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遍地狼煙下載
  3. 遍地狼煙
  4. 第五十二章 戰場生變

第五十二章 戰場生變

作者: |返回:遍地狼煙TXT下載,遍地狼煙epub下載

「轟」地一聲巨響,汽車連同那些印刷器械被炸上了天……

牧良逢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命令部隊立即按計劃往山裡撤退,阿貴負責看管那名女俘虜,因為考慮到她是非戰鬥人員,所以並沒有給她上綁,日本女軍醫很不情意地走在阿貴的前面,她不時回頭看看牧良逢,臉上的驚恐此刻已經變成了仇恨和憤怒,她親眼目睹了幾十個同胞被牧良逢的部隊消滅,血淋淋的畫面在她的腦海里不斷地迴旋著……她剛剛從東京的一家醫學院畢業,響應「國家號召」被軍方徵到中國戰場,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短短的幾十鍾內,幾十條朝活的生命就沒有了,她恨這些中國人,特別是這支中國軍隊的指揮官。

牧良逢根本就沒注意到這些,他帶著部隊撤進山裡,終於鬆了一口氣,這次任務完成得比較順利,他讓通訊班通知團部,沒一會兒,團部回電,讓他們返回駐地。大家跟著胖警察在深山裡轉了一個多小時后,回到原路上。

「連長,這次回去就要請我們喝酒了,數數身上的錢夠不夠?」一個士兵笑嘻嘻地問,大家一聽到酒就來了精神,跟著起鬨:「兄弟們快點走,回去連長請客咯!」

「哈哈,我們連長啥時說話不算數了?」小伍笑了起來:「聽說縣城的『雲來酒家』不錯,酒也好,菜也地道,不如就去那裡吧!」

「咱們人多,估計要包了整個酒樓!」

牧良逢嘿嘿笑了笑:「我說話算數,大家絕對有酒喝。」

一群中國士兵哈哈笑起來,豪邁的笑聲在山間回蕩。連日來的艱苦奮戰,都在笑聲中淡化掉了。

就在這時,前面隱隱隱約約地傳來了槍聲。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牧良逢的心頭:「全連跑步前進。搞不好是土匪生變,與陳大谷交上火了。」

大家一口氣跑過一個山頭,槍聲卻停了。

「連長!」幾個走在隊伍最前面的幾個士兵高聲喊叫起來:「連長快來看!」

牧良逢立即跑上前去,天啊!前面的道路上橫七豎八躺滿了屍體,有土匪的,也有押送土匪的兄弟。

「陳大谷!」牧良逢喊了一聲,戰場上卻一片死寂。

「大家找找,看有沒有活著的兄弟!」

地上一共躺著40多具土匪的屍體,還有15個押送土匪的兄弟。找遍了就是沒有看到陳大谷的影子。15個兄除一個重傷外,其餘的都陣亡了。那傷兵肚子被刺刀捅穿了,看到連長來了,他掙扎對牧良逢說:「連……連長,有鬼子。」

「你們排長和另外幾個兄弟呢?」

「排……排長他……他們被鬼子抓走了。」重傷員說著指了指前面的樹林,暈了過去。

「警衛班抬上傷員,其他的人跟我來。」牧良逢根據剛才的槍聲判斷,鬼子並未走遠,如果陳大谷他們真的落入到鬼子的手裡,那就只有死路一條了。牧良逢一想到這兒,心急如焚。

全連一口氣追出七八里地,終於在前面一個路口追上了鬼子,鬼子大約有200多人,大部分都是步兵,還有少量騎兵,正押著陳大谷他們和數十個土匪大搖大擺在山路上行走。

「這伙鬼子是從那裡冒出來的?真他媽的邪門。」猛子罵了一句。

「這伙鬼子人數不少啊!基本和我們是一對一,想徹底消滅他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小伍知道深淺,這些年與鬼子沒少打「交道」,鬼子的軍事素養還真不是吹出來的。牧良逢的連好在是美式裝備連,如果換成二類的雜牌部隊至少要兩個營甚至是一個團的兵力才可以與他們正面作戰。

牧良逢也有些糊塗,這明顯不是昨天晚上在吳家寨遇到的鬼子,因為昨晚夜襲的鬼子里沒有騎兵。

「你們倆個每人帶一個排到他們側翼,我從正面進攻。」牧良逢看看猛子和小伍說。

猛子的小伍早就按捺不住了,一接到命令立即帶著各自的排從左右兩側圍了上去,鬼子絲毫沒有查覺到自己正在慢慢被合圍。

這伙鬼子還真不是昨晚那伙,他們是從另外一個縣奉命向南寧方向調動的,根據情報,中國軍隊近段時間會有反攻桂南的大動作,為了增援南寧的鬼子,其他的地方的部隊陸續向南寧運動。這支混編的步騎兵中隊在路上無意中遇到了陳大谷他們,於是就地打了一個伏擊。

牧良逢看到猛子和小伍的兩個排已經運動到了鬼子的前方兩側,這才下令開火。一時間,各類槍支一起開火,打了鬼子個措手不及,人仰馬翻。借著這個機會,陳大谷和幾個被抓的兄弟一腳踢翻看押他們的鬼子,跳到旁邊的草叢裡,迅速跑向牧良逢這邊。一個土匪帶頭喊了一聲:「兄弟們,死在鬼子手裡不還如跟他們拼了,總比背著逃兵的名聲要強吧!」幾十個還有點血性的土匪見有人帶頭,立即不顧一切地沖向鬼子堆里,因為他們手被綁著,只能用腳踢,用牙咬……

趙老虎乘著混亂,帶著幾個死心塌地為他賣命的手下一頭鑽進了草木里,玩命似地跑進密林里,轉眼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臨死前能有這份覺悟,牧良逢不禁對這些拚死與鬼子肉搏的土匪產生了一絲敬佩之情。看到土匪們一個個倒在血泊之中,中國軍人們的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他們和土匪之間所有的矛盾現都微不足道了,這是他們中國人的內部矛盾,而現在,他們共同的敵人是日本侵略者。

這個念頭閃過的時候,他們的槍打得更狠了,為殉難的中國人報仇——儘管他們中間有部分是犯下過罪行的土匪。但是在這緊要關頭,他們還是表現出了最後的民族大義。

這伙鬼子的指揮官顯然是個打山地戰的高手,沒一會兒就穩住了陣腳,集中實力向較弱的右側山上猛攻,那邊是小伍的排,因為他的排傷亡最重,實力相對也弱一些。在鬼子擲彈筒和迫擊炮的集中打擊下,陣地眼看就頂不住了,猛子和牧良逢迅速從後面壓了上來,試圖分散鬼子的進攻重心,為小伍他們排緩解壓力,可鬼子不管不顧,只瘋了一樣直撲小伍的陣地。

小伍的排利用地理優勢拚死阻擊,幾挺機槍的機管都打紅了,一個士兵不停地上面澆水。沒一會兒,鬼子已經壓了上來,小伍只好命令全排繼續往山頂撤,一時間戰場變得很是有些意思:鬼子不管不顧地追著小伍打,而牧良逢和猛子又追在鬼子的後面,四支人馬在山中激戰起來。

鬼子終於佔領了山頂,而這時,本來不利於鬼子的戰場形勢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本來是三面夾擊,現在卻變成了三面強攻。

牧良逢看看這個態勢,再強攻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了,只會造成更多不必要的傷亡。想想自己確實大意,這仗打得有點窩囊,

「吹號,命令全連撤退。」

號兵接到命令,立即吹響了撤退號。

山頂的鬼子指揮官一看中國軍隊想撤,開始向牧良逢的連發起反攻,鬼子們哇哇大叫著從山上追擊下來,更令人糾心的是,另外兩個中隊的鬼子也在山口出現了,這伙鬼子本來是出來接應印鈔設備的,可是等他們趕到現場,才發現中國軍隊已經得手離開,正在惱怒之下,與牧良逢他們正在激戰的鬼子來電求援,於是這兩個中隊的鬼子火速趕來馳援。一時間,三個中隊的鬼子將牧良逢的連隊團團包圍。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