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抬棺匠下載
  3. 抬棺匠
  4. 第2165章 牛懷前輩

第2165章 牛懷前輩

作者: |返回:抬棺匠TXT下載,抬棺匠epub下載

聽著這話,我算是徹底懵了。

龔老怎麼這麼希望抬棺匠有出頭日?

要知道,幾分鐘前,他還信誓旦旦的罵著抬棺匠來著,甚至各種看不起。

這才過了幾分鐘啊!

態度怎麼會有如此大的轉變。

當下,我也沒說話,直至龔老站起身後,我才把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他一聽,眼角有眼淚溢了出來,滿臉幸福道:「實不相瞞,我師傅以前是抬棺匠,他老人家的一身本事,在我們這邊傳的神乎其神。只可惜,他老人家對收徒頗為嚴格,這麼多年,只收了我這麼一個徒弟,後來他老人家身子不好,大概是50歲左右,就…就撒手人寰了。」

不待我開口,老田臉色刷的一下變得凝重起來,忙問:「龔老,牛懷前輩是你師傅?」

「嗯!」龔老點點頭,滿臉儘是得意之色,好似對他來說,能做牛懷的徒弟是他一輩子的幸事。

「天吶!您竟然是牛懷前輩的徒弟。」老田驚呼一聲,差點沒跳起來,一把抓住我手臂,興奮道:「宮主,他竟然是牛懷前輩的徒弟,天吶!天吶!」

我眉頭一皺,以老田的脾氣,應該不至於這樣啊,除非遇到極大的事情。

當下,我忙:「牛懷是誰?」

話音剛落,老田跟龔老臉色刷的一下沉了下去,老田說:「宮主,不是我說你,你作為我們抬棺匠的宮主,竟然不知道牛懷前輩。」

嗯?

我摸了摸鼻子,我應該知道牛懷是誰嗎?

那老田見我一臉迷茫,深嘆一口氣,就說:「也對,你不是我們這邊的人,應該不太清楚。不過,宮主不是我吹牛,往上數一輩,甭管你是南方的抬棺匠,還是北方的抬棺匠,就沒一個人不知道牛懷的。」

嗯?

這麼厲害?

說實話,我有些不信,主要是我入行這麼多年,壓根沒聽人提過牛懷這兩個字。

那老田好似看穿了我的想法,沉聲道:「宮主,這麼跟你說吧,牛懷老前輩是近百年來,我們抬棺匠這一行的第一天才,他老人家從十四歲開始入行幹這一行,直到五十歲仙逝,他老人家把這一輩子都貢獻給了抬棺匠這一行,就連龔老剛才使用的那一手,也僅僅是他老人家所有本事的百分之一罷了,傳聞牛懷老前輩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集各門各派之長為自身所用,在我們這邊,他老人家就是個神話。」

說到興奮之時,他一掌拍在我肩膀上,說:「我們抬棺匠現在之所以能受到尊重,也沾了他老人家的光,甚至可以毫不誇張的說,牛懷老前輩無論去哪個門派,都是上上之賓客,好像還有什麼玄學協會跟第八辦這兩個組織,在他老人家眼裡,那就是狗屁。」

嗯?

真有這麼厲害?

還是老田吹的有點過頭了。

當下,我朝龔老看了過去,就見到他點頭道:「他說的絲毫沒錯,我師傅他老人家的確有這個本事。」

「宮主,我也聽師傅提過牛懷。」韓秋湊了過來,皺眉道:「我師傅說,牛懷不單單是抬棺匠近百年來的第一天才,放眼整個玄學界,他老人家也是近百年的第一天才,他老人家的名頭,在上一輩特別響亮,牛懷二字就是一塊金字招牌。時隔這麼多年,每每提到牛懷老前輩,我師傅他老人家滿臉都是敬仰之色。」

說著,他好似想到什麼,走到我邊上,附耳道:「聽說,火龍純陽劍,以前也是牛懷前輩的佩劍。」

嗯?

這下,我是徹底信了。

沒想到我們抬棺匠竟然還有這等人才。

只是,為什麼入行這麼多年,為什麼沒人跟我提過牛懷這兩個字。

就在這時,我抬頭望了望龔老,又掃視了韓秋一眼,沉聲道:「他老人家是怎麼死的?」

「唉!」

龔老深嘆一口氣,罷手道:「我也不是很清楚,真要算起來,我算不上師傅的徒弟,他當年僅僅是教了我一手巡步跟《巡南菠蘿經》罷了,只是我一廂情願地尊稱他為師傅,所以,對於師傅的事,我知曉的並不多。」

我一聽,連龔老都不知道他是怎麼死的。

那麼問題來了,牛懷前輩到底是怎麼死的?

我朝韓秋望了過去,他皺眉道:「聽師傅說,對於牛懷前輩的死,有三個版本,一個版本是牛懷前輩被第八辦跟玄學協會圍剿而死,這個版本信的人不多,主要是即便這兩個組織圍剿牛懷前輩,未必有用。第二個版本是國內玄學頂尖組織,好像叫十八羅漢,是他們十八人圍剿牛懷前輩,這個版本信的人比較多。」

說到這裡,他頓了頓,繼續道:「第三版本是,牛懷老前輩並沒有死,而是閉關了,為的是把玄學弘揚到國外,揚我國威,這個版本近乎沒人相信。因為,玄學界已經有接近五十年沒出現他老人家的身影,這導致像我們這一輩的人,完全不知道他的存在,如果不是師傅他老人家在我面前經常念叨,我也不會知道這麼多。」

聽著他的話,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心中忽然生出一個奇怪的想法,那便是牛懷前輩並沒有死。

至於原因,我也說不出來,就覺得如此天之驕子,應該不會那麼容易隕落。

不過,這僅僅是我心裡的想法,也沒說出來。

當下,我深呼一口氣,嘆息道:「可惜啊,如此人物,竟無緣相見。」

「你要是跟我師傅見面,他老人家絕對會收你為徒,他老人家也是愛才之人,只可惜,你晚出生五十年了。」龔老滿臉惋惜道。

我笑了笑,就說:「這或許就是人生吧,倘若我跟他老人家是一個年代的人,或許我不會幹這一行了,只想著老婆孩子暖被窩了。」

龔老一笑,抬手拍了拍我肩膀,「也對,每個時代不同,每個人所經歷的事情也不一樣。」

說完,他抬眼掃視了我們幾人一眼,繼續道:「好了,現在說這些也沒用了,倒不如趁這個機會,把巡步跟《巡南菠蘿經》傳給你,以你的天資,應該看一次就能學會了吧?」

說著,龔老緊緊地盯著我,眼神中儘是期待。

我點點頭,苦笑道:「盡量吧!」

PS:大家猜猜,主角的師傅會不會是牛懷前輩?

(本章完)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