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9 世界之巔 2

639 世界之巔 2

夢魘世界

曾經的生靈塗炭景象已經徹底消失了。

邪神們佔領了大片世界領地,分裂出邪神大陸,和天災領主們的天災大陸對峙而立。

猩紅的大地版圖上徹底被分為兩塊,邪神大陸邊緣處,僅存的人類們聚集在一起,居然佔據了一小塊肥沃土地,形成了一片繁榮之地。逐漸休養生息,恢復了大半元氣。

繁榮之地中心處,一座恢弘的人類城市如同鋼鐵巨堡一樣雄踞而立。

沒有紅雲籠罩的天空,一片片潔白浮雲隨風飄動,冬日的太陽灑下明亮而清冷的陽光。照射在城內中心的一座巨大人類雕像上。

這座雕像通體黃銅色,高達數百米,雕刻的是一個身穿長袍,手持木杖的年輕男子。男子臉上帶著柔和的微笑,詭異的是,他的雙眼是晶瑩的紅寶石製成。如同鏡面般映照出下方的街道行人。

「人類主城格林西亞最偉大的神跡,就是這座天蠍神像了。」

雕像下方的白色圍欄外,有著三三兩兩的遊客扶欄而立。其中一名絡腮鬍男子帶著幾個外地遊客,正詳細介紹著雕像的情況。

「這座天蠍神像起建於八百多年前,那時候邪神和天災領主們相互爭鬥,大地滿是傷口,岩漿如同鮮血一樣肆意流淌。我們人族如同豬狗一樣的牲畜,被邪神和天災領主們肆意獵食捕殺。」導遊男子微笑介紹著,「後來iicolin之母教會的弗拉主教和弗利亞神徽長挺身而出,從被遺忘的失落之地,帶出了天蠍領主印記,帶領剩下的人類,轉移到現在的繁榮之地,建立了核心主城格林西亞。」

「這個我們知道,傳說中,天蠍之神雖然是天災領主之一,但對於人類一直心生憐憫。以其偉大的胸懷和仁慈的光芒照拂保佑我們安定生活。」一個白裙少女出聲道,「不過我很好奇的是,當初的天蠍之神一直從未露面,為什麼歷史上的弗拉主教和弗利亞神徽長一致認為這就是偉大的天蠍之神真身神像呢?」

「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據說主教和神徽長其實曾經和天蠍之神在地上的分身生活過一段時間,不知道是真是假。」導遊微笑解釋。

「這個我知道,我從一本秘典上看到過,弗拉和弗利亞兩位傳奇英雄都是被天蠍之神收養長大的。」一名男子仰頭望著雕像,面帶微笑說。

「真的假的?是坊間的傳言吧?」

「不過坊間的傳言倒是有些道理。如果不是很深的關係,天蠍之神的雕像也不會能夠威懾住邪神大陸其他邪神以及天災大陸了。」白裙少女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是啊...如果沒有這座雕像,我們人類也不可能有現在這種安定的生活。」導遊也感慨道,說完尊敬的朝著雕像雙手合十,閉目祈禱起來。數秒后,他睜開眼睛。「好了,大家現在可以自由活動了。今天的景點也參觀完了。」

眾人紛紛散開,自由扶著圍欄觀看者巨大的雕像。

白裙少女左右看了看周圍,發現沒人注意她,臉上頓時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尋了個人少的位置,手往扶欄上一撐,躍進圍欄內,湊到雕像腳下近看。

轉了一會,一個黑袍人影忽然出現在她視野中。

剛才說出傳言的年輕男子,此刻正面帶懷念的撫摸著雕像。

安格列輕輕撫摸著雕像,回憶起當初收養弗拉弗利亞時的情景生活,還記得當年弗利亞天真可愛的活潑模樣。

「連他們也已經死了很多年了。這個世界與我熟悉的人也越來越少。」回憶之下,心下也有些惘然。

想起先前導遊的介紹,安格列臉上泛起一絲苦笑。

「他們終究還是發現了。天蠍之神...我說難怪一回來就感覺到有些不同。原來這裡居然還有人用到了我的符紋。」

忽然他微微側過臉,沖雕像縫隙那邊的白裙少女微微一笑。

咔嚓!!

天空陡然閃過一道紅色電光。

白裙少女眼前一花,駭然發現那名男子居然活生生在眼前消失了。

嗡!!!

整個巨大雕像忽然劇烈顫動起來,身上隱隱泛起血色光芒,一個黑色蠍子印記緩緩在雕像額頭浮現出來。

整個格林西亞主城轟動。

***********************

眼魔平原

安格列孤寂的走在平原上,綠色草原被風吹出一道道漣漪,吹得他的長袍不斷往後飛舞,獵獵作響。

望著遠處眼魔曾經被禁錮的地方。那裡一片空蕩,只有一座黑色金字塔孤零零的坐落著,上邊爬滿了青苔和藤蔓。

「眼魔他們也大多選擇封印了吧....為了恢復傷勢力量,以及節約壽命。這些傢伙也只能每隔一段時間等到世界接軌期,才出來掠奪靈魂補充消耗。不過不是說的有三千年的活動期么?」他很清楚眼魔他們的活動周期,邪神們如此,天災領主們也是如此,現在還活躍在這片大地上的,也就是那些古代血脈後裔怪物了。

「三千年只是最大限度而已。這一次混沌之戰牽涉太大,眼魔他們都自我封印先躲起來了。畢竟現在重傷出來的始祖就有三個。」一個粗獷的聲音從安格列身後傳來。

他平靜的轉過身,看著身後突兀出現的強壯大漢。

「骨魔,果然是你,你倒是不擔心?作為邪神萬一被始祖們作為清掃對象,可不是一般的麻煩。」

「麻煩什麼,倒是你,當初留下的那些蟲子現在還在被毀滅的時空甬道里,你不算處理么?」骨魔無語道。

「處理什麼,讓他們自生自滅吧。實際上算起來,他們也算是我的孩子。如果真能脫離時空甬道,不論是時空黑域還是世界之腸,或者直接進入世界內部,對於我來說都沒關係。」

安格列淡淡說著,他的雙眼一紅一藍,瞳孔內各自顯現出一個金色沙漏圖形。

「世間萬物,順流逆流都有著對應的規則。強如你我也不過是在世界之中掙扎的一員。」

「看來你已經走到我的前面了。」骨魔看到安格列眼中的金色沙漏,臉上泛起一絲苦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有這麼快的速度的,和你比起來,我們這些活了十多萬年的老傢伙完全就是一無是處了。」

「千年成就始祖的也不是沒有,比起我強大的更有無數。時空萬象,無數世界,我這點成就又算得了什麼?」安格列淡淡道。

「你已經決定踏出最後一步了吧?」骨魔神色肅然起來,他從安格列話語中聽出了一絲端倪。

安格列緩緩點頭。

「或許會成功,但更大可能是失敗。」

骨魔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低頭。

「祝你好運。」

「謝謝。」

再抬頭,眼前再無人影。

*****************************

深淵風暴對面世界

一座邊緣小鎮後方,大片陰森密林中,一座白色石質墳墓孤零零的矗立在斜坡上,嘰嘰喳喳的鳥叫聲中,清晨的陽光細碎的散落在石碑上,清晰的映照出上邊的文字。

『薇薇.芬尼爾之墓』

『致尊敬的福舍利德學院芬尼爾院長:愛戴源於善良,尊敬源於仁慈。』

一束白花緩緩被放在石碑面前。

安格列靜靜站在墓碑前,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八百多年,薇薇不知道有沒有達成她的心愿?或許有,或許沒有。不過現在這些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墳墓內沒有任何凝聚的靈魂氣息,那是靈魂安息的象徵。

「母親,雖然我不是您親生的。但在我心裡,你是我唯一的母親。」他低聲說著。雙手插進衣袋,就這麼怔怔的站在墳墓前。

太陽落下后又升起,樹林明亮后又陷入黑暗。日月如梭,輪迴交替。

不知道過了多久,安格列恍然回過神來。苦笑著搖搖頭。

「只是一個愣神就過了半個月.....看來我確實已經達到極限了。世界能夠容納的極限...」

半個月的時間在他的感覺里,僅僅只是一個晃眼。

隨著對時間的感悟越來越深,他受時間的負面影響就越來越重。特別是近距離接觸始祖,被始祖印記附身了那麼久。他對於始祖西凡層次也僅僅只是隔了一層膜。

現在的他比起亞特蘭多還要更加接近始祖。時間空間都已經徹底感悟透徹,時空運轉的規律在他腦海里的晶元中建立了一個完整的龐大模型。這個模型被安格列的大腦所容納,彷彿一張無比龐大複雜的網路。

很多時候,只是一點點小小的觸動,就能讓安格列瞬間產生連鎖反應,回想起網路中數以億計的大量信息,並延伸推理出更多的複雜信息。那是他大腦中的恐怖網路模型的自然反應。

而很多時候,這種觸動往往會讓他感覺數月甚至數年的時間,都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他的神經已經無法承載這麼龐大的恐怖感悟。只是自動的神經連鎖聯想就會消耗極長時間。

靜靜看著白色墓碑,安格列不知道什麼時候,再度陷入發愣狀態。

忽然一點黃光,從他腰間驀然閃現。伴隨黃光的還有一陣尖銳的嬰兒哭聲。

安格列恍然驚醒,從腰間空間鏡內取出一塊三角紅銅牌。

「黑巫王,最近還好吧?」一個平靜的中型聲音從三角牌中傳出來。只有安格列能聽懂聲音的含義,其他生物聽到,只能識別成一陣雜亂無章的嬰兒怪叫。

「還行,找我有事?上次破滅聖器不是已經了結了么?」安格列瞬間反應過來,回答道。這些年來,他和千頭鳥雲瑞斯漸漸熟悉起來。

千頭鳥有個特殊的本事,那就是特別能發現頂級秘寶,特別是那些自然產生的特殊秘寶。

但是無論任何秘寶,都遵循一個共同的規律,越強大的秘寶就有越強大的守護獸存在。秘寶會與形成的環境相互補益增進,這種環境對於一部分守護獸而言也是一個極好的生活環境。

安格列和千頭鳥也合作了幾次,連同其他幾位守護者一起,倒是在那次事件后,又合作找到另外一處秘寶,配合之下,成功得手。安格列作為援手,得到的好處就是千頭鳥對時間的感悟之書。這大大縮短了安格列邁向始祖的時間。

加上有晶元幫助分析,安格列的學習能力堪稱恐怖,不過數年時間就消化完了整本時間之書的內容。這是他和本土世界存在最大的區別和優勢。

而現在千頭鳥又來訊息,很可能又有新的事情需要他幫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巫師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巫師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639 世界之巔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