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戈壁母親下載
  3. 戈壁母親全文閱讀
  4. 再幫襯三五年

再幫襯三五年

作者:韓天航

  黃昏,鍾楊與鍾柳風塵僕僕地回家來了,他們幸福而高興地衝進辦公室。鍾楊、鍾柳喊:"娘!"劉月季高興地說:"回來啦?認你親爸爸了沒有?"鍾柳說:"認了。"鍾楊說:"娘,等我們結婚那天,爹和程叔叔也要趕回來。"劉月季說:"那你倆的事什麼時候辦?"鍾柳推推鍾楊。鍾楊說:"我們聽娘的!"劉月季滿意地笑著說:"這下我的心愿可了了!那就十月一日辦吧!那時,讓你哥和嫂子也趕回來!"
  正說著,電話鈴急促地響了起來。劉月季接電話說:"誰啊?"孟少凡的聲音說:"月季大媽,我是孟少凡……"接著是凄涼的哭聲……"月季大媽,你來救救我吧,要不我就要死了。"劉月季說:"你在哪兒啊?"孟少凡說:"我在蘭州的收容所里。"鍾楊問:"娘,誰呀?"劉月季捂住話筒說:"是孟少凡。"然後放開手說:"你怎麼會在蘭州呀?"孟少凡用連哭帶求的聲音說:"月季大媽,你快來救救我吧。你要不來,我就要遭殃了。他們懷疑我是小偷。那塊表是姑姑給我的呀!"鍾柳說:"娘,別理他,讓他去!"劉月季說:"好,你好好在那兒呆著,大媽來蘭州接你。"鍾楊說:"娘,我去吧!"劉月季說:"你們已經請了好幾天假去了一次南疆,都回去上班吧。少凡說,自他姑姑去世后,娘就是他唯一的親人了。娘不去誰去!"
  劉月季來到郭文雲家,郭文雲和向彩菊正逗著襁褓里的嬰兒。郭文雲看到劉月季,忙迎了上去。郭文雲說:"月季大姐,有事嗎?"劉月季說:"老郭,我要去一趟蘭州。"郭文雲說:"去蘭州幹嗎?沒聽說你在蘭州有親戚呀。"劉月季說:"孟葦婷的侄兒孟少凡犯了錯誤跑了,被蘭州的收容所收容了。我得去把他接出來。"郭文雲說:"唉,這孩子,不學好!你準備啥時候走?"劉月季說:"明天一早我就搭車去烏魯木齊。"郭文雲說:"幹嗎這麼急呀,後天是我兒子滿月,喝了滿月酒再走吧。你可是他的乾娘啊。彩菊說了,沒你這個乾娘,也就沒這孩子。"劉月季一笑,說:"那就留著,等我回來再喝。"郭文雲說:"不能晚兩天再走嗎?在收容所呆著,死不了。"劉月季說:"那不吃苦了?"郭文雲說:"那就讓他多吃兩天苦!看他再不學好不!"劉月季說:"我放心不下,看在孟葦婷的分上,我也得趕快去啊。"郭文雲感嘆地說:"月季大姐,你真是個月季大姐啊!"劉月季說:"郭政委,今天我既然來了,還有句話想對你說,你聽了別生氣。"郭文雲說:"月季大姐,對我你還有啥話不能說啊!"劉月季說:"你知道古時候韓信的故事吧?"郭文雲說:"知道點,不就是胯下之辱么!"劉月季說:"你知道他的胯下之辱,可你知道不知道他當上楚王后,咋對待那個讓他遭受胯下之辱的地痞的?"郭文雲說:"哎喲,這倒不知道。是不是把那傢伙殺了?"劉月季一笑說:"那是你的想法。韓信不但沒殺他,還封了他一個官。人哪,還是寬以待人的好。我走了。"
  劉月季走後,郭文雲看看向彩菊說:"彩菊,月季大姐說這話是啥意思?"向彩菊說:"肯定說的是王朝剛的事。那時,王朝剛沒批我們的結婚報告,我告訴了月季大姐,肯定是月季大姐去做的工作,後來又讓我們請王朝剛喝喜酒……"郭文雲一拍腦門說:"你瞧我這人!"
  劉月季趕到了蘭州,她從公共汽車上下來,又捂著小肚子,滿頭的汗水。劉月季坐在一個商店的門口,歇了歇,又繼續匆匆趕路。
  蘭州。劉月季從收容所里把衣服襤褸的孟少凡領出來,又帶少凡到商店買衣服,然後帶著孟少凡上了火車。劉月季給他買來盒飯,孟少凡狼吞虎咽地吃著。劉月季心疼地看著他,嘆了口氣,說:"少凡,你知道不知道,鍾柳挪用公款這件事,要不是她主動坦白認錯,組織上寬大她,只給了個警告處分,她差點就得進監獄了!你這是害人又害己!人活在世上,有時候難免犯錯,但犯了錯不能把錯轉嫁到別人身上啊。得自己承擔責任,這才是做人的道理。就是求人幫忙,也得一五一十地老老實實把事情給人家擺清楚,不能騙人啊!"孟少凡說:"我怕說了實話,別人不肯幫。"劉月季說:"幫不幫,那是別人的事,說不說實話,那就是你自己的事!別人的事你管不了,但自己的事你就能做到。這次你不是跟我說實話了嗎?我不是來了嗎?人要誠實,這是做人最起碼的道理。"孟少凡說:"月季大媽,我知道了。"
  劉月季和孟少凡坐在長途公共汽車上。劉月季捂著小肚子,滿頭的冷汗。孟少凡說:"月季大媽,你怎麼啦?"劉月季說:"沒什麼,一會兒就好了。"孟少凡說:"月季大媽,你肯定有病,下車我們就去醫院……"劉月季痛得咬著牙說:"就是事情做得急了點,肚子就有些疼,有好些日子了,沒啥……"孟少凡頓時湧出了滿眼的淚,說:"月季大媽,你是帶病去蘭州接我的呀?月季大媽!"
  孟少凡扶著劉月季下車,劉月季突然一頭栽在了地上。孟少凡喊:"月季大媽!月季大媽!"
  鍾槐、趙麗江抱著衛邊也剛到達車站,看到有一輛車前圍著一些人,孟少凡在喊:"月季大媽!月季大媽!"趙麗江和鍾槐撥開人群,看到劉月季臉色蒼白地躺在地上。鍾槐大喊一聲:"娘……"趙麗江也喊:"娘,你咋啦?"劉月季一看到鍾槐和趙麗江,馬上振奮起精神,站了起來說:"鍾槐,麗江,你們咋回來了?"鍾槐說:"娘,你咋啦?"劉月季看到趙麗江抱著的衛邊說:"麗江,這是我的小孫孫吧?"趙麗江趕忙說:"衛邊,快叫奶奶!"衛邊大聲喊:"奶奶!"劉月季緊緊地摟住衛邊,滿臉的幸福。鍾槐說:"娘,剛才你咋啦?"劉月季說:"沒啥,娘就是年歲大了,累了點。走,我們回家!"孟少凡喊:"不!月季大媽,你得去醫院!"……
  一家人急忙把劉月季送到醫院。這天,鍾匡民、鍾槐、鍾楊在醫院裡等待檢查結果,醫生又看了看片子,說:"動手術,可能還可以活上三到五年,要不動手術,最多只可能有半年時間。"
  全家集合在一間小會議室。鍾匡民、鍾槐、鍾楊、鍾柳、鍾桃都臉色凝重地坐著,所有的眼睛都看著鍾匡民。鍾匡民果斷地說:"我看,這事直接告訴你娘,由她自己做決定。"
  趙麗江陪著劉月季,劉月季開朗地逗著小孫孫衛邊在玩。鍾匡民領著鍾槐、鍾楊、鍾柳、鍾桃走進病房。劉月季聽鍾匡民講完后,一笑,說:"你們都那麼緊張幹什麼?我還想多活幾年,就用三個月去賭三年吧,值!"
  這一天,鍾匡民領著鍾桃,鍾槐、趙麗江抱著衛邊,鍾楊、鍾柳和程世昌,郭文雲、向彩菊抱著孩子,王朝剛帶著女人,高占斌和小秦,朱常青和周亞軍,還有孟少凡,大家都不約而同手捧鮮花來到了醫院……
  劉月季病房的走廊上,已黑壓壓地擠滿了人。醫生、護士把躺在床上的劉月季推了出來。劉月季爽朗地朝大家點頭微笑。護士把劉月季朝手術室推去。鍾匡民、鍾槐、鍾楊與所有的人不約而同地跪了下去,走廊上是黑壓壓的一片,大家都顯露著祈求的眼神。鍾楊含著淚對身邊的鐘匡民和鍾槐說:"爹,哥,我娘會平安的!"鍾匡民和鍾槐也都含著淚肯定地點點頭。
  手術室門前。窗外陽光燦爛。手術室門打開了,劉月季被推了出來。大家朝劉月季投去了關心的眼光。
  劉月季睜開眼睛,看到鍾匡民、鍾槐、鍾楊、鍾柳、趙麗江、郭文雲、向彩菊等人,於是一笑說:"我活過來了,又可以幫襯你們三到五年了……"
  她的臉上露出幸福爽朗的笑容。在場所有人的眼淚都嘩嘩地流了下來。
  窗外是天山、白雲、藍天和翠綠的塔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