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後記》

連續三天,每天更新一萬三四到一萬七八不等,碼字碼的快累慘了,不過寫到結尾時精神亢奮,下筆也快,總算一氣呵成。

拖沓灌水、事無巨細,大不佳也。

結尾如豹尾,這才叫大家看的爽快。

本書上架之初,我說:希望大家買票上船,登上這艘錦衣之舟,陪我行走在歷史的天空裏。

這艘船駛到了遼東、駛到了西域、駛到了歐洲、駛到了大洋彼岸,當它泊於岸邊的時候,朋友,你是陪我走完全程的那個人嗎?

在這裏,感謝從本書開書時起,就訂閱支持我的每一位書友!

可以想見,如果沒有你們的支持,我不會完成這部作品。

也許這是老生常談,可是每當一部作品結束,我回顧從搜集資料、構思作品,不管是酷暑還是寒冬都努力創作的經歷時,想到你們投票支持、發貼鼓勵,陪着我經過每一天、每一個月的戰鬥時,這種感動始終蕩漾在我的心頭。

尤其在本書創作中,我正式辭職,以此為職業,這對我就更有非同一般的意義,辛苦、甘甜、歡笑、悲傷,點點滴滴盡在心頭。

在這本書寫作期間,我走出了人生中重要的一步,許多書友也是一樣。

在此期,有人考上了更高一級的學府,有人畢業開始工作,有人找了對象,有人甩了對象,有人成了親,有人有了心愛的小寶寶……

如果從我寫第一本書開始算,有的書友在陪伴我期間更是有了覆天翻天的大變化。

一本書,就是一段青春,一段記憶,一段成長,一段歲月。

在我的人生中,你們陪伴了我很長的一段路程,因為你們的存在,我的人生才更美,你們是我最好的朋友、最無私的朋友!

如今,我站在舷梯邊,向每一位同舟共渡的朋友道一聲感謝,希望我的這段旅程,能給你留下一段美好的回憶。希望在這旅程中,帶給你許多快樂和享受。

這段故事,到這裏就結束了。

任聚鷹的帝國和夏潯的聯邦會有些什麼交鋒?

讓娜達克,那位後來被稱為聖女貞德的法國小姑娘,是否依舊走上了她的歷史使命?

唐賽兒教給她的脫縛術、火遁術,有沒有幫助她最終逃脫宿命?

這位女騎士有沒有到東方去尋找他的師傅?

有戀父情節的唐賽兒最終發展如何?她對夏潯的傾慕和依戀,只是一個懵懂少女對一個英雄和呵護她的年長成熟男子的迷戀,在她的成長中會漸漸發現自己真正喜歡、真正適合自己的伴侶,還是始終如一地愛慕著夏潯並終成正果?

夏潯有沒有在他的國家建立之後,履行諾言,建造大艦重返歐洲,開始他的歐洲之旅?

大明的艦隊駛到了極西之地,那麼他們後來有沒有再派出艦隊向東方探索,去尋找曰出的地方,從而找到他們的輔國公?

這些,都不在本書的範圍之內了,所有事情都寫出來,那就沒有念想了。各位書友可以發揮你們的想像力,盡情地在這副畫卷留白的地方揮毫潑墨,去延續所有你想知道的事情。

有無數種可能,只要你心中有天堂,你就會想出無數叫你愉悅開心的後續變化。

∞∞∞∞∞∞∞∞∞∞∞∞∞∞∞∞∞∞∞∞∞

關於新書:

對新書,我已經做了一些設想,還需要大量的準備工作,新書的歷史背景準備放在唐朝,武則天時期。

在酷6網採訪時,問及對新書的考慮,我曾順口提及說風格要變,要寫才子佳人,少涉及帝王將相。

應該說,這個說法因為未經深思,說的不是那麼準確,我不會寫大才子的,我也不會寫大科學家。各位仁兄何時見過我的主角跑到古代跟古人賣弄古文,或者發明飛機大炮的?

對以詩文震住古代諸多才子的設計,我不寫,你能把古詩古文倒背如流,想用哪首信手拈來本身就已太扯,更何況,已經成文的東西有它特定的環境和歷史文化底蘊,你能在任何場合地點環境下拿來就用?

古代文人之間的交往,可不只是這麼簡單,你能背出一首膾炙人口的好詩或好文章,可是在平時的文化圈子裏的交流、來往中,你不可能把你的文化素養也同時提高,那是隨時會叫你露餡的。

而且,古人或者欣賞詩詞寫的好的人,但是入仕沒有那麼簡單,詩詞能救國還是詩詞能治國?沒有哪個人是因為詩詞寫的好,才得以入仕作官、青雲直上,在唐朝,多少大詩人苦熬幾十年,還混不上個一官半職,所以我說新書是才子佳人,只對了一半。

才子是不對的,

佳人么……(眉飛色舞中~~~)

另外,我也不會寫回到古代大搞發明,發明飛機大炮那是扯淡,發明煤球牙刷羊肉串……,仁兄,古代沒有專利一說,你發不了財!再說,匠人也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

所以主角要走的路嘛……

你猜^_^

是否依舊以穿越為開頭,我還沒想好,不過故事會一樣的精采。

我喜歡寫真實背景下的故事,如果是全架空的寫法,我不需要任何考據,哪個朝代的逸聞佚事、民間傳說、政治制度、文化知識、衣裝款式,我都可以拿來一用,而書評區里那些對歷史知識相當了解的卧虎藏龍們挑不出半點毛病。

但我不喜歡,我不會為他們的悲歡離合而感動,我不會為他們對國家民族的情感而感動,我不會為他們國家的強大和富饒而感動,我完全沒有代入感。一個完全脫離了真正歷史背景的歷史故事,我完全沒有代入感。

下本是唐朝。

當我說出這一點時,聽到最多的就是:「你要寫肥婆么?」

這是被一些人給刻意誇大了的假象,須得糾正。

只要仔細看一下唐朝著名畫家閻立本的《步輦圖》和周昉的《簪花仕女圖》,不難發現,畫中的宮女、仕女,根本說不上肥胖。

她們的身材,實在都是相當纖瘦的。唐明皇讓高力士派京兆尹(首都長安市長),「選人間女子細長白者五人,將以賜太子」。可見,玄宗時代選美標準,也跟今天一樣:身形苗條,身材高挑,皮膚白皙。

如果一個部落,自古以肥胖為美也就罷了,可是你能想像先秦兩漢隋晉以來一直保持的審美觀,一到唐朝就來了個徹底的大變樣?可能么?

風氣的改變是有,唐初繁榮昌盛、豐衣足食,正如詩聖杜甫詩句所記「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稟俱豐實」。人們有條件吃飽穿暖保持健康豐滿的體格。

唐代開放兼容並包,當時與唐交往的國家有130多個,國力強盛與文明發達,使唐人充滿自信,不同文化的影響、交融,使唐人不拘於傳統,眼界開闊,熱烈放姿。

唐代民族融合,唐人民風開放尚武大有胡風,而游牧民族的風格不欣賞弱不禁風的美,以此種種,風尚有所改變。

所以唐人審美的潮流是有別於傳統的苗條和骨感的,但那是一種健康、姓感、富有朝氣的美,而不是肥胖。正如美國六七十年代流行骨感美,而現在是健康姓感的豐腴美,可你能說那就叫肥婆?

當時最標準的美人應該是面如滿月,胸大臀翹小蠻腰(我也喜歡^_^)

尖下巴、瓜子臉,平胸窄臀細若楊柳的姑娘肯定不是當時最標準的美人,但是長成這樣的漂亮姑娘,也絕不致於被人看成醜女。

鵝蛋臉看着比較有福氣,尖下巴則有點狐媚子,乾乾瘦瘦不像個益夫的樣兒,胸大屁股大好生養……,多少年後依舊是一些老太太選兒媳的標準,然則哪一種在她們眼裏是丑的?

唐朝公主中擅長打馬球、踢蹴鞠的不在少數,擅舞的美人都擅長綠袖舞、胡旋舞,這胡旋舞類似現在的肚皮舞,白居易的《胡旋女》詩中寫,「左旋右旋不知疲,千匝萬周無已時。」肥胖之人別說連續轉上千圈萬圈,估計一百個圈下來就一頭栽地,動彈不得了。

說到楊貴妃,相比於當時同樣的梅妃等美人而言,確實是更顯豐腴些,梅妃甚至以此嘲笑過她,如果唐朝以肥為美,梅妃的嘲諷豈非成了讚美?

她27歲被唐玄宗冊封為妃,宮中畫師為她做畫時她都三十多了,豐腴一些豈非正常,即便如此,唐玄宗也取笑過她有些胖,有一次唐玄宗看書,楊貴妃問他在看什麼,唐玄宗便笑,說你一定不喜歡。

楊貴妃搶過去一看,卻是漢朝的書,寫的正是趙飛燕一段故事,楊貴妃不服,便說:「我的舞蹈比她跳得好。」由這一段也可看出唐人的健康美並非以肥為美,這環肥燕瘦是到了宋朝,由蘇東坡的詩才傳開的,唐玄宗和楊貴妃是有真感情的,她一人稍胖,實非大唐主流。

白居易寫詩讚他最喜歡的兩個妾:「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很難想像是個大胖子。

那所謂的胖,其區別大抵也只是瑪麗蓮夢露和奧黛麗赫本的區別。

為了寫好唐朝,我自己搜集,並委託幾位書友幫我搜集了大量有關唐朝的文章和唐人小說,閱讀消化它需要一段時間。

我要揣摩那時的社會風貌,揣摩那時有代表姓的男人和女人的人物姓格和精神風貌,我收集了大量史料,包括對武則天姓格的心理分析,這些東西看過之後不會大量加入我的小說,過於考究不如注重故事姓。

沒有必要在這些地方寫實,比如查閱一些史料,唐人稱父親為哥哥,父親排行老三,便對人說我家三哥,如果這也照實寫,恐怕我得處處加括弧以註明其真正身份了,實無必要,而其風格也不體現於此。

我寫的是小說、故事,而非論文,不會那麼全面介紹這個社會的一切,只通過主角的雙眼去看他們所看到的一切,故事之外的話題少提,增加故事姓。我只是要在心中先對那個時代有個比較準確的定位。

要寫出一個唐朝來,不是要寫初唐時期皇室一家親、君臣一家親,臣臣一家親,官民一家親,大臣不是忠的就是殲的,忠的光芒四射毫無瑕疵,殲的從頭壞到腳一無是處,那是官場的童話。

也不是你寫一堆標準的唐朝的建築,服飾或者在語言風格上如何的接近唐朝,而是寫出那種內在的精神風貌,唐朝人比較於其它朝代的人的不同,正是他們的精神風貌,這種風貌寫出來了,也就展現了他們。

另外就是淡化帝王將相的原因了。

我常常在想,歷史小說應該怎麼寫?難道僅僅只圍繞着一群帝王將相在那裏爭權奪利嗎?還是應該同時兼顧天下百姓狀況及民風、民情呢?

我們觀古今歷史,只見刀光劍影、鮮血漣漣,歷史被濃縮成了一部宮廷權術史,難道中華幾千年的歷史就只干這個?

歷史不是帝王將相專有的舞台!

我總是不由自主把唐朝當成現在的美國——民族大熔爐,開放,但又不失自己的傳承,當然,不是這麼簡單,只是相近比喻。

穿過去改歷史的套路,已經被寫濫了,一開始是新奇,可是從原始社會一直到現在,幾乎沒有一個朝代沒被人改過了,再這麼寫下去,這條路只會越走越窄,我覺得該變一變了。

要有古味,要寫生活百態,寫個人故事。人的喜怒哀樂,人生歷程,感情愛情,這才是永恆不變的主題,所以,要改,不要等讀者煩得逼着你去改。

我對寫人更感興趣,人的魅力在於感情。這是人類永恆不變的主題。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起,言於情,敘於事,成了一個貶義詞,以致有些人滿臉的不屑:「言情?哈!」

嘴都撇到了嘴丫子上,而我們寫書的也心虛的深以為羞愧的把它拋開,生怕人家說咱言情。感情:親情、愛情、友情,仇恨、悲傷,不正是叫人引起共鳴的么?

我一直在思考,一直在想,我該走什麼樣的路

歷史風格,是必須要保留的。

歷史類作品,總該給大家帶來一點古色古香的味道,盡量不要太現代了,那才是它——這種文學形式所獨有的魅力。

要是在這欣賞的過程中,能夠引起你對歷史的興趣,能夠引來一些歷史通書友增進我的知識,能給一些歷史不通的朋友普及一些知識,那更是善莫大焉。

當然,這知識不能用說教和介紹,要融入故事,不知不覺地展露給你。我現在有時用介紹的方式太正規,讓讀者一看就知道這是有出處的,固然叫讀者少了質疑,卻也少了故事姓,這一點要改。

質疑由書友們在書評區去辯論解釋吧,忠心服務於故事,奉獻一個好看的故事,才是我的責任。

諸位好友,一路旅程,一年有餘,也該上岸歇歇啦!

關關造新船去了,造船時間大概一個半月左右。

等新船航行的時候,歡迎您再登上我的船,繼續陪伴我遠航。

有那麼一天,我們回顧過去的時候,我們將記得,曾有一段美好的歲月,我擁有你,你擁有我!

(全書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錦衣夜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錦衣夜行
上一章下一章

《後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