

「去找劍無影?」龍浩南低沉地問。

寒煙點點頭,「如果不把事情解決,我心裡很不安。」

龍浩南沉思了片刻,「我和你一起去。」他不能再失去她,所以他要保護她。

寒煙拉著他的手,「浩南,謝謝你。」她知道這對他來說是個痛苦的決定。

********

曉馨是不會放棄的,快樂地哼著歌,晃悠悠地跟在他的後面。

劍無影真的對她已經沒有辦法了,她倒是挺有辦法,甩掉她,沒有一天就又出現在他的身後,他現在已經順其自然了,隨她吧。

他看到了劍名留下的信號,眉頭一皺,難道出了什麼事。他進了最近的「暖香閣」,曉馨果然沒有跟進來,他穿過走廊,來到後院。

曉馨看到他進了那種地方,氣惱的一跺腳,就坐在附近看著他到底什麼時候出來,他不是那種人,肯定是為了甩掉我,這樣一想,心裡就舒服多了。

「他們出了紫霄城?為什麼?」劍無影心一沉,不知道父親想怎麼對付他們,他不想他們受到傷害。

「這個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是你知道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多麼好的機會,只要他們一死,紫霄城內必亂,就有機會踏平紫霄城…」劍名輕輕鬆鬆的樣子彷彿在和他道家常。

「爹,冤有頭債有主,為什麼非要牽連無辜的人。」劍無影真的沒有辦法再像從前那樣對劍名,劍名在傷害寒煙的同時也傷害了他。

「那些名門正派連無辜的婦孺都斬盡殺絕,我這是以其人之道還之其人之身,很公平呀。」劍名走到他的身邊,「無影,江湖險惡,你不能太感情用事了。」

「煙兒已經為龍破天做的事情受到了那麼大的傷害,你難道不能放過她嗎?」劍無影知道自己無法阻止父親的計劃,因為他真的太可怕了,論武功論心機論手段他都不是父親的對手,他真的怕劍名會去殺寒煙和龍浩南。

「無影我知道你重感情,但是她呢,剛離開你才多久就迫不及待的對龍浩南投懷送抱了,枉費你還這樣為她擔心,無影,如果你真的可以放下她開心快樂的話,我或許可以放她一馬,但是你沒有不是嗎?所以她必須死。」劍名說著說著眼神凌厲起來,語氣也寒冷了下來。

「爹,如果是因為我的話,我可以告訴你,我已經不再要她了,別人碰過的女人我怎麼會稀罕,天涯何處無芳草,龍浩南喜歡就給他好了,我不在乎。」劍無影說的輕鬆,他那種無所謂的樣子的確像是已經不在乎了。

「是嗎?那好,無影我希望你逍遙快樂,你明白嗎?誰讓我們劍家只有你這麼一條血脈。」劍名拍拍他的肩,他目光中有了一些慈愛。

「我明白。」劍無影當然明白他的意思,他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曉馨等了好久,他進去了那麼久怎麼還不出來,好冷啊,此刻天氣已經轉涼了,天也暗了下來,她再也等不下去了,咬咬牙,闖進「暖香閣」,「劍無影你在哪兒,你給我出來。」她站在大廳嬌喝。

「這位姑娘,你這樣會影響我們做生意的。」老鴇攔住她,她推開老鴇,橫衝直撞的到處找劍無影的身影。

「給我亂棍攆出去。」老鴇也不客氣的揮手,出現四五個彪形大漢,手持木棒,沖曉馨追來。

曉馨一面大叫:「劍無影,你給我出來,你就算躲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找到你,劍無影,劍無影…」一面躲著那呼呼帶風的棍棒。

劍無影聽到了曉馨的叫聲,從窗口看出去,真的好熱鬧,她怎麼這麼胡鬧,不由嘆著氣搖搖頭,曉馨,你到底要我拿你怎麼辦。

「這位姑娘真是用心良苦,公子還是出去吧,那些打手身手還不錯,你也不想她受傷吧。」身邊這位花容月貌的姑娘淺笑著道,更添嫵媚的風韻,她就是這個「暖香閣」花魁阮香香,據說是琴棋書畫無所不通,又能歌善舞,更為可貴的是她雖是出身污泥卻潔身自好。

「阮姑娘,在下就此告辭。」劍無影沒有想到在這種地方還有這樣的女子,他本來只是為了沉醉一場,風花雪月一場,但是看到她,他直覺感到她不應該屬於這種地方,那種高雅的氣質,不凡的談吐讓他放棄了心中的想法,反倒和她相談甚歡。

「劍公子,希望我們很快可以再見。」阮香香從未接待過讓她可以如此保持自己的尊嚴並讓她感到安全的男人,他要走,自己反而又有些不舍的。

劍無影點點頭,出了屋,飛身掠過眾人的頭頂,落在曉馨的身邊,劍未出鞘,「噹噹當」幾聲,將到了面前的棍棒擋了回去,「住手。」

「這點小意思就算是賠罪了。」劍無影從懷中掏出一張銀票,他不想再鬧下去,曉馨氣呼呼的看著他,現在才出來,鬼知道他在做什麼。

老鴇接過銀票,一看臉上立刻笑開了花,「誤會,誤會,公子,你真是客氣了。」

「那我們就告辭了。」劍無影拉著曉馨出了「暖香閣」。

曉馨甩開他的手:「你剛碰了那裡面的女人,別碰我。」她知道裡面是什麼地方,她心裡就是看不起這種人,心裡酸酸的。

「那你不要跟著我呀。」劍無影看看自己的手,他知道曉馨在想什麼,牽了自己的馬,向前走去。

曉馨拉著小棕馬走在他後面,她怎麼會不跟著他,嘟著小口,一臉委屈,自己怎麼也比那裡的女人要好的多吧,可是劍無影偏偏去找那裡面的女人,忽略她。

找了一家客棧,兩個人就住在隔壁,各有心事,誰也沒有理誰。

天色已經完全黑了,這個城鎮也安靜了下來。

劍無影和曉馨坐在一個角落一起吃飯,雖然生氣,但是飯還是要吃的。

「兩位客官可是要住店?」掌柜的見有客人上門,自然招呼問道。

「是,兩間客房。」心頭一震,好熟悉的聲音,兩個人同時尋聲看去,竟然是他們!龍浩南和寒煙站在櫃檯前,寒煙此刻是一身男裝,只有他們兩個人,龍浩南答道。

「真不巧,現在只剩下一間了,兩位客官可否委屈一下。」

龍浩南看看寒煙,寒煙怔了一下,此刻天都完全黑了,再找別的店也有些晚了,她點點頭,龍浩南收到她的應允,「好吧。」

夥計領兩人上了樓,不巧的是他們的房間就在無影房間旁邊。

曉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有上前相認,也許她並不想讓他們看到自己和無影,她看到無影的眼睛跟隨她的身影上樓直到消失才收回來,故意氣他:「她現在都肯跟我哥同居一室了,你還看什麼看?不死心也晚了。」

無影低下頭,壓抑心中那種衝動,他可以騙任何人但是他騙不了自己,看到她和龍浩南在一起,他的心很痛,是那種挖心般的痛,他卻必須不在乎,他要不在乎,喝著酒,不理會曉馨的奚落,他怎會不明白其實曉馨的心裡又怎麼會好受呢。

無影躺在床上卻翻來覆去的睡不著,隔壁就是他們,讓他怎麼能安然入睡,這客棧的牆隔音效果也太差了,隔壁的聲音硬生生的傳進他的耳朵,隱隱約約卻聽的清清楚楚,那種曖昧的聲音還伴著床身顫動的聲音,他的頭幾乎要炸裂了,「噌」的坐起身,握住劍,他要殺了龍浩南,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寒煙,但是他剛打開門,不,不,我不能,我退出了,成全了他們,就該想到會有這麼一天。

他幾乎要透不過氣來,必須要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那種混亂的感覺讓他快要窒息了,腦子裡都是她那嬌媚動人的模樣,可是現在…

「啊…不要這樣子…壞死了…輕一點……不要了,好癢…不要了,不要嘛…」,寒煙嬌笑著,龍浩南的手在寒煙的肩上有輕有重的按摩著,趁她不備撓著她的癢,讓她又躲又藏的,笑的都要岔氣了,才換了寒煙給他按摩,寒煙也拿出有仇不報非君子的態度,浩南配合的躲避著,兩人都笑到肚子痛了,肩並肩躺在一起.

龍浩南看看身邊的她,那種衝動的感覺又涌了上來,「煙…」

「嗯…」寒煙轉過頭看著他。

「我…沒什麼」他不能,至少現在不能。

他不說寒煙也看的出來,拉著他的胳膊將頭靠在他的肩頭,「浩南,今生能有你這樣待我,縱死無憾了。」

「不許這樣說,我們都會好好的活著,幸福的活著,我們還要給龍家留後呢,龍家多少年來都是一脈單傳,但是我們要有好多的兒子還有女兒,你說呢。」龍浩南憧憬著未來的生活。

寒煙看著他幸福的模樣,心裡也好開心,他已經是她的一切,又何必糾纏以前的事情,現在的快樂才是最重要的,她輕輕地道:「浩南,我們回家吧,我想清楚了,以前的事情都成為了過去,我們沒有必要為了過去徒增煩惱。不管過去發生過什麼,現在的寒煙心裡只有一個人,那就是世界上對寒煙最好的龍大城主。」伸出纖細的手指點點他的鼻子。

龍浩南握住她的手,「煙。」她第一次這樣明明白白表明心跡,怎不讓他興奮快活呢。

寒煙羞澀地偷偷笑著,她要做現在的自己,開心的自己。

龍浩南和寒煙手握著手相依而眠,幸福的笑容仍然留在他們的臉上。

********

劍無影醒來之後,天已經大亮了,他的頭有些痛,這是什麼地方,雅緻幽香像是女子的卧室,他跳下床,看到阮香香坐在床邊睡著了,手裡還握著毛巾,方想起來,昨天他來這喝酒,後來似乎是有些醉了。

「劍公子你醒了?」阮香香也醒了,放下手中的毛巾走上前。

「阮姑娘,昨晚在下酒後失態了,給姑娘添了許多麻煩,真的很抱歉。」劍無影知道她也是迫不得已才在這賣藝的,所以也不會看低她。

阮香香輕輕笑道:「劍公子,不必客氣。」她在他的面前感到自己是個有尊嚴的人。

「阮姑娘,有件事不知道姑娘能否幫忙?」他不能再讓曉馨糾纏不清了。

「劍公子請講。」阮香香當然樂意了,雖然只見過兩面,但是劍無影那種君子之風讓她十分心儀,她怎會拒絕他的要求。

……

曉馨一早起來就找不到劍無影,摸摸被窩,涼涼的,肯定昨晚很早就出去了,他能去哪兒呢?

龍浩南和寒煙準備回家了,寒煙看到曉馨的身影,指給浩南看:「那不是曉馨么?」

龍浩南也看到了,她怎麼也在這,就她自己,應該是跟著劍無影才對呀,難道出了什麼事情,看她匆匆忙忙的樣子,「你留在這兒,我過去看看。」他追上曉馨。

「曉馨,你怎麼在這兒?」他攔住她,看到她那種倍感委屈的樣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了?」

「大哥。」曉馨看到他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撲入他的懷中,委屈地只是掉眼淚。

「怎麼了?告訴大哥。」浩南看她傷心的樣子,就知道和劍無影有關,「是不是劍無影欺負你?」他惱火地問。

曉馨搖搖頭,「他根本就不喜歡我,他喜歡上了青樓里一個叫阮香香的女人,本來我是不相信,但是剛才我去找他,看到他竟然和那個女人睡在一起…」想到剛才她破門而入,看到他們同床共枕的情景,她怎麼能平靜了下來,他卻彷彿沒事一樣,那個女人還那樣偎在他的身邊,看著她:「小姑娘,你是不是走錯門了?」她氣得轉頭就跑出來了,劍無影,我恨死你了。

「他…」龍浩南居然深表懷疑,劍無影不是那種人,但是看到曉馨這樣又不像是假的。「在哪兒?」

「就是那個暖香閣了。」曉馨一指,氣呼呼的樣子,她現在就想讓大哥為她出口氣。

龍浩南沖暖香閣走過來,暖香閣外面招呼客人的姑娘一看到這麼個英俊的公子走過來當然是爭先恐後的迎了上來。

龍浩南進了暖香閣,將一錠黃金往桌子上一放,老鴇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貴客到,姑娘們下樓來接客了。」

一下子出現了十多個姑娘,老鴇笑呵呵的介紹:「公子喜歡什麼樣的,隨便挑。」

「只有這些,沒有了嗎?公子我要你這暖香閣最好的,不會就是這些個吧。」龍浩南又放了一錠金子在桌子上,他要看看劍無影喜歡的女人是什麼樣子,劍無影又怎麼下台。

「有…公子你稍等,小蓮,叫香香下樓來。公子這可是我們這暖香閣的花魁保准公子滿意。」老鴇看龍浩南的氣勢就知道大有來頭,出手又這麼大方,自然就殷勤伺候了。

香香下了樓來,龍浩南看著她,劍無影應該就在樓上。他點點頭:「好,就是她吧。」

「香香,好好伺候這位大爺,沒準有機會飛上枝頭呢。」老鴇悄悄地道。

香香看著龍浩南,她看到他眼中那種刺傷她的戲弄目光,不動聲色的坐在他的對面:「公子,別有來意吧。」她說的淡淡的沒有感情。

「你很聰明。」龍浩南伸手拉住她的玉手,香香想抽回來,但是根本是枉然,她稍有慍怒:「公子。」

浩南不理會她的掙扎,拉著她走向一間房間,不經意的往樓上看了一眼,劍無影我看你能忍到什麼時候。

曉馨只顧自己不開心的發獃,寒煙等了這麼半天,見龍浩南還不出來,他去裡面幹什麼去了,這麼久,站起身,「我去看看。」她沖暖香閣走過去,剛到門口就被拉了進去,她從未來過這種地方,看著這花花世界,她有些不知所措,想離開卻已經被幾個花枝招展的姑娘死拉硬拽的圍住了。

「公子,第一次來呀,別害羞嘛。」。

「是呀,來這就是找樂子嘛,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呢,你說是不是公子。」

「公子,來嘛…」

幾個女子各顯嫵媚的功夫,纏著她,寒煙玉容變色,她躲閃著,「我是來找人的,不是來…」

不等他說完,「來這都是找人的,這位公子,你說說看,要找個什麼樣的姑娘才合公子胃口呢?」老鴇剛才得了金子,心裡樂開了花,此刻見又來了新客上前熱情的招呼著。

「不是,不是,我不是來照姑娘的,我…」寒煙好窘迫,她看著這裡男男女女花天酒地的各種醜態,不由的渾身都冒著了寒顫,「我是來找剛才進來的那位帶劍的英俊公子的,」

「他呀,現在正和我們的香香姑娘郎情妾意,恐怕是沒有時間見你喲。」老鴇當然知道他說的是她的那個財神爺,「公子還是先自己找找樂子,我們這的姑娘包你滿意。」

寒煙一聽,他居然到這兒是為了找女人快活,她根本不相信,浩南不會的,他不會這樣的,他不會是這樣的人,伸手抓住老鴇,「他們在哪兒…」瞪著她,像是要吃了她一般,老鴇看到她那凌厲的目光,身上冷嗖嗖的,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害怕,不由指了指那間房間,寒煙一把推開她,向那間房間大步走過去,如果真的是那樣,她該怎麼辦,不會的,浩南不會的,我不信,我不信。

劍無影從窗口看到了龍浩南,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有和他大打一場的念頭,他既然得到了寒煙,卻還來這種地方風流,劍無影強忍住這種念頭,自己不能再和他們糾纏不清了,這是他們之間的事情,寒煙既然將自己給了他,就和自己已經沒有關係了,心卻又產生了撕裂般的疼痛,煙兒…

香香被叫下樓,劍無影看到龍浩南拉著不情願的香香進了房間,而且他似乎無意的向樓上望了一眼,劍無影明白了,他是沖他來的,哼…龍浩南用這種法子激我,虧你想的出。

他知道他不會對香香真的怎麼樣,所以根本沒有打算出面,整理了整理身上的衣服,剛到樓口就看到寒煙進來,一下子怔住了,她怎麼會也來這裡,他看到寒煙那種目光,不由皺了皺眉頭,她不該來這自尋煩惱。

寒煙望著那門口猶豫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氣,準備走上前推開那扇門,但是有人握住了他的肩:「公子,裡面已經有人了,你進去怕是不方便吧。」

寒煙轉過頭,怎麼是他,他也在這兒,她晃晃肩,「不要你管,放手。」她心中彷彿認定了他也是一個風流浪子,自己怎麼會曾經喜歡過這種人。

「好,我放手,你進去吧,如果你可以承受的話。」劍無影從她目光中看不到曾經的溫柔情意綿綿,也許他真的該放手,放開手,只希望龍浩南知道怎麼做,可以不傷害她,他轉身就要離開。

「劍無影,你站住…,我…有話要問你,跟我來。」寒煙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對他有一種莫名其妙割捨不掉的感覺,彷彿他們之間還有什麼彼此牽引著對方,她知道自己承受不了那種打擊的,但是既然看到了他就要問清楚,雖然她已經放棄了追查,現在她卻控制不了自己內心那種對過去求知的渴望。

她大步出了暖香閣,劍無影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樣傻的跟上去,也許他也身不由主吧。

曉馨看到寒煙出來,似乎十分生氣的樣子,「寒煙…」但是寒煙飛身上馬,沒有聽到她的叫聲似的,拍馬向城外馳去,而後劍無影也出來了,也上了馬,似乎是和寒煙同一方向的去了,他們怎麼會…

曉馨意識到有事要發生,大哥,你幹什麼呢,衝進暖香閣,抓住老鴇,「人呢?」

老鴇似乎明白她所指,手往那間房間一指。

「大哥,你還在這兒幹嘛呢?」曉馨看到大哥坐在桌邊,香香有些害怕的躲在窗口,她上前拉著浩南。「寒煙剛才進來見到劍無影了,他們都一前一後的出城了。」

「什麼?」浩南站起身,如風一樣出了門,曉馨也追了上去,「等等我,哥。」

香香聽到他們的對話,方才明白龍浩南是來找劍公子的,她似乎了解到他們之間的關係,但是那個寒煙又是什麼來路,怎麼會讓他們都如此緊張,獃獃的直到老鴇進來看她怎麼樣才回過神來。

寒煙停了下來,將馬頭轉過來,等劍無影趕上來。

她靜靜地看著勒住馬的劍無影,有些懷疑地望著他,是不是應該問呢,反正她對他已經沒有了感覺,問清楚對自己也算有個交代呀。

劍無影看著她,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他也不問,等她想問時,自然會問的,他只要等著就行了。

「你覺得我很傻是不是?」寒煙不知怎樣開口,她該怎樣對他呢,她現在對他沒有恨也沒有愛,只有一種很莫名其妙的感覺。

劍無影不明白她的話什麼意思:「為什麼這麼問?」

「雖然我不記得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我知道你曾經欺騙了我,而且騙的很慘。」寒煙看到他竟然如此沒有一絲愧疚的坦然面對她,心裡就好氣憤。

「如果你這樣認為,我也無話可說。」劍無影無法面對她的誤解而坦然接受,但是他現在無法解釋,現在的她根本不懂寒煙和他之間曾經有過的感情。

寒煙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聽了他的話,心裡是那樣難受,她以為他至少會為自己辯解幾句,或者…他什麼都沒有說,他到底是個怎樣的人,而自己從前又是個怎樣的人,「那你就是承認了。但是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一定還有別的事情發生,你告訴我,是不是還有別的事情?」她不相信自己會為了他就結束自己的生命。

劍無影表面上毫不在意,但是他的心很痛,他怎能這樣還無動於衷,但是他不能說,他難道要告訴她是自己的爹騙了她十幾年,讓他們父女相殘,害死她的養父母的,「沒有別的,只是因為我,是我對不起你,你為我付出的太多,才會無法接受那種事情的發生。」他說的是父親對她的欺騙和傷害。

寒煙腦子裡怎麼也無法將凌雲谷內的事情串起來,看著他,懷疑地看著,真的只有他說的這麼簡單嗎?

「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問龍浩南,他應該很清楚。」劍無影無法面對她質疑的目光,他將臉轉到一邊。

「就算你說的是真的,但是你怎麼可以再傷害曉馨,她為了你,放棄那種養尊處優的日子不過,寧願跟你走,你難道就這麼沒有良心嗎?」寒煙知道他不會再說出什麼,她想到曉馨傷心的樣子,不由地為她抱不平。

劍無影簡直是哭笑不得,她居然會為了曉馨質問他,儼然一付大嫂給小姑子出頭的樣子,他擺擺手,「我這是為了她好,你們還是帶她回家吧,跟著我,她不會幸福。」

「但是她真的…」寒煙知道曉馨對他用情甚深,不然一個女孩子怎麼會這樣跟著一個男人到處跑。

她的話還沒有完,只聽到一陣冷笑:「哈…哈…哈…」是夢裡那種陰冷的笑聲,讓她不由的心中緊張的四下張望,「誰?」

劍無影知道是劍名,幾乎是不加思索地雙腳一蹬,飛身落在心神不寧的寒煙身後,雙手握住她拉著馬韁的手,「駕…」催馬飛快地跑起來。

寒煙回過神來想掙脫他的手,但是根本是白費力氣,劍無影的氣息吹過她的玉腮,寒煙安靜了下來。劍無影不能讓父親再傷害她,他真的不該跟她來,濃眉緊皺,臉上也嚴肅了起來。

寒煙感到了那種熟悉的感覺,他和她彷彿已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一切都那樣自然,她不由放鬆了警惕靠在他的懷中,根本什麼也沒有想,只是感覺著這種感覺讓她有些懷戀。

劍無影感到她的身子靠在自己身上,很想留住這種感覺,但是一個身影和他們一起疾弛著,劍無影知道是誰,他用力的一踹馬肚子,「駕…」

那鬼魅一樣的人影已經飄到了他們面前,背對他們,劍無影用力一勒馬韁,讓馬停了下來,離劍名只差一步,劍名太了解他了,他會停下來的。

寒煙看到這個怪人,他簡直是太厲害了,她不知道這是什麼狀況,為什麼他們要跑,這個人又是誰呢。劍無影什麼也不說伸手將寒煙抱起,飛下馬,將她擋在身後,他知道如果爹真的要殺她,自己根本阻止不了,但是他必須要阻止。

「無影,你認為你能保護她嗎?」劍名手指輕輕的一指,搖搖頭。

劍無影什麼也不說,只是握緊了手中的劍,似乎準備隨時出招了。

「無影,這樣值得嗎?為了她要和為父動手嗎?」劍名根本不打算出手,他已經看出劍無影鐵心要保護她了,自己又何必和他傷了父子和氣。

「如果你還顧及我們的父子之情,就請不要插手我和她之間的事。」劍無影低聲道,他不願和劍名翻臉,畢竟他是他的父親。

寒煙看著他們,他們竟然是父子,可是怎麼會這樣,這個人是來殺自己的,劍無影是在保護自己嗎?

「好,我不會插手你們的事…只不過,現在我要對煙兒澄清一件事…無影我不想你再這樣被煙兒誤會下去…」劍名彷彿是收起了殺心,溫和地道。

「不必了。」無影大聲阻止他,他不能讓寒煙再傷心一次。

「什麼誤會,你說我誤會他什麼意思?」寒煙彷彿聽出了其中含有秘密,不然劍無影為什麼寧願被誤會也不讓她知道。

「沒有什麼誤會,我始亂終棄,背棄你,不要你,一點誤會都沒有。」劍無影阻止住她的問題,有些惱火地道。

「無影,你這又是何必呢,你根本沒有做過對不起她的事,為什麼要承擔負心人的罪名呢。」劍名好心地道,眼睛中卻充滿了冷笑的意味。

寒煙看著他們父子爭論,她不知道自己該相信誰,她聽到劍名的話,「你是說他沒有對不起我,不對,那我為什麼要自盡?」她無法現在接受劍無影根本沒有對不起她,那樣的話,她該怎麼辦。

「你什麼也不要聽,我爹是在騙你,他的話,你一個字也不要相信。」劍無影相信劍名並不是要告訴她實情,而是醞釀著另一個對寒煙造成傷害的陰謀。

「我要知道,為什麼你們都瞞著我,到底什麼事情讓你們這樣遮遮掩掩的。」寒煙明白所有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卻沒有人肯告訴她。

「其實大家都是為了你好,你還是不知道的好,省得還要傷心。」劍名故弄玄虛的欲言又止,故意讓寒煙自己著急。

「這是我自己的事,我有權利知道。」寒煙推開劍無影,她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他越賣關子,她就越想知道。

「煙兒…」劍無影要阻止他們這樣下去,他不能眼睜睜看爹再傷害寒煙。

劍名身子一閃,劍無影沒有防備劍名此刻出招,居然就中了招了,一動不能動。

劍名嘆息著拍拍劍無影的肩膀,「爹知道你是為了煙兒和龍破天的父女關係,但是你也不能這樣委屈自己,承擔這負心人的罪名呀。」

無影無法動彈更無法出聲,他的眸子像箭一樣刺向劍名,他真的無法忍受父親這種做法。

「你在說什麼,這和我爹有什麼關係。」雖然她和龍破天的關係並不是那麼近,但是他們是一家人,這個怪人到底在說什麼東西呀。

「煙兒,其實你並不是在紫霄城長大,你從小就被我收養帶回桃林,你和無影青梅竹馬一起長大,感情甚好,甚至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直到龍破天也就是你親生父親找上門來要你嫁給龍浩南,你不肯,而且我和龍破天之間也有一些過節,他堅決不肯你和無影在一起,你和他發生了爭執,無影為了維護你們父女之間的感情,不得不選擇退出,讓你錯怪他負心於你,沒想到你竟然會為了這個自盡,後來龍破天和龍浩南帶你回了紫霄城,不知怎麼就失去了以前的記憶,不過照現在來看你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你真的要嫁給龍浩南了,真的該恭喜他了。」劍名說的一點沒有撒謊的痕迹,他自己都很佩服自己。

寒煙看看他,看看無影,這是不是真的,她捂著頭,腦子裡閃過自己和龍破天刀光劍影的情景,好痛呀,好痛呀,那種撕裂般的疼痛讓她失去了知覺。

寒煙醒來時,她正靠在一棵樹旁,無影坐在不遠處背對著她,寒煙看看身上的衣服,是劍無影的外袍,她不知道為什麼,竟然相信那個怪人的話,因為她直覺感到劍無影的確沒有要傷害她的意思,而且一直是在保護她,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拉拉身上的他的衣服,那種親切的味道讓她內心深處隱隱的感到了溫暖,輕輕站起身,向他走過去。

劍無影望著手中的小香囊,那是寒煙十六歲在他生日那天送給他的,當時裡面裝了桃花的花瓣,很清香,但是現在香味沒有了,只有這個香囊了,他還是不捨得丟掉,一直帶在身上。

他聽到了她的腳步,將香囊放入懷中,站起身,卻沒有回頭,只是淡淡地道:「你不要相信我爹的話,他是騙你的,你回鎮上找龍浩南吧,他到暖香閣只是為了曉馨逼我出現,他不是到那種地方的人,你可以放心。」他心裡卻苦笑著,不但將煙兒推向龍浩南,還要為龍浩南解釋,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兒,但是他不能再和她在一起。

「劍無影,你站住。」寒煙跑到他的面前,攔住他,她抬頭望著他,她不能讓自己一錯再錯,她要他親口告訴她真相:「你說你爹的話都是騙我的,那好,你看著我親口說,說你從未喜歡過我,我就相信,我就再也不會追問下去。」

劍無影看著她的眸子,是那樣清澈單純,把頭別向別處:「你已經接受了龍浩南,只要他可以給你幸福快樂,又何必對過去的事情耿耿於懷,而且無論過去是怎樣我們都已經結束了,我們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這樣不是很好。」洒脫地笑著,似乎真的忘了過去。

「既然如此,我也無話可說,只是希望你不要讓太多的女孩子為你傷心,曉馨她真的很在乎你。」寒煙看他如此絕情,自己又何必自作多情,坦然接受了這個事實,說著心中卻酸酸的,不是滋味,也許她真的有些在乎他吧。

劍無影朗朗一笑:「我是個一無所有的人,曉馨在我身邊不會幸福的,不說這些了,我該走了,保重。」劍無影報拳告辭,他飛身離去了。

「哎…」寒煙追了兩步,停了下來,看著他離去的身影,他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呢,她心裡亂亂的,牽了自己的馬,向鎮上走回去。

沒走多遠,就看到龍家兄妹快馬飛奔過來。

龍浩南看到她,飛身下了馬,上前拉著她:「寒煙,你沒事吧?」

寒煙搖搖頭,但是她現在真的陷入了矛盾中,她看著龍浩南,那種奇怪的感覺讓她有些心神不寧,「我沒事。」

龍浩南看到她身上的衣服,分明是男人的,有些不悅地問:「劍無影他人呢?」他似乎也感到了什麼,也許寒煙不自覺的和他保持了一種距離的緣故吧。

「是呀,劍大哥呢?你們不是應該在一起的嗎?」曉馨也跳下馬來問。

寒煙輕輕地道:「他走了。」

「你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嗎?」龍浩南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是肯定有事發生過了。

寒煙搖搖頭,「他不肯講實話,他不想再回到過去,就這樣。」她彷彿有種失落湧上心頭。

「那他去哪兒了?」曉馨還是無法放下他,她拉住寒煙問。

寒煙看看劍無影離去的方向,曉馨上了馬,「哥,我要去追他,你們保重。駕…」策馬追了上去。

龍浩南和寒煙默默走在路上,龍浩南伸手拉住她:「寒煙,我們該回家了。」

「我…」寒煙有些遲疑地張張口,她知道龍浩南的意思,回去后,就是他們成親的日子了,她有些猶豫了。

「怎麼了?」龍浩南看到她這樣恍惚,心中芥蒂重新出現,難道她和劍無影之間發生了什麼。

寒煙搖搖頭,「我們難得出來,不如就自當是陪我散散心,多玩幾天不好嗎?回去之後,你又要有忙不完的事情,沒有這麼多時間陪我了。」她也只有這個理由說的過去了。

「這樣也好,來,上馬。」扶她上了馬,自己也上了馬,一起縱馬飛奔起來。

寒煙腦子裡卻抹不去他和她同乘一騎的情景,那種感覺好奇怪,自從劍無影離開,她的腦子裡就總是他的身影,彷彿在搜尋什麼可以證明他還喜歡自己的證據,可是已經沒有意義了,不是嗎,自己怎麼了,這是怎麼了,她暗暗地嘲笑自己。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