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05】家有兒女

【後記05】家有兒女

卻說那日水玲瓏與雲錦熙對決完畢后,甄氏嚇得大病一場,一則陰虛盜汗,二則壓力過甚,足足三年不見好轉,喬慧和安郡王心急如焚,又不好開口請諸葛鈺為其診治,無奈之下商議著叫喬英過府為甄氏瞧病。

*過後,安郡王摟著香汗淋漓的喬慧,氣喘吁吁道:「這事兒別驚動了大哥大嫂,咱們給府里添的麻煩夠多了。」

甄氏為救萱姐兒,置弘哥兒和湲姐兒的生死於不顧,換做他是諸葛鈺,只怕要將甄氏趕出府去。

喬慧臉貼著丈夫結實的胸膛,迷離著眸子溫聲道:「我知道,我只叫秀兒與我二哥說我思念他,叫他來探望我,斷沒提診病的事。況且,二哥適才出了那樣的狀況,我作為妹妹,開導開導他也在情理之中,旁人說不得什麼。」

安郡王神色稍霽,點了點頭:「明日二哥來,你且留他用飯,等我下朝了與他談談。其實有什麼了不得的?我當初……」

剛講到這裡,猛然想到了什麼,又將後邊兒的話咽了下去。

喬慧的臉色變了變,垂下眸子說道:「好歹三年之期已滿,又能議親了。」

……

「哎!慢點兒慢點兒!這是蓉姐兒的箱子,誰若是不細緻些弄壞了,當心我揭了你的皮!」何氏指揮著一群粗使僕婦,將幾個精美的箱籠搬入清雅院正房,待到這邊忙完,她冷眼看了看門口的溫氏和蕙姐兒一行人,輕輕一哼,邁步跨過了穿堂。

待到她消失不見,溫氏擰起一個半重不重的首飾盒,並握住蕙姐兒冰涼的小手,對青果和楊梅說道:「把東西搬進來吧,咱們住東廂。」

青果瞪著遠去的方向,啐了一口:「狗仗人勢的東西!」

蕙姐兒探出另一隻未被溫氏握住的手,拍了拍青果的胳膊,輕輕地道:「好歹是妹妹的乳母,也算我長輩,你年紀輕輕的與她置氣,何苦來?」

青果哼了哼,不服氣地說道:「姑娘就是這和軟的性子才整日被那起子拜高踩低的人欺負,依奴婢看,早該稟了老太太……噝!」

話未說完,胳膊一痛,卻是楊梅不著痕迹地擰了她一把,她倒吸一口涼氣,怒眼瞪向楊梅,楊梅比了個噤聲的手勢,並看了蕙姐兒一眼,青果順勢望去,就見蕙姐兒已經在悄悄淌淚了。

老太太,也就是曾經的姚大夫人,身子每況愈下,也不知還有幾年活頭。可憐蕙姐兒生時即喪母,又是庶出,自幼養在老太太膝下,如老太太的命根子一般,蕙姐兒是那重情之人,自然待老太太非比尋常。這回來王府小住,暗地裡不知掉了多少淚,就是捨不得老太太。青果不再言辭,並溫氏與楊梅進入了東廂。

三人將蕙姐兒的物件兒分門別類放好,別看蕙姐兒箱子沉,實則沒多少值錢東西,大半是各式各類的典故書籍,楊梅將書放在書架上,笑著打趣道:「蓉姑娘一盒盒的全是金銀首飾,咱們姑娘一箱箱的都是紙皮!」

「紙皮?」蕙姐兒破涕為笑,「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縱然是紙皮,卻也非金箔可比。」

溫氏看向年僅八歲就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的蕙姐兒,心中暗嘆,此等容貌,再過三、五年怕是要與年輕時的王妃相提並論了,偏她又千般聰穎、萬般玲瓏,旁人思一分,她硬要想三分,自是較尋常女兒家敏感許多。

「姐兒將來是要考女狀元的!」溫氏疊好衣服,附和了一句,話音剛落,一道爽朗而富有磁性的嗓音自門外響起,「誰要做女狀元啦?」

蕙姐兒聽聞這聲,眼睛暮然一亮,朝著門口奔了過去:「父親!」

姚成穩穩地接住撲進自己懷裡的大女兒,摸著她柔軟的髮絲,滿眼寵溺道:「我們姚大才女,想做女狀元了?」

「噗嗤——」蕙姐兒笑出了聲,抬頭,將淚意逼回眼角,笑著看向慈父,「什麼『姚大才女』?父親是想往我臉上貼金呢,還是想往自己臉上貼金?」

「哈哈……」姚成仰頭大笑,越發喜歡這個看似羸弱古板,卻時不時能來點兒小幽默的女兒,「我不在的這些天,你過得怎麼樣?有沒有好好吃飯?可曾生過病?」

因是早產,蕙姐兒與湲姐兒一樣,身子不若常人硬朗。

「有的有的,我每天吃老多了,不信您待會兒問溫媽媽。」

「你母親待你……好不好?」姚成遲疑著問。

蕙姐兒滿臉笑意,純真客人:「挺好的,但凡妹妹有的我也有。」

「和父親說說,你這段日子又讀了哪些書?《詩經》可念完了?」姚成揉著她秀髮,寵溺地問。

「《詩經》念了一本,最近在看《莊子》,剛讀了一些《逍遙遊》,不甚理解它的精髓,也就是走馬觀花,胡亂充了一身文氣罷了。」蕙姐兒說完,姚成再次哈哈大笑,蕙姐兒開心地拉著父親入內,吩咐丫鬟們道,「青果姐姐,打水來!楊梅姐姐,沏壺茶!」

溫氏、青果、楊梅向姚成見了禮,隨即照著蕙姐兒的吩咐打來溫水沏來好茶。

蕙姐兒親自擰了帕子,為姚成洗臉。姚成享受著在諸葛汐那裡永遠也享受不到的溫柔,笑得合不攏嘴兒。洗完臉和手,蕙姐兒又拿來剪刀替姚成剪了指甲,從記事開始,她就經常為父親做這些事了。起先她笨笨的,總弄傷父親,父親從不惱怒,彷彿不知疼痛一般,直到有一回父親喝多酒摔在地上,痛得嗷嗷大叫,她才明白父親和她一樣,知疼也怕疼。

「想什麼呢?」姚成憐愛地問著愣愣出神的女兒。

蕙姐兒四下看了看,溫氏、青果與楊梅早識趣地退到了外屋,她放下千金小姐的矜持,輕輕偎進了姚成懷裡,汲取著一年四季也不見得能體會幾次的溫暖:「想我何其有幸,有個這麼疼我的父親?」

姚成的心底泛起濃濃的愧疚,對大女兒他基本是放養,何來疼愛一說?姚成從懷中摸出一個香囊塞到蕙姐兒手中,蕙姐兒看著香囊問:「什麼?」

「補給你的生辰禮物。」他差旅數月,前天才回,錯過了蕙姐兒生辰,「別告訴你妹妹,這是泉州百年才遇到的鮫人淚,普天之下僅有一對。」

蕙姐兒小心翼翼地打開香囊,如玉手指捏起那粒華光璀璨的鮫人淚,像捏著自己未來的人生,眸子里滿滿的全是欣喜和感動:「多謝父親!」

站起身,給姚成磕了個頭。

姚成忙要拉起她,誰料尚未碰到,門口便傳來了何氏的問話聲:「大爺!大夫人說飯擺好了,請您和蕙姐兒去用膳呢!」

蕙姐兒的身子一僵,依依不捨地看了姚成一眼,姚成趕緊從懷裡拿出另個錦囊放在了桌上:「都是些碎銀子,打點下人也有些體面。」

蕙姐兒含淚點頭,又迅速行至衣櫃旁,拉開櫃門取出一雙白色足衣:「裡邊兒鑲了兔毛,可暖和了,祖母和母親我都送了,這雙是父親的。」

……

「到我了到我了,表姐說的是春天,我的呢應該是夏天,嗯,夏天嘛……表姐詠了桃花,我便……詠那蓮花。」蓉姐兒歪著腦袋想了想,莞爾一笑,「明月散盡一春輝,芙蕖艷煞雙潭景。」

弘哥兒和湲姐兒不約而同地憋住笑意,蓉姐兒的笑容登時僵住:「怎麼了?難道我作的詩不夠好么?」

這時,姚成與蕙姐兒一前一後走進了屋子,三名晚輩立時起身給姚成行了禮,禮畢,姚成坐在飯桌旁,蓉姐兒便坐在了他腿上,親熱地摟著他脖子:「父親,我可是想你!你卻一回來不先看我,反倒看姐姐,你偏心!」

委屈地側過身子,淚珠子開始在眼眶裡打轉。

姚成摟著女兒親了又親,笑道:「哪裡偏心了?不過是你姐姐的房間離穿堂近些,我順道將她帶過來罷了。」

蓉姐兒吸了吸鼻子,似是不信,問向了蕙姐兒:「當真?」

蕙姐兒溫婉一笑:「是的,父親本是路過我門口,我恰好做了足衣要送給父親,便請父親入我房間拿了,父親剛剛一直都在問妹妹功課好不好,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玩兒得好不好,連口茶都沒來得及喝呢,何媽媽便前來傳飯了。」

一連四個「好不好」,說得蓉姐兒心花怒放,蓉姐兒像個嬰兒一般依戀地窩進了姚成懷裡:「今天晚上我不與何媽媽睡了,與你睡!哦,還有娘親!我們三個一起才暖和!你給我講十個故事,把這幾個月欠我的故事都補回來!」

姚成不著痕迹地瞟了蕙姐兒一眼,蕙姐兒若無其事地笑了笑,姚成的眸光暗了暗,繼而對蓉姐兒和顏悅色道:「好啊,蓉姐兒要聽什麼故事……」

蕙姐兒的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艷羨,卻沒說什麼,而是走到諸葛汐面前,規矩地行了一禮:「母親,我來吧。」

諸葛汐淡淡地「嗯」了一聲,看也沒看她便繼續吩咐華容:「……魚擺這邊兒,弘哥兒愛吃;辣子雞丁擺這兒,那是蓉姐兒的菜……糯米藕夾呢?」

華容從精緻的食盒裡端出一個白瓷圓盤:「這兒呢,甜、閑兩種口味。」

諸葛汐不由地露出一抹溫和笑意:「小蹄子竟隨了她母親的口味,想當初玲瓏可沒少吃我的藕夾!」

湲姐兒沖姑姑做了個鬼臉,惹來諸葛汐一頓好笑。

另一邊,蓉姐兒親熱完父親,又跳下地挽住了弘哥兒的胳膊:「弘哥哥,你坐我旁邊!」

弘哥兒卻是看著仙子般的蕙姐兒,怔愣地出了神。

蕙姐兒挽好袖口,幫著華容布起了筷子。

湲姐兒上前拉過她的手,不著痕迹地踩了弘哥兒一腳,弘哥兒吃痛,瞬間回神,爾後聽得湲姐兒笑道:「他們兄妹倆親熱他們的,我們姊妹親熱我們的!」

蓉姐兒撅了撅嘴,卻將弘哥兒的胳膊抱得更緊,都是七、八歲年紀,諸葛汐和姚成看他們這般,只覺著兄妹情深,並未往深處探究,反而愈加歡喜。

弘哥兒的餘光死死地追隨著蕙姐兒,偏蕙姐兒看也不看他,就只與湲姐兒談笑風生。一頓飯,弘哥兒食不知味,好容易散了席,丫鬟領著小主子們逛園子消食,蓉姐兒拉著弘哥兒的袖子說道:「弘哥哥你陪我去划船,可好?」

弘哥兒伸長脖子,看著裊裊離去的蕙姐兒,心不在焉地道:「我暈船。」

蓉姐兒皺了皺眉,又笑道:「那我陪你去賞月怎麼樣?」

弘哥兒神色複雜地看了表妹一眼,眸光一動,從華容手裡搶過正要端給諸葛汐的果子,啟聲道:「暖房新出的櫻桃吧?我記得芸妹妹最愛吃這種果子,我給她送去了,蓉妹妹要一起么?」

蓉姐兒最討厭諸葛芸,聽了這話便轉過身,冷哼道:「那臭丫頭!要去你自己去,我乏了!」

弘哥兒抿唇偷笑,華容也笑,卻未點破,領著蓉姐兒去了裡屋。

弘哥兒如臨大赦,端著盤子便朝門外衝去,他連諸葛萱都不大理睬的,又哪裡真的要見諸葛芸?他追著蕙姐兒的香氣,加快了腳下的步子,剛走了一半,便與從庫房回墨荷院的柳綠碰了個正著,柳綠瞧他一副急匆匆的樣子,納悶地問:「弘哥兒這是去哪兒?」

弘哥兒先是一怔,隨即大喜,將一盤子櫻桃遞到柳綠的手上,笑嘻嘻地道:「好姐姐,這是送三妹的櫻桃,我突然腹痛想如廁,拜託你幫我送給三妹吧!」

柳綠眉梢一跳,怪哉怪哉,諸葛萱才是二房嫡女,怎麼哥兒對庶出的諸葛芸如此上心?這可不是一回、兩回了。柳綠正待詢問,弘哥兒卻已奔入無邊夜色,柳綠「哎」了一聲,蹙眉去往了娉婷軒。

冬月寒風,冰肌裂骨。

柳綠一邊走一邊用手心哈氣,心中直把那小祖宗「問候」了十幾二十遍,年關將至,墨荷院忙得不可開交,偏枝繁那蹄子又懷了身孕,她一個人做兩份差事,這不,連晚飯都沒吃呢,小祖宗又把她派去送什麼櫻桃!

真是……餓死她了都!

想著想著出了神,連守門的丫鬟與她打招呼,似提醒了什麼她也渾然沒聽見,本來嘛,今非昔比,世子妃接管了王府中饋,她早不是當初那個看人臉色的小丫鬟了,除了王妃和余伯的心腹,誰碰見她不得尊稱一聲「姐姐」?她也無需那般小心謹慎了。

可惜,今兒的大意,竟是叫她踢到鐵板了。

「哎喲!誰呀?敢撞本大爺?本大爺叫你……」喬旭陪喬英來探望喬慧,他與安郡王係數同一部門,碰面不免較常人熱絡些,於是喝多了酒,他是出來吹吹冷風醒酒的,誰料剛走到梨樹下就被人狠狠一撞,險些摔倒,他條件反射地抬手欲要掌摑對方,卻在看清對方那張秀美絕倫的臉后僵住了胳膊。

他不認得柳綠,柳綠卻認得他。柳綠揉了揉悶悶發痛的額頭,低聲道:「喬大爺萬福,奴婢莽撞了,望喬大爺恕罪!」

雲家皇朝覆滅,雲欣不再是公主,他也不再是駙馬,好在肅成侯府與鎮北王府攀了親,借著裙帶關係,他得到了太后的中用,而今位居二品工部尚書,比起大駙馬,他其實更愛「喬大爺」這樣的稱呼。

喬旭舔了舔唇角,用溫熱的手指勾起柳綠冰涼的下顎,色眯眯地問:「好俊的丫頭,誰名下的?爺去要了你,從此你和爺吃香的喝辣的去!」

柳綠的眸子里閃過一絲厭惡,後退一步說道:「喬大爺沒什麼吩咐,奴婢就先行一步了!」

言罷,不理喬旭,徑自邁向東面的小院門。

喬旭一把抱住她,聞著她身上的淡淡蘭香,陶醉得一塌糊塗:「小姑娘,做奴才有什麼好?跟了我做主子奶奶,再不必看人臉色,豈不快哉?」

柳綠扭了扭身子想要掙脫,奈何酒醉中的喬旭像只八爪魚將她禁錮得死死的,盤子里的櫻桃都抖落了一大半也沒能逃離,柳綠冷冷地道:「喬尚書!你公然調戲王府的丫鬟,你可有問過喬夫人的意見?」

「嗤——」喬旭笑道,「那婆娘早不是什麼公主了,若非我肯收留她,她早就該隨著雲家人逃荒漠北了,她如何管得了我?」

說著,火熱的吻落在了柳綠耳旁,柳綠想高聲呼救,他又立刻捂了柳綠的嘴,不過是個丫鬟,用了便用了,王府還能為她與喬家翻臉不成?這麼想著,喬旭越發大膽,一手掣肘著柳綠趴在樹上,一手解了自己褲腰帶,並開始扒柳綠的褲子,準備從後邊兒要了柳綠。

柳綠見自己動彈不得,便不動了,任由喬旭在她身上胡作非為,喬旭以為她認了命,便沒那般禁錮著她,一手滑入柳綠的雲裳,一手扯落了柳綠的褲子:「心肝兒,你放心吧,回頭我就向你主子討了你來……」

柳綠忍住吞了一百隻蒼蠅的噁心之感,生生等到他提搶上陣前一秒,突然轉過身,一膝蓋頂了過去!

「嗷嗚——爺的蛋——」喬旭痛得目呲欲裂,一跟頭栽在了冰冷的地上。

柳綠恨得牙痒痒,一邊穿著褲子,一邊用勁兒地踩踏著喬旭:「你個烏龜王八蛋!老娘今兒便是死,也要送你去閻王爺!我踩死你個鱉孫子!踩死你個禽獸殺千刀的……我叫你打老娘的主意!叫你*熏心……」

喬旭挨了一腳又一腳,連救命都喊不出來。

柳綠系好褲腰帶,即刻拔了頭上的金釵朝喬旭的哥兒們戳過去!

「住手!」

喬英在屋子裡等了良久也不見大哥回去,便隱隱有了這方面的擔憂,一出來,果然看見大哥*著下邊兒,被柳綠踹得面目皆非,不用說他也知道定是大哥醉糊塗了要輕薄人家,結果反挨一頓揍,他厲喝呵斥完,柳綠仍沒停手的意思,他一個箭步邁至二人跟前,堪堪握住了柳綠要將喬旭斷子絕孫的手,「我說你這丫頭,心腸是不是太歹毒了些?他好歹是個主子,便是犯了錯,你喊救命即是!即便不喊,揍他一頓也解了氣,何必非下此狠手?」

柳綠回頭,惡狠狠地瞪了喬英一眼,原就溢滿的淚水因著這個動作簌簌滑落,大顆大顆滴在了喬英與她手腕相握的地方,喬英一愣,鬼使神差地鬆開了手。原以為柳綠會調頭離去,殊不知,柳綠二話不說刺向了喬旭!

喬英駭然失色,眼疾手快地奪了柳綠的釵,並蹙眉道:「你講理不講理了?他又沒真的侵犯你!你為何一定要這麼對他?」

「那他要是得逞了呢?喬二爺你告訴我,我的清白找誰索要?是你嗎?你能再給我一個清清白白的身子嗎?」柳綠哭著說完,踩著滿地櫻桃,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娉婷軒。

喬英的心像被什麼東西給刺兒一下,清清白白的身子……她不是跟過王爺的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寵妻無度之腹黑世子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寵妻無度之腹黑世子妃
上一章下一章

【後記05】家有兒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