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遍地狼煙下載
  3. 遍地狼煙
  4. 第二十四章 漢奸的貼身保鏢

第二十四章 漢奸的貼身保鏢

作者: |返回:遍地狼煙TXT下載,遍地狼煙epub下載

猛子和軍統17號坐在路邊等他們,14號把鄭柯興畫的草圖遞給他們,將情況簡單地介紹了一下,然後兩組人散開向醫院靠攏。剛出了街口就看到前面有幾個鬼子憲兵帶著一幫便衣隊的擋在前面盤查路人,凡是經過的路人一律都要搜身。

幾個鬼子和漢奸正一臉淫笑地在給一位30來歲的中國婦女「搜身」,幾雙髒兮兮的手在中國婦女的胸部和褲檔里摸來摸去,中國婦女流著眼淚掙扎著求饒:「我兒子病了,得馬上回家,求求你們放我走吧!」

「皇軍懷疑你身上藏有武器,要好好檢查一下,你不配合我們就送你進憲兵隊。」一個便衣隊的漢奸狂笑著說。周圍的人們一個個瞪圓著眼睛,敢怒不敢言。

「他媽的一群畜生!」牧良逢怒目而視,手慢慢地摸向腰間。

14號在旁邊連忙輕聲說:「冷靜一點,現在不是開槍的時候。」

「那我們就眼睜睜地看著這群畜生蹂躪我們的姐妹?」牧良逢已經蠢蠢欲動了。

「再等等,千萬不要衝動!」14號壓低聲音說。

小伍這傢伙真是個機靈鬼,突然大步擠出人群,跑到鬼子憲兵和漢奸們的前面「氣喘吁吁」地說:「報告皇軍,我在前面看到有一人拿著槍。」

幾個漢奸看看眼前這個中國小夥子,說得真真切切,不像是在撒謊,就慌忙向鬼子憲兵比劃著手勢報告。幾個人這才放過那婦女。

「你說的是真話?」漢奸瞪著小伍。

「快點去吧,就在前面,晚了就跑掉了。」牧良逢「急切」地說:「老總,我舉報有功,你們總得給點賞錢吧!」

幾個漢奸那還管他什麼賞錢,跟著鬼子憲兵就往街口追過去了,等著發現上當受騙返回來時,關卡前的人早借這個機會全跑光了。鬼子憲兵一時惱羞成怒,狠狠地賞了幾個漢奸兩計大耳光。

陸軍醫院原是國軍的軍方醫療機構,日軍佔領這裡后,將它改造成一家專門為日軍及上流社會人士服務的醫院,普通的中國老百姓根本沒有機會在這裡看病。

三樓的特別護理區戒備森嚴,幾個荷槍實彈的鬼子憲兵筆挺地站在那裡,除了醫生護士,任何人都不得靠近。牧良逢一行四人對視了一下,心照不宣地走進醫生辦公室,幾個醫護人員看到有人進來,愣住了:「這是醫生辦公室,你們不能進來的。」

牧良逢和猛子亮出手槍:「想必你們大家也是中國人,請配合一下。」

「他們那是什麼中國人,都是些日本人的狗,乾脆把他們一起斃了算啦!」猛子火氣最大。

幾個醫護人員連忙求饒:「我們只是醫生,從來沒幹過什麼虧欠良心的事啊!請你們不要傷害我們。」

「今天送來的幾個漢奸都在什麼地方?」

幾個醫護人員面面相覷了一下說:「三樓的特護區。」

「上面一共有多少鬼子和漢奸便衣隊的人?」

「大約有20來個人。」

「好吧!那趕緊給我們找四套衣服。」

一個護士連忙拿出幾套醫生穿的白大褂,幾個人換上衣服,將醫生護士們綁起了,嘴裡塞上東西推進裡屋。

「你們最好配合一點,否則別怪我們槍下無情。」牧良逢用手槍指了指他們的腦袋瓜子。幾個醫護人員拚命點頭。

四個人穿著白大褂,戴著白口罩分兩批慢慢上樓,還裝模作樣地拿著病曆本和一些醫療器材。站在樓梯口的鬼子憲兵看看最先上樓的牧良逢和軍統14號,沒有查覺到什麼異常就放行了,過了一會兒,猛子和17號也上了樓。

牧良逢和軍統14號直奔103房,門口站著兩個背短槍的保鏢,看到有醫生過來,習慣性地攔住:「檢查!」

兩個人的手槍和匕首都放在醫療盤的底部,上面蓋著一塊白布,兩個漢奸保鏢象徵性地搜了一下身:「進去吧!」說完,一個保鏢跟著他們進了病房,牧良逢順手把門關上。

病床躺著的正是大漢奸頭子何佩璐,只見他左腿綁著厚厚的一層紗布,已經睡著了。

牧良逢和軍統14號對視了一下,14號將手上的醫療盤慢慢地放在病床邊上,匕首順勢抽了出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划向那個漢奸保鏢的喉嚨,那個保鏢沒來得及哼上一聲就血濺當場,與此同時,牧良逢一把接住倒下的屍體,生怕弄出聲響驚動了病房外面的人。

「小心別把狗血沾在衣服上。」軍統14號提醒牧良逢。然後兩個人來到病床前,軍統14號輕輕地將何佩璐搖醒:「姓何的你這個狗漢奸,我代表重慶國民政府宣叛你死刑,立即執行。」

何佩璐睜開眼睛就看見兩把雪亮的匕首散發著陣陣寒光,嚇傻了,想大聲呼救可惜已經晚了,牧良逢一隻手已經捂住了他的嘴,另一隻手死死地把他按在床上。

軍統14號一把掀開被子,狠狠地將匕首刺進了狗漢奸的心臟……何佩璐掙扎了幾下斷了氣。

「把另外一個也幹掉,否則我們跑不掉。」

「好,我去叫他進來。」

牧良逢拉開門:「你進來幫一下忙。」

門外的那個保鏢一愣:「我能幫什麼忙?」

「幫病人抬一下腳,我們要給他檢查傷口。」

那保鏢也沒懷疑大步跨進了病房,看到眼前的情形傻眼了,就在他發愣的一瞬間,軍統14號的匕首已經刺進了他的心臟,轉眼之間就連殺三人,牧良逢被這血腥味刺激得想要嘔吐,一時有些精神恍惚。他是一個狙擊手,遠距離的狙殺和血腥的肉博完全是兩回事。

軍統14號拍拍他的肩膀:「兄弟,你別想著這是在殺人,就當成我們在殺豬好了,那樣想你會好受一些。這時候不能犯傻了,快跟我去隔壁的幾個房間看看。」

牧良逢清醒過來,對,他們這就是在殺畜生,一群連骨氣和人格都沒有的漢奸不能稱之為人,他們本來就是一群畜生。這樣想著心裡果然好受多了,他清理了一下衣服,跟著軍統14號出了病房,再反手把門關上。

在走廊上,他們看到猛子和另外一個軍統的特工。幾個便衣隊的正站在那裡抽煙閑聊,基本沒有意識到他的主子已經歸西了。猛子看看牧良逢,示了個眼色,牧良逢明白了他的意思,知道他們已經得手了。

幾個人裝著若無其事地慢慢下樓,兩個鬼子憲兵將他們打量了番,突然看到了牧良逢衣服上的一些血跡,一下子就朝槍舉了起來:「你們的站住。」

「大驚小怪,醫生沾血是很正常的事情。」

鬼子憲兵還是不相信他們,兩個鬼子憲兵用日語嘰哩咕嚕說了幾句,一個憲兵放下槍上樓去看情況了,另外一個舉著槍對準他們。

牧良逢顧不得那麼多了,他壓在醫療盤下的手槍開火了,兩個鬼子憲兵應聲倒地。牧良逢和猛子撿起鬼子的兩把長槍往醫院大門跑,樓上的鬼子漢奸聽到槍聲追了下來。

「把長槍丟了,快跟我們走!」兩個軍統的傢伙看到任務完成也無心戀戰,在前面跑得飛快。

「這麼好的槍為什麼要丟了?」牧良逢不解。

「笨蛋,你背著這麼長的傢伙,明擺著告訴別人身份嗎?快點丟了,混到老百姓中間去。」

牧良逢和猛子想想太有道理了,丟了長槍跟著狂跑,一時間槍聲四起。

幾個人剛剛殺出醫院的大門,就和一小隊鬼子迎面遭遇,鬼子們反應極快,看到四個人拿著槍跑出來就是一個排射,軍統14號中槍倒地,他大吼一聲:「你們快跑,我來斷後。」說著拉響一顆手雷丟向鬼子

牧良逢和他並肩戰鬥,已經有了些感情,想跑過去扶他,軍統14號一把推開他:「你他媽的快走,晚了一個也跑不掉,老子殺了這麼多鬼子漢奸,早夠本了!」

「兄弟們有時間記得去重慶看看我老娘,多給我燒幾支香。」說著又拉響了一顆手雷。

牧良逢的眼眶濕了,猛子和另外一個軍統特工拉起他就往一條小巷子里鑽。鬼子這次反應很快,槍聲剛響,街上就出現了卡車和三輪摩托車,上百名鬼子漢奸瘋了一樣狂追不放,幾個人且打且退,退到木蘭山下的一條鐵路橋墩旁邊。

「往山上跑,這樣他們的汽車和摩托車就追不上來了。」軍統的人對淪陷區的地形極熟,牧良逢和猛子當然聽他的。

幾個人上了山,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只要進了山,這麼短的時間裡鬼子不可能組織起大規模的圍山搜捕行動,加上天快黑了,可以乘著夜色掩護遛掉。鬼子和漢奸卻窮追不捨,子彈不時擦著他們的頭皮飛過。

突然,前面的山林里衝出二、三十條人槍。

幾個人暗暗叫苦:佬佬的,這下玩完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