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抬棺匠下載
  3. 抬棺匠
  4. 第1387章 燒屍

第1387章 燒屍

作者: |返回:抬棺匠TXT下載,抬棺匠epub下載

我深深地看了顏瑾一眼,淡聲道:「事後必須將顏瑜風光大葬,將其遺骸埋入梅州老家。」

「行!」她想了想,說:「這點不需要你說,我也會替她辦一場盛大的喪事。」

我哦了一聲,又朝她說了一聲謝謝,最後朝其彎了彎腰,表示感謝。

那顏瑾好似沒想到我會這般做,微微一怔,問我:「陳九,你喜歡上我妹了?」

我嗯了一聲,心裡苦澀的很,也不再說話,走到顏瑜邊上,緊了緊她手臂,眼角變得有些濕潤。

大概過了七八分鐘的樣子,我心裡稍微好受了一些,緩緩起身,朝顏瑾問了一句,「十面伏魔陣弄好了沒?」

她點頭道:「已經弄好了,就差陣言了。」

我沒有說話,徑直走了過去,抬眼看了一下十面伏魔陣,布置的還算不錯,有板有眼的,陣中央的位置儘是殷紅的牛血,陣頭的位置是一顆牛頭。

或許是殺牛時手法不對,牛眼的位置掛著兩顆晶瑩剔透的牛眼淚。

不看那牛眼淚還好,一看那牛眼淚,我心裡有些不忍,但考慮顏瑾她們在邊上,還是走了過去,席地而坐,雙眼微閉,嘴裡開始念陣言。

這陣言有點難,足足花了半小時,當念完陣言時,我已經汗流浹背,臉色也是蒼白如紙。

那顏瑾走了過來,掏出紙巾替我擦了擦額前的汗水,又問了我一句,「好了沒?」

我點頭不語,緩緩起身,雙手不停地結印,約摸弄了三四分鐘的樣子,我雙手猛地朝地面拍了下去,嘴裡暴喝一聲:「結陣。」

隨著這話一出,十面伏魔陣中間的位置掀起陣陣旋風,全部朝陣頭那個位置匯去。

看著旋風吹起,我微微皺眉,按說十面伏魔陣不會起這種反應才對啊,就如平常燒黃紙,一般都是平地起風,一旦出現打著旋兒的風,只能說明附近有陰魂來拿黃紙了。

那顏瑾見我臉色不對,問了我一句,「陳九,怎麼了?陣法出問題了還是?」

我瞥了她一眼,「情況有點不對勁。」

「怎麼不對勁了?」小姨湊了過來,問了一句。

我解釋道:「我學陣法時,王老爺子曾跟我說過一句話,說是大凡陣法結成時,最多是起一層朦霧,絕對不會掀起這種旋風。」

「那現在是?」那顏瑾神色一緊,忙問。

我把先前的想法告訴她,就說這附近有陰魂來了,她說:「是不是地下那些陰魂的緣故?」

我搖了搖頭,「不可能,先前布六陽赤火陣時,並沒有異象,這足以說明在這布置陣法應該不會對地下陰魂產生影響。」

「以你之見,現在的情況是?」那顏瑾估計是想到了什麼,下意識朝顏瑜的遺體看了過去。

我立馬回過神來,目前這情況,恐怕不是顏瑜的陰魂在作怪,而是…吳老。

當下,我立馬朝吳老的屍體看了過去,就發現那地面空蕩蕩的,哪有什麼屍體啊,我忙問:「屍體呢?」

那顏瑾一愣,「不是在那麼?」

我急了,又問:「我說的是吳老的屍體。」

「吳老啊!」她扭頭朝邊上的一名警察看了過去,問:「先前讓你搗鼓那屍體,你整哪去了?」

那警察二十來歲的年齡,應該是剛入警隊沒多久,一聽顏瑾的話,好似挺害怕的,說:「在…在那邊。」

說話間,他抬手朝另一邊指了過去。

我順著他手指地方看去,臉色唰的一下就變了,麻蛋,他居然把吳老的屍體移到六陽赤火陣的陣眼上了。

我擦,這特么不是沒事找事么。

我布六陽赤火陣,本身是打算利用六陽赤火陣,令整個岩洞內達到陰陽平衡的狀態,現在被他把吳老的屍體移過去,這特么談什麼陰陽平衡。

很明顯的是,那六陽赤火陣不但不能令整個岩洞達到陰陽平衡,相反,反倒會加重岩洞內的陰氣。

好在,那六陽赤火陣只有一小時的時限,現在一小時早就過去了,但即便這樣,依舊不能忽略那陣法。

畢竟,陣法這玩意哪怕過了時限,多多少少還有點威力。

這讓我臉色一下子陰沉下去了,雙眼直勾勾地盯著那警察看了好長一會兒。

那顏瑾估計是看出啥了,就問我:「是不是屍體位置沒放好?」

我瞪了她一眼,厲聲道:「何止沒放好啊,這特么簡直就是坑人啊!」

說完這話,我特么氣的差點沒揍人,連忙走了過去,一把拉開吳老的屍體,又對著他屍體燒了一些黃紙,最後實在是沒辦法了,跑到十面伏魔陣的陣頭,將牛眼的眼淚抹在吳老的眼珠上,又弄了一點牛血,塗在吳老的四肢。

這樣做的好處是,牛血屬於純陽之物,塗在吳老身上,能令其身體四周的陰氣消散一點。

大概花了三四分鐘的時間,總算弄好了這一切,但,十面伏魔陣那邊的旋風還是匯聚在陣頭處,這讓我生出束手無策的感覺。

好在那顏瑾的一句話點醒了我,她說:「陳九,要不,將吳老的屍體直接燒了?」

我一愣,她說的這個辦法可行,只是,吳老已經死了,按照我們抬棺匠的規矩,不能燒屍的,這讓我愣在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那顏瑾見我沒說話,就問我:「怎麼?不能燒屍么?」

我搖了搖頭,說:「燒倒是能燒,只是我們抬棺匠不允許燒屍,會壞了規矩。」

話音剛落,那顏瑾壓根沒理我,直接對邊上那警察說:「事是你惹出來的,你得自己解決,否則,事情結束后,別怪我記你黑料。」

聽著這話,我特么也是醉了,遇到如此上司,也特么是真倒霉了。

按照我的想法是替那警察說幾句好話,哪裡曉得那警察直接來了一句,「顏隊,您說咋做?」

「找些汽油倒在那屍體上面,一把火燒了乾淨。」那顏瑾皺眉道。

「可…可…可要是把屍體燒了,我們回去后怎麼交待啊!」那警察支吾一句。

「你怕什麼,是我寫報告,我自然有辦法能說得過去。」那顏瑾瞪了那警察一眼,催了一句,「行了,別磨磨唧唧的,趕緊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