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病王暖寵腹黑妻下載
  3. 病王暖寵腹黑妻
  4. 番外四:他們的女兒

番外四:他們的女兒

作者: |返回:病王暖寵腹黑妻TXT下載,病王暖寵腹黑妻epub下載

小澈兒三歲那年,蘇慕凡懷上了她跟殷容疏的第二個孩子,正如殷容疏希望的那樣,是一個女孩兒。因為這個孩子的出現,殷容疏稍稍彌補了一些心中的遺憾,當初蘇慕凡懷上小澈兒的時候,他並沒有在蘇慕凡的身邊,這一次,殷容疏真的幾乎是放下了所有的事情陪在蘇慕凡的身邊,攝政的事情也交給殷澤沛暫代,有重要的事情,殷澤沛都是來到容王府找殷容疏商量,一向懶散的殷澤沛突然忙了起來,心中卻是理解殷容疏,當初夏菡懷有身孕的時候,自己不也是巴不得時時呆在她的身邊嗎?

十月懷胎,蘇慕凡生下一個漂亮的女孩子,這個女孩子可以說是上天的寵兒,繼承了蘇慕凡和殷容疏容貌上全部的優點,因其是在下雨天出生,又極其喜歡雨聲,所以取名聽雨。如此尊貴的女孩子自然是被捧在手心裡長大的,不像她的哥哥那樣,從小就要跟著自己的父王習武。但是蘇慕凡擔心自己的女兒會養成驕縱的性格,從小也是悉心管教,不過,聽雨天性沉靜,鮮少在人前露面,自然也沒有一般貴族小姐的驕縱任性。

讓倉逍高興的是,聽雨自小便對醫術有興趣,也繼承了蘇慕凡對醫術的天分,對於世事的觀念,聽雨大部分是接受了來自於蘇慕凡的教導,所以她的很多行為在外人看來都是有些出格的。

殷聽雨七歲那年,當今聖上正式親政,容王辭去攝政王之位,從此退出朝野,在容王府里過著悠閑自在的日子,同年,殷容疏和蘇慕凡的女兒殷聽雨被封為凝月公主,意為如明月般光輝。按照臨夏國的規矩,王爺的女兒只能被封為郡主,如此破例的也只有殷聽雨一人,這是當年聖上對攝政王多年扶持所表達的謝意,讓他最疼愛的女兒擁有公主之尊。

其實殷容疏和蘇慕凡倒是不在乎這些,就算沒有公主的名頭,他們的女兒一樣能過得很好。

卸去攝政王之位、一身輕鬆的殷容疏便帶著蘇慕凡和他們的一雙兒女四處遊歷,幾年下來,他們也是長了不少的見識,談吐之間已經跟同齡的孩子有了很大的不同。

殷聽雨十二歲那年,齊藍國皇上歸海承禹壽辰,邀殷容疏、殷澤沛他們前往齊藍國赴宴,因殷澤沛朝中有要事纏身,只有殷容疏和蘇慕凡代為祝賀。

到了齊藍國,殷容疏他們依舊在歸海承禹的舊宅里住下,此時乃是夏季,紅蓮湖中的蓮花並未盛開,一池湖水倒是清澈。回到舊地,殷容疏和蘇慕凡自然想起了以前的舊事。

十二歲的聽雨已經有了少女的亭亭,而她的哥哥殷炘澈也已經是十五歲的少年了,這次來齊藍國也並非他們兩個第一次來這裡,有幾年的冬天,他們也跟著自己的父母來這裡住上幾個月,直到來年的春天再離開,只因他們的娘親極喜歡雪落紅蓮的美景。

歸海承禹生辰這天,殷容疏和蘇慕凡帶著殷炘澈和殷聽雨早早就前往皇宮,負責在皇宮門口迎接他們的是歸海承禹的長子歸海銳,以前倒也見過幾次,他比澈兒要小上一歲,這個歸海銳自小聰穎,歸海承禹有意要培養他成為儲君,親自悉心教導,要說起來雖然歸海銳跟殷炘澈只見過幾面,不過這兩個少年還是挺聊得來的。

歸海銳把殷容疏和蘇慕凡二人帶到歸海承禹的寢宮,正好當時寢宮裡有幾個皇子也在,歸海承禹跟殷容疏和蘇慕凡二人略寒暄了一番,笑著看了一眼自己的這幾個兒子,隨即跟殷容疏和蘇慕凡半開玩笑道:「你們夫妻兩個選一個做女婿怎麼樣?我這幾個兒子可都不錯。」

殷容疏微微一笑,沒有說話,自己的女兒才多大啊,他就打起主意來了,自己可還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女兒出嫁的事情,不過這樣突然被歸海承禹提起來,心中還真是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感覺。

蘇慕凡輕笑一聲,「這個我們可是做不了主兒,全看雨兒的意思。」不過在蘇慕凡想來,她是不希望自己嫁進皇室的,這意味著永遠的麻煩,而且齊藍國距離臨夏國這麼遠,她心中也是不樂意,現在女兒還小,這些事情都說不定的。

歸海承禹心中早就已經計劃好了,像是殷聽雨這樣出色的女孩子,不嫁給自己的兒子實在是太可惜了,歸海承禹看向殷聽雨,輕聲道:「雨兒,來到皇帝伯伯這裡來。」

殷聽雨緩步上前,「聽雨見過皇上。」姿態落落大方,與生俱來的尊貴之氣盡顯。

歸海承禹越看與喜歡,輕聲問道:「皇帝伯伯的這幾個兒子,你喜歡哪個?你選一個做你的夫君好不好?」

殷聽雨抬眸掃了一眼,輕聲道:「皇帝伯伯的兒子都很優秀,但是聽雨年紀還小,還不是時候考慮這些。」其實她跟娘親的想法是一樣的,她並不想嫁進皇室,從小看著爹爹對娘親這麼寵愛,殷聽雨心中已經暗暗決定,自己將來的夫君也要像爹爹對待娘親這樣,只能娶自己一人。

歸海承禹大笑,「也是,是皇帝伯伯太心急了,那聽雨再考慮幾年,到時候決定也不遲。」

歸海承禹讓自己的那些兒子退下,自己跟殷容疏和蘇慕凡聊起舊事來,同時吩咐自己的長子歸海銳帶著殷聽雨和殷炘澈在齊藍國的皇宮裡四處轉轉。

眾位皇子自皇上那裡回宮之後,自然把剛剛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跟自己的母妃說了,在齊藍國的皇宮中誰人不知皇上跟臨夏國的容王和容王妃的交情,而臨夏國的皇上對容王和容王妃又是極其尊敬,如果要是自己的兒子能娶了這凝月公主,這皇位不就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嗎?

所以,這些皇子們在殷聽雨的面前都是極度討好,且不說她的身份如何尊貴,但是她的容貌、氣質就足以吸引任何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年,但是十二歲的殷聽雨還從未考慮過這些,雖然對於臨夏國的女孩子來說,再過個兩三年,就是及笄之年了,但是蘇慕凡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在身心還未完全成熟的情況下就談論情愛之事,所以殷聽雨是從未把這些事情放在心上的。

殷聽雨受不了這些皇子們的煩擾,索性就呆在自己父母的身邊,他們也沒有辦法。

而殷炘澈則是隨著歸海銳去了他的寢宮,兩個少年意氣相投,話也聊得投機,關於歸海銳對自己妹妹的心思,殷炘澈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雖然他不知道情竇初開的歸海銳對自己妹妹的感情究竟有多少,但是身為朋友,他還是要告誡歸海銳一番。

「我勸你還是不要動我妹妹的心思了,她不可能會嫁進皇室的。」

「她不是不會嫁進皇室,而是不會嫁給一個會有三妻四妾的人。」歸海銳其實已經很明白了。

「所以啊,你是不可以的。」他的父皇已經在培養他做儲君了。

歸海銳扯起一絲輕笑,「這樣的事情誰也說不定。」

殷炘澈看向歸海銳,眼睛里含著警告,「你雖然是我的朋友,但是有些話我還是要提前跟迷說清楚,我的妹妹要嫁的人只能娶她一人,並且永生都不能負她,否則的話,不管這個人是誰,不管是追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找這個人算賬的。」

歸海銳收起了笑容,眼神堅定地看向殷炘澈,「你信不信,如果你的妹妹願意嫁給我的話,我可以為了她放棄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殷炘澈愣了一下,淡淡道:「有些事情不是用來說的,而是用來做的。」

歸海銳苦笑一聲,「我已經對她用了心思,可是她顯然還處於懵懂之態,你的妹妹尚且不知情事,而我也不願逼她。」

殷炘澈輕笑一聲,「我敢跟你打賭,我的妹妹不到十八歲的話,我的父母是絕對不會讓她嫁人的,你確定你能等得了這麼長時間?」漫長的等待啊,不止是等待,還有壓力。

「如何等不得?就算再多上幾年,我也等得了。」

殷炘澈輕輕搖頭,卻沒有再說話。

當年的壽宴之上,殷聽雨和殷炘澈跟在殷容疏和蘇慕凡的身後,如此出色的兩人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說臨夏國容王的一雙兒女是世間難得一見的出色,如今見了,果然如此,也因此有人動了心思。

但是他們的心思卻是白費了,殷容疏和蘇慕凡並沒有在齊藍國的京城呆上幾天,歸海承禹的壽宴之後,他們就離開京城,去往當初殷容疏治腿的那個山谷去了。

歸海承禹親自出宮送他們離開,歸海銳也一同給他們送行,情竇初開的少年雖然極力剋制,但是眼睛還是忍不住看向殷聽雨,雖然殷聽雨懵懂,但是蘇慕凡和殷容疏又怎麼能看不出來,但是他們不阻止也不贊同,他們的女兒顯然還不知情事,他們也不多加干涉,關於這件事情,就讓自己的女兒去體會領悟吧,全看他們的緣分。

看著馬車走遠,歸海承禹輕輕拍了一下自己兒子的肩膀,輕嘆了一口氣,「銳兒,你還是放棄她吧,她可以選擇朕的任何一個兒子,可是不能是你,也不會是你,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歸海銳沉聲道:「因為她不可能會嫁給一個有三宮六院的皇上,而皇上也不能真心愛上一個女子。」

「你明白就好,銳兒,父皇知道這對你來說不公平,可是你是所有皇子里資質最好的一個,齊藍國的江山,將來必定要交到你的手上,所以,你就斷了對她的念想吧。」

「父皇,兒臣想要求父皇一件事。」

「你說。」

「齊藍國儲君的人選,父皇能另選別的皇子嗎?」

殷容疏和蘇慕凡他們一路往那山谷而去,這是這麼多年之後,他們第一次回到這個山谷,山谷里已經是空蕩蕩的了,曾經他們住過的院子,已經是落滿了灰塵,看起來很久都沒有住過人了,那兄妹兩個應該沒有回來過吧。

殷聽雨到了這裡倒是高興得很,因為這裡有很多極其罕見的毒物,而且還有很多珍貴的藥材。

蘇慕凡拉著殷聽雨和殷炘澈的手道:「就是在這裡,你們爹爹的身體才好起來的,雖然當時發生了很多意外的事情,但是依舊是值得感激的。」蘇慕凡說著看向殷容疏,當初容疏的性命危在旦夕,這裡可以說是他們最後的希望了,好在上天垂憐,容疏的身體終於好了起來。

殷容疏抬手輕撫蘇慕凡的青絲,「如果不是你,我只怕早就死了,感謝上天把你送到我的身邊。」她嫁給自己的那年正是自己行將就木的那年,其實早在幾年前,自己就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只是安靜得等待著死亡而已,就只有倉爺爺還在堅持,可是他雖然心急卻也沒有辦法。

後來,因著凡兒的積極,自己才開始重新燃起了希望,終於查到了有關鴆寧之毒的事情,來到齊藍國認識了歸海承禹,知道了鴆寧之毒的來源,找到這山谷,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凡兒的堅持,殷容疏很慶幸,上天代自己不薄。

蘇慕凡帶著殷炘澈和殷聽雨去了自己曾經遇到小狐狸的那梅林,曾經開遍紅梅的梅樹,此刻是光禿禿的,看起來有幾分蒼涼。

「當年,娘親就是在這裡見到那隻小狐狸的,它很懶,整天就知道睡覺,不過它卻只賴著我,除了你們的父親之外,它都不讓別人抱的,在羌盧國的時候,也是它找到了我,咬著我不放,如果不是它的話,你們的父親只怕還沒有那麼容易找到我呢。只是,後來在桐定山莊的時候,我們都只顧著逃命,也不知道那個小傢伙跑到哪裡去了。」蘇慕凡說著,突然傷感了起來,已經有這麼多年沒有見到它了,也不知道那小傢伙兒現在怎麼樣了,真的很想再見到它。

殷容疏攬著蘇慕凡的肩膀,輕輕拍了拍,「它會好好的。」

「娘親,你看。」殷聽雨輕扯蘇慕凡的衣角,蘇慕凡朝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那裡竟然站著幾隻狐狸,有兩隻大的,四隻小的。

而那其中一隻大的不就是自己的小狐狸嗎?蘇慕凡心中激動,雖然這麼多年沒有見到它了,但是蘇慕凡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蘇慕凡微微蹲下身去,看著那隻自己曾經自己很熟悉的狐狸,那狐狸沒有片刻的猶豫,朝著蘇慕凡跑了過來,一下子就撲到她的懷裡。

蘇慕凡輕輕撫摸著它柔軟的毛髮,眼睛里噙著水花,「你這個小傢伙,竟然自己回到這裡來了,這麼多年沒見到,你竟是長這麼大了,也不知道你現在是不是還跟當初一樣懶。」

它蹭了蹭蘇慕凡的手背,回過頭去看仍舊站在原地的幾隻狐狸,好像是在向蘇慕凡介紹它的親人。

許久之後,它終於離開蘇慕凡的懷抱,慢慢走回到原來的位置,幾次回頭,眼睛中都有些不舍,但是它是屬於這裡的。

看著它們漸漸走開,直到身影完全消息,蘇慕凡他們才轉身離開,對於蘇慕凡來說,這實在是一個意外的收穫,她沒想到會在這裡再次遇到小傢伙,這裡是他們當初相遇的地方,它在自己的身邊陪伴了許久,最終還是回到這裡來了,蘇慕凡很高興,或許以後,自己可以常來看看它。

殷容疏輕笑著輕撫蘇慕凡的長發,「我們該回去了。」

時間的長河還在靜靜地流淌,這片大陸上的故事還在繼續……

------題外話------

番外完,這本文就到這裡了,謝謝所有一直支持簡到現在的親們,謝謝所有人送來花花、鑽鑽、月票和評價票,還有打賞的親們,愛你們,謝謝你們。

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關注一下簡的新文:《冷王溺愛丑顏醫妃》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