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踩個稀巴爛!

【第二章】踩個稀巴爛!

硃紅色的金字牌匾,灑脫大氣地寫着「水府」。

水玲瓏站在門口,仰頭望向這讓她一世坎坷的兩個字,心裏真是說不清的諷刺,這一磚一瓦、一草一木,一人一卒,都花的是她娘親的錢,可前世她就連添一件新衣衫都得看秦芳儀的臉色。

最後到她手裏的也往往不是新衣,而是水玲溪穿過不要的舊裙。

她卻因此還落了個喜歡模仿水玲溪的爛名聲。

而她逃婚跟了荀楓,「害」得原本已心有所屬的水玲溪替她上了花轎,再見面時,水玲溪哭得梨花帶雨:「妹妹不委屈,姐姐幸福就好。」

她感動得一塌糊塗,覺得自己跟有情人終成眷屬了,妹妹卻跟心儀的對象永遠生離,自此,她一生都對水玲溪愧疚無比,一次次縱容水玲溪在她身旁作姦犯科,乃至於水玲溪最終勾搭上了荀楓。

她當時怎麼就沒轉過彎來,水玲溪其實根本沒有心上人,她從一開始就想的是做太子妃呢?

「大小姐,您去給大夫人請安吧,奴婢給老夫人復命去了。」見水玲瓏若有所思不肯入府的樣子,王媽媽出言提醒。

水玲瓏淡笑着看向王媽媽,明知故問道:「我不該是先去給祖母請安的嗎?」

王媽媽微嘆:「老夫人昨兒夜裏又高熱了,今早奴婢出門時還沒退下,老夫人怕過了病氣給旁人,遂吩咐大家不用去晨昏定省,待老夫人有所好轉,奴婢再領大小姐去給老夫人磕頭吧。」

病著仍不忘派人去接她,水玲瓏心裏對這個祖母不免有了一絲好感。她笑了笑,問道:「請問祖母得的是什麼病?怎生這樣厲害?」

王媽媽看水玲瓏眼底的關切不似作假,遂與她細細道來:「老夫人患的是肺癆,已經有些年月了,一直靠藥物維持,時好時壞,卻總斷不了根。」

肺癆,應該就是荀楓提過的「肺結核」了。她前世追隨荀楓行軍打仗,有一年,邊關戰事吃緊之際,軍營內突然有大量軍士感染肺癆,荀楓用一種叫很奇怪的藥物治好了他們,是什麼呢?她一時想不起來。

水玲瓏對王媽媽友好地笑道:「那王媽媽先去,我給母親請安了再去探望祖母。」

王媽媽淡淡點頭:「奴婢告退。」

王媽媽走後,水玲瓏也進入了府邸。

當初為了討秦芳儀和丞相府的歡心,水航歌是花了重金請京城有名的風水先生設計的景緻,正所謂「山能養性,水能聚財」,依山而築,臨水而居是最為理想的居住環境,這一點在水府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

水府的景觀,便是太子都讚不絕口。

水玲瓏的到來自然引起了下人們的驚訝視線,他們一直都知道老爺在外面有個小妾,還生下了大小姐,原以為是個什麼不入流的野丫頭,但瞧著除了模樣清瘦些,其他的跟府里的主子並無差別。

水玲瓏對眾人各種探究的視線仿若不察,只目不斜視地邁著自己的步子。

一進入長樂軒,便聽得嘰嘰喳喳好一陣鳥叫,水玲瓏抬眸望去,只見一旁的架子上掛了十幾個籠子,有杜鵑、鸚鵡、畫眉、八哥、百靈……

太子喜還養鳥,水玲溪便投其所好,前世的她還傻乎乎地認為一切只是巧合。

「小婦養的!小婦養的!小婦養的!」

一模一樣的伎倆,前世她委屈得轉身就走,壓根沒給秦芳儀請安,衝出院子后立馬碰到了水航歌,她想也不想便大哭一場,可結果呢?一個丫鬟頂了罪,水玲溪沒受到半分懲罰,她反而因為不敬嫡母,失了水航歌的歡心。

這一世嘛——

水玲瓏駐足,一記兇狠的眸光朝那隻虎皮鸚鵡打去,鸚鵡像見了鬼似的,一聲尖叫,撲哧撲哧在籠子裏上躥下跳了起來。

孫媽媽皺眉,這鸚鵡是怎麼了?

「這小東西真是可愛。」水玲瓏微笑着走到鸚鵡旁邊,隨手掐了一根樹枝開始逗弄它,不,是狠狠地戳它!

鸚鵡痛得嗷嗷叫,孫媽媽冷眼一睃,一把搶過水玲瓏手裏的樹枝道:「大小姐,這些鳥都是名貴品種,它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大小姐你便是把自己賣了也賠不起!」

啪!

水玲瓏毫不留情地扇了孫媽媽一耳光:「賣了?我是堂堂尚書府小姐,你卻讓我把自己賣了?這話是誰教你的?母親嗎?不知死活的東西,母親的臉都讓你給丟盡了!」

孫媽媽的臉火辣辣地痛,生母連個姨娘都算不上,還敢在她面前蹦躂?她可是自幼服侍大夫人的丫鬟,府里哪個庶出的小姐不得給她幾分薄面,打她?

老婆子我今天要你好看!

孫媽媽對不遠處的幾名丫鬟呵斥道:「來人!大小姐失心瘋了,趕緊把大小姐抓住!免得她衝撞了屋子裏的貴人!」

屋子裏的貴人?這麼說,裏面不只尚書府的女眷了。難怪前世水航歌會對她沒進去給秦芳儀請安一事發那麼大的火,敢情她丟臉丟到外頭去了。

秦芳儀想給她下馬威,她倒要看看,今兒是誰給誰下馬威!

幾名粗使丫鬟張牙舞爪地朝水玲瓏撲來,水玲瓏是吃過苦的,這身子的靈活性比這些養尊處優的丫鬟可強了太多,她輕輕鬆鬆便跳進了花圃。

幾個丫鬟緊追而至。

只見那名貴的絕品牡丹在她們肆意的蹂躪下,被踩了個粉碎!

孫媽媽大駭,壓低音量,呵斥道:「當心!那是大夫人最愛的花啊!」她當然不是真的想抓住水玲瓏,她只是嚇跑她,可若毀了夫人的花,她便罪過了!

因為要充排場,秦芳儀擺在院子裏的都是最精美華貴的東西,水玲瓏掐指一算,這些花少說也值近千兩銀子。水玲瓏提起腳,將花圃里的牡丹、芍藥、君子蘭、一品紅……統統踩了個稀巴爛!

踩你個秦芳儀!

踩你個水玲溪!

踩你個荀楓薄情寡義!

她還不覺得解恨,幾名丫鬟猛追不舍,她一路狂奔,縴手自每一個鳥籠子上快速拂過。

很快,院子裏亂成了一鍋粥!

水玲瓏閃閃躲躲間,餘光一直都有留意大門的方向,在那片褐色衣擺飄入她的眼帘時,她知道時機成熟了。

她操起一個花盆,朝孫媽媽的腳邊狠狠地砸了過去!

一聲巨響,似平地驚雷在院子裏轟然爆破!

鳥兒受驚,撲哧著翅膀,呼啦啦地衝出了鳥籠子。

孫媽媽嚇得魂飛魄散!額滴個神啊,那是二小姐最愛的鳥啊!飛了可怎生是好?

孫媽媽東奔西走開始捉鳥。

水玲瓏的身形故作停頓,讓一個丫鬟逮住了她的袖子,她奮力一扯,外袖裂帛,露出被洗得發黃的中衣。

「怎麼回事?」水航歌一進來,就看到滿院子殘花斷葉,鳥兒亂飛,孫媽媽上躥下跳,幾名丫鬟追着水玲瓏四處逃竄,其中一個還撕裂了水玲瓏的衣衫,他心裏沒來由的就是一通滔天大火,這到底是內宅還是菜園子?

水玲瓏像看見了救星似的,三步並作兩步,撲進了水航歌的懷裏:「嗚嗚……父親……女兒好怕……」

水航歌被這突如其來的親昵弄得渾身一震,自打大女兒懂事起,便再沒與他親近過,不管他待不待見子女們,在他的意識里,子女們都必須要依賴他,因此,大女兒對他的疏離一直是他心頭的一根刺兒!這也是為何董佳氏去世后,他連看都懶得去看大女兒一眼。

這時,大女兒軟軟地窩在他懷裏,無比依戀地哭訴,真是讓他過了一把慈父的癮!

------題外話------

收藏啊收藏,快到碗裏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寵妻無度之腹黑世子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寵妻無度之腹黑世子妃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踩個稀巴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