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裸婚——80后的新結婚時代下載
  3. 裸婚——80后的新結婚時代全文閱讀
  4. 第十五章 有你才有家

第十五章 有你才有家

作者:小鬼兒兒兒/唐欣恬

  陳嬌嬌跟崔彬的新房裝修完畢,如今正在大敞門窗散散味兒。這番裝修,連材料帶人工總共花了陳嬌嬌四萬塊,從房頂到地板,大到門,小到門把手,她都不求奢華,只求貨比三家,性價比至上。
  「不是說由奢入儉難嗎?你是怎麼做到的?」我在電話里問陳嬌嬌。
  「我哪兒奢過啊?我不也就是自己想想,過過乾癮嗎?」
  「我還以為,你怎麼也得裝個那種螺旋狀的水晶吊燈,然後水龍頭鍍金,門把手鑲鑽呢。」
  「那都有什麼用啊?平平淡淡才是真。崔彬說了,我們的人生會在這樸素的房子里綻放最華麗的光彩。唉你別笑啊,這是他原話,不騙你。他還拿你跟劉易陽給我舉例呢,說你們倆就是情比金堅的最有力證明。」陳嬌嬌沒有把我和劉易陽的翻臉以及原因告知崔彬,她認為,姐妹間的秘密,大可不必流傳到姐夫妹夫的耳朵里,對此,我舉雙手贊成。「話說回來,童佳倩,你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啊?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原諒那愚蠢的劉易陽啊?」
  「我可能已經原諒他了吧,至少我每天都會期待他的來電,並跟他暢談半個小時。」
  「你倆可真浪漫,好好的日子不過,非玩兒異地戀。」
  「沒辦法,我還沒做好面對他的準備。」
  「你聽我一句真言,人在面對真愛時,永遠是感性戰勝理性。你準備好了也是自準備,一見著劉易陽,還是崩潰,晚崩不如早崩,逃避是懦夫的行為。」
  我剛掛上陳嬌嬌的電話,我媽就蹭了過來:「陳嬌嬌那房子裝修好了?」知母莫若女,我故意不多言:「唔。」「真好啊。」我媽感慨。我索性沉默不言,逼得我媽加大了音量:「真好啊,真羨慕啊。」
  我笑著摟了摟她:「媽,您少安毋躁,我早晚也讓您回去裝修。」
  「早晚?早有多早,晚有多晚?」
  「最早今天夜裡我們就出發,至於最晚嘛,在錦錦上學之前吧。」
  我這個不孝女,逼得我媽掄上拳頭就往我後背鑿。而實際上,我們的歸期還真是距離我口中的那個「最早」並不太遠,所以我說的話,還真是有幾分可信度的。
  再到了周末,劉易陽來上海了。就像導致我們產出錦錦的那個上海之夜一樣,就像那次我的不告而來一樣,這次的他,也是來了個突襲。那會兒,我和我媽正打算帶錦錦外出遊玩,我懷抱錦錦,而我媽則手提小推車,肩挎一個大包,包內是錦錦的吃喝拉撒穿所需用品,好不琳琅。我一打開門,就嚇得護著錦錦倒退了兩大步,正好撞在我後面的我媽身上,只聽我媽哎唷一聲,小推車應聲倒地,咣啷啷之後,一切恢復了寂靜。
  劉易陽站在門口,好像己站了有好一會兒似的,等的就是嚇我一跳。
  「你,你怎麼找到這兒來了?」我好不容易才技回自己的聲音。
  「媽。」劉易陽這一個字是一舉兩得,既回答了我的問題,又跟我媽打了招呼。
  「唉,來了啊,進來進來。」我媽倒從容,反應就好像我周末帶著劉易陽回娘家似的,而且,從容中又平添了一份盛情。
  我扭臉直說:「媽,他對您女兒好的時候,您看不上他,怎麼到了他把您女兒氣得背井離鄉了,您倒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歡喜了呢?」
  「我這是替你把握尺度呢。」我媽還對答如流了:「來,易陽,進來坐。佳倩啊,我帶錦錦下樓哂哂太陽,不用小推車了,我抱著就行。」一眨眼的工夫,錦錦就撲入了姥姥的懷抱。
  這場景再俗套不過了,在我來上海之前,我婆婆就表演過一次了,今天,我媽又重現一次。她們都以為我和劉易陽之間是為了雞毛蒜皮的事兒小題大做,以為我童佳倩聽幾句甜言蜜語就能百鍊鋼化繞指柔,以為讓劉易陽進來坐坐,等再出去的時候,就今昔不同往日了。她們太低估我童佳倩了。
  「錦錦像個大姑娘了。」劉易陽在目送我媽抱著錦錦下樓后,評價道。
  「—個尚不會走路的大姑娘。」我真慶幸剛剛錦錦沒脫口而出叫出「爸爸」二字,不然,也許這會兒我面前正上演著父女大團圓的感人戲碼,而我則是那個導致他們骨肉離散的罪魁禍首。
  「佳倩,你瘦了。」劉易陽柔情似水,志在將我淹得五迷三道。
  我抬眼瞄了他一眼,他也瘦了,頭髮理得很迷人,黑色外套很迷人,而那緊抿著的雙唇更加迷人。我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童佳倩,你竟然說他迷人?你是太久沒沾葷腥,飢不擇食了吧?
  「媽說,你們住得很差。」劉易陽環視四周
  「是沒法跟她的躍層比。」
  「媽說,你吃得很省,中午在外面永遠是一碗米粉。」
  「我愛吃。」
  「媽還說,你在這邊沒有一個男性朋友。」劉易陽說笑道。
  而我真是哭笑不得,欲哭無淚。真不曉得,如果我要是把劉易陽和孫小嬈的光輝事迹告訴了我媽,她又會是怎樣一番言論?大概得說我夜夜笙歌,換男人如換衣服一般方能解氣吧。
  「你心裡在想什麼,你想什麼時候回北京,什麼時候恕我無罪,這些都是媽沒說的。」劉易陽一步一步走近我,於是我周遭的空氣越來越稀薄。
  「我,我還沒想好呢,你先請回吧,想好了我自然會通知你。」我依日選擇做縮頭烏龜。
  可惜,劉易陽捧住了我頭,強迫我直視著他,不容我逃避:「童佳倩,如果你不回,我也不回,你可以在屋裡慢慢想,我在樓道里等。如果你說你永遠無法原諒我,我就走,永遠不在你面前出現,讓你去過嶄新的生括,可如果你對我還有感情,就原諒我吧,讓我用今後的幾十年來彌補我的過錯。」
  我的視線模糊了,劉易陽在我的眼睛里,一會兒渙散成兩個,一會兒又聚集成一個:「我恨你,恨你,我恨你。劉易陽,我們是彼此的唯一不是嗎?我們是彼此的永遠不是嗎?為什麼你要犯錯呢?為什麼要讓這份完美不復存在呢?彌補?你怎麼彌補?你乾脆拿石頭來打我的頭,讓我失去記憶好了。」我嘴上一邊說,腳底下一邊踢。
  劉易陽不說話了,他用嘴堵住了我的嘴,我張開牙齒咬了他,可他仍然沒有放開我。他的吻讓我漸漸失去力氣,失去意志,八年的光陰在我眼前如幻燈片般輪迴,高中時代的校服,大學時代的電影票,第一張合影,第一場擁抱,第一次侃侃而談的共同的未來,談完了綻放出的期待的微笑,第一套西裝,第一筆工資,曾經的上海,曾經的驚喜與纏綿,醫院的驗孕單,還有遍布玫瑰的玫瑰園,紅艷艷的結婚證書,因為隔牆有耳所以不敢放肆的洞房花燭夜,孕期的百依百順,產房中的奮戰,產房外的煎熬,錦錦的第一聲啼哭,還有我們三人緊緊相握的手,這種種種種,彷彿配上了曼妙的音樂,在我的眼前緩緩流淌。
  「走吧,我們下樓技錦錦去。」我用力攥了攥劉易陽的手。
  劉易陽反握住我的手,帶著我往樓下走。我在陰暗而陳舊的樓梯間盤旋,竟恍惚以為這棟危樓就是我的家,不為別的,只為這會兒劉易陽正緊緊守在我的身邊。「四還為家。」我呢喃出這四個字來。「什麼?」劉易陽站定下來。「房子不是家,你才是家。」我站在比劉易陽高一階的台階上,與他對望。劉易陽呆若木雞的狀態維持了四秒,隨後,他將我打橫抱離了地面,喲嗬了一嗓子后,向樓下奔去。我把臉埋在他的肩窩,心說這他要是一腳踩空,說不定還真能抱我磕失憶了。不過無所謂了,過去的終歸會過去,未來也終歸會到來。
  晚上陳嬌嬌給我打來電話時,都快十一時了,而我和劉易陽都己結束了夫妻小別後最常做的事兒了。完事兒后我枕在劉易陽的胳膊上:「那件事,下不為例。」劉易陽在我的頭髮上親了一口:「我從來沒有對除你之外的其他女人動過心。」我狠狠在他腰側擰了一把:「從哪兒學來的油嘴滑舌?」
  陳嬌嬌劈頭蓋臉就一句:「童佳倩,你快回來吧,你和劉易陽上了孫小嬈的當了。」
  「上當?」我腹肌一用力,坐直身來。
  「劉易陽根本沒和那殺千刀的小狐狸精上床。」陳嬌嬌吐字標準,標準得就算我不相信我所聽到的,也無須再讓她重複一遍。
  我偏過臉去,用餘光掃量著劉易陽。不可能的,劉易陽不可能白白認下這麼一條足以殺頭的罪來。劉易陽回望著我,一臉困惑。我故作鎮定,擠出一個笑容送給他。
  「那天你們家劉易陽除了喝醉了,什麼事兒都沒幹,而且他豈止是沒對不起你,簡直就是太對得起你了。你知道殺千刀孫小嬈怎麼說的嗎,她說劉易陽喝醉了口口聲聲都是你童佳倩的名字。陳嬌嬌說的酣暢淋漓,我簡直可以體會到她把口水噴在話筒上的力道。
  「首先,先麻煩你把殺千刀三個字去了,說一遍就可以了。其次,這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問得小心翼翼,不讓劉易陽聽「我上她們公司找她去了,嘿,一找就找著了,你說她這大明星混成這樣,還混個什麼勁啊?」
  「哦,重點就是我去警告她,別再染指劉易陽,否則我會要她好看。」
  「她會怕你這個小老百姓?」
  「我從頭到腳一身名牌兒,她兩三眼就看得心虛了。甭管什麼年代,有錢能叫鬼推磨,我跟她說了,花錢雇幾個人在她這小臉兒上劃上幾刀,就夠她記我一輩子了。她怕了,什麼都招了,說那天劉易陽跟她那兒喝多了,她本來是打算犯犯賤的,可劉易陽抱著她喊佳情,然後就醉倒了,她也沒轍啊,那種事兒男的不會動了,還怎麼做啊?」
  「那,那,那然後呢?」我手心汗津津的。
  「然後那殺,不,那孫小嬈就把劉易陽扒光了。嘿,其實說穿了,你吃虧就吃在你老公的裸體讓別的女人見過了。」陳嬌嬌笑得嘎嘎的。
  「陳嬌嬌,說重點。」
  「好好好,然後你老公醒了,見了全裸的自己和半裸的孫小嬈,外加上醉酒後的頭暈目眩,四肢無力,那自然就浮想聯翩,跳入那小賤人的套圈嘍。」
  「那,那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她怎麼想的?」我實在不方便直言孫小嬈的大名。
  「她一是見你們家劉易陽老實,想作弄作弄他,二是認為這樣一來,劉易陽會有愧於她,今後那還不對她俯首帖耳?」
  陳嬌嬌的話有理有據,有板有眼。孫小嬈在《自娛自樂》第一期中的話猶在我耳邊:我嘛,我喜歡惡作劇。陳嬌嬌一針見血,她真是天殺的。然後後來,她還真有臉找上劉易陽借錢,姑且不論孫媽媽是不是真的有住院,光她那份居心叵測,就該把她塞回孫媽媽的肚子里,永世不要生出來。
  「她沒問你,你是什麼人?」我好奇於陳嬌嬌的立場。
  「我說我是劉易陽的相好啊。哈哈,她還挺逗的,未了還跟我頂嘴,說我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因為劉易陽的心裡只有童佳倩,哈哈,好笑吧?」陳嬌矯笑得都快抽筋了,聲音斷斷續續,更是好笑:「你猜我怎麼跟她說,我說,我會一個一個收拾你們,而你孫小嬈,就是第一個。哈哈。」
  「我說童佳倩,你趕緊請調,趕緊買機票吧,回來好喝我喜酒。」
  「我說你該不會是為了請我喝喜酒,跟這兒騙我呢吧?」
  「喂,你別沒良心啊,我是眼看著自己要修成正果了,不忍心看你在外漂泊,這才去找孫小嬈,幫你出出氣,順便再討顆定心丸的。」
  「陳嬌嬌,」我清了清嗓子:「謝謝你。」
  陳嬌嬌不笑也不鬧了,半天才學著我的口氣回了一句:「童佳倩,我更謝謝你。」
  掛了電話,我仰倒在床上,險些把劉易陽那伸展著的胳膊砸折了。劉易陽齜著牙問我:「陳嬌嬌啊?什麼事兒?神神秘秘的。」我抿著嘴仰望天花板,這危房的牆皮已有斑駁,此時在我眼中卻好似盛開的花朵。陳嬌嬌的來電,無疑讓我的世界在告別了陰雨綿綿后,迎來了艷陽高照。
  這時,劉易陽的手機響了。
  「喂,」劉易陽目光獃滯:「陳嬌嬌?」
  「我?我在上海呢。」「幹嗎?來找佳倩啊?」「是啊,是和佳倩在一塊兒啊。」
  在這幾句之後,劉易陽把手機遞給了我:「陳嬌嬌找你。」
  我笑呵呵拿過手機:「喂,嬌嬌,還有事兒啊?」
  然後,我只聽電話中陳嬌嬌的吼叫響徹雲雷:「童佳倩,你跟劉易陽和好了?你怎麼早不跟我說啊?結果我又打電話給劉易陽。你們倆成心耍我呢吧?你也是個殺千刀的。」
  「好了好了等喝你喜酒時,我給你包個大紅包。」
  「這還差不多。掛了啊,不妨礙你們倆小別勝新婚了。」
  「到底怎麼回事啊?」眼下,只剩下劉易陽一個人蒙在鼓裡了。「晚點兒再告訴你。」我翻身壓在劉易陽的身上,吻住了他的嘴。一個在醉倒后只會喊我名字的男人,實在是夠格讓我對他主動獻身的了。至於劉易陽,他在承受住我那甜蜜的重量后,也顧不得再刨根問底了晚點兒就晚點兒吧,美人在抱,其餘皆可延後。
  特蕾西對我請調回北京的要求雖有意外卻也並沒有為難我。我估計魏國寧早跟她通過了氣兒,也肯定沒少替我美言,所以特蕾西看我的眼神就跟看自己人似的。而魏國寧倒真對我戀戀不捨上了.「這麼快就原諒你老公了?」
  「什麼原不原諒的。你不是說了么,我這女人貌美如花,兇猛如虎,老公怎麼敢出軌呢?」我伸手指了指魏國寧的鼻子尖兒:「這次,還真叫你說對了。」
  「那你到底為什麼帶著老小跑上海來受累啊?」
  「為了在外灘走一走,看看中西台璧的建築群啊,另外還為了重溫美好時光。」
  我的話不假,就在昨晚,我和劉易陽去了我們製造出錦錦的那間酒店,並且有幸地要到了那間房間。在那裡,我把陳嬌嬌魯莽的行動和意外的收穫告知了劉易陽。自打我講到了要點,劉易陽就微張開了嘴,而直到我講完了,他仍張著嘴,我眼看著他的口水快淌了下來不得不伸手替他台上了下巴。
  「真的?」等劉易陽的下巴活動自如了,他小心翼翼問出了這兩個字來。
  「怎麼著?可惜了?遺憾了?鬧了半天,你還是只嘗過我童佳倩這一種口味啊。」
  「哇,真是虧大了,沒佔到便宜不說,還負荊請罪請到了上海。」
  我一下跨坐到劉易陽的腿上,掐住他的脖子:「真想佔便宜是不是?你活膩味了是不是?」
  劉易陽響應著我的暴力,把舌頭吐出來:「你想當寡婦是不是?」
  「哼,」我撒開手:「幼稚,不玩兒了。」
  可沒等我從劉易陽的腿上跨下去,他就把把我抱住了:「佳倩,謝天謝地。」
  「我們該謝的是陳嬌嬌。」我溫順地靠在劉易陽懷裡,手指依戀地摩挲著他的背:「老公,你是不是也太傻了,自己做沒做過都不知道。」
  「確實是傻得可以,我實在想不到孫小嬈會這麼算計我。」
  「那你至少應該想到,你的身體和靈魂會無條件忠於我童佳倩。」
  劉易陽伸手就在我屁股上拍了一掌:「你這臉皮可真夠厚了。」
  我扭了扭屁股,笑著沒再說話。
  劉易陽先回北京了,畢竟我還得在上海交接交接工作,不能說走就走。他走之前,我媽偷偷拍著他的胳膊跟他說:「放心吧,我肯定天天催著佳倩。」劉易陽受了我的影響,直戳我媽的軟肋:「謝謝您,這樣您也能早日住上躍層了。」我在邊聽得偷笑不止。
  危房的租住合同尚未到期,我把合同連同鑰匙一併交給了魏國寧,讓他幫我技個下家。魏國寧送我們老老少少去機場的路上,我媽又對他產生了興趣:「小夥子多大了?」魏國寧畢恭畢敬:「阿姨,我跟童佳倩同歲。」
  「哦,你在公司里做什麼的啊?」
  「阿姨,我做銷售的。」魏國寧低調,沒說出「主管」二字。
  「哦,哪兒的人啊?」
  「我天津的,阿姨。」
  「有女朋友了嗎?」以我對我媽的了解,這才是她最關注的問題。
  「呵呵。」魏國寧一時語塞,只好報以一笑。大概在他失去了林蕾之後,還沒有人問過他這個問題,而特蕾西在他的腦子裡晃了一晃,他也不知該不該把她歸結為女朋友。
  我媽則不明就裡:「我們佳倩有個表妹,比你們小一歲,長得雖不如我們佳倩,可也算是白凈秀氣,在銀行上班,文文靜靜的。等你調回北京了,我給你介紹介紹啊。」
  「媽,」我拖著長聲兒叫道:「回去您就一心一意裝修吧,別瞎牽線兒了。」
  直到上了飛機,我媽還在跟我糾纏魏國寧的事兒:「我還是覺得他對你有意思。」「媽,我跟您說多少遍了,他是有心上人,不過真的不是您女兒我。」
  「那他怎麼對你的事兒這麼賣力啊?」
  「友誼,您知道什麼叫友誼嗎?」
  「我就知道如果你跟男同事走得太近,劉易陽肯定是要吃醋的。」
  「來了趟上海,好像劉易陽變成您親生的了似的。」
  「你童佳倩是我親生的,所以我得幫你保衛你的婚姻。」我媽義正詞嚴。
  劉易陽說,她奶奶想我,除了想我炒的菜煮的揚之外,連我的伶牙俐齒也想。而我公公,早在我來上海之前就明確表態了,如果我跟劉易陽在外面過不好,那乾脆搬回劉家,搬回他的眼皮底下。至於我婆婆,就算愛屋及烏,憑她對錦錦的鐘愛,對我也不會虧待到哪兒去。而如今,我童家這邊最強有力的反對劉易陽的力量,也己棄暗投明,反戈一擊了。如此一來,我和劉易陽的這場有史以來最慘烈,也最無稽的戰爭,好像反倒另我們因禍得福了。
  到了北京,劉易陽和我婆婆一塊兒在機場現身。我媽迎上前去:「親家,您怎麼也來了,佳倩這個小輩兒,怎麼勞您來接啊。」我心說我媽是成心的吧,任誰誰都知道我婆婆那是來接錦錦這個小小輩兒的。
  「陽陽是不讓我來的,說什麼我來了就是當電燈泡,我就說,那我來陪親家您吧,讓他們一家三口團圓去。」個把月不見,我婆婆倒也學會了語言的藝術。
  結果末了,錦錦還是到了我婆婆的手上。她老人家也夠不的矜持,在錦錦的臉上脖子上逮著哪兒親哪兒。可錦錦已不是當年的錦錦,她在這段時日的成長中,學什麼不好,偏偏學會了人生,冷不丁冒出來一個她已眼生的老太太,對著她大肆佔便宜,她除了哭,就只剩下朝著她媽和她姥姥的方向苦苦求救了。
  她姥姥手疾眼快,救下錦錦,三兩下安撫完畢,而我婆婆則站在一邊直發怔。我上前調和:「錦錦,怎麼不認識奶奶了?你小時候是誰抱著你睡覺啊?是誰給你擦拭擦尿啊?你怎麼翻臉不認人了?小白眼淚。」終於,錦錦在我的提醒下,恍然大悟,給了我婆婆一個吐著舌頭的憨笑。
  錦錦在奶奶和姥姥的簇擁下走在前面,而我和劉易陽則手挽著手走在後面。
  「你竟然跟錦錦說『小時候』,好像她這會兒長多大了似的。」劉易陽笑得開懷。
  「時間還不久嗎?你不在我身邊,我度日如年。」我童佳倩的這張嘴,可是能顛倒乾坤。
  就在我和劉易陽和諧融洽之時,我們身前的兩位老太太卻因為錦錦今晚的去處而產生了掙扎。她們雙方各執一詞,奶奶說這麼久沒見錦錦了,今晚一定要讓她睡在劉家,以慰相思之苦,何況,劉家還有二老正在望眼欲穿。而姥姥則說,錦錦跟她住慣了,若是這麼硬生生拆散,那一老一小必將雙雙撕心裂肺。
  最後,由我童佳倩主持公道,幫理不幫親,把錦錦判給了劉家。我勸我媽:「劉家三老的分量,必定是重於您跟我爸啊。您放心吧,有我在,錦錦必將安然入眠。再說了,您這麼久沒見我爸了,還不得有好多事兒跟他絮叨絮叨啊。」我靈機一動,又附加一句:「再再說了,您這眼瞅著就該裝修新房了,好好歇歇吧,有錦錦在,您睡不好。」而我媽,就在這最後一句的點撥下,喜笑顏開點了頭。
  到了劉家樓下,我一眼就逮著我公公了。他正急匆匆往樓棟里鑽,我一嗓子叫住他:「爸。」我公公只好剎住腳步,望著我們嘴角一抽。「爸,您等我們呢?怎麼不在樓上等,還下來了啊?今兒風多大啊。」我輕而易舉揣摩出我公公的本意。
  公公還抵賴:「我,我下了扔垃圾。」
  婆婆和我合夥:「你幾時懂得扔垃圾了?」
  公公見抵賴失敗,索性直接從我婆婆懷裡接過錦錦:「丫頭,走,跟爺爺上樓去。」說完,他就率先不上了樓梯,一邊走還一邊說:「丫頭,又胖了啊,上海好不好玩兒啊?你可真棒,爺爺都還沒去過上海呢,哈哈。」
  我婆婆緊追其後:「你慢點,慢點,小寶兒沉了,你抱好了啊。」
  我堵在劉易陽的前面,雙手攀住他的脖子:「老公,我和錦錦這算不算衣錦還鄉啊?」劉易陽若有所思:「你是不是衣錦還鄉我不知道,但錦錦這絕對是劉錦還鄉。」
  劉易陽好孫小嬈到底還是分開了,更準確地說,他們到底還是分開工作了,不過,辭職的不是劉易陽,而是孫小嬈改簽了新東家。也對,去別家試試看,要是再紅不了,那就該從自身找找原因了。
  孫小嬈最後一次出席的「綠蹤傳媒」的活動,是「綠蹤傳媒」的十周年慶。活動場地設在了千喜酒店,劉易陽偕同我前往。
  之前我整整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用來打扮,光是提拉那勒死人不償命的束身衣褪襪就花了二十五分鐘,且成功后大汗淋淋,優化了幾分鐘重新去洗臉。鑒於今天「綠野」旗下的諸位美女藝人皆會抽空光臨,所以我也不好班門弄斧,打扮得太過花枝招展,索性穿了套深色調的西裝套群,跟西裝革履的劉易陽倒更顯般配。出門后,劉易陽把胳膊忘我那高密度的不盈一握的小腰兒上一繞,讚歎道:「你可真是迷死人不償命啊。」
  千喜酒店的宴會廳被分割得錯綜複雜,宛如迷宮,整體色調是銀灰配大紅,神神秘秘的。劉易陽說:「這回我們頭兒可是下了重金啊,你知道么,設記這展台的公司,那當初可是輔佐過水立方的設計啊。」我咂咂舌:「真是殺雞用了宰牛刀了。」
  「綠野」十年來的成就被壓平了印在海報上,懸挂於四周的牆面和中間的各面擋板之上。我在劉易陽的介紹下一一參觀:這個,是在柏林影展上拿過銀熊獎的,這個,是在莫斯科影展中參展卻沒參評的,不過好評如潮啊,還有那個,是在東京電影節上作為開幕影片的。我提不上興趣:「怎麼沒一個我看過的啊?」「我們拍的這都是高層次的,小眾的,而你看的都是什麼啊,個個是票房榜上名列前茅的。」劉易陽竟還對我不屑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