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道門法則下載
  3. 道門法則全文閱讀
  4. 第二十八章 嘉靖二十四年的信力

第二十八章 嘉靖二十四年的信力

作者:八寶飯


  趙然搖了搖頭:「還是那句話,要縱向對比,鄭師姐履職之後,龜壽院信力值增長了八成,當真不易啊,已經將永鎮縣靈蛇院甩到後面去了,現在排名第三。松藩增長的三十六萬圭信力值,我白馬院貢獻了十九萬,鄭師姐貢獻了八萬,佔了四分之三。」
  松藩四縣,白馬院繼續彎道超車,將永鎮、松藩兩縣全都甩到了身後,躍居第一,達到三十二萬圭。
  松藩縣飛龍院加天鶴宮合計排名第二,雖然比去年增長了八萬圭,但只能以二十八萬圭屈居次席了。
  有了勤奮齋醮的鄭師姐,龜壽院去年突飛猛進,達到十八萬圭,重回第三。
  靈蛇院則只增長了一萬圭,以十六萬圭忝列末席。
  趙然估算了一下,整個大明去年人均信力值約在十圭左右,白馬院目前治下百姓接近六萬人,人均大約五圭四黍,只是平均值的一半,依舊任重道遠啊。而松藩人均值連三圭都沒有達到,更是前路漫漫!
  順著人均值這條思路繼續思考下去,龜壽院人均值兩圭,今年必然還會增長;松藩縣二十萬人,人均值一圭四黍,太低了;最低的還是靈蛇院,十二萬人,人均一圭三黍。
  簡直是信力值窪地啊,大明還有沒有更低的縣份呢?趙然實在是想不出來。如此之低的信力值,想要有所大幅度增長,其實也挺好辦的,當前就有一個最佳辦法——換方丈!
  這兩座道院的方丈只要一換,人均達到兩圭毫無難度可言,這可就是二十萬圭的增量,因此,趙然開始琢磨起這個問題來。
  嘉靖二十五年是道門施行館閣修士履任十方叢林政策的第三個年頭,也是從這一年起,道門不再專列試點縣份,而是由各縣自報。但凡方丈一職出現空缺的,不再從十方叢林俗道中提拔方丈,而是由所在館閣中的修士直接出任。
  鑒於去年大明信力值總體有所減少,九州閣專門給各省館閣下發嚴令,不許各家館閣再無故拖延對方丈的委派,出現一個空缺就必須頂上一位修士方丈,這一命令在各處館閣中引起很大爭議,不用在此一一贅述。
  趙然考慮的是,飛龍院方丈岳騰中、靈蛇院方丈聶致深,這兩位都不到六十,且身體康健,遠遠沒有辭道的時候,應該如何把這兩個傢伙弄走呢?
  就聽周雨墨問:「我能幫你做點什麼嗎?」
  趙然問:「你願不願意到永鎮當……算了,當我沒說。那你這樣,有空的時候,路過田邊地頭,幫著挖條渠、搭座橋……好吧,那就見到病人幫忙治一治,遇到有難處的百姓出手救救急,這個總行了吧?」
  「修道之人,這種事不用你說也會去做的。」
  逍遙自在的好日子終有暫時結束的那天,元宵節一過,周雨墨便向趙然辭行了,她這次要向東南而行,到大海邊轉轉,也許還會考慮出海,到那些大大小小數不清的海島上磨礪金丹。
  趙然很是不舍,周雨墨笑道:「我已經二十九歲了,結丹也快四年了,是該出門找找機緣了。我們問情谷一脈分屬全真,將來神識是要寄託金丹的,對金丹的溫養要求很高,對道心的磨礪同樣極為重要。不出去轉轉,難道在大君山混吃等死嗎?」
  趙然道:「那麼多全真修士不都是在自家洞天中修行么?我看他們同樣晉級大法師了……」
  周雨墨搖頭:「我自黃冠之後便常年在外遊歷,已經習慣了浪跡天涯,這是我修行的方式,你不要亂我道心。對了,咱們可說好了,你若要雙修,一定要飛符告訴我,我會盡量趕回來的。」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趙然不舍又能如何,只得目送周雨墨離去。他忽然有些啼笑皆非,自己和周雨墨的關係,怎麼莫名其妙間有些顛倒了?難道不應該是自己浪跡天涯,由女方依依不捨么?
  自失的搖了搖頭,趙然招手將南歸道人喚下來,乘雁趕赴松藩,面見杜騰會。
  杜騰會滿面笑容,嘉靖二十四年的松藩信力增長六成,超過了原定目標,達到了九十四萬圭,這麼看下去,嘉靖二十五年超過一百二十萬圭差不多就是妥妥的了,完成趙然代表宗聖館所定的信力值目標不難。
  趙然道:「如今看來,鄭方丈履任龜壽院,的確對信力的增長極有好處。」
  杜騰會原本還對修士出任方丈有些不舒服,但現在也不得不承認:「確實是一步好棋,鄭仙師也做得很不錯,在小河縣很是勤奮,她每次主持齋醮,都提前布告四方,連帶著我松藩縣靠近小河的許多村落百姓,都自發前往參加祈福。」
  趙然問:「那麼,杜監院想不想早日達成目標呢?」
  杜騰會笑了:「我當然想早日達成目標,不瞞致然,我杜氏族中三十八個子弟,如今都在湖廣老家,我已經行文黃州道宮的李監院,請他出面,至羅天館央請道門行走出面查一查資質,若能得上一個有修行條件的子弟,便招至松藩,託付給致然。」
  黃州杜氏是大族,杜騰會孤身入川十年,家人還都留在當地。他的幾個兒孫都是請當地道門行走看過資質根骨的,沒有什麼好苗子,但族中那麼多子弟,當時卻不可能一一看過來,也不知其中有什麼可修行的子弟沒有。
  當然,三十八個子弟,想要出一個資質根骨皆有的,概率很小,能夠出一個有資質無根骨,或者有根骨無資質的,就已經不錯。
  如果查出資質根骨皆有的,肯定被黃州羅天館收走,這個趙然不用惦記,若是查出有資質無根骨的,就看羅天館願不願意上報總觀,申請一個寶貴的名額,如果羅天館不願意,那才能落到宗聖館這裡。
  若是杜氏子弟中連一個有資質無根骨的都找不到,那這個入宗聖館修行的名額,杜騰會就會拿出來作交換,只要不是實在頑劣不堪,或者不是出自和趙然做對的那些人家,趙然都會收下。
  因此趙然當即道:「放心,我的承諾肯定有效,那下一步,永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