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明若曉溪下載
  3. 明若曉溪全文閱讀
  4. 第十章

第十章

作者:明曉溪

第十章
清晨。
渾身酸痛疲憊的薰緩緩睜開紫羅蘭色的大眼睛,他的四肢鬆軟無力,雪白的床單映得他赤裸的肌膚像墮落天使一般誘人。
彷彿是一場激情四溢的綺夢……他記得……薰猛地睜大眼睛,從床上彈起來
「醒啦。」
小泉賊笑嘻嘻地盤腿坐在床上,邪惡的雙眼一閃一閃。
薰驚忙看著她:「小泉,我昨天……」
小泉做抽泣狀:「嗚~~~~~你獸行大發,強暴了我,可憐我這純潔的少女~~~~嗚~~~~~」
薰漲紅了臉,捉住她的肩膀:「對不起,我——我傷害了你……」
小泉趴在他的肩頭,忍笑忍到內傷:「嗚~~~那你準備怎麼辦嘛」
薰抱住她,鄭重地說:「小泉,我們結婚吧。」
結婚?
小泉險些嗆死,一口氣叉住,咳嗽得面紅耳赤
薰連忙拍著她的後背幫她順氣,但一顆心慢慢沉下去。他做錯事了,他傷害了她,她會不會不原諒他?一想到這種可能,他的面色開始蒼白,手足變得冰涼。
小泉終於緩過氣,跳起來站在床上怒視他:「你剛才說什麼?」
「結婚。」
她怒目圓睜,居高臨下地怒喝:「薰你有沒有搞錯只要跟人上了床就要結婚嗎?要是你自願地佔了人家便宜也就算了,可你是被人下了葯啊你也是受害者呀,怎麼可以怎樣沒原則地就要結婚呢?」
她辟里啪啦指責得他頭暈暈。
薰雙眼迷茫。
小泉咬牙切齒:「如果昨天不是跟我,你隨便拉到個女孩子上床,就要跟她結婚嗎?」她又冷笑,「如果你是被那個小蝴蝶強暴,也要跟他結婚嗎?」
薰忽然輕輕笑起來。
她氣不成聲:「笑你還笑你這樣很容易讓人騙到懂不懂」
薰伸手將她拉下來,抱住她氣忿掙扎的身子,笑著說:「我被你騙到了,你不開心嗎?」
小泉怔住。
薰輕輕說:「你不把我送到醫院,不就是想吃掉我嗎?現在卻又在飲飛醋,跟橘子周刊小泉記者精明強幹的形像很不相符啊。」
她瞪他一眼,笑:「亂講。」
咦,他好像變聰明了。
她捅捅他的胸口,問:「喂,如果你被別的人吃掉了,會怎麼樣?」
「嗯。」他想一想,「我會去死。」
小泉驚得頭髮豎起來:「拜託你有沒有搞錯去死?你是什麼時代的古董?哪有男人因為這種事情去死?」
薰的眼神很安靜:「如果我的身子髒了,就再也配不上你。失去你,我寧可去死。」
她癱倒在床上,有氣無力:「算了……你不要再跟我說話……我已經氣死了……」
薰趴過來,眼睛像小雛菊一樣可愛:「所以——」
小泉聽。
「——你要保護我,做我的天使,不要讓我有失去你的機會。」他輕輕吻上她的唇,「我就會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她嘆息著也吻上了他。
為了他,她會化身惡魔,也會化身天使。只要他會幸福。
當然——只能跟她幸福地在一起
嘿嘿,這一點是很重要的
親吻中,小泉的眼睛在閃光。火焰小魔女秘傳必殺技——為了幸福可以耍點手段啊不過,請注意,要掌握好手段的分寸哦。
日子甜蜜地過去。
小泉覺得自己天生就應該是薰的女朋友
因為,她和薰實在是太——合適了
簡直是工作娛樂兩不誤。
娛記本來就要追逐明星的腳步,她可以堂堂正正明目張胆地和薰出現在一個場合;有了和薰特殊的關係,從薰那裡拿到獨家新聞和內幕自然變得易如反掌,嘿嘿,當然是經過薰同意的。
而且,在她的長期耳濡目染下,薰漸漸地對記者也不再那麼排斥,回答無關隱私的問題時,態度溫和了許多。這些改變,使他在媒體的出鏡率和好評度大大提高,在公眾中的人氣也愈加旺盛。
小泉也習慣了薰在人前人後的不同形像。
那個冷漠的漆黑眼珠的千夜薰是大眾偶像;那個紫羅蘭大眼睛,笑容純真可親的薰是她的親密男友。啊,她愛死了這種感覺薰,可愛的薰,只是她一個人的薰。
小泉舒服地窩在客廳中的沙發里看電視。
薰的聲音從廚房傳來:「小泉,你餓不餓,要不要先吃些點心?」
她拿著遙控器換台,喊著:「我不餓。你累不累呀,我來做飯你休息吧。」
一句話讓薰的心甜蜜蜜,切菜的手也溫柔起來:「我不累。我喜歡做飯。」
這邊——小泉的嘴巴笑到耳朵根,嘿嘿,他真的很好哄嘛,只需要簡單一句話就可以讓兩個人都幸福。
電視中的畫面飛快閃過。
小泉邊看邊搖頭,最近娛樂圈都沒有什麼爆炸性新聞呢,說來說去無外乎哪個明星可能有整容,哪對新人可能在拍拖,大製片可能會力捧某新星,一點有意思的都沒有。
唉,看來小泉如果不用心工作,八卦界是會很寂寞的呀
偷笑著,她換到了爆集團製作的「娛樂爆道」節目。
爆集團和橘子集團一向競爭激烈,爆周刊同橘子周刊打擂台,「娛樂爆道」與「橘子鮮聞」拼收視,兩家搶新聞搶到頭破血流。爆集團憑藉「狠辣無情」、「無風起浪」的作風,在傳媒界牢牢佔據一席寶座。
「娛樂爆道」的主持小美一臉神秘兮兮外加興奮的表情,讓沙發中的小泉提高了興趣。
一些舊照片。
一些舊錄影。
小泉僵硬地坐直了身子。
鏡頭前,小美的表情惡毒而嘲諷,她拿著一些舊報紙指指點點……小泉屏住呼吸。
她下意識地朝廚房張望一眼,聽到薰正在裡面快樂地哼歌。
她「啪」地一聲將電視關掉。
坐在那裡發獃。
薰聽不見客廳的動靜,揚聲問道:「小泉,怎麼不看了?節目很無聊嗎?」
小泉扯著自己的紅頭髮,咬住嘴唇。怎麼辦?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她一時間滿腦袋糨糊。
這一刻——客廳的電話瘋狂地響起來
薰的手機瘋狂地響起來
突兀的鈴聲讓寧靜的空間頓時嘈雜不安起來
小泉渾身一激靈,撲過去將電話插頭扒掉,將他的手機關掉。她用腳指頭想也知道,這些電話的內容將會是什麼。
薰奇怪地擦著手從廚房出來:「小泉,出什麼事情了嗎?」
她的神態真的不對勁。
小泉站在客廳中央。
她瞅著薰,終於下定了決心。這種事情是無法隱瞞的,那麼,就讓她和他一起去面對吧
她開口:「薰,你聽說過千井森嗎?」
薰的面孔驟然蒼白。
驚天聳人大內幕
爆周刊獨家頭條披露——超級偶像巨星千夜薰不為人知的荒唐出身。
有事實證明,千夜薰就是十年前轟動一時的千井集團總裁千井森包養情婦緋聞中成為焦點的「私生子」——千井薰。當年,一向行為嚴苛作風保守的千井森被揭露出在外另有小公館,頓時讓輿論嘩然。更何況,他的情婦柳原是酒女背景,且已為他誕下一子。國內本重子息傳承,千井森的夫人與他婚後數年只有一女,未來千井集團的歸屬立時變得有趣起來。
當時各方媒體傾巢而出,將情婦柳原的過往、隱私打探得一清二楚。在挖掘過程中,記者們突然發現柳原還有一個交往甚密的地下男友石海,而薰究竟是否千井森的血脈,是否柳原為綁住千井森分割家產而玩弄的花樣,立刻變得撲朔迷離。
最後,輿論的方向漸漸統一。柳原是無恥的女人,為攀附富貴不惜將別人的兒子污在千井森頭上,而千井森只是有些糊塗的心軟男人。
柳原成為萬眾指罵的焦點,沒多久割腕自盡。薰被送進孤兒院,幾經輾轉,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從來沒有人將紅透天邊的千夜薰跟那個醜聞中的小男孩聯想在一起。
「千夜薰」
「千夜薰」
偌大的停車場被記者們擠得水泄不通,有的記者跳上了旁邊汽車的車頂,有的記者寧可被擠成人干也要衝到最前面;閃光燈像深夜雷雨中的閃電,飛快爆閃讓人眼暈;攝像機離千夜薰的臉只有半尺距離,話筒在千夜薰身上捅來捅去。
爆周刊的記者平川聲嘶力竭地大喊:「千夜薰,你認為你究竟是不是千井森的私生子?」
千夜薰一把推開他,冷硬著面容向他的寶馬走。
記者們死死堵在他面前,與眾保安展開肉搏戰,喊叫提問著:「千夜薰你會不會要求同千井森做dna親子鑒定」
「你會不會控告千井森惡意遺棄你」
「據說千井森否認和你的關係,你有何感想?」
「你會要求繼承千井集團的產業嗎?」
「你會和千井森對薄公堂嗎?」
……千夜薰眼中怒潮洶湧。
他強自握緊拳頭,剋制欲打人的衝動……眾保安在記者中殺出一條血路,護衛著他來到寶馬車前。
眼看千夜薰就要離開,這場圍攻又要無功而返,一個新出道的小記者焦急中口不擇言:「喂,千夜薰,你母親為攀富貴不擇手段,硬說你是千井森的兒子,你有沒有為這樣的母親感到丟臉?」
此話一出。
滿場詭異地寂靜。
千夜薰彷彿被凍僵了。
眾記者不敢喘氣,每雙手緊緊握住話筒/照相機/攝像機/錄音器……千夜薰慢慢轉過身,漆黑的眼睛黯不見底。
「你——去——死——」
他的低吼像狂獅的咆哮,顧不得多想,甩手將掌心的東西向那個記者砸過去
「哎呀」
小記者捂住額頭,一股鮮血從他指間淌下。
「當——」
一串鑰匙染著血跡跌在冰冷的地上。
眾媒體記者嘩然。
超級偶像巨星千夜薰公然毆打娛記?
窗外天色漸晚。
薰倚坐在落地窗前,望著大門的方向。
因為發生了打傷記者的事件,美皇公司讓他回來先避避風頭。
他很早就回到了家。
她卻遲遲沒有回來。
薰望著窗外,紫色的雙眼滿是憂傷。
他知道她在忙,不會回來那麼早,可是,他現在拚命地想見她;他想抱住她,不,他想讓她抱住他,讓她安慰他。
他想見她。
他的心在等待中逐漸焦亂。
小泉,她在哪裡?
她知不知道他在等她?
橘子集團。
小泉撐住桌子,瞪著鍾無顏:「你必須幫我」
鍾無顏冷笑,翻翻桌面上的東西:「小泉,是什麼讓你覺得可以一而再地威脅我。」
小泉想一想:「不是威脅,是因為我信任你」
鍾無顏好像聽到了世上最大的笑話:「哈,信任?你憑什麼信任我,我也不需要你的信任。」
「其實,你根本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惡劣,」小泉盯緊她,「否則,你臉上就不會有那道疤。」
「你可以走了。」
小泉有點生氣了:「喂,你能不能幫幫忙?這對你有什麼傷害?滿街的報刊雜誌講的都是一樣的話,橘子周刊跟它們說得不同,對於提高銷售量不是大有幫助嗎?」
「沒錯。」鍾無顏點頭,「可是,你給我的資料都是捏造的,登出來會讓集團吃官司。」
小泉咬牙,天哪,她的老闆未免也太厲害了。這份醫檢報告,任誰看都發現不了破綻,她居然……不對呀——小泉眨眨眼睛:「你為什麼說我是捏造的?」
鍾無顏靠在椅子上,黑暗將她全身籠罩。她幽幽地打量著小泉,半晌,忽然說道:「我也派人找過石海。」
「……?」小泉張大嘴。
鍾無顏笑得很冷淡:「他是很有問題,但不論怎樣威脅引誘,他始終一口咬定千夜薰是他的骨肉。雖然……」
小泉接下去:「雖然有知道內情的人透露,石海根本不能讓女人懷孕。」這一點最氣人她的直覺告訴她,肯定是有人暗中給了石海高價,使他拒不接受dan檢驗,也不肯說出實情。所以她萬般無奈之下只有想出下策。
鍾無顏冷笑:「石海會跟你到醫院,證明他天生沒有產生精子的功能?太荒唐。」
小泉沮喪地說:「是。這份醫檢報告不是石海做的。」
鍾無顏冷冷打量她。
這個做事不擇手段的小泉,果然跟她年少時很像。
「不過」小泉挺起胸脯,「我也不是憑空捏造的,我有想過後果。如果石海站出來反駁,就必須用新的醫檢報告來推翻這張可是——」
小泉得意地笑:「嘿嘿,哪怕他再做一百次,跟這份的結果也一模一樣。」
鍾無顏挑高眉毛。
小泉坐進椅子里,眼睛一閃一閃:「保護薰,可是也不能弄巧成拙,我當然知道告訴你,我分別找了兩個******,讓她們分別用自己的方式取得石海的新鮮精子,我拿去醫院分析,做出的結論一模一樣,兩份精子的dna也一模一樣。」
一抹笑容忍不住襲上鍾無顏的臉龐,她低聲笑:「小泉,你果然很有辦法」
小泉看呆了。
微笑的鐘無顏居然顯得那麼年輕、漂亮,她究竟有多大呢?想一想,哎呀,她好像才二十九歲而已。
小泉搖搖頭,把思路轉回正題上:「老闆,怎樣,現在同意發我的專題嗎?」
鍾無顏仍在沉吟。
小泉拍拍胸脯:「相信我我什麼時候捅出過簍子?如果有什麼麻煩,只管推到我身上」
鍾無顏望著她,終於淡淡一笑:「好,答應你。」
小泉歡呼著跳起來,揮舞著雙拳:「呀成功了」
邊笑邊朝辦公室的門衝去
手放在門把上,小泉忽然轉過身,對暮色中的鐘無顏深深鞠躬:「老闆,謝謝你。謝謝你派人去找石海。」
鍾無顏揮揮手。
望著合上的門,她輕輕拂上臉頰的刀疤。
活力四射,可以為愛人拼盡所有的年少時代,距離她已經那麼遙遠……
夜幕深垂。
窗帘被風揚起。
薰蜷縮在落地窗旁,雙眸中的紫色已經暗淡。
他一直在等她。
她一直沒有回來。
他有些心慌,她是不是也跟別人一樣在嘲笑他,覺得他的出身像個小丑。是,他不知道他的父親是誰,當時他的母親總是哭,哭著責備他為什麼要多嘴,可是,始終沒有說他的父親是誰。
他不想知道他的父親是不是千井森,只想讓這一切都過去,讓逝去的母親不再受到打擾,讓他和小泉能夠平靜地在一起。
可是,小泉連著三天沒有來過了。
門鎖有響聲。
薰屏住呼吸
開門的聲音、換鞋的聲音、然後是她的聲音
「薰——你在家嗎?」
薰閉上眼睛,她回來了,夜風彷彿捲來清新的甜香。
小泉望著窗邊像小男孩一樣蜷縮著的薰,放下手裡的東西,嘆息著走到他跟前,拍拍他的肩膀:「你怎麼在這裡呢?也不開燈。」
薰瞅著她:「你回來了。」
「廢話,我不回來你會看見我?」
小泉打量他,咦,他跟平時很不一樣呢。眼珠子轉一轉,她伸出雙臂——「薰,讓我抱抱你好不好?」
靠著窗戶。
她抱著他,輕輕地晃啊晃,有種奇怪而溫柔的節奏。
薰在她懷中,溫暖得想要睡著。
「你今天發脾氣了,把人家小記者的腦袋打破了啊,」小泉笑著嘆息,「你真的很會惹麻煩,千井森的事情還沒有告一段落,又冒出打人事件。」
薰的聲音僵硬:「你在指責我嗎?」
小泉將他抱得緊些,輕笑:「對呀,你是個闖禍精,一大堆難處理的麻煩事。」
他掙扎著要離開她。
她湊到他耳旁,笑嘻嘻:「不過,我喜歡。」
他怔住。
「難度越高的事情,越能顯出我火焰小魔女的通天本領」她吻著他的耳垂,笑,「而且,越能顯出我對你有多重要,我對你有多好。」
薰呻吟:「小泉……」
她吻下他的脖頸:「薰,如果千井森真是你的父親,你會怎樣?」
「我已經不再需要父親,沒有父親也活了許多年。」他握住她的手,「父親的意義不在於我,而在於我的母親,他是她的生命。」
小泉點頭。
薰望著她:「你,也是我的生命。」
小泉搖搖頭:「我是保護著天使的小魔女。」
「天使可以吻魔女嗎?」
「不可以。」
「……?」
「因為魔女餓了。」
「我去做飯」薰跳起來。
小泉拉下他。
「魔女餓得想吃掉天使。」
薰臉紅了。
小泉撲過去,將他撲到在地板上開始「蹂躪」
咳,純情的姐妹們還是非禮勿視好了……
翌日。
橘子周刊公布出在千井森情婦醜聞中,扮演舉足輕重角色的石海的醫檢報告,證明石海根本沒有讓女人懷孕的能力。千夜薰是柳原和石海所生的謠傳不攻自破。
石海曾經憤怒地揚言要控告橘子周刊在沒有得到他允許下,公開他的隱私,但後來不知為什麼又沒有了動靜。據消息靈通人士分析,他既然已經失去了利用價值,在同橘子周刊的私下溝通中又取得了些好處,便很識趣地選擇了沉默。
千夜薰打傷記者事件,也沸沸揚揚了一段時間。
後來,千夜薰向被打傷的記者支付了醫藥費營養費,並解釋當時心情處於極端惡劣狀態,且許下該記者所在的雜誌可以獲得跟隨拍攝最新mv的資格。於是,一場糾紛也在大家的「通情達理」中煙消雲散。
小泉放下電話,瞅一瞅旁邊彈著吉他的薰:「你知道是誰打來的?」
薰淡笑,那個人已經託人找過他很多次,他已經表示得很明確。
「千井森說想見你一面。」
「讓他打開電視。」
小泉笑:「喂,你真的不準備認他?」
薰的手指在琴弦上撥弄:「石海與我無關,不代表他就是我的父親。」
「他想做dna親子鑒定。」
「讓他自己去做。」
小泉伸出大拇指:「棒薰好帥呀」
就應該這樣嘛,當年都不調查一下就扔下薰和他母親,任憑薰在孤兒院長大,真冷血。如今發現薰可能是他兒子了,又巴巴地湊上來,世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夜空綴滿了星星。
薰的眼睛是最美麗的紫色星辰。
他彈著吉他,溫柔地對小泉說:「有一首歌,我想唱給你聽。」
她跑過去,躺在他腿上。
我是一個夜間行走的人沒有星沒有燈沒有人理會我的笑容面孔逐漸僵硬慢慢冷漠如冰愛人啊我在尋找你的眼睛給我一個方向我要在你身旁做個孩子笑給你聽哭給你聽我要在你身旁安靜的睡去不蓋被子等你為我掖上被角我要做很多壞的事情你只是生氣告訴我那樣不好卻拿我沒有辦法在你身旁我想變成個孩子聽你的話讓你愛我永遠不離開我愛人啊不要放開我不要讓我做回夜間行走的人美妙的音樂。
美妙的歌聲。
美妙的夜空。
還有美妙的薰。
小泉微笑著睡去……她的紅髮散在薰的腿上,耀眼而明亮,恍惚間有天使的光芒……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