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交易

【第一章】交易

大周,嚴冬。

京都三十里以北,通縣的一個小莊子里最不起眼的屋子,吧嗒吧嗒漏著雨水,滴入三個破舊的臉盆中,眼看其中一盆將滿,水玲瓏探出骨瘦如柴的小手,端起臉盆潑了水入院子,又將其放回原處。

這時,鍾媽媽擰著食盒走了進來:「小姐,奴婢熬了點兒粥,您將就著用些。」

「你也吃。」水玲瓏淡笑著接過,分了一半到另一個空碗中,鍾媽媽忙又將粥倒回去,咽下口水,「奴婢吃過了,不餓!」

咕嚕。鍾媽媽的肚子不爭氣地叫了。

水玲瓏淺淺一笑:「我吃過之後,給你留點。」

再窮的地方也有富戶,再富的門第也有窮人,他們屬於後者。

母親在世時,父親偶來探望,她們的日子過得還算湊活。自從母親去世后,父親便再也不來了,她們被趕出寬敞的院落,擠進了這個不足十平米的屋子。一扇屏風,左是她的「房間」,右是鍾媽媽的「房間」。

她母親董佳氏原是江南富戶之女,機緣巧合下認識了窮書生水航歌,父母棒打鴛鴦,董佳氏便帶著巨款與水航歌私奔,水航歌果然高中了狀元,但董佳氏沒來得及歡喜,水航歌就迎娶了當朝丞相之女秦芳怡為妻。

那時,董佳氏已有三月身孕,想反悔也沒了退路,加上,她又實在愛慘了那個男人,於是,董佳氏忍痛看著水航歌用她的「嫁妝」在京城建大宅、娶老婆、賄賂官員,一路扶搖直上,從六品修撰做到了而今的二品尚書,她自己的身體卻在一次次的背叛和失望中每況愈下,最後撒手人寰,留下水玲瓏飽受下人的嘲諷以及生活的煎熬。

當然,水航歌之所以能穩住董佳氏這麼多年,也不是沒有殺手鐧的,但——

「大小姐!大小姐!喜事啊!」思量間,崔媽媽滿面春風地走了進來,她抖了抖滿是雨水的蓑衣,脫下放在門邊兒,從不拿正眼瞧水玲瓏的她今日笑得格外慈祥,細細分辨,竟還帶了一絲討好。

鍾媽媽起身相迎:「什麼風把崔媽媽吹來了?快請屋裡坐。」哪怕討厭這個唯利是圖的老女人,但為了小姐的日子過得好些,她得把禮數做全。

崔媽媽給水玲瓏恭敬地行了一禮,並未坐下,而是喜滋滋地道:「大小姐!尚書府派人來接您回京了!馬車已經進了村口,再過一刻鐘就得到咱們莊子了!」

秦芳儀的動作真快!

水玲瓏的眼底露出恰如其分的驚喜:「來的都是誰?」

崔媽媽如實相告:「是孫媽媽和王媽媽。」

水玲瓏笑了,孫媽媽是秦芳儀的心腹,王媽媽卻是老夫人身邊的人。

前世來接她的人里可沒有王媽媽,她在半路被一群劫匪擄到了山寨,那些人企圖強暴她,萬飛絕望之際她被平南王世子荀楓所救,緊接著,荀楓成了她一生的劫難!

現在想想,劫匪也好,荀楓也罷,都是秦芳儀給她設下的圈套。

現在王媽媽來了,至少說明自己賭贏了,不會有劫匪,也不會遇見那個讓她錯付一生的男人。

大小姐明明笑得溫婉,不知為什麼,崔媽媽卻生生看出了几絲殺氣,她想再去探究時,水玲瓏已經撇過了臉,崔媽媽的頭皮麻了麻,暗笑自己想多了,不就是個十五歲的丫頭嗎?

崔媽媽走後,鍾媽媽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水玲瓏倒是沒什麼感覺,拜高踩低是人的劣根性,崔媽媽冷眼待她沒什麼大不了的,況且,除了態度不好,崔媽媽並未對她造成過實質性的傷害。

她要討債的對象,可不是她。

鍾媽媽關上門,一臉肅然地道:「小姐,您跟奴婢說實話,秦芳儀之所以接我們回京,是不是因為……您把玉佩給她了?」

水玲瓏點頭:「嗯。」

鍾媽媽痛苦地捶了捶自己的胸,老淚縱橫:「小姐啊!那是您唯一的指望啊!夫人在世時,秦芳儀沒少用這個威逼利誘,只要夫人交出玉佩,她便許夫人平妻之位,但夫人為了您甘願做個名不經轉的外室,難道夫人那麼多年的苦都白吃了嗎?還有兩個月,只有兩個月,太子便會到尚書府提親了!屆時,秦芳儀再不情願,也得擺大排場接您回京啊!您現在……怎麼能把定親信物讓出去?」

水玲瓏緩緩開口:「我不喜歡太子。」

前世自己捨不得交出玉佩吃了那麼多苦不說,還被狠狠地算計了一番,她愛荀楓愛得不可自拔,心甘情願逃了太子府的婚,結果還是水玲溪成為了太子妃。而事實上,最後水玲溪也沒能母儀天下,因為皇位,被荀楓給奪了!

這燙手山芋,秦芳儀母女想要,她便賞給她們!

不多時,天空放晴。

崔媽媽送來兩套嶄新的衣衫:「這是大夫人的恩典,大小姐,奴婢給您放床上了。」

崔媽媽走後,鍾媽媽皺眉:「小姐,您不要換,就讓王媽媽看看您平日里都過的什麼日子!讓老夫人知道秦芳儀的德行!」

水玲瓏雲淡風輕道:「知道了又如何?老夫人會休了丞相的女兒,吐出我娘的銀子,並還我的嫡出身份?再者,尚書府花的都是我娘的錢,這衣衫原本就該屬於我,我為什麼不穿?」

水玲瓏沒說的是,前世她是開春之後才回的尚書府,那時老夫人已經病逝,這一世她足足提前了兩個月回京,老夫人哪怕健在,身子骨估計也不大硬朗了,她可不想把籌碼壓在一個病弱祖母的身上。

鍾媽媽語塞,小姐自從大病一場后就變了許多,不再哭哭啼啼、怨天尤人,天天活得特別開心,看問題也特別大度。打心裡,她為小姐的轉變感到歡喜,想必夫人在天之靈也能安息了。

水玲瓏換好衣衫,和鍾媽媽走向了馬車,那裡,孫媽媽和王媽媽已然在等候。

這是王媽媽頭一次見她,眉清目秀,眸光清澈,很水靈的一個孩子,但身板兒太過削瘦,整一副營養不良的模樣,王媽媽不由地皺了皺眉。

「奴婢給大小姐請安。」二人躬身行了一禮,但孫媽媽的禮明顯沒多少恭敬成分。

水玲瓏看破不說破,客氣道:「兩位媽媽不必多禮。」

語畢,邁起優雅的步子,踩著腳凳上了馬車,渾然不似一個沒學過儀態的寒門女子。

王媽媽暗自驚詫,王媽媽哪裡知道,董佳氏原就是個才女,禮儀規矩絲毫不遜於上流社會的貴婦名媛,她教出來的女兒哪裡會差?加上前世水玲瓏跟荀楓共謀天下,見多識廣,這氣度不知不覺間便生生壓人一頭了。

孫媽媽是見過水玲瓏的,但不知為何,她還是覺得水玲瓏跟一年前變化比很大,不是模樣,而是那股沉穩嫻靜的氣質,讓她一瞬間想到了尚書府的二小姐,那傾國傾城、名動天下,連太后都讚不絕口的貴女水玲溪。但也就是一瞬,孫媽媽便將這種驚艷拋諸腦後了,開什麼玩笑?二小姐是絕無僅有,誰也無法超越的!

------題外話------

看過的親們請收藏,呼呼!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寵妻無度之腹黑世子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寵妻無度之腹黑世子妃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交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