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遍地狼煙下載
  3. 遍地狼煙
  4. 第五十五章 步步殺機

第五十五章 步步殺機

作者: |返回:遍地狼煙TXT下載,遍地狼煙epub下載

洞里的火燃了一夜,大家吃完飯,靠在火邊睡著了。牧良逢睡得很沉,清晨時分,猛子推了他幾下才醒過來。

「起床了,莫非你還想學孫猴子在這水簾洞里住一輩子?」

牧良逢看看兄弟們,大部分已經坐起來了,正在收拾東西。外面的陽光隱隱地從洞口的縫隙里鑽了進來,天色已然大亮。

老道士正在打座。看到牧良逢醒來說:「牧連長,我們現在上路吧!」

牧良逢點頭起了身:「兄弟們,收拾起東西趕路。」說著他背起了槍,收拾了一下身上的軍裝,出了洞口。那日本女軍正蹲在洞口外洗臉,阿貴站在她的身後負責看押。也許是受了她的影響,中國軍人們覺得也應該注意一下自己的臉面,紛紛蹲在河床上用水抹了一把臉。

森林的早晨寒氣襲人,地上起了一層薄薄的白霜,牧良逢帶著隊伍在樹林里穿梭著,心裡卻想著此時的風鈴渡,只怕大雪已經封山了。他想起了爺爺,還有那個美麗得讓他心醉的姑娘柳煙,不知道大雪紛飛的這個時節,他們在幹嗎呢?

這場該死的戰爭目前看不到一點結束的影子,好像無窮無盡沒有邊際。

趕跑了鬼子,他要找到自己的父母一起回家,他要娶柳煙過門,一家人在一起生活。這是以前的山村少年,現在的國軍少尉連長牧良逢對生活的所有期待。他恨鬼子,他們的侵略讓這一切顯得遙遙無期。

戰爭還在繼續,戰場形勢看起來越來越不利,敗戰連連。有時候,他的內心對自己的軍隊和政府開始動搖,他們和鬼子作戰,常常是幾倍甚至十幾倍對敵,而大戰的結果卻往往是國軍一擊即潰……

牧良逢已經記不清楚回道觀的路了,他們在老道士的帶領下回到道觀,遠遠看見山門大開,門前血跡斑斑,大家心裡咯噔了一下,迅速跑進觀內,裡面滿目瘡痍,血淋淋的場景慘不忍睹:幾個道士躺在血泊之中,身體已經僵硬了。他們的臉上,個個怒目而視,手裡有的拿著菜刀,有的拿著木棍,顯然是與日寇經過一番殊死搏鬥后慘遭殺害的。其中更慘的一個道士,他的身體被鬼子的刺刀剁成幾塊,五臟六腑散了一地……

旁邊的幾個躲在地洞里的輕傷員已經出來了,正在一邊沉默不語地收拾著道士們的遺體。

老道長看到這番情形,立即就地坐下,閉上了眼睛,但是眼淚還是順著瘦削的臉頰流了下來,誰說出家人無情?他們在國家生死攸關的這一刻,表現出了出家人的大愛大恨。

牧良逢愣住了,他萬萬沒想到,鬼子居然連這些與世無爭的出家人都不放過,並且手段如此殘忍。內心的悲憤像火一樣地燃燒在在場的每一個中國人心裡。牧良逢一把將那個日本女軍醫拖進道觀:「他媽的你自己看!誰才是真正的魔鬼?」

「殺了這個女鬼子,為死去的同胞報仇!」

「殺了她!」

「殺了她!」

……

士兵們開始高呼起來,那日本女孩一聲驚叫,看樣子不完全是被中國軍人嚇的,更主要的是,她看到了一個擺在她眼前的人間地獄。雖然她是學醫出身,但這樣血腥慘烈的場面也是第一次看到。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那些日本同胞,會用這麼殘暴的手段來對付幾個手無寸鐵的出家人。

「不!」她尖叫起來:「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儘管她知道這是真的,但是真相來得實在太過殘酷,她無法接受。

「這就是真的!你們這些侵略者才是真正的魔鬼。」

牧良逢吼叫起來,手微微顫抖了一下,他差點就同意將這個日本女軍醫斃了。但最後他還是忍住了,她的手沒有沾著中國人的血,他就不應該殺她。他揮了一下手,兄弟們的喊殺聲停止了,大家走上前去,幫著傷員們收拾起道長們的遺體。

小伍打開了張天師神像下面的地洞,帶著幾個兄弟鑽了下去。昏暗的青油燈下,重傷員們一字排開躺在一張鋪好的棉被上,輕傷員們安靜地坐在邊上,一個個聳拉著腦袋。旁邊還有一個負責看護傷員的醫護兵和一位倖存的小道士,大家的眼睛紅腫,情緒低落。

把傷員們接上地面,那小道士和幾個傷員哭了起來。

一個傷員看著牧良逢,哭著說:「連長,如果不是看到有重傷的兄弟在,我們幾個真想衝上來跟鬼子們拼了。」

牧良逢沒有說話,他看了看他的傷口,一塊彈片不偏不倚,正打在他的大腿上。

「我帶你們回去!」他的眼睛濕濕的。「道長,對不起!是我們連累了大家。」

老道長看了看他,搖搖頭。

牧良逢知道再多的安慰在此時毫無意義,就不再多說什麼了。他坐在道觀外面的一棵樹下,看著兄弟們將幾個道長的遺體抬往了後山。那個日本女孩還是驚魂未定,蹲在地上瑟縮成一團。太陽隱藏在雲層里,森林的清晨灰濛濛的一片。

牧良逢現在想著兩個問題:第一,這幫兇殘的鬼子現在何處?第二,兄弟們的性命掌握在自己的手裡,他一定要將大家活著帶回去。

他們應該要上路了。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咱們再來說說昨天在道觀欠下血債的這三個鬼子中隊的情況,昨天伏擊陳大谷他們的那伙鬼子中隊長叫井一男,這個小鬼子可是有些來頭的,從他昨天成功轉敗為勝,對牧良逢部實施反包圍就不難看出來,這傢伙是個難纏的對手:這個剛剛從關東軍調過來的山地戰高手,1931年就進入中國,在這短短的幾年時間裡,因為戰功顯赫,從一個普通士兵一躍成為一個陸軍精銳部隊的中隊長,三次獲得日本陸軍部授予的金鴙勳章。這次動身去南寧前,一個聯隊長的職位正在虛位以待,迎接著他的到來。

在他上司的眼中,這個井一男已然是顆未來的將星。

但是昨天一仗,一個連隊的中國軍隊竟然將他一度逼入絕境,如果不是另外兩個中隊及時馳援,還不知道將是一個什麼樣的結局。這一戰,幾乎是一對一的兵力,卻把他打得如此狼狽,讓井一男深感恥辱,在中國作戰多年,他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對手。盛怒之下,他發誓要消滅這伙中國人,他和另外兩個中隊在森林裡跟著中國軍隊兜了半天,在追到一條河邊的時候,中國軍隊卻突然從自己的眼前活生生地消失了。

氣急敗壞的井一男於是將目光瞄準了深山裡的那家道觀,他幾乎可以肯定,這伙中國道士是知道軍隊去向的,但是他們在刺刀的追問下,隻字未說。他想起了中國的一句成語:殺雞儆猴。他下令殺掉第一個道士,出乎意料,道士非但沒有被沒有被嚇到,反而操起菜刀,一口氣砍死他的兩個士兵。被激怒的手下們一口氣殺光了所有的道士,中國軍隊的線索也就中斷了。面對茫茫的原始森林,他有種很強烈的預感:這伙中國軍隊一定還在附近,他們還會回來的。他決定就在這附近尋找,一定要將這伙中國軍人徹底消滅,一血昨日敗戰之恥。

一個友軍的中隊願意留下來,協助他圍剿這伙中國軍隊,但另外一個中隊接到命令,火速趕往南寧去了。

井一男和另外一個中隊在森林轉到大半夜,才發現他們已經迷路了,無意中摸到了山外的一個村莊。這個村莊井一男就把部隊駐紮在這個山村裡,然後他派出了五個攜帶著通訊器材的偵察小組,讓他們重新潛入森林,繼續摸尋這支中國軍隊的下落。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