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第134章

138. 第134章

「元敬可有什麼話要說?」司馬錦笑著向猶自驚愕的戚繼光問道。

戚繼光微一拱手道:「元帥,據末將所知,一般騎射兵的弓箭射擊範圍只有一里,如果鳥銃的攻擊範圍真有兩里之遠,即使命中率差一點,其威力也足以打退千軍萬馬的進攻了。」

司馬錦哈哈一笑,只有兩世為人的他和利瑪竇知道鳥銃真正的威力,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

「長庚,本帥需要你盡量配合利教士的工作,同時還要打造一些馬蹄鐵出來,增加戰馬的穩定性和度。」

宋應星雖然有些不情願,但是在絕對的先進技術面前,他只得低頭屈服:「是,元帥。」

這時,徐光啟上前彙報道:「元帥,卑職有事稟告。」

司馬錦朝徐光啟深邃的眼眸看去,不由心中暗暗讚歎道:「好一個明朝有名的科學家啊。」

「子先(徐光啟字),請講。」

「卑職剛在在李庄閑逛時,現農場上有四五百匹駿馬,還在農莊後面的一個大屋子現了一個鍛造室,卑職猜測應該是李庄原來的主人用來打造農具的吧,希望會有用處。」徐光啟有條不紊地彙報道,凸顯出了他過人的縝密思維。

「太好了,」司馬錦聞言不由大喜道,「如此一來,三百步兵就有匹配的戰馬了,而且長庚也不用花大力氣重造一個鐵器鍛造室了。」

說到這,司馬錦突然推測道:「偌大一個農莊,肯定存儲有大量糧食,武橋現在就可派人四處找找。」

「是,元帥,末將這就去。」武橋轟然一抱拳,風一般走出了李庄大院。

司馬錦猛然現徐光啟臉有意思,微一揣測,便說道:「子先,這段時間我們不會選擇駐紮,所以就委屈一下子先,負責一下八百騎兵的糧草等後勤問題,不知子先意下如何?」

其實徐光啟剛才想的不是自己的特長難以得到施展,他想的是自己還未整個團隊做出一點貢獻,因此心中有點慚愧和內疚,現在一聽司馬錦給他安排了任務,不由心喜應允道:「卑職領命,請元帥放心。」

人一旦融入了一個團隊,無論是戰績如何,心中都會萌生出做點貢獻的願望,這是因為人類是群體動物。

「元敬。」

「末將在。」戚繼光一步踏出,轟然抱拳,爽然應道。

「等武橋和手下找尋糧食有了結果,你就趕緊好好訓練一下八百個兄弟,多排練幾個陣型,以備不時只需。」

「是,元帥。」

沒有人比戚繼光更懂得軍隊陣型的重要性,而司馬錦剛剛說出了他的意思,不由對司馬錦的敬佩又多了幾分。

「東壁。」

「老夫在。」李時珍半頭白,緩緩出列應道。

「帶幾個人去附近採摘一些傷葯,本帥怕到時候會有兄弟受傷,需要醫治。」

「是,元帥,老夫這就去。」

「元帥,卑職……」徐霞客見眾人都有了任務,不由心急道。

司馬錦心中高興,從徐霞客和剛剛徐光啟的反應,至少可以證明,這個剛組成不久的八人團隊非常團結,也非常具有生命力。

「振之放心,下午就和本帥去前面的山地看看,巡視一下地形。」司馬錦笑著說道。

司馬錦雖然把八百騎兵定義為了流寇,但是流寇不但要時時考慮如何去搶掠,如何去進攻別人,更重要的是要注意去防備,防止被攻擊。

他們只有八百人,他們經不起任何大的人員損失。

安排完畢,司馬錦陡然找到了做元帥的感覺,這種感覺似是與生俱來,要不然怎麼會第一次調兵遣將,就安排得如此老練,如此得體呢。

這日下午,司馬錦和幾位將領能士隨便嚼了些乾糧,補充點了水分,便和徐霞客一起騎著駿馬,朝著李庄西北方向的山地奔去了,而李庄所在的武安縣,也正是在山地的同一個方向。

「振之,這山名叫什麼?」司馬錦指著眼前一座高達數百丈的小山問道。

徐霞客見問,急忙從懷中掏出一本泛黃的本子,也沒見他翻閱了多久,便朗聲答道:「元帥,我們眼前的這座山叫做滏山。」

「滏山?怎麼好像韓國也有個叫釜山的?」司馬錦自問道。

「我們所處的地方叫做九幽谷,是穿過滏山的唯一通道。」徐霞客說完,就把那本黃se本子放回了衣懷裡。

司馬錦這才注意到徐霞客剛才所查閱的本子,不由再次自問道:「難道那本就是傳世千年的《徐霞客遊記》嗎?」

「振之,你剛才說什麼?」司馬錦恢復常態,向徐霞客確認道。

「稟告元帥,卑職剛才說我們現在所處的九幽谷是穿越滏山的唯一通道。」

「好,太好了。」司馬錦沒等徐霞客說完,就哈哈笑了起來,似有妙計。

「振之,你看,這裡懸崖峭壁,正是伏擊官軍的最佳場所。」司馬錦有點得意忘形。

徐霞客對這裡的了解,只需看上一眼,就比司馬錦要明白許多,經司馬錦一提醒,也不由拍著大tui,大喜道:「元帥不說,卑職還真沒想起來。」

「走,本帥要回去儘快安排。」司馬錦一拍馬屁,就一陣風似的朝原路返回而去,留下一臉愕然,茫然不已的徐霞客。

這一晚,鄧子龍果然向司馬錦彙報,說是找到了許多貯存在李庄的糧食,多得夠八百大漢吃上兩年還多。

「好,」司馬錦一邊勉勵著鄧子龍,一邊轉頭吩咐徐光啟道,「子先,糧食的事就勞駕你妥善安排調度了。」

徐光啟趕忙拱手應道:「是,元帥。」

「元敬,一個縣駐紮著多少軍士?」司馬錦向戚繼光詢問道。

「不過兩千。」戚繼光回答得很乾脆。

「武橋,車騎關中可備有箭矢?」

「元帥,有。」鄧子龍吧抱拳答應道。

「多少支?」

「不下五千支。」

「真是天助我也。」司馬錦不jin再次得意起來。

眾人紛紛皺眉不解,即使徐霞客也僅知道司馬錦要設計官軍,卻不知道怎麼個設計法。

「振之。」

「卑職在。」徐霞客趕忙從沉思中清醒過來。

「此去武安縣,需要多久?」司馬錦問道。

「騎馬只需二個時辰,步行則需四個時辰。」徐霞客猜測道。

「好,」司馬錦繼而轉向戚繼光道,「元敬,今晚就去找一些火油等易燃之物來。」

戚繼光極富韜略,剛才聽見司馬錦這一番詢問,便猜到了個大概,反問道:「元帥是否想用火攻伏擊武安縣的官軍?」

司馬錦也沒什麼好隱瞞的,直言道:「不錯,下午本帥和振之一起去查看了一下里車騎關不遠的滏山,其中部有個九幽谷,極陡峭,估計有兩百丈開外。」

沒等司馬錦說完,鄧子龍就插話道:「九幽谷啊,好地方,末將就曾和兄弟們在那裡逮到過許多野豬之類的畜生。」

司馬錦心中暗笑,不理鄧子龍,緊接著說道:「二百多丈的高度,正適合從上往下射箭,而從下往上射的箭,卻根本夠不到藏身在懸崖上的伏兵,所以本帥就決定在九幽谷擊殺趕來的官軍。」

從上往下射箭,由於箭自身的重力,所以會下降得很快,而從下往上,則會大幅度減小殺傷力,所以在那裡伏兵,只有殺人,不可能被殺。

不過,司馬錦要的不是殺人,而是全殲。

「元帥難道要?」戚繼光隱約猜到了司馬錦的意圖。

「不錯,」司馬錦冷然一笑,「本帥之所以讓你去找些易燃之物,就是為了點燃九幽谷之中的乾草樹枝,到時候再派人在兩頭前後射箭,來的官軍一個都別想活著回去。」

仗還沒打,眾人就已經可以想象出九幽谷一戰的殘酷和血腥了,李時珍等人眼露不忍之色。

「可是元帥打算如何引官軍自投羅網?」戚繼光不解地問道。

司馬錦神秘一笑,沒有回答,而是說道:「不急,我們很快就會見分曉。」

這一晚深夜,關在柴房的李球接到了司馬錦派人傳來的噩耗,說明日一早便要處決他。於是這一晚,他是無論如何也沒有一點睡意,連眼睛都不敢合上,他怕明天一早就會離開這個他留戀的世界,更怕萬一自己睡著了,到時候會被痛徹心扉的感覺給驚醒,那樣就死得太難看了。

「誰來救救我啊!」李球想著想著,不jin喊了出來,可惜沒人會來救他,即使有人聽見了他的喊叫。

忽然間,他現他白天被牢牢捆綁住的雙手竟然可以稍微移動了,這一動,他又現,綁住他雙手的繩子非常鬆散,最後,他的雙手竟然掙tuo了牛皮繩的束縛,這一下,他差一點高興地跳起來,還好,他終於忍住了。

他不想功虧一簣,他還想活下去,老爺的第十房小妾雖然跑回家了,在城中卻還養著三個漂亮的女人,這幾年來,只有有事進城他就會去好好逍遙幾天,他可不想做個短命的se鬼。

小心地推開門,很幸運,白天的兩個門衛這時也不見了蹤影,於是他意識到,這會不會是陷阱,要是被強盜們再逮回來,是不是會被提前處死,然而這只是一瞬間的念頭,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測。這是他最後的機會,他要以最快的度趕到武安縣,然後讓縣太爺派兵來剿滅這群強盜,這樣他才會有繼續享用李庄豐厚糧食儲備的可能。

看著李球偷偷momo,鬼鬼祟祟地跑出了李庄,然後朝著武安縣所在的方向跑了出去,戚繼光不由豎起大拇指,對司馬錦道:「元帥妙計,末將佩服。」

鄧子龍卻心有不甘道:「便宜那廝了。」

「來回至少六個時辰,諸位這就去歇息吧,明天中午再集合,一起出戰,非打個痛快的勝仗不可。」司馬錦吆喝道。

鄧子龍一聽這話,就立刻變得興奮無比,樂不可支地應道:「好,太好了,末將都有點的等不及了。」

至於戚繼光,他的腦海里在回憶著司馬錦對整個戰事安排的每一個細節,他現司馬錦雖然是次實行作戰部署,可是表現得卻像是一個沙場老將一般,有條不紊,還妙計連連。

第二日一早,當小鳥鳴鳴,日光融融的時候,利瑪竇和宋應星等一批相對心靈手巧一點的將士早已是開始了一天的武器鍛造工作,就昨天大半天,他們就打造出了兩百隻鳥銃,今天技法熟練了,估計至少可以製造出五百隻。

早飯過後,利瑪竇突然放下了手上的工作,來向司馬錦稟告道:「元帥,製造鳥銃,我們還需要一些火藥。」

鳥銃是依靠點燃火藥瞬間爆出的力量,激出鐵彈而擊傷敵人的輕便武器,所以火藥是不可缺少的裝備之一。

司馬錦微一點頭,便吩咐道:「振之,東壁,兩位就隨利教士儘快去附近查找一些製作火藥的原料,找到了我再找人來取運,如此可好?」

「遵命。」李時珍三人齊齊拱手答應道,急忙扒了幾口飯,便趕忙去了。

「元敬,火油等物可曾準備妥當。」司馬錦繼續問道。

戚繼光早上起得早,便是為了尋找點火之物,而他也不負所托,應道:「元帥,已經準備妥當,隨時可以拿出來使用。」

「好,非常好。」

一個時辰之後,司馬錦讓鄧子龍集合了沒有工作安排的五百士兵,然後大聲宣佈道:「各位兄弟,今天是你們成為真正軍人的日子,你們興奮嗎?」

五百士兵齊齊應答道:「興奮。」

「哈哈~~,」司馬錦感受到凜冽的蕭瑟之氣,一陣爽快,「有比見到風sao女人還要興奮嗎?」

五百士兵先是一陣愕然,粗魯如鄧子龍也從來沒有和他們開過這種玩笑,但當他們確認司馬錦並沒有惡意時,便直爽地答覆道:「沒有。」

鄧子龍聽聞自己的人馬這麼不識抬舉,不給自己面子,便要劈頭蓋面地罵上幾句,卻被司馬錦攔住了。

「兄弟們,本帥喜歡聽你們說實話。」司馬錦一雙鷹目掃試過每一位士兵,鄭重承諾道,「只要你們等一會奮力殺敵,本帥可以向你們保證,明天就能夠在漂亮女人身上好好爽一爽。」

又是一陣寂靜,靜得聽得到五百士兵「撲通撲通」的心跳聲,興許他們這會兒是真的興奮了。

「怎麼,不相信本帥的話?」司馬錦的聲音像一把把刺刀,無情地刺入了每個人的耳朵,聽者凜然,見者默然。

「相信。」隨著一個大膽的士兵率先爆出了這兩個字之後,一個接著一個,他們都大聲地喊了出來,而且越喊越有節奏,場面煞是壯觀。

「這是多麼詭異又高明的手段啊,」戚繼光木然地自問道,「我已經預見九幽谷的大勝了。」

「既然相信,就給本帥好好打,不但要打勝仗,還要保重自己的性命,別到時候丟了下面的,還吵著向本帥要女人爽。」

於是一下子,五百士兵哈哈笑了起來,鄧子龍也出了「吼吼~~~」的粗壯大笑聲,即使沉穩如戚繼光者,也不jin為之動容,嘆為觀止。

「走,隨本帥去殺個痛快。」司馬錦一聲令下,戚繼光和鄧子龍兩人緊隨其後,然後就是五百個扛著無數支木箭的jing兵,其中兩百人是騎兵。

雖已是初夏,這五百jing兵卻依舊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是來自他們的盔甲,武器,又或是他們冷然無情的心,總之這支軍隊已經充滿殺氣,即使還沒有開戰,早已從隊伍蛻變成為真正的軍隊。

「元敬,你領一百騎兵,埋伏於九幽谷北面,小心別露出一絲痕迹。」官軍會從北面而來,所以司馬錦把把守北面的任務交給了老道的戚繼光。

「遵命,元帥。」戚繼光猛一抱拳,轟然領兵而去。

「武橋,你領剩下的一百騎兵,埋伏於九幽谷南面,切忌過早出擊,聽我號令。」司馬錦擔心鄧子龍的魯莽性子會壞了好事。

「元帥放心,末將會多加小心。」武橋大聲一喝,也領兵去了。

待兩人遠去,司馬錦才對著剩下的三百弓箭手命令道:「兄弟們,隨本帥上山。」

「是。」轟然一聲,驚起了滏山叢林深處無數鳥雀,昭示出了無比濃烈的殺氣。

話說管家李球一路上跌跌撞撞,總算是在天亮之前趕到了武安縣,哭天喊地地把自己在李庄的悲慘遭遇,連同司馬錦等人的兇惡形象,信口雌黃了一番。

武安縣令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子,叫劉勛,在武安縣安安分分地當了大半輩子縣令了,原本他以為再過幾年,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告老回鄉,頤養天年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前幾日剛剛被寧王的百萬大軍差點嚇破了膽,今日又遇上了司馬錦的八百強盜,讓他那老邁的膽都快被嚇破了。

「大人,請讓卑職帶著兄弟們去砍了那些匪寇,還武安縣一個太平。」說話的是武安縣縣尉,一個百戶長,力大無窮,向來自稱是武安縣第一勇士。

「李虎,」劉勛為難地搖頭嘆息道,「那司馬錦以前可是京城大官,擔任過錦衣衛指揮使,你可不能大意啊。」

「大人放心,卑職做事,何曾失敗過。」叫李虎的縣尉信心滿滿,全部把司馬錦等人放在眼裡。

劉勛又是默默嘆息了一聲,他雖然對李虎的主動請纓不太同意,可是面對強盜,除了以暴制暴,他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

見劉勛猶豫未決,李虎不由急道:「大人,卑職只需一千人,便可殺光那些強盜。」

劉勛無奈一笑,說道:「我與你一千五百人,留下五百人守衛縣城,李縣尉可千萬要小心啊。」

「遵命。」李虎猛一抱拳,內心激動不已,上次寧王派兵來勸降,他便要竭力主張和寧王的軍隊抗爭到底,只可惜縣令不聽,這一次,他決定非大獲全勝不可,要不然這武安縣第一勇士的名號,可就要浪得虛名了。

於是李虎讓李球領路,一千五百人,浩浩蕩蕩地朝著李庄快奔襲而來,只可惜,他們註定只能到達滏山的九幽谷之中,而且從此再也不能離開。

「元帥,兄弟們等不及了,您下令放箭吧。」一小兵焦急地建議道。

司馬錦卻嚴肅地答覆道:「誰也不能輕舉妄動,一切等本帥命令,違令者斬。」

弓箭這玩意畢竟比不上他前世的手槍,命中率比較低不說,致命率也不高,而且只有充分醞釀了手下的戰鬥激qing,才可以真正做到一鼓作氣。

「他***,這什麼日子了,地上還長著這麼多乾草。」李虎在剛進入九幽谷,便大聲咒罵了起來。

九幽谷極其狹窄,且終年照不到太陽,所以谷中的植物的生長凋零都要比外界的慢上好幾個月,本來已是初夏時節,谷中的植物卻還處在初春,乾草下面還不太有嫩芽冒出土來。

「大人,快點吧,前面就是李庄了。」李球心念儲存在李庄的一花一草,生怕被強盜們糟ta壞了,或是被搶走了。

「他***,老子的事要你管。」李虎火1a的脾氣一下子被點燃,整個隊伍一下子就停在了九幽谷之中,成為了三百弓箭手的固定靶子。

就在李虎高高揚起馬鞭,正要chou打李球時,他聽到了一聲響徹穹宇的吶喊聲。

「放箭。」

隨著司馬錦果斷的一聲令下,一隻只木箭,帶著一個個泛著死光的鋒利箭頭,如黃蜂,又似蝗蟲一般,「刷刷刷」地攢射向了尚自木然未決的一千五百名官軍。

「啊,我的眼睛。」

「我的大tui,還有我的手。」

「混蛋,我的pi股,誰射了我的pi股。」

一下子,一千五百人就鬧騰開了,似是做遊戲一般,他們不知道,明年此時就是他們的忌日。

等到一千五百倒下了五百人,李虎才意識到他們遭遇了埋伏,而且是準備充分的埋伏。

「兄弟們,快撤。」李虎臨危不亂,極力想控制住陣型。

只可惜主將雖然未亂,手下卻早已混亂不堪,更何況李虎只說了「快撤」,卻沒有說明到底是朝南還是朝北撤,所以剩下的一千人自動分成了兩部分,南北各一半。

「大人,別丟下我。」李球本想極力跟上李虎的步伐,哪曉得話音剛落,便被昂站立於山頂上的司馬錦一箭射穿了他肥胖的脖子,轟然倒下,丟了性命。

李虎只是匆匆看了一下山頂上的英武男子,知道此番斷無取勝的可能了,便勒緊韁繩,拚命朝九幽谷南面突圍而去,希望保得性命,等來日帶兵再來計較,只可惜,他的前面沒有出路。

「鄧子龍在此,來人留下人頭。」鄧子龍大喝一聲,倏然擋在了李虎的面前。

李虎猛然一驚,不過在武安縣,他還從未碰上過勢均力敵的對手,便強自鎮定道:「大膽賊人,敢擋你官爺爺去路,找死。」

兩人,兩騎,相向飛馳,快如閃電,勢如巨浪。

「吃你鄧爺爺一刀!」鄧子龍一把大朴刀高高舉起,迅猛如虎地朝反應遲鈍的李虎砍落。

李虎的反應雖然慢了一拍,但是畢竟沒有被嚇到,最後時刻,他也舉起了手中的大朴刀,險險架住了鄧子龍勢大力沉的一擊,只可惜,他一直自詡武安縣第一的蠻力,在年輕的鄧子龍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哐當」一聲,李虎的一把玄鐵朴刀就此掉落在地,從此失去了武器,而鄧子龍的朴刀則是因為質地太差,愣是分成了兩段,一半刀面離開了另一半刀面,但是刀柄被鄧子龍緊緊握在了粗壯的大手之中。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天龍縱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龍縱橫
上一章下一章

138. 第134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