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繼父下載
  3. 繼父全文閱讀
  4. 第八章

第八章

作者:林和平

  朱華抱著娟子號啕大哭,晚上她去找李敬民了,是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去的,她希望李敬民看到她也會心情激動,可是沒想到李敬民不僅不激動,而且連個好臉色都沒給她。她一邊哭著一邊向父母親還有娟子講述自己受到的不公平遭遇:「你們不知道他說的話多難聽呀!……我去找他,在大門口等了他半天,凍得我腳都木了,他不知道從哪鑽出來了,對我說,你別總來部隊找我,影響不好,你一個女的總來找我,讓人家看了,會說我作風不好,別來了呀,說完,他轉身就走了,理也不理我!……」朱大夫看見娟子也哭了,就更氣憤了:「華子,別哭了,那個鱉羔子,你以後就別理他,他有啥了不起呀!行了別哭了,你看娟子都替你傷心了。」朱大夫一家人把娟子的眼淚理解成姐妹情深,所有人都在痛罵李敬民不識好歹。
  夜漸漸的深了,娟子躺在朱華的身邊沒有一點睡意,她知道李敬民為什麼不理朱華,為此她感到了一點點欣慰,這說明李敬民心裡是有她的。可轉而這欣慰又被一陣不可遏止的內疚代替了,朱華一家人對她這麼好,她又明明知道朱華戀著李敬民,真不該從中插進去。她翻來覆去感到很煩躁,看著在暗夜中熟睡著的朱華,她心裡怎麼也弄不明白,這個哭了一晚上的傷心人,怎麼會睡得如此踏實?……
  這個沉悶的夜晚連月亮都像銹了的銅盆,沒有一點光亮。
  關吉棟在造酒車間里差點和人動了手。
  關吉棟手裡拿著一把鍬,和酒廠造酒班的十幾個人對峙著。他護著一堆酒糟:「你們誰敢動,來,我看你們誰敢動!」
  造酒班的十幾個工人手裡都拿著鍬,站在關吉棟的對面。他們身邊放著一些推酒糟的小車。一個一臉橫肉的四十多歲的男人——造酒班的何班長,指著關吉棟說:「老關頭,我告訴你,別倚仗你是轉業軍人,在戰場上立過功,你就無法無天,你敢胡作非為,我們照樣專你的政!」
  關吉棟想從酒廠弄些酒糟,到鄉下去換點糧食、菜之類。酒糟從造酒流程上屬於廢棄物,隨著一桶桶酒的誕生,酒糟就被運出酒廠,成為垃圾。雖然酒糟在酒廠被視為垃圾,但卻被農民看成寶物,因為他們可以拿酒糟來餵豬。在那個連人都吃不飽的年代豬同樣是飢餓的,所以酒糟對它們來說已是最好的美味了。關吉棟覺得酒糟扔了也是扔了,為什麼不可以變廢為寶呢,送到鄉下去總可以發揮點作用的,沒想到卻遭到了何班長一些人激烈的反對。
  關吉棟說:「吹你娘的牛皮!姓何的,你專我的政?專我政的人還在他娘肚子里沒生下來呢!無法無天的是你們,胡作非為的也是你們!」
  何班長說:「你敢說我們工人階級無法無天、胡作非為?」
  關吉棟說:「你是工人階級,我是啥呀?」
  何班長說:「你是啥?你要是光吃老本、不立新功,你就是工人階級的異己分子!上,我看他敢咋樣!」
  何班長領著幾個工人上前用鍬來撮關吉棟跟前的酒糟,關吉棟像拼刺刀一樣,猛地掄起鍬一掃,把幾個工人的鍬叮咣全掃掉了,他衝上前把何班長推倒:「你動,你動我要你的命!」
  何班長一骨碌站起來:「反了,你敢打人,上!」
  就在這個時候高秀蘭衝進來了,她瘋了一樣護住關吉棟,喊著:「你們別打他,別打他,你們幹啥打人呀!」
  關吉棟推開了高秀蘭:「你別怕,打我,我看他們誰敢打我!」
  高秀蘭嚇得渾身直抖拉著關吉棟:「老關,走,咱們回去吧,回去!」
  關吉棟說:「秀蘭,沒事,你別怕,沒事!」
  老柏跑過來了,問道:「咋回事,咋回事?」
  何班長說:「柏科長,老關頭搶酒糟,他不讓我們往外除糟!」
  老柏問:「咋回事關師傅?」
  關吉棟說:「他們把酒糟倒扔了,我跟他們要一點,他們不給!」
  老柏問:「你要它幹啥?」
  關吉棟說:「前天我下鄉,我家鄉貧下中農的豬,都沒有啥喂的了,餓得皮包骨,有不少人家養不起了,幾十斤的小豬就殺了,看著真可惜呀!我跟他們說,酒糟扔了也就扔了,給我吧,我把它挑到鄉下去,給貧下中農餵豬,也算支農了,他不給不說,還要專我的政,還喊人上來打我!來,你打,上來打我!」
  老柏說:「行了行了,你也是,你要酒糟也不是私事,是為了貧下中農嘛,跟廠領導講呀,你跟他一個班長講啥呀!何班長,你讓關師傅弄吧,扔也是扔了,支援貧下中農有啥不好,工農是一家嘛!」
  何班長說:「他有私心!」
  關吉棟說:「我有啥私心?」
  何班長說:「我就不信,你是白送給鄉下的農民!」
  關吉棟說:「對,不白送,他們說,年根殺豬了,給我送點肉,不行嗎?」
  何班長說:「你們聽,咋樣,他是拿廠子里的酒糟去換豬肉,這是不是私心?」
  關吉棟說:「你們扔了不也扔了,倒在垃圾場里還佔地方!」
  何班長說:「扔了是公,換豬肉是私!」
  老柏說:「關師傅你換啥豬肉呀,你是共產黨員,你完全徹底為人民服務行不行?不要豬肉,就支農了,行不行呀?」
  說著老柏給關吉棟遞了個眼神,關吉棟明白了,說:「啊,對,不換豬肉!我關吉棟從來都是完全徹底為人民服務,我就支農了,我不要豬肉,不要!」
  老柏說:「何班長,你聽到了吧,關師傅說他完全徹底為人民服務,不要豬肉,就支農了,你應該支持他了吧!」
  何班長說:「誰知道他要不要豬肉呀!」
  關吉棟說:「我要是要豬肉了,吃了拉稀!」
  眾人笑了起來。
  關吉棟拍拍何班長的肩頭,說:「對不起何班長,我剛才出手重了點,你要是心裡有氣,你就用這鍬拍我幾下,解解恨!」
  何班長說:「你是共產黨員、戰鬥英雄,我打你怕沾包!」說完,扔了鍬恨恨地走了。
  關吉棟喊道:「哎,何班長,到時候我給你請功,就說你是支農的模範!」
  關吉棟取得了勝利,他把酒糟弄到了自家院子里,讓孩子們裝口袋。
  寶銀、寶玉掙著口袋,關吉棟用鍬往裡面裝,高秀蘭掃著地上的酒糟,她一邊掃著一邊說:「你在廠子里裝多好,何必挑到家裡再裝,費二遍事!」
  關吉棟說:「我領著幾個孩子到廠里裝,他們可就更紅眼了,你以為姓何的真的把酒糟扔了,他們白天扔了,晚上組織人又裝麻袋扛走了,賣到了農村!」
  高秀蘭說:「怪不得你今天要點酒糟,他發這麼大的火,原來是碰著他的利益了,他還說你有私心!」
  關吉棟說:「哼,私心大的人才說別人有私心呢!」
  院子里擺了兩副挑子,一副是大籮筐挑子,兩個大籮筐里裝著滿滿的酒糟,一副是土籃挑子,兩隻土籃里也裝滿了酒糟,還有三個豎著的口袋,兩個大一點的,一個小口袋。
  寶金從外面拿著一根扁擔進來,說:「媽,扁擔我借來了!」
  高秀蘭說:「借來了呀!」
  關吉棟說:「借來咱們就走吧,寶金,你挑這副土籃子;寶銀,你挑兩個口袋;寶玉,你扛著小口袋。」
  高秀蘭說:「寶玉也去呀?」
  關吉棟說:「去呀!」
  高秀蘭說:「他太小了吧,我怕他走不動。」
  關吉棟說:「十歲還小嗎?我七歲就已經給地主放羊了。」
  關吉棟看著面前的三個孩子,突然覺得自己就是指揮員了,他想起自己當兵的時候,臨上戰場前,指揮員總要給手下的兵做報告,他覺得自己也應該講一講,他清了清嗓子說道:「你們三個聽好了,以後我就倒上午班了,每天下午,你們跟我往鄉下送一趟酒糟,不白送,我二哥還有我老叔家的幾口豬,都沒有喂的了,咱們送給他們酒糟,他們把豬喂大了、喂肥了,年根殺了,給咱們豬肉。平時呢,也能給咱們一些蘿蔔白菜土豆,現在日子這麼難,僅靠你媽和我的工資,恐怕也就能吃個半飽吧,要想肚子里有點油水,吃得飽一點,就得吃點苦,受點累。我知道你們的媽心疼你們,來回二十多里路,是挺辛苦的,可人來到這個世上,就是來吃苦的,早吃晚不吃,小時候吃了,以後的苦就不是苦了,你鍈過了大河,還怕小河嗎?你爬過大山,還怕小土坡嗎?你們都是男人,啥叫男人?男人就是挑擔子的,再重的擔子放在肩上,也得挑著往前走!廢話我就不說了,咱們走吧!」
  關吉棟做完了長篇報告,自己很滿意,挑上大挑子,自己先走出了大門。
  寶金趕緊挑起了小挑子,跟著往外走,寶銀挑起兩個口袋也跟了出去,高秀蘭捧起小口袋放在寶玉的肩上,問:「行嗎寶玉?」
  寶玉說:「媽,行,我、我能扛得動!」
  寶玉小跑著出了院子,高秀蘭跟了出來,她站在大門口喊:「老關呀,路上累了,歇口氣呀!」
  關吉棟頭也不回:「知道了!」
  關吉棟領著幾個孩子頂風冒雪走在路上,他的扁擔顫著,兩個大籮筐也跟著上下顫。寶金和寶銀一溜小跑般跟在後面,已經被扁擔壓得挺不起腰來,上氣不接下氣。寶玉扛著小口袋,累得要哭。
  關吉棟說:「跟上呀,堅持,一定要堅持,累過勁就不累了!」
  三個孩子哪受過這樣的累,他們都有些堅持不住了,心裡充滿了憤怒,恨這該死的老關頭,用這樣沉重的勞動折磨他們的肉體,把他們當小牲口了。可他們又不敢抗議,因為從心底懼怕老關頭。這時寶金向寶銀遞眼神,臉都跟著扭曲了,寶銀明白哥哥的意思,慢了下來,說:「大爺,歇一會兒,走不動了呀!」
  關吉棟說:「再走一段,走到前面那個小橋就歇!」
  寶金又給寶玉遞眼神,寶玉不明白,說:「哥,你你要幫我扛呀?……」
  寶金有些火:「我幫你扛,我都快累死了!」
  寶玉說:「咋還不、不歇著呀?……」
  寶金小聲地指示著:「寶玉,哭,你哭!」
  寶玉說:「我不、不敢呀!……」
  寶金站在那生氣地看著寶玉,突然伸出腿一絆,把寶玉絆了個跟頭,寶玉摔倒在地,小口袋甩出挺遠,寶玉藉機大哭。
  關吉棟回過頭來:「咋的了?摔了呀,好,歇歇吧、歇歇!」
  寶金和寶銀趕緊放下了挑子,大口喘著。
  關吉棟上前扶起了寶玉,替他拍拍身上的土,說:「看著點路呀!別哭了,男子漢大丈夫,摔個跟頭算啥!」過去把小口袋拎過來,「這不沉呀,多說有十斤,我九歲的時候,就上山割柴禾了,一次能扛四捆柴禾,一捆柴禾能有十來斤,四捆就是四十多斤呀!你們都太嬌氣了,太嬌氣了不行,長大了遇到點困難挺不過去!」「我在朝鮮戰場上,有一次餓著肚子夜行軍,整整走了一夜,到了地方還得在雪地里隱蔽,不少戰友又累又餓又困,躺在那就睡過去,再也起不來了。可我沒咋的,我有底子,我小的時候餓過、累過、困過,啥罪都遭過。你們現在遭點罪,不是壞事,長大了用得著。好了,不歇了,歇時間長了就不愛走了,咱們多歇少站,轉眼二里半,走!」
  說著把小口袋放在了寶玉的肩上,走過去挑上擔子先頭走了。
  每天當家裡的人都走了,娟子才開了鎖回來吃飯。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天她特別的不想見到家裡的人,她對自己這種獨往獨來的日子挺滿意,有一點悵悵的愉快在心裡邊滋生,可細細地品,這愉快的味道又是苦澀的。娟子蹲在爐台邊,一碗稀飯,一碟鹹菜,喝一口粥就一口鹹菜,粥很快喝完了,她最後把飯鍋拿起來倒著往碗里刮,颳了小半碗,也很快吃完了,吃沒吃飽她自己也不清楚,那個時候,飯吃光了就算飽了。她只是覺得鹹菜有點咸了,嗓子不舒服,她在缸里舀了半瓢水喝,正喝著,房門開了,她有些驚慌,回頭一看,是母親背著糧口袋從外面進來了。
  高秀蘭看到娟子,愣了一下,說:「你這算咋回事呀,家裡沒有人你回來,家裡有人你走了,你還是不是這家裡的人呀?」說著,走進裡屋去,從晾繩上取下幾件晾乾了的衣服,放到炕上疊著,說:「有本事你也別回來吃飯!」
  母親冷冰冰的話撞擊著娟子的心,她覺得心裡特別委屈:「這是我的家,我憑啥不回來吃飯,我有糧份,我有油份!」
  高秀蘭不喜歡女兒這樣跟她說話,她氣憤了,說:「你把糧份油份起走呀!」
  娟子馬上回敬母親說:「你乾脆把我那三個弟弟也攆走,就剩你們倆,你們倆隨便樂!」
  高秀蘭被女兒的憤怒搞糊塗了,她說:「我咋就不明白呢,你為啥這麼恨老關頭,他對你咋了呀!」
  娟子說:「他壞!」
  高秀蘭問:「他壞你啥了呀?」
  娟子愣了下,她一下子也說不清老關頭到底壞在了什麼地方,她這才覺得,原來她心裡很亂,總得為這個亂糟糟的心情找出個理由,於是就說:「我去年當兵那事你不知道呀,我填表的時候,怕咱們家成分高人家不要,填的是他的女兒,部隊外調,一見面他就說,我不是他的女兒。他啥意思呀,他是不是怕我有個好前程呀!」
  高秀蘭聽出了女兒這話明顯是一種借口,她的情緒就更敗壞了:「你有好前程能影響他啥呀?你真的當兵走了,家裡少了一張嘴吃飯,他應該高興才是,他傻呀他壞你!」
  娟子堅持說:「那他為啥不承認我是他的女兒?」
  高秀蘭說:「能瞞住嗎?人家部隊外調搞得那麼細,你說人家就信了?調查出來,還不如自己說了!」
  娟子說:「調查出來沒辦法,他就不該那麼說,他就是壞!」
  高秀蘭說:「你這是找理由來恨他!我告訴你,這個家現在可全靠他了,你這麼恨他,他生氣走了,可別說我不管你們了,你們愛去哪去哪!」
  娟子說:「我們哪也不去,你愛走你走,你跟老關頭走!」
  高秀蘭真的火了,她不明白女兒為什麼這樣惡毒,她把手裡的衣服一扔說:「這是我的家,你不想待你滾,你有啥資格攆我!你算老幾呀!」
  娟子毫不示弱:「你的家也是我們的家,就不是老關頭的家!」
  高秀蘭說:「以前不是,現在是,你看看戶口本,他現在是我們家的戶主!」
  娟子說:「你憑啥對他那麼好,他不就是喜歡你嗎!噁心!」
  高秀蘭怒不可遏了,女兒的惡毒不斷升級,似乎除了為傷害母親沒有別的目的,而這種傷害是最能刺痛人心的,高秀蘭終於忍無可忍了,她揚起手來狠狠扇了女兒一個耳光,大喊:「我叫你噁心你滾,我不是你媽,你也不是我女兒,你滾!」
  娟子捂著火辣辣的嘴巴流下眼淚,她看著母親因為憤怒而變得扭曲了的臉龐,一瞬間仇恨像火一樣燒起來,人一下子變得沒了理性,她大喊著:「我噁心,我就是噁心!」邊喊叫著,邊摔了門跑了。
  高秀蘭的心頓時像被硫酸澆了一樣地難受,她軟軟地癱坐在地上,淚水似雨滴一樣沖洗著地面的舊磚。她不明白,她受苦受累養大的女兒,為什麼要這樣傷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的孩子,而孩子們卻像獸一樣來咬她的心,這樣的日子還有什麼光亮?於是她感到了一種徹底的絕望……
  關吉棟領著三個孩子終於到達了目的地,他摘下了狗皮帽子,頭髮里往外冒著熱氣,這讓他感到身心無比的舒暢。因為自己的舒暢,他就無心顧及三個孩子的感受了,三個孩子臉上苦兮兮的表情他不僅沒看到,反而覺得他們會跟他一樣,心情也是無比的舒暢。他把挑來的酒糟往院子里的缸里倒,三個孩子幫著他,他嗓門亮亮地說:「累不累呀?」沒等孩子們回答,他又說,「是不是不累?活幹完了,出一身汗,這就是享受呀,神仙也嘗不到這滋味!」
  三個孩子就差哭出聲了。
  關吉棟的老叔挎著糞筐手裡拿著鐮刀頭進了院子,也是大嗓門,說:「喲,吉棟呀,來了呀!」
  關吉棟說:「撿糞去了老叔?」
  老叔說:「撿糞去了!這幾個小嘎誰家的呀?」
  關吉棟心情很好,他看著三個孩子,很自豪地說:「我的呀,我的三個兒子,老大寶金,老二寶銀,老三寶玉!」
  三個孩子看著關吉棟,心裡在說:啥時候成了他的兒子了?……
  老叔說:「是嗎,三個小夥子,豎壯壯的,一看長大就能出息呀!哎呀,這酒糟好呀,在院子外面就聞到香噴噴的!」說著抓了一大把過去餵豬,「這豬準是愛吃呀!」
  走到豬圈旁,把酒糟灑到了豬食槽子里,兩頭瘦豬果然搶著吃起來。
  娟子從家裡跑出來一直昏頭漲腦,她不知道自己怎麼就跑到了部隊后的大牆根下,倚在樹上一個人哭著。她哭得無比傷心。冬天下午的太陽懶洋洋的,沒有多少熱量,娟子最後哭得渾身上下都涼了,不停地打著寒戰。她漸漸停止了哭聲,感到疲憊得沒有了一點力氣。部隊的院子里傳來戰士們操練的聲音,行進的喊號聲和嘹亮又雄壯的歌聲,娟子聽著心裡開始升起了溫暖,她這才想起來,到這裡來,原來是想能見到李敬民。她爬上了一棵樹,站在樹枝上往部隊大院子里看去,她看到了一些解放軍戰士在列隊走步,一律紅領章紅帽徽,草綠色的軍裝,娟子看到了這樣的裝束心裡的憂傷就飛掉了一半,取而代之的是由衷的羨慕。她一直夢想著自己能穿上這樣的衣服,讓紅領章紅帽徽映紅她的臉龐,可這樣的夢想已經破滅了。而如今惟一能讓她感到安慰的是,在穿著這樣軍裝的隊伍里,還有一個喜歡她的人,那個英俊帥氣的李敬民就在那裡,此時娟子真希望能看到他。她努力地張望著,眼睛都看疼了,還是沒看到李敬民。她站起來,腳踩著一根樹枝,試探著往前走,企圖踩著樹枝走到牆頭上,站在牆頭上就會看到李敬民。於是她一手把著頭上的樹枝,腳往前小心地邁著,腳下的樹枝顫得厲害,她想停下來,可抬頭看看離牆已經很近了,只要一大步就可以跨上去,於是她鼓足勇氣跨出了一大步,不料卻聽到一聲樹枝清脆的斷裂聲,娟子從樹上掉了下去,留下了一聲慘厲的叫聲:「啊!……」
  高秀蘭聽到娟子摔死了的消息是在太陽落山之後,那個時候高秀蘭在做飯,她想關吉棟領著孩子們快回來了,她不能讓他們回到家裡餓著肚子,所以努力地打掃著心裡對娟子的怨恨,開始把切好了的酸菜放在了爐子上炒。沒有多少油的酸菜在鍋里冒出了腌制的味道,很像大食堂缸里的泔水味。高秀蘭心裡還疲憊著,她是不能原諒娟子的,她甚至恨恨地想,這死丫頭就是死了她都不想了。可就在這個時候,房門被朱華重重地撞開了,朱華的臉紙一樣蒼白,她尖叫著:「高姨,娟子摔死了!……」
  高秀蘭後來能記起的事情是,那一剎那,她手裡的盆掉到了地上,她記不起來的事情是,她當時像被一把刀扎進了心臟一樣尖叫起來,然後就瘋了一樣往外跑,接下來直到見到了躺在朱大夫家裡炕上的娟子,她的大腦始終是空白的。
  高秀蘭簡直是破門而入了,撕裂了嗓子般喊著:「娟子!娟子呀!……」
  娟子緊閉眼睛躺在朱大夫家裡的床上,頭上包著白繃帶,旁邊站著李敬民還有武鳳梅、朱琴。朱大夫正在給娟子掐人中。
  高秀蘭撲上去扯著娟子晃:「娟子呀!……」
  朱大夫很沉著,他朝高秀蘭擺著手,示意她別激動,然後慢慢地說:「沒事,其實她沒死!……」
  高秀蘭一下子噎住了似的:「沒、沒死呀!……」
  朱大夫說:「死過去了,不過沒事,她是背氣了,一會兒就能緩過來。」
  這個時候關吉棟進來了,身後跟著三個孩子,他們是怎麼找到這裡的沒人知道,只聽關吉棟說,他們回到家裡的時候,爐子上的鍋已經燒紅了,鍋里的酸菜早已經變成了焦黑色的物質。關吉棟進來的時候由於焦急臉上的皺紋顯得深刻起來,他喘著問:「咋回事,出啥事了,啊?」
  三個孩子就跟在他身後,看到姐姐閉著眼睛躺在炕上,嚇得不敢說話了,個個眼睛里充滿了驚慌。
  朱大夫說:「是呀,咋回事呀,咋回事?」
  人們把目光都盯在了李敬民身上。這個面孔白皙的年輕軍人像有些慌張,目光躲躲閃閃。他說,娟子是從部隊后大牆的樹上掉下來摔傷的。他說,那時他的一個戰友正在上廁所,就聽到大牆後面的樹枝咔嚓一聲響,緊接著又聽到一個女孩的尖叫。那個戰友喊來一些人,大家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娟子。「我一看是娟子,就和戰友把她送回來了,不知道娟子的家在哪,就送到了我姨家!」
  高秀蘭問道:「她咋會從你們部隊后大牆的樹上掉下來呀?」
  大家的眼睛都盯著李敬民,李敬民說:「我、我也不知道呀!」
  寶銀瞅了瞅寶金,他想起了那天晚上在部隊后大牆下,姐姐和李敬民抱在一起的一幕,想要說話,寶金卻捅了一下他,寶銀不動了。
  關吉棟說:「就是呀,她咋跑到你們部隊后牆的樹上去了?」
  李敬民看了看武鳳梅和朱華,沒吱聲。
  武鳳梅說:「你問他有啥用呀,也不是他把你們家娟子弄到樹上去的!」
  朱大夫說:「不會好好說話呀!老關呀,來來,到這屋談,到這屋談!」
  關吉棟跟著朱大夫往朱華住的房間里走,李敬民和朱華還有武鳳梅跟了進來,關吉棟問朱大夫:「咋回事?」
  朱大夫說:「估計她是不想活了,想尋短見!」
  關吉棟說:「為啥?」
  朱大夫說:「為啥你還不知道嗎?」
  關吉棟說:「我咋會知道呀!」
  朱大夫說:「你裝糊塗呀,從你和高秀蘭結婚,娟子就不高興,心情不好,能不跳樹嗎!」
  武鳳梅說:「心情不好也沒有跳樹的呀!」
  關吉棟說:「就是呀,有跳河的,跳井的,跳砬子的,跳樹可是頭一回聽說呀!」
  朱大夫說:「娟子是想發明創造呀!」
  關吉棟說:「你少扯吧!這個解放軍,你叫啥名呀?」
  李敬民說:「我叫李敬民!」
  武鳳梅說:「是我外甥!」
  關吉棟說:「李敬民,你們以前認識娟子?」
  李敬民說:「認識。」
  關吉棟說:「你們咋認識的?」
  武鳳梅聽著不高興了:「咋了,審問呀,通過我們家華子認識的!」
  關吉棟還想說什麼的時候,聽見寶金在外屋喊:「我姐醒了!」幾個人緊忙出去了,大家來到娟子跟前,看到娟子醒了,她看著眾人,像看著陌生人一樣,半天臉上沒有任何反應。高秀蘭抓著女兒的手晃著,眼淚流下來,問道:「娟子,你咋了,你到底咋了?……」
  真的沒有人知道在娟子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連李敬民也不知道,但是李敬民隱隱覺得,事情似乎和他有一些關係的,所以他的心一直挺虛的,特別是娟子的那兩個弟弟,總拿眼睛看著他。
  天黑了的時候一家人才從朱大夫家回來,高秀蘭在關吉棟的幫助下,很快把晚飯端上了桌子,一家人圍著桌子吃飯:高粱米粥,一盤鹹菜,一家人喝粥吃鹹菜,誰也不說話。
  高秀蘭說:「本來我給你們炒酸菜,酸菜沒炒成,還搭上了一隻鍋。」
  關吉棟說:「一隻鍋?我們要是再回來晚一點,就著火了!」
  高秀蘭長長嘆出一口氣,說:「這個娟子呀,凈惹事!……」
  關吉棟說:「娟子和那個解放軍戰士咋回事呀,我聽那小子說話吞吞吐吐的,是不是娟子和他處對象呀?」
  高秀蘭說:「不能,娟子才十八歲,哪懂得處對象呀!」
  寶銀又看了哥哥寶金一眼,寶金裝作沒看見,捧著碗喝粥。
  關吉棟說:「要是處對象可毀了,部隊上有紀律,戰士不讓處對象,要是處了,就得被打發回家了!」
  娟子晚飯在朱大夫家吃的,她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臨睡覺前她習慣用熱水洗腳,此時她坐在地上的小板凳上洗著,頭上的繃帶還沒解下來。朱華也坐在地上的一個小板凳上,在一個大盆里洗衣服,她一邊洗著一邊看著娟子,眼神有些怪異,看得娟子心裡直發毛。娟子說:「華子,你幹啥這樣看我呀?」
  朱華說:「娟子,你跟我說實話,你跑到部隊后大牆那,到底想幹啥?」
  娟子說:「和你說過了嗎,想去看電影!」
  朱華說:「看電影你咋不找我呀?」
  娟子說:「我原來也沒想看電影,我媽把我罵了,我心裡難受,瞎溜達走到那,聽到部隊在院子里集合,好像有電影,我就上了樹,想跳進去,沒想到,樹枝被我踩斷了。」
  朱華說:「娟子,你沒跟我說實話。」
  娟子心裡一驚,說:「我咋沒和你說實話,我說的是實話呀!」
  朱華說:「得了吧,你跳牆是想進去找我表哥吧?」
  娟子心裡慌了,她鎮靜著自己,說:「對呀,不找你表哥,能看上電影嗎?」
  朱華說:「你又不說實話了,你找我表哥,不是想看電影吧?昨天晚上根本沒有電影!」
  娟子徹底慌了,她不敢看朱華的眼睛,說:「那是幹啥呀?……我不知道沒有電影。」
  朱華說:「娟子你別撒謊,你自己說吧,你到底想幹啥?」
  娟子說:「我、我沒想幹啥!……」
  朱華說:「你不告訴我,我也知道,我表哥都說了。」
  娟子說:「他、他說啥了?……」
  朱華說:「哎呀,你咋嚇成這樣呀!娟子你真不夠朋友,我表哥說,你想跟他要軍用書包,是不是?」
  娟子鬆了一口氣,覺得手心裡都出了冷汗,說:「是,我是想跟他要軍用書包!……」
  朱華說:「那你咋不跟我說一聲呀!」
  娟子說:「我怕你不樂意。」
  朱華說:「那有啥不樂意呀,你總陪著我去和表哥見面,你要是不陪著,我表哥怕影響不好,要個軍用書包有啥呀。」
  朱華說著,站起來走到柜子前,拿出一個軍用書包,上面綉著紅五星,還有「為人民服務」幾個字:「你看,我表哥把書包拿來了,讓我交給你!」
  娟子一陣激動,她萬萬沒想到,虛驚一場過後,會有這樣的結果,她差點叫起來:「給我的呀,這、這叫我咋感謝呀!」
  朱華說:「你以後就陪著我去見表哥,幫我們打掩護,就是最好的感謝!」
  娟子說:「行,這我樂意!」
  朱華說:「娟子,假設我表哥要是喜歡你,你會咋樣?」
  娟子說:「我呀,不知道……可我知道你……」
  朱華說:「我咋樣?」
  娟子說:「心裡美滋滋的,就覺得前面有特別好特別好的事情在等著你,一陣陣的自我激動,總想笑出來!……」
  朱華打了一下娟子,說:「哎呀,你咋啥都知道呀!……」
  晚上娟子摟著那個軍用書包睡的覺,對李敬民的感激沖淡了心裡的愧疚,她似乎覺得和李敬民之間的事與朱華毫無關係,就算朱華將來知道了,可李敬民喜歡她,她又有什麼錯呢?這樣想著的時候,娟子心裡踏實下來,她緊緊摟著那個軍用書包,在這一段時間裡,從來沒有如此甜蜜地進入了夢鄉。
  睡到半夜的時候,高秀蘭發現被窩裡只剩下了她一個人,關吉棟不見了。她覺得奇怪,披上衣服起來找,看到關吉棟正蹲在灶台前烤鞋。高秀蘭問:「你幹啥呢?三更半夜的不睡覺,蹲在這烤鞋?」
  關吉棟說:「孩子們在雪裡走,鞋子都濕了,給他們烤烤,明天穿著舒服。」
  高秀蘭的心顫了一下,熱起來,她蹲到了關吉棟的跟前,身子緊緊靠在關吉棟的身上,說:「你一個老爺們兒,心還真細!」
  關吉棟說:「三個孩子跟我下鄉送酒糟,一個個累的呀,其實我挺心疼的,可我不能露出來,我露出心疼他們,他們就耍賴了。」
  高秀蘭說:「可你逼著他們幹活,他們會覺得你的心挺狠的。」
  關吉棟嘆口氣,說:「他們咋想,我就不管了,我是為了你呀,把他們養大,把他們教育好,就算我對你的報答了!」
  高秀蘭更貼緊了關吉棟,說:「你也不欠我的!」
  關吉棟說:「一個女人,能把一顆心交給一個男人,這就是恩情,這恩情除了父母之外,就是最大的恩情了,不想著報,不是一個好男人!」
  高秀蘭流下了眼淚,她把頭貼在了關吉棟的肩上,用手緊緊挽著關吉棟的胳膊,抽泣著說:「我這輩子有福,天下就這麼一個好男人,叫我碰上了!……」
  關吉棟用大手替高秀蘭擦著臉上的淚水,說:「別哭了,哎,我給煎了些核桃仁,你看!」說著,拿過一個馬勺給高秀蘭看,馬勺里裝著一些用油煎過的核桃仁,焦黃的。
  高秀蘭問:「煎它幹啥?」
  關吉棟說:「治胃病呀,我老叔給的方子,核桃仁用油煎了,拌點白糖,每天早上吃一點,一個月下來就不疼了。來,你嘗嘗,香不香?」
  高秀蘭吃著,說:「香。你也吃一個吧。」
  關吉棟說:「我又沒有病,我吃它幹啥。」
  高秀蘭揀了一顆大仁放在嘴裡,把嘴湊了過去,說:「你吃,你吃嘛!」
  關吉棟看著高秀蘭撅起的嘴唇,心像糖一樣化了,他把嘴巴湊上去,親住了高秀蘭的嘴,含含糊糊地說著:「香,香,真香呀!……」
  兩個人在那一瞬間心都融化了,變成了巨大的暖流通遍了全身,人在這樣的暖流中幸福地飄了起來,他們覺得這輩子就是為了對方去死,都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