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二百五十六章 情況不妙?

第五千二百五十六章 情況不妙?

界王山離荒界山的距離還是挺遠的至少也需要一個月的路程。

而程宇在路上找荒野鬼王的勢力也花了些時間,當他們來到荒界山附近的時候,已經快一個半月了。

這麼多的時間,他們想要趕在從界王山上逃下來的界王之前到達荒界山,這顯然是不太可能的。

更何況那些界王可是逃命,那速度絕對是杠杠的。

所以從時間上來估算,如果當初真的有界王從界王山上逃出,並且他們的目的地就是荒界山的話,那他們現在應該已經在荒界山上了。

不過就算程宇他們能夠提前趕到荒界山,但這荒界山也不小,他們也很難就剛好截住那些逃亡界王。

所以他們還是只能按照計劃,讓冥祁到山上去打聽一下情況。

畢竟荒界山上的界王若是都已經知道界王山上的事情,那麼他們的計劃就變得沒有任何意義了。

因此先搞清楚荒界山現在的情況是非常有必要的。

然後才能根據荒界山上的情況再制定合適的計劃。

「主人,你就放心把這個任務交給我吧,我一定會把情況了解清楚回來稟報主人的。」冥祁界王說道。

他現在已經完完全全是一個界王了,但是二十多天前,他感覺自己就像做夢一樣。

自己一個小小的鬼王,即便是他的勢力也不過是一個比較弱的勢力。

畢竟他的這個勢力也就他一個鬼王,他雖然有夢想成為界王,並且進入靈界,但是他知道自己這一輩子未必都能夠夢想成真。

然而他怎麼都不會想到有一天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被一個人類抓了。

甚至都還沒搞清楚情況,他就被程宇拉著與一個界王融合。

結果又莫名其妙的變成了界王,沒想到他的夢想就這麼糊裡糊塗的實現了一半。

這簡直讓他的世界觀都徹底的轟塌了。

不是說鬼修最多也只能吞噬同級的鬼修嗎?為什麼他可以成功的吞噬一個界王呢?

他雖然搞不清楚其中的原因,但這並不妨礙他為自己成為界王而激動不已。

經過這些天的了解,他也基本上知道了程宇的身份。

更知道程宇一個人就把界王山給端了,說到這裡,他感覺自己的心就一直在顫抖個不停。

界王山啊,比荒界山都要恐怖的多的地方,據說那裡有無數界王,連荒界王的界王都害怕不已。

可是就是如此恐怖的地方,程宇竟然一個人說搞定了,現在的人類都已經這麼恐怖了嗎?

以他的認知,這真的是無法理解的。

不過,有一點他算是了解的很透徹了,那就是他千萬不能得罪自己這個主人。

要不然,自己的下場必然會很慘。

而程宇之所以把他變成界王,正是為了讓他來辦事。

不過好在這並不是什麼為難的事情,只是到荒界山上去打聽一下情報而已,這對於已經是界王的他來說,再簡單不過了。

「快去快回,希望你能給我帶個好消息,到時候我一定不會虧待你!」程宇點點頭說道。

「請主人等待屬下的好消息吧!」冥祁說罷便被程宇放了出去。

冥祁四處張望一番,認清這個地方正是荒界山山腳,隨後迅速上山去了。

「希望界王山的界王並沒有來到荒界山,那咱們或許可以讓冥祁故技重施,輕而易舉就將荒界山上的界王清除掉。」溟羅界王期待不已的說道。

作為此後陰冥界最大的受益者,溟羅自然是希望荒界山上的情況越順利越好。

要不然的話,他知道接下來的情況有可能會比較糟糕。

就像界王山一樣,程宇雖然將界王山大部分的界王都聚集到了一齊,並且將他們殺掉了。

可是那極少數沒有出現的界王,程宇卻幾乎沒有辦法將他們清除乾淨。

因為在他們準備離開界王山,前往荒界山的時候,程宇還特意在整個界王山脈兜了一圈,可是一點收穫都沒有。

因此程宇也並不能確定他們是都前往了祭壇被清理了,還是自己逃出了界王山。

所以現在荒界山要是提前知道了界王山的情況,然後大家提前逃走了,那可就真的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

就算是程宇的實力再強,也沒有辦法再讓這些界王重新聚在一起。

而荒界山上的界王就算不如界王山,但是幾萬界王還是有的吧。

一旦程宇離開了陰冥界,荒界山的界王很有可能聽從界王山上逃出來的界王的話,再次對冥府發起進攻。

幾萬界王對於程宇來說或許不算什麼,甚至程宇還有可能嫌少。

但是對於他們來說,這就很多了,甚至完全可以顛覆他們對冥府的掌控。

因此別小看冥祁上山打探這件事情,這事完全是可大可小。

小,一切順利,大,他們都有可能丟掉性命。

「有可能情況並不會太糟糕,如果他們真的知道了界王山上的事情,這些界王怕是早就朝四方逃走了。

可是現在我倒是感覺周圍還是挺安靜的,不像是他們在逃難的樣子。」洪羅界王他們從仙魔塔中出來,簡單的查看了一下周邊的情況,最後得出結論說道。

「這麼說我們還是有機會的。」溟羅界王說道。

「機會應該是有的,但也並不排除他們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因為他們就算知道了界王山上的事,或許也不一定就會逃。

可我們只要無法將他們所有的界王都聚集在一起,那就很難將他們一網打盡。

一旦他們看到主人的強大,估計他們也就不敢繼續抵抗,便直接逃了。

若是如此,我們的計劃也將失敗。」洪羅界王說道。

「說的有道理,如果界王山真的有界王前來報信,但是這麼荒唐的事情相信誰聽了都不會當真的。

所以他們現在不跑也就是挺正常的。

但是只要他們看到主人的恐怖實力,我相信沒有不跑的。」鬼三說道。

「可惜這荒界山也不比界王山小到哪裡去,我們又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他們完全封鎖起來。

如果他們真的要跑,我們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新羅界王十分無奈的說道。

他們都有自己的智慧,又如何看不懂現在的形勢呢?

以前界王山和荒界山互相掣肘,所以冥府與荒野勢力雖然戰亂不止,但也並沒有影響大局。

因為雙方的界王都不敢輕舉妄動。

但是現在這個平衡被程宇給打亂了,而他們現在的實力卻都是靠程宇一個人撐起來的。

如果程宇不在,他們的實力遠不如荒界山,那荒界山必然會成為陰冥界以後的王者。

那麼他們搞出這麼多的事情來,最後反倒是給荒野勢力做了嫁衣,那他們如何能夠接受呢?

好在程宇肯定也是無法接受這個結果,所以相當在這件事情還沒有一個明確的定論之前,他是不會離開陰冥界的。

要是程宇都不管了,他們就真的要開始恐懼了。

如果實在不行的話,他們怕是最後也只能跟著程宇回到人界了。

但那絕對不是他們想要的。

畢竟他們都是鬼修,陰冥界才是他們的歸屬,即便要更進一步,那也是靈界,而不是仙界。

所以若不是萬不得已,他們是絕對不希望跟程宇去人界的。

「總會有辦法的。」程宇淡淡的說道。

他又如何不知道現在的形勢有多嚴峻,一旦不順利,那就需要花費很大的精力來處理了。

可是就算情況真的很糟糕,他也必須要徹底的處理乾淨才行。

要不然他怎麼放心離開陰冥界呢!

他可不希望自己在陰冥界搞了這麼久,最後陰冥界還被別人給掌控了,這怎麼能忍?

大家一直在荒界山下焦急的等待著冥祁的好消息,可是當他們終於等到冥祁回來的時候,大家都失望了。

「主人,要讓您失望了,我打聽到三天前確實有一群界王山的界王來到了荒界山。」冥祁說道。

「那現在荒界山上的界王是什麼情況?他們是逃走了還是留下來了?」程宇問道。

得到這個消息確實有些失望,可是不管怎麼樣,他都沒有辦法去逃避,必須自己去面對。

「他們現在還不確定這些界王的話是否是真的,已經有一些界王前往界王山去打探情況了,所以他們目前都還留在山上。」冥祁說道。

「這也算是壞消息當中的好消息了。」程宇點點頭道。

「主人,現在的情況正是我們之前討論過的,他們雖然還不確定事情的真相,可是他們至少已經有了防備。

我們想要他們聚集起來,那肯定是不太現實的。

我們該怎麼將他們一網打盡呢?」洪羅界王十分無奈的說道。

「冥祁,你可知道他們有多少界王前往界王山去了?」程宇皺著眉頭思索道。

「這個屬下沒有打探清楚,但聽說不是很多,好像也就二三十個的樣子。」冥祁不確定的說道。

「二三十個么?如果我們能夠把他們截住,你們說荒界山上的情況會不會有所改變呢?」程宇說道。

「主人的意思是……」眾界王似懂非懂,好像有一道靈光閃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神級插班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神級插班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千二百五十六章 情況不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