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大清隱龍下載
  3. 大清隱龍
  4. 3472 貪得無厭

3472 貪得無厭

作者: |返回:大清隱龍TXT下載,大清隱龍epub下載

慶親王奕劻還就真是一個傻逼,這可以說是全四九城公認的,他極度貪財好色,生活奢侈無度,但是還沒什麼本事!

他這一生也就是靠著身份活著,畢竟那是乾隆爺的親曾孫啊!

吃喝玩樂那是全掛落的本事,治國經濟那是一點狗屁都不懂,可是就這種人肖樂天也沒有得罪反而讓富慶分給他一點經銷權沾點便宜。

說到底還是一個安撫的心思在裡面,可是這奕劻死活看不透這一點,還以富慶賤呢,上趕著拍他的馬屁。

富慶目前在朝廷里的官職是總理衙門副大臣,在總理衙門裡排名僅次於恭親王奕?看,而富慶實際的差事就是給大清國修電報線路,改組驛站系統。

富慶還真是個能臣,有了小舅子肖樂天的經濟、科技撐腰,還有情人慈安的背後政治支持,他這些年在大清國推廣電報線路很是順利。

從廣州到北京的電報線早就架設好了,眼下關外三省的電報線路也已經修通,往西邊電報線已經鋪設到了西安,往東邊和華族電報公司的海底電纜已經連接在一起。

甚至成都、重慶、貴陽這些西北重鎮也都通上了電報線!

不光是電報線的建設,富慶還接管了大清數十萬驛站兵丁的管理權,這些落後的驛站體系被他徹底的改革。

也不讓你下崗,凡是電報線鋪過去的地方所有驛站兵丁立刻進行培訓,變成了養護電報線的護路工。

高科技的東西你不明白,看看木頭電線杆子壞沒壞,電線斷沒斷你總能行吧!

這可真是讓滿清朝廷想不到的政績,很多腐儒們還想看慶三爺的笑話呢,他們天然的認為大明朝的倒台,就是崇禎吃飽了撐得非要改革驛站。

那李自成要是不下崗,能造反嗎?甚至有人充滿惡意的等著全天下百萬驛卒鬧事兒甚至造反呢!

可是富慶根本就不上當,他才沒那麼傻呢,肖樂天早就給他想好出路了,把驛卒全都變成養護電報線的工人。

飯碗不但沒有砸,反而還漲了一點薪水,這下所有改革圈內外的人都傻了!

眼下的大清國,電報線路已經覆蓋了所有中原和關外省份,只有西藏和戰亂的新疆甘陝還沒有修上去。

而富慶的計劃遠不止於此,他還要用電報把各個府縣都連接起來,把電報網路徹底修建起來!

這可是個大工程了,慶三爺手裡的那點銀子完全不夠看,不得已他想到了集資的老辦法,給利息向天下借款,尤其是四九城裡這幾年發財的王公大臣們!

可是沒想到,奕劻挑頭給了富慶一個沒臉,堂堂慶親王修個戲樓都要花銷十二萬,家裡養了九個戲班子的紅王爺,最後就掏出三萬銀子來!

富慶當時氣的都懵了,直接把銀子給退了回去並揚言說「大清電報局雖然是個窮衙門,但是也不至於說缺這三萬兩……慶親王清苦,這銀子還是留著買點高粱米吃吧!」

好傢夥,就因為這句話慶親王奕劻直接找到總理衙門跟富慶打架去了,慶三爺還怕他,滿族大跤連摔了奕劻三個跟頭,然後揚長而去。

這梁子也就是在那時候結下了!

奕劻怎麼可能吃這個虧,按照八旗的規矩,自己是乾隆爺的曾孫,你富慶的祖宗是傅恆還有福康安,那是乾隆爺的奴才!

八旗里有奴才敢打主子的道理嗎?這奕劻直接就找內務府鬧去了,還找奕譞和奕?兩位哥哥鬧去。

規矩?這大清現在還有什麼規矩!富慶正是朝廷內紅的不能再紅的滿人革新派首領,跟慈安睡一個被窩的人。

誰敢懲罰他?所有人都是和稀泥,就連恭親王也打馬虎眼了!

「奕劻啊,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私下的那些買賣……你可想好了,真要是和富慶打御前官司,你這買賣還要不要拿貨了?」

「你這是跟誰鬥氣呢?跟錢鬥氣呢?」

一提到錢奕劻頓時啞火了,也不吵也不惱,回家抱著家養的戲子消火去了。

那一場衝突整個四九城沒人不知道,也正是那一場衝突讓富慶斷了找八旗王宮們集資的念想。

最後他還是在江南籌措了五百萬兩,開始在沿海各個經濟繁榮的省份進行電報網路的擴大。

一年多了,慶三爺手下的大清電報局至少已經保證了長江沿線所有的府縣都通了電報,不僅軍國大事兒能傳遞消息了,江南的商人也可以通過這個網路快速傳遞商品信息。

今天小五爺奕誴又提起這件事兒了,奕劻直接一個大紅臉!

「哎呦……我的五哥啊,您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反正……反正我就算有錯了,也沒有奴才打主子的道理啊!」

「成成成,我掀過去這一頁還不行嗎?我保證以後不追究了還不行嗎?您就給我出個主意,要不您跟富慶帶個話,您是俠義親王啊,京師小五爺啊,您有這個面子啊……」

奕誴看著這個兄弟就噁心,心說什麼玩意兒?都這時候還嘴硬呢,明明是自己求人,還說什麼你不追究了,你丫有膽子追究一個看看!

富慶身邊的衛隊那都是龍爺和肖樂天親自選的,大內侍衛都不敢近身抓人去,你指望內務府還是刑部管這爛事兒啊!

還就算你有錯了,什麼叫就算……呸,我怎麼跟你是親戚啊!

可是心裡罵嘴上不能帶出來,為了朝廷大局著想他還得想轍「行了,你也別求我了,實話跟你說,想緩和這個關係你還得掏銀子……」

「富慶這就要為西北電報網,發第四期債券了……估計這次他都不會找咱們四九城開口!」

「他不說話,你得說啊!主動上門去,送上三四十萬兩銀子,就說幫大清國修電報線了,幫左季高打仗了……」

「啊?三四十萬啊……」奕劻當時心疼的就叫出來了。

「我啐你一臉……呸!」奕誴實在忍不住了「你是真傻逼啊!都說了是國債了,誰白要你的錢啊?」

「利息少點就少點唄!你這幾年光西北承銷工業品,賺了也得一二百萬了吧?還不知足,你怎麼這麼貪心啊!」

「你是貔貅啊!光吃不拉?就你這德行還想染指軍火生意……丫的一邊玩兒去吧!」

「哥哥別生氣,別生氣,這不是一家人商量嗎?都好商量,好商量……您看再少點行不行!」

奕劻拉著奕誴的胳膊不讓五個走,嬉皮笑臉的還想討價還價,奕誴都氣的無語了,連干三杯酒好容易壓住肚子里的氣。

「我明白告訴你吧!萬歲爺眼瞅著就要回來了,到時候所有水兒全都攪渾……你還想撈錢去?將來人家富慶會不會搭理你都不一定呢……」

「鼠目寸光啊,鼠目寸光啊……」

正說著呢突然外面傳來急促但低沉的敲門聲「主子爺……我是德喜啊!有大事兒發生,有緊急大事兒……」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