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04】秦晉之好

【後記04】秦晉之好

「哥哥,怎麼出去呀?」黑漆漆的山洞裏,湲姐兒挽著弘哥兒的手臂,軟軟地問。

弘哥兒在洞口擠了半天,的確是進來不易,出去更難,他皺了皺小小眉頭,寬慰道:「實在爬不出去就只有等了,爹爹和娘親若是發現我們不在房裏的話,一定會派人來尋的。」

說着,打了個噴嚏。

天氣嚴寒,他把棉襖給了妹妹,自己穿着單薄的中衣,冷得渾身發抖。縱然他習武一年有了一些資質,但在對抗大自然的威力時仍舊沒有任何優勢。

湲姐兒湊近他,把衣服重新披回了他身上:「哥哥你穿着,會凍壞的。」

弘哥兒搖頭,一本正經道:「男人凍一下沒事!女孩子身子嬌,凍了等你長大了要吃苦頭的。」

湲姐兒歪著腦袋,笑眯眯地道:「反正這件衣服很大啊,我們一起穿好了。」

弘哥兒看了看寬大的棉襖,再看了看妹妹瘦小的身軀,遲疑片刻后穿上了棉襖,並將湲姐兒抱在腿上,然後裹着湲姐兒扣上了扣子。湲姐兒哈哈大笑:「哥哥你懷孕了!」

弘哥兒「噗嗤」笑開:「爹爹說娘親懷孕生子可辛苦了,將來你嫁了人,我替你生孩子吧!」

爹爹說女人生孩子是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妹妹這麼羸弱,一年風寒三五次,若是再生孩子,肯定要生到閻王殿去了。

四歲的孩子似懂非懂,湲姐兒睜大水汪汪的眸子,愣了愣,隨即抱着哥哥的小蠻腰笑道:「好呀,那我把你打包到嫁妝里。」

……

兩小無猜的小不點兒你一言我一語,講得捧腹大笑,孤寂的夜似乎沒那麼冷了,不知過了多久,湲姐兒困意來襲,打了個呵欠便貼著弘哥兒的胸膛閉上了眼睛,嘴裏還不忘嘟噥幾句:「幸虧我們有心靈感應,不然你都找不到我……那樣我會凍死的……」

弘哥兒本也有些困,聽了這話卻是驟然清醒:「心靈感應?不是……不是你叫我來找你的嗎?」

湲姐兒閉着的眼睛突然睜開:「啊?我叫你來找我?什麼時候?你……你剛剛不是還在問我怎麼找到這個地方的……你……」

「是啊,我是很奇怪你怎麼會約我到這種僻靜的角落?」弘哥兒瞪大眸子問。

湲姐兒瞠目結舌:「你只管告訴我,是誰叫你來找我的?」

弘哥兒摸了摸鼻樑:「是……」

「二夫人呀!」馬車上,雲錦熙笑得花枝亂顫,「二夫人你快出來,甭躲了,躲也毫無意義。」

水玲瓏瞳仁一縮,就看見甄氏從雲錦熙隊伍里的另一輛似乎裝載着貨品的馬車裏下來。甄氏始終低着頭,叫人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但她微微發抖的身子和不太穩健的步伐足以說明她的內心並不平靜。

水玲瓏冷冷地看着她,一言不發!

甄氏走了幾步,腿一軟跪在了地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無心傷害哥兒和姐兒,但我沒辦法,她……她抓了萱姐兒,用萱姐兒的命威脅我,要是我不替她辦事,她就……她就殺了萱姐兒……玲瓏我也是沒辦法……」

萱姐兒是喬慧和安郡王的孩子,二人成親后僅育有一女,便是萱姐兒。

水玲瓏握緊了拳頭,字字如冰道:「所以,為了你的孫兒,就要犧牲我孩子的命嗎?」

甄氏淚眼婆娑地望向水玲瓏:「這能怪我嗎?要不是你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萱姐兒又怎麼會淪為人質?說白了,我們是倒霉,才攤上你們這樣的破事兒!」

水玲瓏厲聲道:「甄明嵐!這種話你怎麼說得出口?當初是誰在喀什慶犯了事兒過不下去就跑來投靠鎮北王府的?有本事你就留在喀什慶!等二叔處置你們!」

甄氏的脖子一縮,悻悻地低下了頭。

雲錦熙優雅地喝了一口茶:「你們倆還要爭執多久呢?我好像沒什麼耐心了。」

甄氏站起身望向雲錦熙:「萱姐兒呢!你說過我幫你把水玲瓏的孩子騙到後山的山洞裏,你就放了萱姐兒的!」

雲錦熙不緊不慢地吃了一塊栗子糕,慵懶地說道:「哦,是,我是那樣說過。但……」看了甄氏一眼,看得甄氏心裏一陣打鼓,又道,「那是之前的條件了。」

甄氏一個踉蹌,差點兒摔在地上:「你……你不守信用!」

雲錦熙勾起朱紅的唇,點點笑意漾開在了眼底,她本就極美,而今一笑,簡直是將天地萬物的風景瞬間奪了去:「人生如戲,我演一場好戲給你看,你自己被蠢笨被我三言兩語唬住,何苦怨我?」

甄氏躬身抓起一顆小石子就要往車裏扔,卻被雲錦熙一句話呵住:「丟啊,丟一顆石頭,我砍她一根手指頭,我這種沒有信用的人,你也別指望我有什麼良知。」

「你……」甄氏氣急敗壞地扔掉手裏的石頭,蹲下身抱頭痛哭了起來。

雲錦熙拿出兩份協議,丟到甄氏腳邊,恣意道:「只要你讓水玲瓏在上邊兒簽字,我就放了萱姐兒。別怪我沒提醒你啊,限時一刻鐘,若一刻鐘后你仍沒有辦法叫水玲瓏簽字,我唯有發射信號,叫人殺死你的萱姐兒了!」

水玲瓏眯了眯眼,這不是擺明在挑撥甄氏和她的關係么?

甄氏急了:「你……你……你……你抓了三個孩子,你……你要談判的對象是水玲瓏,你殺我的孫女兒做什麼?」

雲錦熙就笑了,話是對甄氏說的,目光卻投向了水玲瓏:「因為水玲瓏不知道我狠得下心呀,我唯有殺掉誰才能讓水玲瓏相信我的手段。但是呢,我私心裏不想太過得罪水玲瓏,如果非要殺掉一個孩子立威,我自然是……殺掉你的了。」

頓了頓,笑道「水玲瓏,我把你的話還給你,現在,要麼,你趕緊妥協,救下三個孩子,你我雙贏;要麼,你和我耗到最後,三個孩子全部死掉,挑起大周和漠北戰事,但即便你打贏了我,你的孩子和萱姐兒也活不過來了。作為一名母親,水玲瓏你告訴我,你真的可以為了荀家江山,不惜賠上兒女的性命嗎?」

水玲瓏嗤然一笑,冷冷地撇過了臉!

雲錦熙摸了摸髮髻上的流蘇,蠱惑地笑道:「抓緊時間哦,每過一刻鐘,我殺掉一個孩子,萱姐兒、湲姐兒和弘哥兒,這樣的順序你看怎麼樣?不喜歡這樣的順序,換一下也行,萱姐兒、弘哥兒和湲姐兒,這樣是不是更好?」

甄氏像瘋了似的狂叫了起來:「你……你太過分了雲錦熙!從頭到尾你都在騙我!換來換去我的萱姐兒都在第一個!」

她的萱姐兒是炮灰么?

雲錦熙不為她的怒火所動,輕描淡寫地道:「你也不掂掂自己的斤兩?就憑你也想和水玲瓏比肩么?說好聽點兒你是平妻,難聽點兒你就是個妾!你一不能左右大周的政治時局,二不能改變喀什慶的戰略部署,你和你的後代能比水玲瓏的孩子尊貴?」

甄氏氣得吹鬍子瞪眼!

雲錦熙又笑道:「你快別忙着怨我了,趕緊叫水玲瓏簽字吧,我已經把萱姐兒的命運交到水玲瓏手裏了,只要她肯按照我說的辦,我一定會放了你的萱姐兒。不信的話你看看協議,其中包括我剛剛與水玲瓏提的條件,這不是口頭契約,是簽了字也蓋了章的,代表的雲家皇室的信譽,我,是不可能食言的。」

關於這點,她並未撒謊!

甄氏從塵土裏捧起協議,跌跌撞撞地來到水玲瓏的馬車前,把協議從窗子裏遞到了水玲瓏的手中:「玲瓏,你快簽字吧!她真的會殺了萱姐兒,也會殺了弘哥兒和湲姐兒的!」

水玲瓏拿起協議,隨手翻了翻,說道:「她不會殺萱姐兒的。」

甄氏看向雲錦熙,雲錦熙輕輕吹着染了嫣紅豆蔻的指甲,淡道:「那就試試咯,反正殺的不是水玲瓏你自己的孩子,你又不心疼。」

甄氏的喉頭滑動了一下,對水玲瓏哀求道:「玲瓏啊,你不要猶豫,不要拿萱姐兒的性命做實驗!」

水玲瓏的眸色一厲:「你知不知道她想從我這兒得到什麼?她叫我助她謀朝篡位,還叫我把諸葛家和喀什慶所有的財產全部交給她!外加我自己這條命!」

「啊——」甄氏一聲驚呼,跌坐在了地上。

雲錦熙嘲諷地笑了:「嘖嘖嘖,我以為你縱然自私自利,但也是真心實意心疼孩子的,沒想到啊,為了荀楓和他兒子,你竟然可以犧牲自己的孩子。」

仰天笑了笑,再次看向水玲瓏的馬車,「諸葛鈺,你難道從沒懷疑過水玲瓏和荀楓的感情嗎?她好像把荀楓看得比你重呢!」

又開始挑撥她和諸葛鈺的關係,這個女人,真真是無所不用其極!水玲瓏冷冷地瞪了她一眼,想開口,卻看到對方從寬袖裏拿出一個小竹筒,爾後笑眯眯地道:「信號彈,我數三聲就發射,一旦發射,萱姐兒的命就沒了。水玲瓏,江山丟了,你再替荀楓打回來便是,孩子沒了就真的追悔莫及了!」

水玲瓏的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

雲錦熙輕輕摸上了竹筒上的白線:「三!」

水玲瓏的手臂抖了起來!

雲錦熙拉直了白線:「二!」

水玲瓏額角的汗水流了下來!

甄氏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雲錦熙的嘴一張,就要喊出最後一個數字,水玲瓏「嘭」的一聲捶響了桌面:「我簽字!」

水玲瓏簽完字,將協議丟到了雲錦熙的車裏,雲錦熙打開協議仔細看了一遍,滿意地勾起了唇角:「太讓我失望了水玲瓏,成大業者,必須狠心絕情,縱然你有曠世智謀,只惻隱之心這一條就會讓你前功盡棄!」

翻了翻協議,她微微一愣,「我們之前簽的割讓漠北城池的協議呢?你該還給我了!」

話音剛落,遠處傳來急速的馬蹄聲。

水玲瓏雙耳一動,表情僵硬了一秒,但很快,她揚起一抹明媚動人的笑:「抱歉,割讓漠北城池的協議無法奉還!」

雲錦熙的笑容一收:「啊,無所謂,反正這項協議上已經寫了收用你名下所有東西,其中自然包括我剛剛割讓給你的城池!」

水玲瓏的目光動了動,忽然伸手將簾幕全部拉開,雲錦熙順勢望去,卻發現車廂內除了水玲瓏和一名丫鬟,再無他人!

怎麼……怎麼會這樣?

諸葛鈺呢?他跑到哪裏去了?

她的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馬蹄聲漸近,諸葛鈺馳入了眾人的視線,須臾,諸葛鈺翻身下馬,並踏上了自己的馬車:「孩子們都挺好。」

雲錦熙的脊背漫過一層嚴寒,她一直以為諸葛鈺在馬車裏,沒想到諸葛鈺半路金蟬脫殼,跑去搭救幾個孩子了!如此說來,她在威脅甄氏的時候,水玲瓏和諸葛鈺就發現端倪了!這兩個人,的確有幾分本事!

「水玲瓏你也別高興得太早,我雖然不能再要你的命,但我該拿到手的東西全部都到手了!縱然你調遣千軍萬馬,我的血衛也能帶着我衝出重圍……」

「你再看看簽名和印鑒。」水玲瓏打斷雲錦熙的話,雲錦熙翻到最後一頁,非常認真地看了一遍,沒有問題啊,是水玲瓏的私人印鑒……

水玲瓏從荷包里取出一個玉蝶,不疾不徐道:「漠北第五十七任皇太女娜仁托雅,我早不是什麼水府千金了。」

雲錦熙激動得一把掀翻了茶杯:「你……你是董氏皇女又如何?那些宗親承認了嗎?」

水玲瓏揚起割讓城池的協議,似笑非笑道:「有了這個,他們當然會承認我並擁護我,畢竟,誰願意擁戴一名賣國賊?現在,雲錦熙,你們雲家才真正是一無所有了!」

雲錦熙一屁股癱坐在了軟榻上……

諸葛鈺冷聲道:「和她廢話那麼多幹什麼?直接殺了了事,現在漠北是我們的了,就算她背後有南越也打不贏我們!況且此次是她咎由自取,南越皇帝未必會替她報仇!一個堂妹而已,值得嗎?」

雲錦熙只覺天旋地轉,連呼吸都提不起勁兒來,她不僅輸了自己的產業,還輸了皇兄的漠北,以為志在必得,為了拖延時間才故意簽下那份協議,去不知那水玲瓏比她更有備而來!

這次,雲家……徹底完了……

水玲瓏轉過身,望進諸葛鈺幽深的眼底,似在徵求他的意見,諸葛鈺摸上她白皙的臉,寵溺地點了點頭:「此生有你,我已別無所求。」

水玲瓏感激地握住他的手,笑了笑,再次看向雲錦熙:「想贏回漠北皇權嗎?」

雲錦熙暮然抬頭!

「答應我兩個條件,我就不再插手漠北政務。」

「什麼條件?」

「第一,永世與大周和平共處;第二……」水玲瓏複雜的眼神落在雲錦熙的肚子上,「清兒,是嗎?」

雲錦熙警惕地捂住了肚子,她怎麼知道自己給女兒想好的名字?

水玲瓏輕輕一笑:「漠北與喀什慶結為秦晉之好。」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寵妻無度之腹黑世子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寵妻無度之腹黑世子妃
上一章下一章

【後記04】秦晉之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