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抬棺匠下載
  3. 抬棺匠
  4. 第1062章 人皮棺(16)

第1062章 人皮棺(16)

作者: |返回:抬棺匠TXT下載,抬棺匠epub下載

「你瘋了啊!郭胖子!」我沖郭胖子吼了一句。

「九哥,你別管我,有些事情,我不能再隱瞞下去了,我怕再隱瞞下去,我會瘋了!」那郭胖子抬手擦了擦額前的玻璃碎片,眼神朝陳天男瞥了過去。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郭胖子的眼神有些不對,好似有啥重要的事要說出來。

他在陳天男身上盯了一分鐘的樣子,陡然抬手就是一拳砸了過去,那陳天男坐在那,也不動,任由他拳頭砸了下去。

我特么真是火了,他倆關係以前挺好,自從機場的事情出來后,郭胖子看陳天男就像仇人一樣,我正準備抬手阻止郭胖子,那游天鳴湊了過來,一把拉住我手臂,沖我搖了搖頭,低聲道:「九哥,我以前混過,我懂郭胖子,他這是對陳天男太失望了,讓他發泄出來,估計就沒事了。」

「真的?」我真心不懂他們的心理,就問了一句。

他點點頭,也不說話。

就在這時,那郭胖子照著陳天男胸口連砸三拳,吼道:「陳天男,你個大傻/逼,你知不知道你媳婦給你帶綠帽了!」

啥?

我以為聽錯了,扭頭看向游天鳴,他同樣看著我,我們倆眼神中儘是不可思議。

這不可能,陳天男媳婦雖說看上去潑辣了一點,但絕對不至於幹這種事。

當下,我沖了過去,一把抓住郭胖子衣領,厲聲道:「郭胖子,卧槽尼瑪,這話也能亂說啊!」

他扭頭瞥向陳天男,吼道:「陳天男,你要是個男人就站出來,大聲告訴九哥,你媳婦有沒有給你帶綠帽!」

我懵了,真的懵了,這事情轉變的太快了,快到我還沒反應過來,另一個重磅消息又砸了出來。

陳天男說,「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可,我無可奈何,我們家…已經被她架空了,所有的錢財全部都在她名下了,我…我…」

說著,那陳天男整個人的神色看上格外頹廢,不到一年時間,我感覺此時的陳天男好似成熟了不少,特別是眼神,再無以前那股放蕩不羈,有得只是成熟后的憂鬱。

我連忙問他是怎麼回事。

他苦笑一聲,說:「九哥,家醜不可外揚,這事不說也罷!我只能說,無論以前、現在還是將來,你永遠是我兄弟,一輩子的兄弟,我陳天男即便是死,也會記住這輩子交了你這麼一個兄弟,不悔!」

說罷,他站起身朝門口走了過去。

我一把拉住他手臂,他扭過頭看著我,「九哥,讓我一個人靜靜,我…我想喝酒!」

我嗯了一聲,朝飯店老闆喊了一嗓門,「老闆三箱啤酒,帶走!」

很快,那飯店老闆扛了三箱啤酒放在我們面前,我讓老闆連同飯錢一起算了一下,結完帳,領著他們走了出去。

夜晚的小鎮顯得有幾分冷清,燈光也格外昏暗,我們一行人扛著三箱啤酒遊走在小鎮上,由陳二杯扶著郭胖子走在中間,陳天男走最前面,我跟游天鳴走在最後面。

走著,走著,我們不知不覺已經走出小鎮,來到還一處海邊,偶有幾道亮光透過海水折射到海灘上,那陳天男挨著沙灘坐了下去,我們幾人立馬跟了上去,在他邊上坐了下來,我掏出啤酒,起開蓋子給他遞了一瓶。

他接過啤酒猛灌了一口,扭頭看著我,「九哥,我是不是很沒用?」

我想了一下,我認識的陳天男屬於放蕩不羈那種,要說他具體懂啥,我還真不知道,但,這種情況下,我肯定不能說實話,正準備開口,他突然開口道:「九哥,我知道你怕說實話,傷了我,沒事,你照實說就是!」

言畢,他再次灌了一口啤酒下去。

「算是社會閑雜人等吧!」我說了一句實話。

他呵呵一笑,「謝謝!」

說著,他舉起酒瓶一飲而下,又拿出另一支啤酒,起開,灌了幾口,緩緩開口道:「九哥,我…我心裡苦,比這啤酒還苦!」

說這話的時候,他語氣帶著一股哭腔。

我拍了拍他後背,低聲道:「有啥事別憋在心裡,說出來,或許我們能幫你!」

話音剛落,那陳天男陡然站了起來,撲騰一聲朝我跪了下來,「九哥,我對不起你!」

我有些懵了,立馬拉起他,就說:「咱們都說好了,過去的事,不再提了,再者,我欠你錢,你媳婦問我要錢也是人之常情,有啥對不起我的。」

他搖了搖頭,「我不說事,我…我…我還有事瞞著你!」

我一愣,還有事?就問他:「啥事?」

他再次跪了下去,「九哥,還記得去年在萬名塔時么,我當時跟你說過一句話,說是王初瑤這人不單純。」

我想了想,他當時好似說過這樣的話,就問他,「那又怎麼了?」

「我…我…我難以啟齒!」

說著,他抬手煽了自己幾個耳光。

這一幕弄得我徹底懵了,這陳天男怎麼了?怎麼會忽然扯到王初瑤?就拉住他手臂,「天男,有啥事慢慢說!」

他用近乎哭泣的聲音說,「九哥,我不人,我是畜生,你打我吧!罵我吧!若不是我,嫂子不會死,我…我豬狗不如啊!」

等等,嫂子?

他嘴裡的嫂子應該是蘇夢珂。

他怎麼會跟蘇夢珂的死扯上關係?這明顯不對啊,蘇夢珂的死在很大情況上是跟游書松有直接關係,而現在游書松已經死了,也算是替蘇夢珂報了仇,而現在聽陳天男語氣,他跟蘇夢珂的死有關?

這…這特么扯淡了吧!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不可能跟蘇夢珂的死有關!

那陳天男見我沒說話,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拚命朝我磕頭,而邊上的郭胖子早已暴走了,走過去抬腿就是一腳踹了過去,吼道:「草泥馬,我說那段時間你怎麼不對勁,怎麼會平白無故對我那麼好,敢情是心裡有愧啊!」

那郭胖子一邊說著,一邊拚命踹那陳天男。

我當時腦子是懵的,直到游天鳴拉了我一下,我才回過神來,先是朝郭胖子吼了一句,讓他別搗亂,后是看向陳天男,「天男,你說說到底怎麼回事,蘇夢珂的死,怎麼會跟你扯上關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