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我的野蠻女友下載
  3. 我的野蠻女友
  4. 第2節 緣分

第2節 緣分

作者: |返回:我的野蠻女友TXT下載,我的野蠻女友epub下載

「哥,吃飯啦——!」

「嗯——嗯。」

「哥,媽媽讓你快來吃飯,快起來!」

「知道了,嗯嗯……!」

「哥,都九點了,九點!!!!!!」

表弟在叫我起來吃飯。昨天很晚,不,是今天很早就來到姑姑家,所以連招呼都沒打,來了就睡下了。到了飯桌上一看,奶奶已經先坐在那兒了。

「牽牛,昨天來的?」

「昨天很晚才來的,奶奶睡了吧?」

「你這孩子凌晨才到還敢說。」

「姑姑,別說了。」

「呀,誰像你睡得跟死了一樣。」

「……」

就這樣,一邊吃著早飯一邊進行著遲到的問候。吃過了本該早上吃的早飯,表弟拿著草稿紙和鉛筆過來找我。

這小子雖然是高中三年級,可是學得很好。以前真是又瘦又矮,現在個子卻比我還高,聲音也有點大人的味道了。

「哥啊。」

「怎麼了?」

「看看這個。」

「什麼?」

「這個,教教我吧。」

「是數學啊!哪個?」

喝!!

「哥,怎麼了?」

「啊,啊,不是……」

「什麼呀,哥,快告訴我。」

「呀,媽的!!!」

「為什麼?」

「這不是大學的數學題嗎?現在高三生為什麼學這個?媽的!」

「這是我朋友叫我算的,才寫下來。」

「別弄這些沒用的,找本試題集做。」

真的。_;;真的不是高三的題,是真的。

可是或許學得好的也能做出來。

嗯……不相信的眼神。

是!!什麼……事實上是這樣的。

不知道怎麼做,所以才這樣說。我學得不好。從來就沒學習過。呼呼……!呲……!

但是,又不能對錶弟這樣說。

姑姑端來了咖啡,剛喝了一口,手機就響了。

「喂?」

「呀!!你是誰?混蛋!!」

「啊,是哪位?」

「我現在在旅館,看見你的紙條打的電話,你馬上給我過來!」

「嘿!」

「你給我過來,馬上過來!!」

差點忘了,是昨天那個女孩兒-_-;;她!!倒是很勇敢。

喝得酩酊大醉,人事不省,早上起來發現在旅館,身邊有一張不知是誰留下的紙條。就這樣勇敢的直接打電話給留紙條的人,您見過這樣的女孩兒嗎?

分明是也問了旅館的大媽。都知道對方是個男的……

「好,就這樣。」

這女孩兒是我第一次見識到。_;;被男的背到旅館,看見那男的留的紙條,剛起來就打電話。

真是無知無畏。

她分明是對昨天的事一點都不記得了。

我只好再次趕去那家旅館。到那附近的時候是11點了,她正等在旅館外面。

離得不遠看她,比起昨天顯得無精打采。^^;;衣服還是那件,但是看來是洗漱過也重新化過妝了。離得遠看,在風中飄舞的長發也給人一種很美的感覺。

那麼幹什麼呢?這麼嚇人……。_;;跟她談話有點害怕。她顯然已經完全忘了昨天的事,要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賴上我可怎麼辦?

「呀,混蛋!!」

「…………」

「你做什麼了?嗯?究竟做了什麼——!」

「…………」

「你得進監獄。」

嘿!這樣的話可完了。

我怎麼活啊!電話的號碼她也知道,好像不是能簡單解決的問題。

「那,那個。」

「是你?」

「喝!!」

這傢伙居然用非敬體……_;;;;(譯者註:韓國語中按年齡分為敬語和非敬語。對長輩應該用敬語體。)

「啊。不是,我說非敬體……」

「呀,我肚子餓了,胃也不舒服。走,一起去吃飯吧。」

「嗯……?!吃什麼呢?」

在這種情況下我沒法躲開。

像個傻子吧?

真是!對我怎麼能這樣?絕對不行!不行!不行!哼!!

我們倆就這樣進了附近一家解酒湯店。已經到了吃飯的時間,人多起來,走來走去。從白天開始也不解酒反而醉了的大叔用很大的聲音喊著。

「大嬸兒,給拿兩碗灌腸湯。」

「嘿……!什麼……?」

她竟自顧自地點了菜。真是氣死我了。

這傢伙!!

稍等了一會兒,冒著熱氣的灌腸湯就上來了。我因為早飯吃得晚,就不太想吃。可是,可是她真的很能吃。

看著她有滋有味地吃著冒著熱氣的灌腸湯,我不禁也想吃點了。

「歐歐!真的很好吃!!」

這家店房子也夠舊,裡面也顯得亂七八糟,但是東西做得真好吃。一起上來的蘿蔔塊兒也非常不錯。雖然肚子飽了,可是又有了食慾。

當我吃了一半的時候,她已經把自己的吃完了。

「呀!你吃什麼呢!慢吞吞的,不吃拿來!」

這樣說著硬是把我那份搶走了。

「啊啊……!!」_;;;!

我只剩下點冒著熱氣的湯水還留在勺子里。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氣得真想對她大叫!!!

「請好好吃吧……!」^^;我獃獃地看著她吃東西的樣子,間或用筷子挾起一塊蘿蔔放在嘴裡,咯吱……咯吱……!

她把我這份也吃光了。

「你買單,我們走吧。」

咣當……!_;;昨天和朋友們喝酒,又因為她交了房費和車費,錢差不多都用光了。好在姑姑給了一些,用它付了帳離開了飯店。

「過來,跟我走!」

「…………」

你算什麼東西?就因為漂亮也太過份了吧!!這次我實在忍不住,有點生氣地問道:「去哪兒?」_;;「少廢話,跟我走!!」

「是……!」^^;;她好像對這裡很了解,路也很熟。我灰溜溜地跟在她的後面,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

「逃跑嗎?」

「被抓住是不是會挨打?」

「難道我會比她跑得還慢?」

「還是再等等看吧。」

「她現在不是在向派出所走吧?」

「不,不像,要是那樣的話從一開始就應該去了。」

「不會害我吧?」

冷顫……!

結果她把我帶到了富坪車站旁邊的一個小咖啡店裡。裡面正放著一首不知名的但在哪兒聽過好多次的英文歌。擺著幾張不柔軟但倒不是那麼不舒服的椅子和茶褐色的桌子。一邊角落的書架上整齊地插著幾本雜誌。

因為一切都布置得那麼協調,所以雖然小了些,倒是讓人能感到主人在布置上是用了一番心思的。

這裡有戴眼鏡的打工的女學生,有正在抽著煙獨自等人的男士,還有含情脈脈的緊挨著坐在一起的情侶。我們坐在了窗邊的位子上。做臨時工的學生送上了水和食品單。

「請給兩杯咖啡。」

啊……!又是她自己作主點的。而且還對我說:「你來買單啊。」_;;這女孩子可真厲害啊。是不是在車站裡裝醉然後吐大叔一身,最後專門算計在旁邊幫助自己的男子啊……

我這樣想著。

她先開口了。

「怎麼搞的啊?」

「什麼?」

「我是說昨天。」

「一點都不記得了嗎?」

「不是啦,只是……嗯……」

對於昨天的事好像被剪斷的底片一樣,她只記得零星的片斷。不記得我的樣子,不過對我幫助她的事還有一點模模糊糊的印象。

而且還記得自己昏倒之前叫我親愛的。說到從富坪站把她背到旅館的事情,她的眼睛一亮,好像也有印象。

哈!那麼該不是想要報答我吧??

媽的!!反正我要把她那七零八落的記憶碎片拼起來。

正在靜靜地聽我講話的她突然情緒變得奇怪起來。眼中充滿了悲傷的神色……

「實際上,昨天我和我的男友分手了。」

就說了一句……

「嗚……嗚……嗚嗚——!!」

啊啊!!

那家咖啡店裡的人們又把目光投向了我們。_;;獨自坐在那兒的大叔好像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津津有味地看著我們。對面的那對情侶也停止了情話看著我們。

不管怎麼樣,反正跟她在一起的時候總是引人注意。就這樣,在大家好奇的目光中我守著她,讓她哭了好一會兒。

看著女孩子哭,不知為什麼心裡總會有點疼。離她這麼近地觀察,才發現她更有魅力了。

與雪白的皮膚很配的髮型。長長的頭髮散在肩上。遮在眼睛上的手是那樣的小巧。一抽一抽的肩膀也顯得那樣的柔弱。

這樣的女孩怎麼會做出那樣的舉動呢?有必要研究研究。

「這個,別哭了。」

「咳咳咳——……!!!嗚……」

使勁兒忍住哭泣的她,胸脯一起一伏。五月下午的太陽不冷也不熱,使人感到舒服。現在該和她分手了。可是我的心裡不知為什麼覺得有些捨不得。這使我又把她送到了坐車的地方。

不久前我還跟在她的後面走,現在我們是並排走在一起了。到地方了。她只說了一句話:「呀,給我車費!」

_;;;我叫她打車,然後給了她一萬塊錢。

我是不是太善良了?

不是啊,實際上是太害怕了。媽的!!!

她的性格可不像她的外貌那樣。不給她打車錢的話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事來。她一邊上車一邊說:「再見,我晚上再打電話給你。」

我一直看著她坐的計程車消失在視野里。

緣分。Part2

把她送走,我坐上了開往漢城的地鐵。昨天,今天,只是幾十分鐘前的事,就像做了一個長長的夢一樣。

心裡好像很輕鬆,可是在某個角落裡不知為什麼總覺得有點空蕩蕩的感覺。昨天和她一起坐過的地鐵,當然不會是昨天坐過的那班車,可是車裡面的景物卻沒有什麼不同。

我又看到了地鐵椅子旁邊的那根鐵管。

嘻嘻……!^___^;只要是坐車就會見到的,什麼感覺都不會有的,只是在累的時候才會想起靠一靠的這根鐵管,以後再看到它的時候都會不禁地笑吧。

我又走近鐵管一些,靠在上面,插著手,兩眼也不知道在看什麼,就那樣目光獃滯地看著前面。突然想像她那樣做。身體……!轉過來,把肚子靠在上面。

咔噠……!咔噠……!

「哇……,這個還挺有意思嗎!」^^昨天光頭大叔坐的地方今天坐了一個燙髮的大媽。就這樣靠著,咔噠……!咔噠……!

大媽好像覺得奇怪,突然抬起頭向上看。

差點和大媽親上了。^^;;「孩子,你幹嗎呢?現在。」

「沒事,大嬸兒。哈哈哈!」

回過神來的時候向四周看了一下,周圍的人都在看我。啊啊啊……

我又無精打采地向另一節車廂走去——腦袋裡又響起她地聲音:「再見,晚上給你打電話。」

「不會吧,真的會給我打電話嗎?」

「是因為不好意思才那樣說的吧。」

「不過——」

………………………………

……………………

………………

……

「媽媽,我回來了。」

「嗯,問候過奶奶和姑姑了嗎?給你零用錢了吧?」

「這是我的錢了。」——;;——;;「現在都五點了,怎麼這麼晚才回來,說你沒吃午飯就走了。」

「跟朋友見了個面,一起吃飯。媽媽,我先睡一會兒。」

…………

一瞬間我跑到了地鐵裡面。大學的教授在裡面,鄰居家的大肚子叔叔也在,軍隊的哥兒們和學校的朋友也在。

但是這幫人全都裝作不認識我的樣子。上前想說句話,可是他們根本不理我。

「怎麼啦,怎麼啦,是我啊!!我——!!」

嘀嘀嘀嘀……嘀嘀……!

不知哪兒的手機在響,開始的時候聲音很弱,越來越大,最後像要把耳膜刺穿一樣。從夢裡醒過來。手機發出刺耳的響聲,像是在催我接電話。

「喂?」

「請講話!」

「我,是我呀。」

哦,啊啊!!是她。說要晚上聯繫的話看來不是為了禮貌才說的。

可是為什麼會喜歡上我呢……?^^;;;「現在到富坪來!」

「現在?」

「對,現在!到今天去過的那個咖啡廳。」

「可是……我明天還要上課……時間……」

嘟……!

「啊啊……!!」_;;什麼嗎?哪有這樣說完了自己想說的話就把電話掛了的呢!!!

明天還要上學,現在已經6點了,到富坪的話要8點……

嗯嗯嗯……!這麼晚怎麼去啊!!

是富坪站啊。_;;還是去了。^^;;打開門,中午時那個戴眼鏡的打工的女學生不見了。開來時做上午和下午的小時工吧。

幸運啊。如果她還在的話多不好意思啊……_;;「呀,在這兒呢,看什麼呢?」

「哦。」

服務生端了水上來。在我面前坐著的她……

嗬……!什麼呀……?!!

這個女孩,不是下午那個呀。

對女孩子的變身術,真是除了驚訝之外沒有別的可做的了。只是換了一件衣服,再仔細地化化妝,在頭髮上別幾根發卡,就變成另外一個人了。

「等了很長時間嗎?」

「不是啊,剛剛到。」

「…………」

「昨天和今天真是謝謝了。」

「謝什麼。」

「…………」

有點尷尬。互相不知說些什麼。醉酒的洋相都看見了,還有什麼話說呢……_;她獃獃地看著自己要地咖啡,我也是獃獃地望著遠處。

「啊,是住在這附近吧?」

「嗯,不太遠。」

「是嗎,那昨天在富坪站下車還真是正好。」

「昨天?嗯嗯嗯……!啊,剛才下午我沒錢了,給你添麻煩了。」

「啊……」

「走吧,我請你喝酒。」

就這樣和她一起喝起了酒。

嗯……!不過有點擔心地是,她喝了酒又像昨天那樣可怎麼辦?

心情不好的時候最容易喝醉,特別是和感情有關的酒呢,喝一點也會馬上醉的啊……

她帶我去的地方是在二樓的一個小酒吧。在酒吧里只有兩對男女在靜靜地喝著酒。她把酒水單遞給我讓我點。

啊啊啊,差點哭出來!

我還以為又是會自己隨心所欲點呢……

「一瓶真露,然後一份泡菜湯。」

那邊的兩對情侶突然發出一陣笑聲。也就是剛剛滿20歲的樣子吧。

我們的酒和泡菜湯上來了。她給我倒了一杯酒,然後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譯者註:韓國人通常忌諱自己給自己斟酒。)

沒說一句話,酒杯撞在了一起。從第二次開始她就不顧我自己喝起來。

吱……吱……吱……

啊啊……她一下子就幹了三杯,不知怎麼的我有點擔心。

就這樣不顧我的存在,自己喝掉了半瓶燒酒。我越來越擔心。

突然,一瞬間!一句話不說一直喝酒的她,她……嗵……!!頭撞在桌子上發出很大的聲音,然後就倒在那兒了。◎◎;;;「真是,啊!什麼呀?什麼呀?就是半瓶的量嗎?」

啊啊啊啊……!

「那麼昨天也是喝了半瓶酒就??那麼……」——;;真是荒唐啊。這怎麼辦啊?好像真是沒辦法了。我趕緊把杯里的酒喝掉。

「走吧——!」

「啊哦……!」

酒一喝多了,聲音和嘆氣的樣子就完全變了。

我為什麼來這兒啊???

媽的……我開始抱怨自己——;;;這次我可不交錢了!!

不是嗎???

我不是瘋了吧!為了喝酒來到這兒!!!

拿過她的提包,然後打開來,找到錢包。我拿著她的錢包到吧台去付帳。哈哈哈……當然了!

看見了錢包里的身份證,實際上我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為了知道她的名字,我看了一下她的身份證。可是躍入眼帘的是……!

760416-2××××××。

「啊啊,咳!7……7……76?!!!!」O,O;;;真……真是吃了一驚!!!

我??我75年生!!!

還有因為生日比較大,雖然我的朋友們都是74年生的,但是我也是一直做為一個74年生的人生活至今。

可好似,年齡比我還小怎麼對我,對我用非……非……非敬語說話……!!(譯者註:在韓國,根據年齡大小語言上有敬語體和非敬語體之分,人們說話時一定要有長幼之分。)

我簡直怒不可遏!!。

是我長得太年輕,要不就是她原來就是這樣。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事的時候。喝醉了的她趴在我面前,我怎麼好自己坐在那兒呢??

沒辦法了。

又背上了她。_;千萬不要像昨天那樣再吐了。千萬……忍住啊——!!

緣分。Part3

兩個人煞有介事地進了酒吧不到二十分鐘,男的就背著女的走了出來。

啊啊……酒吧的職員好像在背後嘰嘰咕咕地說著什麼。

「葯,吃了什麼葯了吧…………!」

_;;;喝……!什麼?吃藥了!!!

周圍的地人都沒注意到,真是幸運。我趕緊背著她走出了酒吧,可是,下一步呢?下一步怎麼辦,我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怎麼辦啊?

這樣的經驗倒是有一次。只有這麼辦……

到了!!昨天的那個旅館……——;昨天的大媽會來迎接我們吧。一定是很親熱的樣子。

…………

「啊。這孩子!!又……是你們?」

「唉,大嬸兒您好!」

「今天女朋友又成這樣了。啊哈哈哈!」

「…………」

「快來吧。」

呼……!大媽今天倒是很省事的什麼都沒問就給開了房間。

跟著大媽到了房間,是有床的房間。把她放在床上讓她躺好,大媽見我回頭看她,對我說:「稍等一下,給你買點解酒的葯。」

老主顧就是老主顧。昨天還說沒有葯,今天竟然到藥店買葯給我。填了大媽遞過來的登記單,拿了女孩的錢包付了帳。^^;我憑什麼花自己的呢!!!_;;仔仔細細地看著躺在床上的她的臉龐。

「到底是前世跟我有什麼仇恨才這樣子啊?」

篤篤……!

「唉,請進!」

「孩子,這是解酒藥。」

「大嬸兒,真是謝謝您了。」

「可是,孩子,今天也是要那樣走掉嗎?」

「嗯?怎麼?」

「不是,不……哈哈。」

「…………」

我打開大媽給的解酒藥的蓋子,然後把她扶起來給她喂葯。

嗚嗚……!

她嘴閉得緊緊地睡著。我使勁兒掐著她的兩頰才使嘴張開了一點兒。手指觸及的她的臉是那樣柔軟和溫暖。

好不容易才把葯灌進去了一點兒。

我的心砰砰地跳得很快,手也哆嗦起來。葯灌進了鼻孔里,又順著臉和下巴流了下來。

管不了那麼多了,我把葯都給她灌完后又用毛巾把流出來的擦乾淨。

她毫無防備地躺在那裡,我就在她身邊坐下來。我從上面看著她,有一點緊張,心臟開始無法制止地狂跳起來。

看著她的嘴唇,潔白的脖頸,還有胸脯。_;;「咳咳……!」

我迅速地站起來跑到梳妝台前對著鏡子看起來。我看著自己變得通紅地臉,說道:「瘋了吧!!」——;;鏡子里又反射出她睡覺地樣子。

對她,不知怎麼竟產生了好感。原來不是這樣,可是失戀的痛苦對她好像打擊很大。大概是想借酒澆愁吧,看她醉酒的樣子,一定是沒喝過多少酒。

只是覺得她很可憐,我的心裡也變得隱隱作痛起來。

明天是星期一,該去上課了。但是現在就這樣把她扔在這兒走掉看來是辦不到了。乾脆忘掉一切跟她一起睡吧。

咳!我是說只是在她旁邊蜷著將就一下。

「嗯,試著幫她忘掉痛苦怎麼樣!」

……………………

………………

…………

……

淅淅簌簌……!

實在是太不舒服,睡了一會兒就醒了過來。半睜著眼睛看著外面微微發亮的天空。

「啊啊……這是哪兒啊?噢……我的腰。」

振作了半天精神,坐在地板上靠著床蜷著睡了一會兒,起來才發現是多麼的痛苦。她還睡著。我走進洗手間洗了洗臉,又漱了漱口。出來的時候發現她已經醒了,坐在床邊。

她看著我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也沖她傻傻地一笑,嘿嘿嘿——!^^;;「啊,對了,身份證!!!」

看著她的臉,我突然想起了昨天偷偷看到的她的身份證上的年齡。所以對她小心翼翼地說道:「那個,那個,呀!!你,你……我看起來有多大年齡……?」

真是,說著話還緊張地哆嗦。

她瞥了瞥我。

嗯!!-_-;;「你?嗯……不過為什麼?有那麼重要嗎?」

「呀!你是76年生日!我是你的哥哥,哥哥!!想死嗎?真是!」

啊,如果我能這樣說出來有多好啊??

可是,話到了嘴邊就變成:「那個……你好像是76年生的吧,我的年齡更大一些才對啊。所以……你的語氣……」

「啊……是嗎?你多大?那你也別用敬語好了。」

「…………」;;;是!好啊!這樣我也不用敬語了。雖然有點冤枉的感覺,可是沒有被暴打一頓是多麼的幸運啊!!

她洗了臉又把房間大致收拾了一下,當早晨太陽的陽光射下來的時候,我們一起走出了旅館。

我們的緣分真是奇妙,認識了兩宿三天,有兩個晚上一起去旅館,今天是第三天。

今天得知了她是在S大上大學,家就住在富坪,還有她的年齡、名字、和電話號碼。

富坪站前面到處是上班的人流。本來在人多的地方氣色不會太好。現在是一天開始的時候了,總覺得準備開始上班的人們和我總是有那麼一些不同。_;;;我說:「我得去學校了。」

「是嗎?」

「嗯,你不去學校嗎?」

「我今天不想去。」

「哈哈哈,只是今天不去吧?」

「小心點,慢走啊!下次再見。」

「再見!」

她和我就這樣認識了。

但是現在我又回到我得生活,她也要回到她得生活中去了。不過互相留了聯繫的方式,不管什麼時候想見的話就會見到的,不是嗎?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