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九十九章 找上門來

第九十九章 找上門來

作者:

?周心琪面色難看,她也沒想到,自己選擇的洞府,居然就在白小純洞府的旁邊,當初在外門時,她知道白小純這個喜歡讓人呼喚他師叔的嗜好,心裡覺得彆扭,於是每次都避開。

可眼下,居然被堵在了門口。

「白……師叔!」周心琪深吸口氣,淡淡開口后,看都不看白小純一眼,飄然而去,踏著藍綾飛起,長裙飄舞,襯托絕美的容顏,看起來彷彿仙子一樣,她平日里都是用這種方式驅趕身邊的那些傾慕者,每次都很有作用,這種超然的態度,會使得她給人一種距離感,讓人無法親近。

白小純很是高興,背著小手,露出一副長輩的姿態,讚賞的望著周心琪,似乎毫不在意周心琪的態度,要的就是一句白師叔而已。

直至周心琪走遠,白小純這才心滿意足的回到了洞府,他覺得今天完成了一個里程碑,終於得償所願,在洞府內,他拿出龍象化海經,仔細的看了看后,想起了天驕戰時鬼牙的強悍,神色慢慢認真起來。

「那鬼牙也不知道怎麼修的,居然那麼厲害……尤其是那幾頭厲鬼,與獸一樣的操控,如果我也有一隻凶獸就好了。」白小純回想那一戰,心有餘悸,想到這裡時,他忽然內心一動,從儲物袋內拿出一個木盒。

「育獸種……以後有機會去了北岸的話,或許……我獲得一個屬於自己的獸,也並非不可能,尤其是這個獸,還是我創造出來的!」白小純想到育獸種的神奇,怦然心動,好半晌壓下心緒,將這木盒收起。

沉吟片刻后,他搖了搖頭。

「打打殺殺的事情,我最厭煩了,還是快些到凝氣大圓滿,這樣的話,就可以去築基啦。」白小純想到這裡,按照龍象化海經的內容,開始修行。

這龍象化海,雖可以完美嫁接紫氣馭鼎,可修行的方式卻不一樣,並非是擺出各種姿勢,而是有三幅圖,第一幅圖是一尊遠古巨象,磅礴無比,彷彿力能開山,可轟鳴天地,那種肉身的極致之力,使得白小純第一眼看去,全身不由的震動起來,彷彿體內所有血肉,都因這一幅圖而震顫,隱隱符合某種特殊的規律……

第二幅圖是一條青龍,翻滾在雲霧中,若隱若現,白小純一眼看去,彷彿烙印一般,腦海中不由自主的就幻化出這幅畫面,可這畫面幾乎剛剛出現,一息都不到,他的腦海就轟鳴起來,全身靈力不受控制的擴散,遊走全身時,傳來陣陣劇痛,白小純猛地蘇醒,全身已出了冷汗。

「這是什麼修行之法!」白小純深吸口氣,沒有去看第三幅圖,而是仔細的研究了龍象化海經的口訣與內容。

半晌之後,他抬起頭,目中露出思索,漸漸若有所思,有了明悟。

「觀想修行!」白小純喃喃低語。

這種修行之法很是玄妙,按照不同的階段,去觀看不同的圖,藉此來修行自身,可以想象,那三幅圖上必定有某種神秘的天地之力,才可以讓人在看到圖時,影響自身。

對於剛剛入門的弟子而言,這種方法根本就不適合去修行,一旦強行去修,甚至有可能反噬自身,唯有到了凝氣八層后,體內靈力不少,才可以用這種方式修行。

白小純深以為然,沒有好高騖遠,而是只看第一幅圖,觀想時,他身體顫抖,氣血急速流轉,彷彿暗中符合了不死皮的特性,全身銀光閃耀,隱隱的,竟給白小純一種感覺,似乎……這龍象化海,可以配合不死皮,使得威力更強。

時間流逝,很快半個月過去,這半個月來,白小純時而開爐煉藥,一邊修行龍象化海經,一邊煉製靈藥,使得自身修為慢慢增加的同時,他的不死皮,也慢慢的銀色發深,精進不少。

與此同時,在修行這龍象化海經后,他發現自己的紫氣馭鼎功,明明沒有去修行,可對於紫氣化鼎這一神通,居然突飛猛進,遊刃有餘。

這一下現象,讓白小純很是吃驚,他想來想去,最終隱約的找到了答案。

「龍象化海,這是一門輔助的功法,包容極強,可以讓所有神通術法,威力增加,至於開卷語所說的桎梏……」白小純若有所思,半晌后右手抬起向前一指,立刻他的前方虛無一震,一尊紫色的大鼎驀然出現。

栩栩如真,不但比以往更龐大,威壓一樣強烈不少,甚至白小純有種感覺,似乎自己一個想法,就可讓這大鼎消散,化作靈力回到體內。

他念頭一動,頓時大鼎消失,陣陣靈氣撲面而來,鑽入體內后,補充了方才施展此神通的消耗。

白小純立刻驚喜,這種遊刃有餘,能發能收,正是紫氣化鼎到了大成后的特徵。

「有這個龍象化海經的輔助,我曾經想過的馭人大法,或許也有了希望!」就在白小純高興時,忽然的,他神色一動,抬頭看向洞府大門,掐訣一指,立刻大門模糊,竟快速透明起來,使得他可以看到外面的天地。

此刻外面是黃昏,只見有上百道身影,正從遠處天地呼嘯而來,最快的數十人,甚至已到了白小純洞府之外。

人群里,有一個青年,這青年相貌俊朗,可卻面色蒼白,雙眼血絲瀰漫,整個人彷彿瘋癲,似乎只要有人碰一下,就立刻會歇斯底里。

白小純認識這青年,此人正是……北岸弟子北寒烈!

而北寒烈身邊的數十人,每一個的修為,竟都超過了尋常的凝氣九層,甚至還有十多位,居然是凝氣大圓滿,至於後面的上百人,任何一個,都赫然是凝氣九層!

尤其是北寒烈身旁的一個大漢,這大漢身子魁梧,整個人如一座小山,相貌與北寒烈有幾分相似,一頭長發飛舞,他站在那裡,一言不發,可身上露出的氣勢,卻是讓白小純心中一驚。

那氣息,已不是凝氣能具備,甚至隱隱的,在這大漢的四周,彷彿存在了一個看不見的漩渦,使得八方的天地之力,居然都向他這裡凝聚。

「上百個……凝氣九、十層的內門弟子!」白小純睜大了眼,覺得有些頭皮發麻,趕緊掐訣一指,立刻他洞府的陣法,全面開啟。

這上百人,都是北岸的內門弟子,準確的說,都是來自落日峰,如今到來,是要為他們的師弟北寒烈報仇。

這上百人出動,立刻引起了香雲山內門弟子的注意,周心琪第一個走出洞府,與此同時,不少香雲山的內門弟子也都快速飛出,將這上百人包圍,在包圍的剎那,立刻就有人認出了北寒烈身邊的大漢,驚呼失聲。

「靈氣成漩,這是……這是超越了凝氣,介乎於築基之間,半步築基的徵兆!」

「落日峰內門第一天驕,北寒風!」

四周人立刻驚呼,白小純在洞府也因陣法存在,也聽到了外門的聲音,頓時眼睛睜的又大了一些。

「諸位同門,天驕戰南岸勝出,無可厚非,北寒恭賀,今日來此,與南北兩岸無關,是我北寒家的私怨,這白小純卑鄙無恥,害的我族弟悔恨一生,我身為兄長豈能忍下!」

「這一次前來,要為我族弟,要一個交代!」北寒風話語傳出,不等四周香雲山內門弟子回答,就猛地看向白小純的洞府。

「白小純,你給我滾出來!」

一旁的北寒烈,雙眼赤紅,隱隱有淚花,他歇斯底里的向著白小純的洞府,發出凄厲的大吼。

「白小純,滾出來!」

就在這北寒兄弟二人開口之後,洞府內,傳出白小純委屈的聲音。

「你們不講理啊,我當時就說讓你認輸了,這不怨我啊,當時那條大狗撲到你身上時,我還想著要去把你們分開……」

「閉嘴,白小純,你出來,我北寒烈與你勢不兩立!!」北寒烈怒吼,他覺得白小純是故意揭開自己的傷疤,此刻瘋了一樣的衝出,轟擊白小純的洞府陣法,似要把這短時間所有的怨氣都發泄出來。

白小純看的心驚肉跳,可發現陣法只是波動,沒有絲毫要被破開的跡象后,這才放下心來,打定主意絕不出去,看著發狂的北寒烈,白小純嘆了口氣,繼續勸說。

「北寒烈,其實也沒什麼啊,你這樣想啊,你那條大狗和你有了這樣密切的關係,說不定因禍得福,從此之後你的馭獸之法,一定會更厲害……」白小純是真的想去勸說安慰,可他不安慰倒好,這麼一安慰,北寒烈直接就炸了,怒吼滔天。

就連北寒風也都面色陰沉,一步走到白小純的洞府外,一掌落下,轟的一聲,陣法顫抖,看的白小純心底狂震。

「住手!」這一刻,四周的香雲山內門弟子看不下去了,他們與白小純不熟,可如今被落日峰打上門來,若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出手,怕是日後香雲山的內門弟子,立刻會在靈溪宗聲名掃地。

此刻四周的香雲山內門弟子,瞬間衝出,要去阻攔時,北寒兄弟帶來的上百人,全部散開,紛紛阻擋,彼此沒有生死斗,只是阻攔香雲山的內門弟子,讓他們無法短時間去干擾北寒風。

這種事情,已經是兩座山之間的私鬥了,屬於是觸犯了門規,可北寒風不在意了,北寒家族一樣是榮耀家族,只要不殺人,犯不了大罪。

轟鳴劍,白小純的洞府陣法,立刻扭曲,波動更強力,但這做洞府非同尋常,白小純開始還很緊張,可看著看著,發現依舊沒事後,立刻就鬆了口氣。

可他心底善良啊,他也覺得不好意思,於是再次去解釋勸說。

「這事真的不怨我……要不你把那條大狗燉了吧,你把它吃了,這樣以後誰都知道北寒烈英武不凡,誰敢撲他,他就吃了誰……」白小純說著說著,覺得好像自己跑偏了……正要繞回來時,門口外的北寒烈,直接氣的噴出一大口鮮血,整個人披頭散髮,發出凄厲之音,居然發昏了,一頭狠狠撞在陣法上。

這一幕,看的白小純心驚肉跳。

---------------

呼喚推薦票~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