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005章 第二次

第1005章 第二次

作者:

「不死卷,果然不俗!」強悍如天尊,眼看白小純在自己的手中,在被完全握住后,在自己遠遠超出對方的修為下,居然依舊無法被真正碾壓,而是在不斷地恢復后,也都動容。

「好在我不是第一次遇到不死卷大成之人……」通天島上,天尊喃喃低語后,他的目中在這一瞬,竟出現了一絲水晶般的光芒。

這光芒出現的同時,通天島上一臉麻木,似失去了神魂般,如同行屍走肉的杜凌菲,身體忽然一顫,她的目中也出現了水晶般的光芒,在那雙眸的深處,此刻那兩道奇異的符文,也正急速的閃耀。

似她體內的某種力量,正通過目中的符文,被天尊冥冥中吸走了一部分,與此同時,蠻荒的巨鬼城外,天尊那握住了白小純的大手,在這一刻直接就浮現出了水晶般的光芒。

幾乎眨眼間……這驚人的大手,竟成為了水晶之手,再次狠狠一握!

轟的一聲,在他拳頭內的白小純,此刻披頭散髮,他甚至已經召喚了北脈世界之寶,可寒門老祖沉睡,沒有絲毫回應,他目中赤紅無盡,身體的恢復居然在這一瞬,好似被壓制一般,驟然停頓!

如同這水晶般的術法,與他的不死卷,相生相剋!

沒有了不死血的恢復,白小純的身體根本就承受不住來自天尊的大力,幾乎瞬間,他就全身砰的一聲,直接碎裂!

而他的意識,也在這一刻,隨著身體的碎裂,再也無法堅持,整個人也昏迷過去……

直至此刻,天地間這天尊的大手,才緩緩的收回,向著漩渦而去……遠遠地,這一幕被四周眾人看到,所有人的心頭都無比震撼。

天人也好,半神也罷,無不駭然到了極致!

逆河宗的眾人顫抖,不少人已經死死的攥住拳頭,宋君婉滿面淚花,可她沒有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直至大手消失在漩渦時,她噴出一口鮮血,身體倒了下去。

與此同時,在天尊之手消失的瞬間,天尊冰冷中透著無情的聲音,也回蕩在了整個蠻荒。

「所有通天之修,發起總攻……滅蠻荒一切生機!」

天尊的性格,一向不喜歡被動,他喜歡掌握主動,這一點從當初鬼舟上的變化,就能看出一二。

這一次也是一樣,凝聚在白小純身上的希望,雖讓他覺得有八成以上的把握,可他還是不放心,準備雙管齊下,如此一來,總有一條路……可以走通!

「如果都走不通……既然我的壽元已沒有太多,那麼就讓這個世界,與我一起陪葬好了!」天尊內心漠然,收回了手掌后,天空的漩渦,慢慢消散。

蠻荒內所有通天區域的修士,全部身體一震,來自天尊的命令,他們必須要遵從,同時也不是所有人都對戰爭疲憊,還是有不少,對於天尊的崇敬已經到了狂熱的程度,聞言頓時殺意掀起,戰爭再次開啟!

而整個蠻荒魂修的士氣,也隨著守陵人的落敗,低落到了極致,只是擺在他們面前的,已經沒有了第二條路……

通天大陸,不接受俘虜,天尊的意志,是一切蠻荒生靈,寸草不生,全部滅絕!

不管是土著,還是魂修,即便是在蠻荒的凶獸,也都在此列。

所以唯有……也只能是死戰到底!!

廝殺聲,慘笑聲,咆哮聲,自爆聲……在這蠻荒大地上,不斷地迴旋,鮮血更多,死亡更多……好似整個世界都到了末日,天空昏暗,大地殘破,隨著巨鬼城的失陷,隨著另外三座城池的攻破,漸漸地,蠻荒的戰場已經推進到了……魁皇城!

而此刻,在通天海上,通天島中,在整個島嶼的地底,存在了一處巨大的地宮!

地宮內有一處黑色的水潭,在這水潭四周,存在了一處浩瀚的大陣,此陣足有萬丈大小,組成陣法的,不是靈石,而是一根根骨頭!

這些骨頭有的是金色,有的是水晶般……充滿了腐朽的同時,也給人一種神聖之意!

同時,在那水潭的四周,赫然還存在了三處深坑,這三處深坑裡,擺放著完整的三幅骸骨!

這三幅骸骨的顏色,赫然都是金色與水晶交融,雖不是徹底融合,可它們身上散出的威壓,足以讓半神都顫抖,無限的接近……准天尊的通天道人。

似乎這三位,雖比通天道人要差了一些,可同樣的,都是距離真正的大乘天尊境界,只差半步!

如果魁皇城內,這一代的魁皇能出現在這裡,那麼他一定能憑著血脈的感應,立刻認出這三具骸骨的身份!

他們……正是這多少年來,歷代魁皇的遺骨中,所留下最強的三位!

顯然是被天尊破了他們的葬宮,從內生生挖出,放置在了這裡,成為了他這絕世大陣的一部分!

至於四周那些腐朽中帶著神聖的骸骨,都是多少年來,修鍊了不死卷與長生卷之人的骨頭!

而在這大陣的中心,那處黑色的水潭內,白小純盤膝坐在那裡,雙目緊閉,雖有呼吸,可卻明顯昏迷,他四周的黑色水潭,正不斷地旋轉,隨著水波的漣漪,浮現出了一個又一個詭異無比的符文。

這些符文好似具備生命,在這浮現中,還有不少竟爬上了白小純的身體,在他的全身遊走……

這一幕,極為詭異,而這地宮的燈火昏暗,也就使得氣氛森然無比。

許久,盤膝坐在水潭內的白小純,忽然身體一震,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在他雙目開闔的剎那,他身體上的那些符文,好似被驚動,急速的遊走中,飛快的回到了潭水裡。

白小純的目中有些茫然,但很快的,他就呼吸急促,目中露出清明的同時,看清了自己所在的水潭,也看清了這四周的陣法以及那一幅幅骸骨。

他想要起身,可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好似不受控制,竟無法從這水潭內站起,而那些骸骨上散出的不死卷與長生卷的氣息,讓白小純的心神頓時大浪翻滾。

「不要掙扎了,這水潭內……是當年老夫將魁皇朝趕出通天大陸時,所抓獲的所有魁皇血脈之人,他們的鮮血,在這裡已浸泡了太久的歲月了。」沙啞的聲音,在這地宮內回蕩時,白小純的前方,虛無扭曲,天尊的身影,緩緩走出。

他的目中有強烈的期待,更有激動振奮,看向白小純時,那目中的火熱,彷彿在看一枚絕世大丹。

白小純猛的抬頭,氣息粗重,看向天尊,內心升起強烈的忐忑與不安,正要開口,可天尊似乎沒有在意白小純的蘇醒,他的目光落在了四周的骸骨上,繼續說著話語。

「這些骸骨,有的是當年那場魁皇城之戰中,被老夫斬殺之人,還有不少……則是這些年來,老夫研究不死長生卷后,找來的試驗之修。」

「可惜,這不死長生卷,這明明所有人都可修鍊的功法,不知什麼原因,或許因我殺戮了太多的魁皇血脈之人,居然無法修鍊。」

「我只能研究之下,讓其他人去修行,為此,我不惜把這三位隕落了不知多少年的魁皇遺骨挖出,可收穫卻甚微。」

「不死卷還好,被我搶走了長生卷的魁皇朝,守陵人不管是為了什麼,對抗我也好,延續魁皇朝也罷,都會源源不絕的傳承不死卷,而我也推波助瀾,任由不死卷在通天流傳……只是對我而言,最主要的是長生卷,可長生卷太難了,幾乎所有人都無法走到最後,在途中失敗了,他們的骨頭,被老夫擺放在了這裡,或許也能有些作用。」

「多少年來,修鍊長生卷的人,只有兩位成功了,一位被我收下作為了弟子,還有一位……則是我的女兒。」天尊喃喃,似乎他根本就不是對白小純去說,而是在自言自語。

白小純聽到這裡,腦海驚濤駭浪,心神內如有無數天雷炸開,實際上自從當初看到杜凌菲身上的骨頭后,他的心中就已經產生了疑惑,而如今,隨著天尊的話語,一切隱秘已經在他面前鋪展開來……

「可惜,一方面是我準備不夠,一方面也是經驗不足,被我那大弟子察覺后,第一次嘗試煉製不死長生丹,還沒等進行,就失敗了。」

「不過沒關係,我還有第二次……」天尊深吸口氣,轉過頭,目光炯炯的看向白小純時,輕聲開口。

「菲兒。」

隨著他聲音出現,他的身後虛無中,杜凌菲慢慢的走了出來……

在看到杜凌菲的瞬間,白小純神情慘然的苦笑起來,他明白了,全部都明白了……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