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世子追愛布衣女相下載
  3. 世子追愛布衣女相
  4. 第116章 龍鳳佩

第116章 龍鳳佩

作者: |返回:世子追愛布衣女相TXT下載,世子追愛布衣女相epub下載

這是葉舒楠第一次見到縣衙真正的樣子,裡面並不算大,條件也是相當簡陋,看來這位譚大人還算是清廉。

葉舒楠四周看了一下,目光不由定在一點,「譚大人,那位是……?」前面不遠處有一位女子,手裡握著的好像是一條魚,似乎還在她的手裡掙扎,雖然隔得有些遠,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但是那笑聲卻是如銀鈴清脆傳入葉舒楠的耳中,讓她對那女子莫名生出幾分好感來。

「那位是拙荊。」

原來是他的妻子啊,等等,他臉上的這是笑嗎?原來這位嚴肅恭謹的譚大人也是會笑的,如此想來,他們夫妻兩個的關係應該是不錯的了。

很快,葉舒楠便看清了那女子的面容,五官雖不算出眾,但臉上全是飛揚的活力,看起來比那些面癱的大家小姐們順眼多了,不過她這般嬌小玲瓏的模樣,倒不像是已為人婦的女子,卻像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兒。

「夫君,這兩位是……?」那小女子的眼睛在司空詹白和葉舒楠之間徘徊,最後目光落在了葉舒楠的身上。

「這位是來自京城的司空公子,這位是他的……妻子。」司空詹白是這樣對他說的,但是他也知道澹王世子並未成親,不過這並不是他能過問的事情。

「你這又是去哪裡胡鬧了?」雖然聽起來是斥責的話,但葉舒楠卻聽出裡面的甜蜜情意,這一對夫妻倒是有趣。

女子似乎這才想起自己的手裡還握著一條魚,忙舉起來,炫耀似地對那位譚大人道:「我去河裡捕來的,還活著呢,燉魚湯一定很好喝。」

河裡?這裡只有那一條河……她該不會是?

「你沒去妨礙他們辦案吧?」那位譚大人無奈地看著自己的小妻子,她啊,整天就愛胡鬧。

小女子似乎不高興了,「我才沒有妨礙他們呢,我是去找線索了,本來我還想告訴你一些我知道的,現在,我不想說了。」說罷,她重重地哼了一聲,便拿著那條魚氣呼呼地走開了。

譚大人剛想追上去,卻又想到司空詹白和葉舒楠還在這裡,便道:「實在是抱歉,讓二位見笑了。」

葉舒楠卻是微微一笑,「譚大人的小妻子挺有意思的,譚大人好福氣。這樣吧,讓我去看看她吧。」正好也可以問問那小女子究竟知道了什麼線索,對於這件離奇的案子,葉舒楠是越來越有興趣了。

很快,葉舒楠便在縣衙的廚房裡找到了那女子的身影,她正在處理那條魚,應該準備做魚湯了。葉舒楠心想,這小女子膽子還挺大的,那河邊一下子死了兩個人,還被人挖了心,她卻還有興緻去那邊捉魚,能吃得下去嗎?

「譚夫人。」葉舒楠輕喚了一聲,那小女子立刻回過頭來,沖她甜甜一笑,「司空夫人。」

葉舒楠聞言微微一抖,這稱呼……,忙道:「你還是稱呼我為舒楠吧。」

「那你就叫我靜芊吧。」

「好,靜芊,我來幫你吧。」跟這個女子相處讓她感到很輕鬆。

「你?還是算了吧。看你的樣子應該是京中大戶人家的小姐吧,這些事情看起來簡單,做起來可不容易,你還是歇著吧。」

葉舒楠執起案板上的刀兀自切起了薑絲,一邊笑道:「在這方面,或許,我並不輸於你。」親自做食物對葉舒楠來說是一種休息的方式,也是一種享受。

「哇,舒楠,你真是讓我……不可思議。」看這刀法分明不是一日練成的,她還以為這女子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呢。

「你才讓我不可思議呢,你竟然敢到剛死人的河裡去抓魚。」葉舒楠藉機把話題引導那件殺人案上。

小女子果然上鉤,「我哪裡是去抓魚的?我是去找線索的,順帶抓了一條魚而已。」

「剛剛聽你說找到了線索?是什麼?」

左靜芊嘿嘿一笑,湊到葉舒楠的身邊道:「你絕對想不到我找到了什麼。」說著她故作神秘地停了一下,然後壓低了聲音道:「是一枚玉佩。」

「玉佩?」能讓她這麼興奮,那應該是可以看出主人身份的玉佩了。

「就是這個。」左靜芊從懷中取出玉佩遞到葉舒楠的面前。

葉舒楠看了一眼道:「這玉佩……是一半。」

左靜芊臉上笑意融融,「對,這是一對龍鳳佩,這一枚是鳳佩,而且上面還刻著李小姐的名字,另一半一定在一個男人的手裡,這就說明……」

這就說明那個男人很有可能糾纏進了這個案子,如果真如自己猜測的那樣,這是一件情殺案,找到那個男人很有可能就找到了兇手。

「這件事應該不難打聽吧,如果李小姐有了心上人,那她的侍女或是家人一定知道。」

聽了葉舒楠的話,左靜芊臉上的笑容瞬間就不見了,「唉……我都已經問過了,李家上下沒有人知道李小姐有了心上人,就連她的貼身侍女都不知曉。」

這不太可能吧?就算那李小姐瞞得再怎麼緊,總不能連她的貼身侍女都瞞住了,她總得要跟那男人見面的吧,怎麼可能沒有一個人知曉。

「那就去找鎮上的玉器行,這樣精緻的玉佩價值不菲,這鎮上能買得起的人應該不多,說不定還能問出究竟是誰買走了這一對玉佩。」葉舒楠提醒道。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我這就去問去。」說著,那左靜芊就要起身出去。

葉舒楠卻一把拉住了她笑道:「你凡事都這麼親力親為的嗎?你問不如讓衙役去問,他們未必會對你說實話。」

「哦,那我讓人去問,你在這兒等著我,我很快回來。」說完又生恐葉舒楠會偷偷離開一樣,鄭重道:「一定要等著我回來哦。」

葉舒楠還未等到左靜芊回來,司空詹白就已經過來尋人了。

「你怎麼自己一個人在這裡?」還在熬湯?

「靜芊讓人去問玉佩的事了,她在河邊找到了一塊玉佩,上面刻著李家小姐名字,是一對龍鳳佩,這就說明還有一個男人……」

靜芊?應該是那位譚夫人的名字,看來舒兒很喜歡她。

「巧了,剛剛有人來投案,說不定就是你口中那個的那個男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