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抬棺匠下載
  3. 抬棺匠
  4. 第1896章 陰陽飯(86)

第1896章 陰陽飯(86)

作者: |返回:抬棺匠TXT下載,抬棺匠epub下載

「小九啊,叔跟你說,等會到了鎮上,我介紹一個店子的早餐給你,好像是你們湖南人開的,那裡面有個魚粉賊好吃,你可以去試試。」那老鄭朝我又說了一句。

嗯?

我老鄉開的?

我忙問:「你不去?」

他說:「唉,我們幾個昨天吃過了,今天想換個口味,你也知道,我們現在有錢了,得吃點高檔東西了。」

說話間,他朝邊上幾個人看了過去,吼道:「哥幾個,對不對!」

「對,肯定得吃高檔東西,要我說,反正現在還沒出殯,我們得去東莞好好玩一次。」其中一人附和了一聲。

這話一出,好幾個人面色狂喜,說:「好,去東莞瀟洒一天。」

但,那老鄭好似有些不樂意了,就說:「我說哥幾個,咱們可都是苦人出身的,家裡的媳婦在家裡替我們照顧父母,照顧孩子,咱們可不能幹對不起她們的事,特別是你瓜子,你媳婦替你照顧病重的雙親,你好意思做對不起她的事?」

不得不說,老鄭的話還是挺有用的,那幾個人的神色立馬萎縮了不少,支支吾吾地說:「老鄭,我也就是摸摸嘴皮子,沒打算去哈!」

老鄭白了他一眼,就說:「行了,咱們做人花錢可以大點的,但這良心還得在,別讓金錢蒙蔽了我們的良心。」

我懂他這話的意思,這是在給他們幾個人打預防針。

這讓我不由高看老鄭幾眼,一直以來,這人給我的印象是粗漢,沒想到這傢伙,居然跟張飛似得,還懂得粗中有細。

而那些人被老鄭教訓一番后,一個個變得老實不少,而老鄭則領著我們一票人一邊走著我,一邊開始得瑟。

從他的話里,我得出了一些有用的消息。

一是,他們幾個人當中,有兩個已經徹底被袁青田的金錢給腐蝕了。

二是,老鄭並沒有被袁青田徹底腐蝕,而是有心離開,但礙於某種原因,他不得不留在袁青田身邊。

三是,老鄭提的那早餐店,足足提了三次,這讓我上了心,等會去了鎮上,勢必得去那店子看看。

就這樣的,我們一眾人,一邊朝鎮上走了過去,一邊聽著老鄭在那嘮嘮叨叨的吹著牛。

待走到鎮上時,時間差不多過去半小時了,也不曉得老鄭是有意的還是咋回事,剛到鎮上,他先是朝他們那些人打了一個眼色,后是連忙捂住肚子,說是肚子痛。

隨著他的話一出,那些人居然不約而同的肚子痛了。

看到這裡,我哭笑不得,那老鄭是想支開我,我自然也不會停留,就說:「既然幾位肚子痛,那我先行一步了。」

說完這話,我徑直朝前邊走了過去,也沒再搭理老鄭等人。

走在街上,我大致上瞄了一下,不得不說,這鎮子雖說不大,但人卻是多的很,饒是早上的起點,這鎮上的街道已經有了不少行人。

按照昨天夜裡那女人的說法是讓我八點去普洱茶館,而現在才七點左右,我便在鎮上隨便找了一家早餐店,簡便的吃了一點東西。

肯定有人得問了,怎麼不去老鄭說的那家早餐店。

原因很簡單,那老鄭讓我去那家早餐店,應該是有啥話想告訴我,又或者說,有啥東西要交給我。

而老鄭等人除了昨天來過鎮子,便是今天了。

昨天的老鄭並沒有被袁青田的金錢給腐蝕,也就是說,他昨天不可能讓那早餐店的人給我傳話,或帶東西。

唯有今天才有可能。

可,今天的老鄭,還沒去過那早餐店,自然不可能有東西交給我。

只有等到他們吃完早餐后,才有可能。

正是因為這個,我才沒有去那店子。

一頓早餐過後,我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差不多是七點半的樣子,我徑直走出早餐店,開始在鎮上找那家普洱茶館。

那普洱茶館還算好找,因為它的外形在這鎮子顯得別具一格,周邊都是一些現代化建築,唯獨那家普洱茶館,卻是古代的那種裝飾,有點像是八角樓。

但,相比古時候的八角樓,這普洱茶館又多了幾分現代的氣息。

站在門口,我打量了一下這茶館,就發現裡邊人挺多的,各種吆喝聲不絕於耳,茶館內裝潢則偏古代風。

我摸了摸口袋的鈔票,說實話,我有些不敢進去,主要是擔心這裡面的消費,要知道我身上就揣著一百來塊錢,至於袁老太太給我的那些錢,我放在那金棺上邊,也沒拿。

咋辦?

我在茶館前邊徘徊了一會兒,最終一咬牙,不管了,先進去再說,要是錢真的不夠,最多幫他們刷幾天盤子。

當下,我朝那茶館走了進去。

剛到門口,走過來一名十八九歲的姑娘,她先是沖我微微一笑,后是問我:「先生,找人還是喝茶?」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兩者都有!」

她一聽,在我身上仔細打量了一下,就說:「您是陳九先生?」

嗯?

她知道我名字?

難道是那女人提前招呼的?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那姑娘朝我做了一個請的動作,又說:「這邊請,我們老闆在天字型大小等你。」

她老闆?

難道昨天夜裡見到的女人不是林繁?

不對啊,以我的猜測,那女人十之八九是林繁。

當下,我連忙問了一句,「小姑娘,打聽一下,你老闆姓林么?」

話音剛落,那小姑娘停下腳步,詫異地盯著我,失聲道:「你不認識我老闆?」

我搖了搖頭,說:「不認識!」

她好似有些不信我的話,死死地盯著我,足足過了好幾秒鐘,她才徐徐開口道:「你真不認識我老闆?」

我苦笑一聲,「真不認識。」

「不可能啊!」她疑惑地看著我,皺眉道:「一般能讓我老闆等待的人,只有一種人,那便是朋友,而能被我們老闆稱之為的朋友的人,估計整個中國沒超過十個,按說…她不應該等你啊!」

我聽出她的意思了,她老闆很厲害,也沒說話,就示意她帶路。

那小姑娘也不知道咋回事,也不往前,而是再次問了一句,「陳九先生,你真不是我們老闆的朋友?」

我笑了笑,說:「還沒正式見過面,應該算不上朋友。」

她面色一邊,又在我身上打量了一會兒,這才領著我朝前邊走了過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