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實習醫生
  4. 第6-10章

第6-10章

作者:

第六章姚四之死

夜深了,符飛失眠了,他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無論怎麼樣都是誰不著,腦袋一直到現在還隱隱作疼著,今天發生了很多事情,他好像有着同樣的印象又好像沒有,一努力回想腦袋就抗議,為了避免腦袋爆炸,符飛盡量不去想那些事情了,可是越故意不去想他就越想,怎麼樣也擺脫不了這個厄運。

符飛嘆了一口氣,翻身向外出病房,這個大半夜的科室里非常的安靜,幽深的走廊里一個人也沒有,走廊的盡頭,通向樓梯口的大門已經關住了,那是每個科室都要關的大門,聽說是怕住院的病人半夜亂跑出去捅出什麼亂子,或者是外來的人趁著晚上到科室里順手牽羊拿走一些比較重要的東西,此刻的大門,只有護士站里值班的護士才有鑰匙打開的,想要進出,只有找護士登記才可以,不過大半夜的還能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呢。

護士站就設計在走廊的最中央,靠近電梯口邊,此時的電梯也一樣關閉了,符飛無聊的漫步在這安靜的走廊里,路過那護士站邊他也看到了兩個值班的護士在電腦前工作著,呆在鬧外科的這幾天,無論符飛走到哪裏,都有一些人跟着,不是劉佳欣就是杜文波等人,所以符飛根本就沒機會認識別的護士,對於不認識的人符飛也沒有什麼好說的,現在他也沒心情和那些護士聊天。

按現在這個時間,符飛不在病房裏好好休息而還在科室里走動,是違反武警醫院的病人管理條例的,對於這一點,值班護士或者值班醫生見到后都有權力要求符飛回去休息的,在符飛經過護士站的時候,護士站的護士只瞥了符飛一眼就沒有看他了,或許是因為符飛是腦外科的病人同時又是實習生的緣故吧,半夜裏值班的醫生出來走動是很正常的,雖然說值班醫生一般在沒有事情就去值班室休息,如果來了什麼急診病人或者住院病人出了什麼大狀況護士處理不了才叫醒值班醫生出來處理的,現在符飛的走動也許讓她們以為今天符飛又和他導師值班吧。

停步在ICU病房前,從門上那探視窗口看進去,裏面也有一個護士趴在桌子上,手上的筆不停的划來劃去的,估計又是在記錄這些因病重而嚴重看護的患者病情記錄吧,護士什麼都忙,最忙的就是在ICU病房裏的那個了,有時候一個人忙不過來,還得要兩三個護士一起來幫忙呢。如今ICU病房也安靜了下來,除了滴滴響的儀器聲再也聽不到其他,哪像今早的那鬧哄哄的ICU,如果不是腦外科就這個ICU病房,符飛都會認為自己是不是走錯了地方。

蒼白的姚四,喧嘩的家屬,這一切的一切又在符飛的腦海中重演,無論手術不手術,姚四還是沒有逃過死亡的命運,也許姚四的命已經註定要在這裏完結了,所以他的妻子才簽了放棄治療同意書,在姚四妻子下筆前,符飛可以看到姚四妻子握筆的那隻手在不住的顫抖,寫下來的名字更是因為她手的顫抖而寫得歪歪斜斜。

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但意識已失的姚四沒有選擇的權利,他不能說話,他甚至對外界沒有了一點感覺,他就靜靜的躺在那裏等著醫生對他的宣判,是死是活就是一句話了,但姚四的命運直接控制並不在醫生的手裏,反而卻是在他的親姐姐那裏,當時的姚四手術后雖然處在很大的危險,但如果繼續觀察治療,恢復還是有一線希望的,但最終姚四的家屬還是放棄了這個希望。

姚四的幾個姐姐妹妹認為,她們都已經湊了錢為姚四手術了,可不知道手術后還需要花這麼多錢繼續觀察,甚至在ICU的病房花的錢可能比手術費還要多,而且就是花了錢讓姚四在ICU病房繼續觀察,醫生也不能給出百分百的保證姚四一定會救活,這樣她們就不樂意了,深怕花了錢姚四還是救不活,那豈不是花了冤枉錢,那些錢誰來還她們,姚四不在了,她們一點也不相信就姚四妻子能還她們的錢,為姚四的手術她們都已經花了不少冤枉錢了,怎能再繼續花這個冤枉錢呢,經過她們的協商,決定讓姚四的妻子簽下放棄治療同意書。

無論姚四妻女如何苦求,她們還是無動於衷,她們又不是沒對姚四伸出緩手,她們不是已經給錢讓姚四手術了嗎,手術了還救不活那就不關她們的事情了,她們囔著要姚四的妻子快點簽字,早點回去早點辦後事,她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沒有那麼多時間耗在醫院裏。

知道再怎麼求下去也沒有結果的時候,姚四妻子擦乾臉上的淚花,沉痛的表情帶着一絲異常的堅決,雖然她的手不住的顫抖,但一筆一畫的名字表明了她的決心,還有她拉走她那個已經成淚人兒的女兒時,那略帶着駝背的背影卻顯得非常堅挺,符飛甚至感覺得到她的背不下於任何男人,那時候她的背,也許任何大山都壓不垮……

姚四終於走了,被她的妻子一步一步的背着從樓梯走了,相信姚四在世的時候,他也不會想到有那麼的一天,她的妻子會有如此的力量背着他走玩10多層的樓梯,而他的女兒,只有無助的跟在後頭垂淚。

望向已經緊鎖住的樓梯門,符飛好像又看到了那三個背影,蹣跚的腳步,拒絕任何人幫忙時堅定的眼神,這一切的一切,深深的烙印在符飛的內心處,姚四的事件,讓符飛不由想到了他自己,如果不是他的幾個朋友出錢,一樣頭部手術的他是不是會像姚四那樣的結果,他還能站在這裏看着一幕又一幕的感人入肺的戲曲么。

其實他還是可以在物質上幫助姚四的,聽他的幾個朋友說,他們為他籌的醫療費還剩下很多的,就一個姚四也花不完的,可惜那不是他的錢,就是他幫助了姚四一個,也不能幫助第二個,第三個……

自己也是學醫的,如果自己不在物質上幫助她們,而是在治療上幫助她們呢,一個大膽的念頭浮現在符飛的腦海上,但很快他又否定了,他在醫院裏工作就得按醫院的規章制度來,就是這個醫院是他自己的,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但那些藥材費及各個工作人員的工資,還是一樣要花錢的,總之,這個社會就一個錢字。

錢是非常重要的,雖然武警醫院給於他優惠,但住在醫院裏還是得花一些小錢的,明天就搬出這裏吧,讓醫院的優惠給應該給的人,他還不需要,至少現在還不需要,符飛深深的嘆了口氣,轉身向他的病房走去……

〖第八集〓塵緣如夢〓〗第七章續接前事

經符飛一再堅持,他如願的把陳康詩趕出了他以前的卧室,對他來說,這個房間既感到陌生又感到熟悉,陌生那就是他對這個房間沒有住過的印象,而熟悉則是在他沒回來之前,兄弟們告訴他的佈置正合這個房間的佈置,一絲一毫都沒有改變。

符飛既然回到了網城,那就代表着他們又回到了以前,網城的一切都沒有改變,多的也就是徐菲菲一人而已,經杜文波的提議,全部人一致通過的決議:老大身體已沒有什麼大礙,那得開個宴會來迎接老大的歸來了。

沒有人敢懷疑杜文波的辦事效率,只要他想辦的事情,目前為止還沒有辦不成的,而這次的慶宴的擔頭當然也是由他來擔當了,可這廝聰明得很,才被幾個損友把責任丟給他,他就想到了另一個完全解脫推卸責任的道路,那就是把買菜煮飯的內務事交給了幾位在邀請名單上的女孩子,也不管對方是客人他們是主人。

符飛在前幾天就已經不受限制飲食了,而這次的慶宴無例外符飛就是主角,劉佳欣在選菜方面和闞莉一起下了研究,最後還是決定煮些清談的菜比較好,當然主菜還是一些葷菜,到時候囑咐符飛少吃點就應該沒什麼問題。

今天的聚會熱鬧非凡,該來的都來了,男生有符飛、蘇情、杜文波、何世強、陳康詩五人,女方有闞莉、劉佳欣、徐菲菲(蘇珊)、文秀、冷冰冰、梁秋月六人,一張飯桌都不夠他們坐只得用兩張桌子並在一起才得以同席,本來還邀請了剛提升為五狼網城主管的小豬和他的女友的,但小豬推辭了,那個場面實在太大,他這個被雇傭的小人物實在不敢坐在一張桌子上,就是給他坐了想必他會坐立不安了,他個場合怎麼也不適合他這樣邋遢的形象。

大家高興符飛也高興,說到底辦這個餐會也是為了他,雖然身子不敢說已經完全好了,但他還是盡量的融入了眾人的熱情里,不過他就有點奇怪,為什麼每個人都喝點啤酒什麼的,連有幾個女孩子一樣喝啤酒,卻一直給他倒飲料,雖然有這個疑問,但為了不掃大家的興,他還是默默了接受了大家為他的安排。

嘗了第一口菜,他就愛上了這桌豐富的菜,這些菜比他在醫院裏吃的東西好多了,不僅僅是好多了,對他來說,他好像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菜,對這個燒菜的手藝讚賞有加,同時口不折舌,一飽口福。

幸福的感覺就是這麼得來的,符飛就知道,無論以前他們之間是什麼關係,但今後,這些人肯定是他最親密的人,比以前更加親密……

眼看符飛似乎恢復記憶回到過去和他那些所謂兄弟情人越來越親熱時,蘇珊再也看不下去了,如此下去,肯定會打亂她的全盤計劃,如今她再也顧不得她那個所謂的先玩玩,餐會結束后,趁著眾女收拾的時候,她悄悄的拉了下符飛,用只有她和符飛兩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向符飛道:「阿飛,你可以跟我出來一下嗎?」

自從符飛從手術醒來見得最多的也就是蘇珊了,雖然沒有人跟他說多少蘇珊的事情,但下意識上認定蘇珊跟自己有着非同尋常的關係,甚至不下於其他人,有可能還更深,所以他不疑有她,點頭跟着蘇珊走下了樓。

符飛跟着蘇珊下樓的時候,呆在客廳的幾個男人哪有看不到之理,只是他們不甚了解這個老大才剛認識不久的徐菲菲,而且那一晚老大與她曖昧的關係,加上老大手術后兩人的親密程度,讓他們幾個不能去關心這個事情,那可是老大的**,如是以前的老大還可開個玩笑,現在的符飛可是記憶全失,可不一定經得起他們的玩笑的,並且開玩笑也要看場所的,現在這個場合可不怎麼適合,他們不想再刺激到他們最喜歡的劉嫂子………………

符飛一去就是一個多鐘頭,他隻身一人回到了網城,在三樓客廳飲茶的劉佳欣和闞莉見到他,只是拉住他問溫問暖,根本沒有人在意他剛才去做了什麼,而那個徐菲菲又去哪了沒有陪他回來,也許,她們心中一致認為,其他的一切已不重要,只要符飛能夠平安出現在她們身邊,她們就心滿意足了,無論符飛是否還記得她們,她們永遠讓符飛感到她們一如往昔的關心他,她們真心的愛他……

蘇珊曾經與符飛邂逅的那間屋子裏,此時蘇珊身披着浴巾,濕漉漉的長發顯示出她才剛剛衝過涼,她前面不遠處的窗口邊靠着一個俊美的年輕人,那年輕人已經在窗口邊站了很久,他雙眼緊盯着蘇珊身上那短浴巾遮擋不住大露出的長腿,而蘇珊一點也不在意年輕人對她的窺視,好像年輕人不存在似的的慢悠悠的晃着她的修長的雙腿,長腿有時因晃動很不小心的透露出一點點春光。

年輕人咽喉動了下,艱難的咽下了一口唾液,目光從蘇珊的長腿上移開盯在她的臉上,臉上的表情好像也一下子沉了下來,陰沉的說道:「你打電話約我出來不是向我顯示你的大腿吧……」

無論你怎麼裝,永遠掩蓋不了你年輕氣盛的事實,想跟我斗,你還嫩著呢,蘇珊得意的魅笑了一聲,一隻手很自然的往下探去,把已經短得不能再短的浴巾向上拉上了一點,連向年輕人拋了幾個媚眼,才媚笑着說道:「小弟弟,竟然你這麼想,何不繼續下去呢……」

「廢話少說,這次叫我出來,你應該得手了吧!」年輕人轉過身,語氣卻不是那麼的陰沉了。

「我蘇珊出馬,有什麼事情辦不成的!」年輕人已認輸轉過了身子,蘇珊也不再做作了,正經且得意的說道。

「在哪?」年輕人又轉過身來,這次他的目光比剛才更加熾熱,環視着屋子裏能放東西的地方。

「尾數呢?」蘇珊不為所動,正然道。

年輕人想也不想從懷裏掏出一張支票,丟給了蘇珊,然後說道:「貨呢!」

蘇珊不管對方丟給她的時候態度是多麼惡劣,她接過支票后,用手指彈了彈,然後向年輕人身邊的書桌駑孥嘴巴。

「這麼是手抄本?」年輕人抄起桌面上的筆記本,回頭看着蘇珊,警惕的看着她,好像如果見到什麼動靜,他就不會放過他似的。

「不要就拿回來!」蘇珊亦高傲的道。

「哼!」年輕人翻了幾頁,點點就越窗而去了。

〖第八集〓塵緣如夢〓〗第八章暫未成熟

年輕人走出蘇珊房間不遠,駐足在一個沒人的角落上,左右看了下,掏出電話撥了號直接說道:「告訴他事情已經辦完,剩下的他想怎麼樣隨他了!」說完,年輕人快步走出了小巷,攔住一輛的士,淹沒在茫茫的車海中。

而房中的蘇珊,在年輕人走了不久,臉上得意非凡,芊芊玉指彈了彈那張還留有年輕人體溫的支票,獨自哼著小曲走進了她的卧室,只聽得裏面冰冰梆梆的響了許久,蘇珊又出現在大廳上,不過這次她手中多了一個女式掛包,她直穿大廳走出大門,甩上大門,毫無留戀消失在門外……

周顯衛最近好像心情很好,反常的不再以冷漠的目光盯着蘇情,而是以一種嘲譏的態度的觀望着蘇情,對蘇情如何討好冷冰冰的情景視而不見,蘇情也把這個情況看在眼中,他當然不會認為周顯衛這樣的人會如此好心知難而退了,不過周顯衛要怎麼樣又關他什麼事呢,他巴不得周顯衛不再出現在他和冷冰冰的面前呢。

又是即將下班的時間,實習生中,周顯衛第一個離開了辦公室,哦,不,不是離開辦公室,而是離開了科室,早退對現在的他來說習以為常了,對這樣的實習生,沒有一個醫生譴責他,因為這個實習重在自製,實習生不想學,就是導師強求也是強求不來的,畢竟醫院不等於學校,每個實習生在醫院裏也不過是醫院的一個過客,匆匆過完一年,以後他們的路誰知道呢,醫院主要就是讓他們在醫院裏鬧出什麼大動靜影響到醫院的聲譽就可以了,其餘的就要靠實習生自覺了。

走出住院部的大樓,周顯衛看左右無人,便撥了個電話,直接命令道:「快下班了,看有沒有機會,你們快點給我搞定他們。」

「可是現在是大白天……」從對方的聲音中也可以聽出對方的年紀也不是很大,應該也是個年輕人。

「白天又怎麼樣,晚上你們還不是一樣沒動手!」周顯衛雖然也覺得對方的話有點道理,但他還是忍不住說道。

「他們下班了就直接回那網吧,沒有機會下手啊!」好像怕周顯衛會遷怒與他們,對方連忙分辨道,他說的也是事實,這幾天符飛剛出院,幾位兄弟沒事就一直常陪在他身邊,而且符飛他們的生活也滿有規律,上下班,都是兩點一線,網城與醫院的路線沒有變過,網城和醫院只隔着一條大道,他們就是再大膽,也不敢在公眾場合下聚眾鬧事吧,要不然難道讓他們衝進醫院或者網城對符飛他們施暴嗎,這樣的話,他們的動機非常明顯了,到時候惹的麻煩可不是簡簡單單的鬥毆了,加上強行入室鬥毆,那就罪加一等!

「你們不懂得找機會嗎,他媽的,你們干過這麼這樣的事了,是不是還要我教你們怎麼做!」周顯衛明顯動怒了,不悅的表情爬滿了臉上,幾乎用他最大聲的聲音對那邊吼道,吼完才發現遠處有一些在醫院花園閑坐的病人在觀望他,再看他一身白大褂還沒有除下來,他趕緊端正自己的態度,盡量不再在別人面前表現出剛才那副失態樣。

「是,是,不是,我知道這麼做了。」對方可能被周顯衛這一吼被唬住了,說話都有點語無倫次的了。

「笨蛋,不知道我爸養你們這群笨蛋幹什麼,記住,主要是那個符飛和蘇情,如果沒有機會全部下手,就找他們兩個好了,你們要小心那個符飛,雖然他失去記憶了,誰知道他還能不能打,你們可別再搞砸了,搞砸了別想我叫我爸救你們!」周顯衛一口氣說完,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重重的哼了一聲。

「干,媽的白痴……」周顯衛隨口吐了口口水,徑直向實習生宿舍走回去,他一點也不喜歡現在的宿舍,這麼多人住在一間宿舍,讓他感到沒有**可言,要不是冷冰冰也住在那裏,不是為了方便了解敵情,他早就搬出去一個人自己住了。

可是接下來,事情一直沒有按周顯衛的意願達到他要的結果,那都怪符飛他們的生活太有規律了,好像知道離開那兩個地方就會遭到不測似的,人總是不見離開過醫院和網吧,這讓那些人無從下手,這可急壞了那些人,也急壞了周顯衛,如果再這樣下去,他們就要破門而入網城鬧事了。

上天永遠不會照顧著一個人的,無論好人還是壞人,上天總會給他們一個機會,這不,就在周顯衛快熬不住的時候,傳來了一個對他來說是個天大的消息,可以讓他的陰謀詭計神不知鬼不覺的執行,這一刻,他的心跳超過了常人的頻率。

時間過得也快,離符飛回到網城住的日子也有一個禮拜了,氣氛也漸漸的溶解下來,除了突然少了一個美女徐菲菲外,網城的一切沒有改變,闞莉和劉佳欣時不時常來光顧網城,給他們煮一些可口的飯菜,讓他們日日夜夜盼著吃飯時間外,其他的也沒有什麼改變,老大符飛還是和以前一樣的開朗,很快就融合在這個大家庭里,這不,經過幾天的磨合,老大符飛也沒有那麼常問起徐菲菲的下落了,說來也奇怪,徐菲菲在符飛搬回來的第一天出現后,把符飛叫出去不知幹了什麼就消失了,她那個電話也打不通,家裏的門也緊鎖著,好些天都沒有人回過那裏。

別說其他人不知道徐菲菲的下落了,這個連最後一次見到徐菲菲的符飛也一樣不知情,這叫其他人怎麼知道呢,本來杜文波還拍拍胸膛說他很快就可以找除徐菲菲的,可是卻因種種原因,到現在一點消息也沒有,她像一個幽靈似的,就那麼突然出現又忽然消失了。不過這樣也好,少了她,他們都覺得回到了他們一開始的生活,這樣的生活過得非常的滋潤。

五狼網城,用過劉嫂子為他們做的飯後,蘇情心滿意足的大讚劉佳欣的手藝,這不是一次兩次的問題了,而是每次吃罷他都忍不住稱讚幾聲,當然,這不只他一個人稱讚,吃過劉佳欣煮的菜,誰不向劉佳欣豎起拇指呢。

蘇情拍拍大漲的肚子,照例從三樓下來準備到一樓上網,他現在也好心養成了個習慣,飯後上下網消消化,不然肚子還真漲得難受。

蘇情剛下樓梯準備選個沒有上的機子時,一個靚麗的身影也在同時出現在五狼網城的大門前,對於美女,無論何時何地,蘇情總是超級敏感的,就是出現在他身後他也能感覺出來,何況這次是出現在他對面,定定的看了那個靚影幾分鐘,蘇情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再看時,卻見那美女正笑眯眯的向他招手呢,他呢喃著道:「不是吧,肯定是我眼花了,她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裏?」

〖第八集〓塵緣如夢〓〗第九章小小驚喜

蘇情剛下樓梯準備選個沒有上的機子時,一個靚麗的身影也在同時出現在五狼網城的大門前,對於美女,無論何時何地,蘇情總是超級敏感的,就是出現在他身後他也能感覺出來,何況這次是出現在他對面,定定的看了那個靚影幾分鐘,蘇情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再看時,卻見那美女正笑眯眯的向他招手呢,他呢喃著道:「不是吧,肯定是我眼花了,她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裏?」

眼前的女孩子正是囔著要來南海市的李雪君,被劉佳欣義正嚴詞的拒絕了,現在忽然出現在這裏,不用說,肯定是偷偷一個人跑過來了,蘇情大汗,以前他就聽說李雪君這個路痴且沒有單獨出門的經驗的,現在忽然來怎麼一個漂亮的突襲,肯定把其他人嚇壞了,還好她現在還算平安出現在五狼網城大門了,不然讓嫂子她們知道這事,肯定鬧個雞飛狗跳不成,就是現在她安全到達,等下肯定也會被訓說一頓的。

「二哥……」

「小雪,你怎麼來了?」

兩人幾乎同時向對方打招呼,但雙方的表情就不一樣了,李雪君可是笑意盈盈的向蘇情打招呼的,蘇情雖然也帶着微笑向李雪君打招呼,但他臉上帶着更多的驚訝和不信。

「我來找飛哥哥和你們……」李雪君踏進了網城內,徑直向樓上走去,邊道:「飛哥哥他們一定在上面吧。」

「在,在,我來幫你拿包。」不僅老大在,你認識的人幾乎都在呢,就是冰冰女神今天值班沒到,不然可就全聚一堂了,李雪君的帶來的包不是很大,蘇情還是搶過手來幫她提了上去,捻在手裏包很輕,想必是裝着換洗衣物外沒有其他的什麼物品了吧。

「小雪,沒有人知道你今天來吧。」上樓前,蘇情小心翼翼的問道。

「沒有,我忽然決定來的哦,所以就來了。」李雪君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果然如此,不過人都完全到了,蘇情也鬆了口氣,按以前符飛和劉佳欣的說法,這個小雪出門很讓人擔心的,但願等下樓下的不會被嚇到吧。

李雪君的忽然出現果然嚇壞了劉佳欣,如不是闞莉在忙着招待李雪君,她肯定要好好的跟李雪君談談,李雪君怎麼能不聽她的話,一個人就亂跑,如果出了什麼事情,那她怎麼和小雪的爸爸媽媽交代,還有怎麼和符飛交代,劉佳欣看着剛從卧室出現的符飛,忍不住的嘆了口氣,李雪君是滿懷希望過來了,待等下符飛真的不記得她了,那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那小妮子可不要鬧出什麼事情來就好,現在的符飛最好不要過於激動,靜靜休養對他更有好處的。

「飛哥哥……」發現符飛,李雪君撇下闞莉撲進了符飛的懷裏,兩手還不規矩的捏著符飛的臉蛋,怕似些許天不見,符飛有了什麼變化。

「小雪……」符飛對李雪君的動作一點也不抗拒,很自然讓李雪君在他懷裏為非作為,而他則一直微笑着撫摸了小雪的頭,半響才輕輕的推開李雪君,學着李雪君捏他的動作,捏了捏李雪君粉嫩粉嫩的臉蛋,說道:「都長這麼大了還這麼調皮,大家都看你呢,下來,乖乖……」

「飛哥哥,你認識我?」李雪君怔怔的看着符飛,好半響才象看到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似的,她又轉頭瞧了瞧劉佳欣等人,好似再說,你們騙我,飛哥哥根本就沒有忘記小雪,5555,害得人家在學校那麼傷心……

符飛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他還是保持着他的微笑來歡迎李雪君的到來。

不僅是李雪君在期望着符飛,其他人也是驚愕的看着符飛,這個符飛不是假裝失憶欺騙他們的感情吧,還是選擇性失憶,就記得李雪君一個人,這樣的話那就不可原諒了,蘇情和杜文波早在那裏擦手磨拳的準備大幹一場了。

但很快劉佳欣看出了端倪,以他和符飛相處這麼久來她可以看出,符飛現在這個樣子根本不像以前的符飛,現在的符飛雖然對小雪也蠻好,但他完全沒有以前那樣的溺愛神情,以符飛以往的性格,知道李雪君不通知他們就獨自一個人跑出來,他首先會一定要對小雪下文章的,而現在的他不會,好像對小雪一個人跑出來是很正常的事情,那就是說,符飛只是從大家口中及相片等等知道了小雪和以前的事情,而不是還記得以前的事情,很明顯小雪是誤會了,但這個是個美麗的誤會,劉佳欣也不點明了,說不定這樣對小雪也蠻好的,但如果小雪再這樣磨蹭著符飛,難保不會露出大馬腳,讓李雪君知道了肯定又難免再次失望了,於是,劉佳欣擺出了大姐的威嚴,招手對還在沉醉著的李雪君說道:「小雪,你飛哥哥剛出院不久,你別再纏着你飛哥哥,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好嘛。」看到劉佳欣嚴肅的樣子,李雪君知道肯定少不了被欣姐姐一頓訴說了,她有點心不感情不願的鬆開符飛的手,轉身準備向劉佳欣走去,又忽然轉過頭來對符飛說道:「飛哥哥你哪都不能去,等下我有好多話要跟你說。」

符飛點點頭,摸了摸有點隱隱作疼的頭,這頭又有點疼了,還有點暈眩的癥狀,符飛百思不得其解,難道見到李雪君觸發了他的回憶,那怎麼又沒見到做夢般的畫面,符飛搖搖頭,轉身回到他的卧室里,他想在裏面小小休息下,不然讓那些人見到他出現毛病,又要大驚小怪的了,對他們關心的熱情度,符飛有點經受不起了,而且他最近發現,如果身體有什麼不漾,練那秘籍上寫的東西可以讓身體完全舒適起來。

劉佳欣並不是要訓李雪君,只是在擔心她而已,她又怎麼會忍心在這個時候訓李雪君的呢,現在李雪君又完整的來了這裏,只要小小警告她,以後有什麼事一頓要先跟她說下,這樣才讓大家安心。

「小雪來得正好,我剛準備和大家說個事呢,多了小雪,那更加熱鬧了。」忍了這麼久,終於到杜文波發揮的時候了。

「事?」不僅是蘇情不解,大家也不解。

〖第八集〓塵緣如夢〓〗第十章松湖公園

杜文波所謂的事情,也不過是建議下大家出去玩耍下而已,話說他們來到南海市的武警醫院已經好幾個月了,以前總是因為大大小小的事情,他們很少有這樣的機會一同出去過,現在可不一樣了,不單劉佳欣轉院到武警醫院來了,而且李雪君又忽然而來,他們所有要好的親友都已經聚在了一起,難道又跟以往一樣晚上睡覺白天上網么,不出去找個地方玩下怎麼對得起這個機會。

逛街以前他們有出去過,對逛街幾乎每個男人都有所抵制的,那是女孩子的專項,杜文波不可能要大家陪着那些人就只是去逛街吧,所以他很快選了一個地方,那就是離武警醫院不遠的一個人工公園——南海市松湖公園。

為什麼南海市這麼多公園杜文波不選,偏偏就是要選這個松湖公園呢,那是有原因的,第一,他不經意從一個醫生口中得到了一點小道消息,那就是聽說附近松湖公園在明天好像要舉行什麼活動的,趨於現在的人都有好奇之心及愛湊熱鬧的本性,明天的象湖肯定是熱鬧非凡。第二,考慮符飛不宜遠行及熱烈的運動,這南海市中大大小小可玩的地方,就是松湖公園離武警醫院比較近,在武警醫院大門的公交車車站搭車,他們每個人只需要花一元錢便可到達松湖公園,並且松湖公園是工資場合,進出是不需要門票的,更主要的是在公園裏走走,感受滿地花草下的清爽空氣,對符飛身體是有益處而無害處,一舉兩得,可樂而不為呢。難道要選個什麼山啊遠的地方,估計符飛老大還沒有到達目的地就半路崩潰了,老大現在可是受保護動物呢。

雖然符飛不宜外出,但又杜文波已經把種種因素考慮了,正值禮拜天各位醫生實習生可以不用去醫院上班,就這樣大家一拍即可,蘇情是第一個同意的,不僅僅是有得玩,主要是他又有借口跟在他女神的身後了,老四杜文波出的主意,他肯定拉上小文秀了,小文秀在場,蘇情一點也不擔心冷冰冰會不跟他們一起出去,再說,現在的冷冰冰已經和他們彼此的熟悉了,雖然冷冰冰還是不怎麼平易近人,但這個主要還是需要時間來慢慢改變她這個性格的。

李雪君應該感謝她親愛的四哥杜文波,如不是杜文波忽然插進,她肯定少不了被劉佳欣好好的說到耳朵長繭,也許大家都期待明天這個活動了吧,一時所有的話題都圍繞着松湖公園談開來,聽某某說,松湖是多麼好玩,有山有水,明天又有活動,那肯定很好玩……

第二天早上由於太陽太烈的關係,出發時間臨時改為下午,讓陽光實在沒有那麼的強烈了才過去,於是,那個等啊盼啊,一直到即將日落西山的時候,一群人才分成兩批向松湖進發,由於公車比較擁擠,為了便於符飛,符飛和劉佳欣幾個人打的士過去松湖,而蘇情幾個人,就感受感受下周末城市公交車的擁擠了,他們相約在松湖的門口見面,然後再一同進裏面遊玩。

所謂的活動,原來是眾廠家在松湖選了這麼個日子,共同舉行一個商品展覽推銷會,他們的推薦的東西也是千奇百怪,什麼類型的都有,弄得展覽的那個地方人山人海,令原來還興趣勃勃的一眾人望而生畏,改道想少人的地方而去。

松湖公園其實不完全人工造成的,在那地方還沒有成公園前,那個松湖原本就存在的,不然要造個幾平方公里的人工湖,那是多麼大的工程,所謂的人工,只是在松湖原有的基礎上建了一些建築物,種植了一批批花草樹木,形成了在這個繁榮昌盛的人口眾多的南海市難得一見的綠化郊區,在烏煙瘴氣的城市裏,松湖公園成了附近人們的休閑樂園,於是松湖公園的人氣漸漸得多了起來。

聽說,松湖公園之所以有現在這個成就,是歷經了多次的建設,凝聚上萬人辛勤汗水,總面積近10平方公里的松湖風景區才得以綽約風姿呈現在了南海市廣大市民面前。

由於夜色即將降臨,眾人在松湖公園裏的松湖酒家就晚餐后,眾女還是遊興未止,於是,那就繼續玩耍下去了,反正松湖公園離武警醫院不遠,就是走路也就是花個半個小時這樣就到了,所以她們一點也不擔心回去的事兒。

「這個地方大是大,空氣也蠻好的,但其實也不是那麼好玩的嘛。」蘇情拉住了杜文波,埋怨道:「都是你出了什麼餿主意,一點意思也沒有。」

符飛這個病人一直都被眾女圍在裏頭,劉佳欣和闞莉一左一右,李雪君跟在後頭,而小文秀正和李雪君打得火熱呢,冷冰冰則一如往昔在文秀身邊保護着她,時不時提醒著小文秀不要太過於忘情忘記看路了,其他的四個男生,唯一還好的就是何世強了,他和梁秋月兩人一直默默不作聲的走在最後尾,杜文波和蘇情及陳康詩則被夾在其中,看似他們很不合群了。

「怎麼沒有意思,你看看路邊的那花那草那樹,再看看這湖,雖然說不上山清水秀,但是也別有一番風味嘛!」杜文波一甩他在展覽會買來的紙扇,扇了幾下,詩人般的搖著頭吟道。

「我靠,你別周星星了,這公園有那麼好以前你早就來了還會到現在,兄弟,說實話吧。」蘇情瞥了前面幾位女生一眼,然後壓低聲音,神秘兮兮的說道:「你怎麼不看旁邊那人,看人家一對對的,你明白了嗎?」

杜文波隨蘇情指的方向看了幾眼,又吟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人之常情,這個沒有什麼吧。」

「干,你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我就不相信你這麼純潔,只是出來看那花啊草的,這樣你還不如買幾朵回房裏養著呢~」蘇情忍不住翻白眼了。

「上天給你一雙眼睛,為什麼你就要用來翻白眼呢。」

「XXOO…………%#……×%%#¥%……#(」蘇情徹底無語,一堆亂碼出現在他口中。

「哦,我明白了!」杜文波指了指前面的冷冰冰。

「嗯。」蘇情馬上點了點頭。

「早說嘛,想釣馬子,個人又沒有魅力,就讓兄弟我幫你一把吧,記得你又欠我一個人情~」杜文波再甩紙扇,整整衣裝,活生生的一個風度翩翩的公子。

干,要不是你馬子礙事,我會求你嗎!蘇情在心裏頭暗罵了一聲。

正當杜文波上前準備插話時,闞莉的逢時機響了起來,為了不影響到闞莉接電話,杜文波適時把話收了回去,其實他也是想偷偷聽下,闞莉有啥八卦而已,額,那是他多年來的本能反應,想改也改不了。

那是藍亦晨打來的電話,從闞莉親切的稱呼對方為小藍就知道了。

「你現在在醫院裏?可我在松湖公園呀?」

「是,她們都在我旁邊……」

「你要過來?好好,反正我們也沒有回去那麼快,到了這裏你再給我電話吧。」

「好,就這樣哦,掛了。」

咦?那蠻女要過來,她過來幹什麼?杜文波豎起的耳朵隨着闞莉掛掉而松下,如此一來,該到的都差不多到齊了,對了,還有那個徐菲菲,一直沒有聯繫上,不知道等下是不是也說要來,管這些幹什麼,又不關我的事,現在還是辦正事要緊,就當為可憐的老二做個好事吧。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