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二百五十四章 我做不到!

第五千二百五十四章 我做不到!

「這你們就不用知道了,我自然有我的手段。現在情況你們也看到了,現在我們抓緊時間前往荒界山了。

要不然這些從界王山上逃走的界王,很有可能會去荒界山上報信。

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們最好是不給他們這個機會!」程宇搖搖頭,怎麼可能把神樹的秘密告訴他們呢!

「主人,你打算故技重施將荒界山上的界王也一網打盡嗎?」溟羅界王十分興奮地問道。

他以後可是要成為陰冥界龍頭老大的鬼修,只要程宇的計劃成功了,可以說受益最大的就是他了。

所以他可是特別希望程宇的計劃能夠像這裏這樣順利。

現在界王山已經對他沒有任何的威脅了,如果再把荒界山也搞定了,那可就有意思了。

到時候程宇再把這些界王都交到他的手上,那這陰冥界還有誰敢與他為敵!

所以想一想,他都覺得好激動。

「大家先入法寶帶路吧,這個在路上說。」程宇說罷全部進入了仙魔塔內。

現在仙魔塔可以說已經是整個陰冥界有名的存在了,真要是有鬼修看到這玩意,別說它是一件至陽法寶,一般的鬼修不會要。

即便真的有鬼修想要,一想到程宇的存在,那些鬼修也嚇的早跑了,哪裏還敢打這法寶的主意呢?

所以就算仙魔塔光明正大的在陰冥界飛來飛去,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在程宇看來,現在的仙魔塔在陰冥界比在人界都要安全的多。

畢竟仙魔塔對於人類修士,那可是非常好的法寶,就算有人知道有危險,甚至知道這是他程宇的法寶,但是沒有看到程宇,那些人都敢去搶一搶。

而現在他在陰冥界,反倒是有些肆無忌憚了。

而且這樣的話,他也不用擔心會暴露他與溟羅等這些鬼修之間的關係。

至於逃走的那些界王,他們未必知道這邊的具體情況,而知道洪羅界王他們與程宇勾結的界王都已經被神樹吸收了,或者被程宇鎮壓了。

所以他還是有必要儘可能的隱藏他與鬼修之間的消息。

仙魔塔內!

「主人,荒界山的情況與界王山不同,我們怕是沒有辦法再故技重施了。」洪羅界王說道。

畢竟他們本是界王山上的界王,而且他們又參與了去找程宇搶奪聖物的行動,所以他們回到界王山,並且利用聖物將所有的界王召集起來,那也是合情合理的。

可是荒界山與他們界王山本是敵對,而程宇的手下現在也沒有荒界山的界王。

自然不可能這樣大張旗鼓的跑到荒界山去用聖物的消息來召集所有的界王。

他們已經知道了,如果不能將這些界王全部召集到一起的話,程宇也是沒有辦法同時殺掉這麼多界王的。

那荒界山雖然沒有界王山這麼大,界王也沒有那麼多,但這些界王分散到荒界山上,也是零零散散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程宇顯然是沒有辦法將他們一網打盡的。

所以這似乎是一個難題了。

「除了你們界王山,荒界山那邊知道聖物的事情嗎?」程宇問道。

「他們知道,甚至無數次為了搶奪聖物跟我們發生過大戰。不過他們的實力不如我們冥府,所以他們每次都是戰敗而歸。」溟羅界王解釋道。

因為雙方的戰爭並不是在界王之間展開的。

這些界王又不傻,他們的目的是為了進入靈界,而他們自己曾經已經嘗試過了,他們沒有辦法獲取聖物的力量,所以自然不會為了聖物而與荒界山的界王大戰。

反過來,對於荒界山來說,他們只是想要聖物破解進入靈界的秘密。

但是他們也很容易就能夠打聽到一些消息,比如說界王山並沒有破解聖物的秘密。

所以他們也不可能為了不一定有用的聖物而與界王山開戰,最後讓自己隕落。

因為他們已經是界王了,即便沒有聖物,憑藉自己的力量也是有機會進入靈界的,所以沒有必要那麼偏激。

如果能夠拿到聖物,那他們就可以嘗試着破解聖物的秘密,如果沒有拿到,那就只能憑自己的實力進入靈界了。

至於如何去拿聖物,自然是要讓那些荒野勢力去搶了。

因為冥府並沒有把聖物放在界王山,而是放在神廟,這也是有原因的。

界王山的界王基本上都研究過聖物,但都沒有收穫,而荒界山又在覬覦聖物。

如果這聖物話在界王山,荒界山的界王如果不出動的話,只派出那些荒野鬼王的勢力來搶,那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搶到聖物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荒界山如果下定決心想要聖物,那就只能是荒界山與界王山開戰。

但這顯然是他們雙方都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於是界王山一直都將聖物安排在冥府的神廟當中。

若不是這樣的話,當初程宇又怎麼可能在實力那麼低的時候把聖物偷走呢?

如果聖物在界王山,程宇一旦被發現,一巴掌都拍死了,更不要說偷聖物了。

而放在神廟的話,那最多也就是鬼王之間的事情,所以這也就變成了冥府與荒野勢力之間的鬥爭了。

為了這個聖物,雙方可也沒少發生大戰,死傷不少,但是聖物一直都供奉在神廟,荒野勢力根本就沒有辦法與冥府相爭。

至於荒界山雖然也很想要去搶,但是界王山這邊也是盯着的。

一旦那邊有界王的異動,這邊的界王又怎麼可能袖手旁觀呢?

所以荒界山也在動過幾次沒有用之後,也知道這種方法是不可能的,以至於後來荒界山再也沒有主動出手了。

也就是程宇實力低微,他們雙方鬥來鬥去,怎麼也不會想到聖物最終會被一個人類小子給偷走了,結果便成全了程宇。

因此荒界山不是不想要聖物,只是沒有那個實力拿到手而已。

而這些界王當中,溟羅和新羅他們都是剛剛成為界王的,所以對於界王山上的事情他們不太了解,可是與荒野勢力之間爭搶聖物的事情,卻要比界王山上的界王更了解。

畢竟他們成為鬼王之後,荒野勢力那邊也發動過幾次爭搶聖物的戰爭,而且他們也都參與了。

「既然他們也想要聖物的話,我們還是可以用聖物來運作一番的!」程宇點點頭說道。

如果荒野勢力那邊不知道聖物,甚至對聖物的價值一點都不了解的話,那這聖物就很難引起他們的興趣了。

可是他們既然也為了聖物經常開戰,這說明他們也很重視聖物,這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了。

「那主人打算如何運作呢?」新羅界王好奇的問道。

他現在對程宇也是又敬又怕,一個人將擁有二十幾萬界王的界王山給滅了,這個人類可不是一般的恐怖。

不過他現在已經是程宇的奴隸了,他的計劃越成功,對他來說也越有好處,他倒是不用太擔心自己的安危。

他相信,只要他乖乖的追隨程宇,程宇應該是可以保他平安的。

只是想到程宇的恐怖殺傷力,對他來說是一個極大的震懾,現在就算把整個陰冥界的力量都交到他手上,他也不敢背叛程宇。

而程宇之所以隱藏神樹的消息,也正是為了這個效果。

不過程宇就算不問他們,他也相信自己已經達到效果了,這些傢伙足以被自己嚇到了。

「這是一個難題,因為我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有界王逃到荒界山去了。如果有的話,我們再故技重施確實是直接就露餡了。」程宇說道。

關於這一點,他其實早就確定了。

不過他之前並不清楚荒界山是不是了解聖物這個東西,現在既然知道了這一點,那他還是應該利用聖物來做文章。

畢竟用利益才是最好最快能夠讓所有的界王聚集到一起的方法。

而他的目標只是界王,對於界王來說,一般的東西可無法吸引所有的界王。

所以聖物絕對是最佳之物。

要不然在界王山上,他也不可能幾乎把所有的界王都召集起來了。

其實他要是能夠確定界王山上的界王一個都沒有逃出來的話,那他倒是可以再把這個方法用一遍。

可惜他現在並不能確定這一點。

「主人,那聖物真的在主人身上嗎?」洪羅界王問道。

「這是自然!」程宇點頭道。

「既然如此,那屬下倒是有一個主意。因為情況不同,再用一具屍體來哄騙荒界山上的界王肯定是不行的。

更何況就像主人所說,界王山上有可能會有界王已經逃到荒界山去了。

再用屍體來引誘他們的話,不僅不會沒有半點效果,反而是打草驚蛇了。

所以主人不妨直接將聖物拿出來,交給屬下,屬下帶着聖物前往荒界山,這樣的話我想應該是可以再把荒界山所有的界王都吸引過來的!」洪羅界王提議道。

「這倒是一個好辦法,不過我卻做不到!」程宇搖搖頭說道。

「主人是擔心屬下私吞聖物嗎?這個主人請放心,反正我們的性命都捏在主人的手上,屬下萬不敢私吞聖物的!」洪羅界王說道。

「並非是不信任你們,而是聖物已經被我融合了,根本不可能拿出來。要不然的話,我當初又何必弄個假屍體給你們去用,直接用聖物不是更有說服力,更容易將所有的界王都吸引過來嗎?」程宇搖搖頭解釋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神級插班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神級插班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千二百五十四章 我做不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