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一千零七章 1滴眼淚

第一千零七章 1滴眼淚

作者:

身中奴印,竟還能去本能的掙扎,可以想象在杜凌菲的心中,她不願意傷害白小純的本心有多麼的頑強。

白小純身體震動,他感受到了天靈上那隻顫抖的手,他睜開了眼,看到的是杜凌菲近乎扭曲的面容,還有那目中急閃動的奴役符文以及……她顫動著的身軀!

「小杜杜……」白小純喃喃中,一旁的天尊目中也有複雜,可很快的這複雜就被強行抹去,瘋狂重新凝聚,右手抬起,天尊向著自己的女兒,驀然一指!

這一指之下,杜凌菲身體猛地一震,漸漸目中的奴印取代了她全部的痛苦,哆嗦的身軀平靜下來,顫抖的右手也平穩了,重新的……按在了白小純的天靈上。

她那無神的雙目,望著白小純,沒有絲毫情緒波動,可白小純卻感受的到那種骨子裡極致的悲哀。

白小純嘴巴微微張了張卻最終沉默,一樣望著杜凌菲,這一次他沒有閉上眼,彷彿也知道了生命已經到了盡頭,他能做的,就是在魂飛魄散前,讓眼前的身影,成為自己這生命中,最後的永恆。

轟隆隆……,在這地宮陣法徹底開啟,在這四周骸骨不斷地融化,在杜凌菲的右手按在白小純天靈的瞬間,巨響之聲,在白小純的腦海里,嗡然炸開。

一股強烈的無法形容的劇痛,在這一刻,猛的就如怒浪般,於白小純體內滔天而起,他的生機,他的修為,他的血肉,他的靈魂以及一切……都在這一刻,被杜凌菲手中傳來的吸力,瘋狂的吸走!

彷彿身體內的所有,都被攪碎,骨頭,血肉,經脈,一切的一切,都在這碎滅中,化作了一股濃郁到了極致的本命生機……

而這生機,正是天尊所需要的,此刻正瘋狂的被吸入杜凌菲的體內……

白小純,是不死大葯,而杜凌菲……則是長生丹爐……

長生丹爐在吸收了不死大葯后,

將會祭祀出自己的一切,以丹爐的枯萎滅絕,在死亡的那一瞬,換來一枚……不死長生丹!

「快了,就要快了……」

「不死長生丹……我等了一輩子的不死長生丹……」天尊站在一旁,癲狂的大笑起來,看著自己的女兒杜凌菲,在自己的奴印操控下,正在飛的吸收白小純的一切,他的呼吸急促無比,面容都有些扭曲,連帶著他的聲音也都有些變了腔調。

白小純身體劇烈的顫抖,體內的痛楚之強烈,前所未有,哪怕白小純修鍊不死卷,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可與眼下比較,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他的身體,正逐漸的乾瘦下去,他的頭也失去了光澤,他體內的不死血,也都慢慢的消失,不死骨的顏色,也都逐漸的黯淡,不死筋,不死肉以及不死皮……都好似在退化一般……

那種無法掙扎,無法反抗下,身體被掏空,生機被吸走的拉扯感,讓白小純的意識也都慢慢的出現了恍惚。

他的腦海里,浮現出了蠻荒中他曾經經歷的一切,有白浩,有巨鬼王,有紅塵女,有周一星……直至浮現出了逆河宗……

還有逆河宗內的李青候,宋君婉,神運算元……等等……所有他記憶里存在的面孔,在這一刻,都在他的眼前劃過。

「逆河宗……」白小純呢喃的聲音,外人已經無法聽到,似乎只有他自己才可以聽聞,漸漸地,他的身體越的虛弱,他的頭已經枯萎了,一根根散落下來時,還沒等落入水潭,就成為了飛灰。

他的身軀已經乾瘦無比,他的目中也好似即將熄滅的燭火,黯淡無比……

而此刻,他的腦海中浮現的,已經不再是逆河宗,而是……通天東脈下游的……靈溪宗,似乎這一生的記憶,在這一刻倒流,他看到了靈溪宗內的自己,看到了草木石碑下的身影,看到了靈尾雞旁自己舔著嘴唇蹲在那裡的模樣……

看到了已經遠去大世界的張大胖,看到了那已經隕落的師姐,看到了侯小妹,看到了所有……

他已經快要沒有呼吸了,皮包骨的身體上,那所有的皮膚都已枯萎,充滿了褶皺的同時,也有一塊塊死亡的瘀斑,不斷地擴散……他的牙齒也開始慢慢的脫落,整個人看起來,乾屍一般,如同墳墓里被埋葬了許久……

甚至他已經感受不到痛苦了,天靈上的那隻手,如同一個黑洞,在這不斷地吞噬下,他似乎已經習慣了那種劇痛。

他的不死卷,已經被吸走了八成,他的生機一樣如此,僅剩下的意識,漸漸浮現出的不再是靈溪宗,而是……帽兒山。

他似乎模糊的看到,在那帽兒山上,有一個少年,也不知是怎麼拿的,連揣帶夾,竟把七八把斧子與菜刀,都放在了身上,在上山時,胡亂的扔了出去……在那山頂,於天雷中,點起了那支香……

看著少年那緊張中帶著滑稽的樣子,白小純想笑,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或許,這也是好事,因為此刻的他,那皮包骨如同骷髏的樣子,若是笑了,那麼或許比哭還要難看嚇人吧。

他的意識越的模糊了,彷彿感受不到了自己的身體,如同靈魂要在這一刻升空,似乎在天空上,有一個漩渦,在吸走了自己的一切后,要把自己的靈魂也都吸過去……

他的生機,已經只剩下了不到一成……他的皮膚不僅僅是枯萎,也出現了乾裂,似乎一碰就會成為飛灰,他的五臟六腑同樣如此。

不死卷之力,已要徹底消失,只有他的骨頭……似乎還蘊含了最後一絲不死之力,雖散出的金光已經不多,可他的皮膚碎裂中,還是能透出來……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他的腦海里,浮現出了似乎將會是最後的一副畫面……那畫面中,一個小童哭著跪在床邊,看著床鋪上奄奄一息的親人,哭聲很大,很大……

「小純……不要害怕……」一隻冰冷的手,慢慢的撫摸在了小童的額頭上,虛弱的聲音,輕聲的喃喃。

「拿著這支香……你不是夢想成為仙人么……拿著它……」

小童抬起滿是淚水的小臉,拿住了那根香,可卻獃獃的看著失去了所有的力氣,在自己眼前垂落的親人的手,怔怔中,淚水又止不住的流下。

他似乎呆了很久,很久,直至有人闖入屋舍內,將他抱起后,看著從外面走進來的鄰居,看著他們一個個同情的目光,看著他們把親人的屍體抬走……小童默默的縮在角落裡,抱著自己的膝蓋,手中死死的抓著的,是那根香……

「為什麼要有死亡……我……我想一輩子都活著,我想讓我身邊的人,一輩子都活著……開開心心的活著……我想……長生!」

小童的聲音,在白小純腦海里回蕩,雖越來越遠,似要消失,可似乎在白小純的心中,早已成為了永恆……

一股前所未有的疲憊感,湧現上來,白小純的意識,慢慢的,似乎在那永恆的小童的聲音中,逐漸的遠去,越來越遠……

可就在他的意識即將消散的剎那,忽然的……有一滴淚水,掉落在了他已經乾枯開裂的手臂上,沁了進去,於他越混沌的意識中,逐漸的散開。

「眼淚……」白小純喃喃中,似感受到了這淚水中的苦澀,用最後的一絲力氣,勉強睜開了眼,模糊中,似看到了面前……身體顫抖,目中奴印閃動極為強烈,彷彿要爆出雙眼,可卻依舊掙扎,哪怕自身滅絕,也要抬起右手的杜凌菲!

「爹爹……求求你……」杜凌菲掙扎顫抖中,奴印下的她,哀聲絕望艱難的開口。

這聲音,雖輕微,可卻如世界之雷,在天尊的心神里爆開,讓天尊的身體,也都顫抖起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