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028章 天崩地裂!

第1028章 天崩地裂!

作者:

北脈世界之寶,是白小純的殺手鐧!

隨著手指落下,通天北脈,那片此刻已經不再是冰原的大陸,轟然震動,其上所有的山峰早已經在通天道人的道法下,化作飛灰。

此刻的震動,使得這本就殘破的大陸,立刻就傳出了驚天巨響,在這聲響下,咔嚓咔嚓的聲音,讓世界轟鳴,天地震動。

一道道巨大的裂縫,順著北脈兩側已經乾枯的通天河,立刻蔓延開來,直至蔓延到了盡頭的與蠻荒連接的地方時,如同直接斷裂!

整個北脈大陸,轟然顫抖,開始了傾斜,隨著起伏,能看到無數碎石落下,北脈大地與蠻荒被斬斷的地方,高高的抬起……最終竟緩緩的升空而起!

隨著升空,那一整塊大陸的漂浮,使得這一刻,整個世界都可以看到,無數的吸氣聲,無數的駭然驚呼,在那生機的流逝中,成為了所有人這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震撼畫面。

「天啊,這……這是什麼!!」

「那是……北脈?」

也正是在北脈大陸升空的瞬間,這大陸突然的散發出藍色的光芒,仔細去看,可以看到這些光芒赫然都是從那一道道裂縫內散出,隨著光芒越發的強烈,北脈大陸上所有的生命,都瞬間消失,被吸入到了法寶世界內,與此同時,轟轟之聲回蕩不斷,大塊大塊的碎石,更是從北脈大陸上脫落下來,直至整個北脈,在天空上……在那無數石塊的落下中,形成了一把……大劍的模樣!

形成了……世界之寶,北脈大劍!

藍色的大劍,讓這已經死亡的世界,依舊被影響,天空的褶皺更多,大地的碎裂瀰漫,一股強烈至極無法形容的威壓,從這大劍上,擴散開來。

此刻更是在化作真正的世界之寶后,這大劍上浮現出了一張巨大的面孔,正是寒門老祖的面孔,她目中有悲傷,遙望血祖燃燒而去的方向,喃喃著外人聽不到的話語時,這把藍色的北脈世界之寶,化作了一道驚天的藍光,轟鳴中……直奔通天海而去!

因其太大,只是一個挪移,就瞬間出現在了通天海上,在這來臨的過程中,這藍色大劍不斷地縮小,到了最後,化作了正常之劍時,赫然出現在了……白小純向著北脈抬起的手中,被他一把,握住!

手握北脈,握住世界之寶,白小純的全身,修為爆發,整個人在這一剎那,散發出前所未有的威嚴之意,目中帶著凌厲,更有冰寒,向著此刻凝聚赤色漩渦,帶著無盡生機風暴的通天道人,狠狠的……一劍,斬下!!

「死!」白小純咆哮中,這一劍,藍光璀璨,落下的瞬間,其真正的本體之影,赫然出現在了天空上,一樣轟轟中,向著通天道人,驟然而去。

通天道人呼吸頓時急促起來,心中在這一刻,更是掀起強烈的生死危機,北脈大劍他知道,可卻沒想到,竟如此強悍。

此刻右手猛的抬起,憑著其手中此刻吸來的世界眾生之力,儘管不是全部,可他已經顧不得了,全身修為在這一瞬,激蕩而出,直接就融入到了手中的漩渦內,使得這漩渦之力,在這一剎那,大範圍的爆發出來。

一股無限接近天尊的戰力,隨著他一聲低吼咆哮,隨著他的右手狠狠一揮,那漩渦飛出,直奔來臨的北脈大劍,驀然而去。

這一刻,時間好似一下子都緩慢了,蒼穹的枯萎,大地的乾裂,眾生的意識,都在這一瞬,緩慢了……唯獨那飛起的漩渦與降臨的北脈大劍,在這一剎那……碰觸到了一起。

轟轟之聲,前所未有的爆發開來,這聲音之大,超出了這片世界內,曾經的歲月里所有的聲音,在傳出的瞬間……北脈大劍與那漩渦中,產生的神通波動,超越了准天尊,直接就攀升到了真正天尊的程度!!

如果把世界比喻成一個紙屋,那麼這股天尊境界的波動,就如同是火焰,一瞬間就可讓整個紙屋,徹底燃燒!

枯萎的滿是褶皺的蒼穹,再也承受不住,轟然中直接撕裂開了一道無法形容的巨大裂縫,沒有結束,很快的,第二道裂縫,第三道裂縫,直至八道裂縫,在這天空上,無盡的蔓延時……整個天空,被撕開成為了九份!!

隨著撕裂,甚至可以看到蒼穹后的虛無,那虛無一樣被撕裂,露出了其後……一片朦朧的陌生世界……與此同時,一股股不屬於通天世界的氣息,從這些裂縫內,急速的湧入進來,擴散八方。

緊接著,大地一樣震動,轟轟聲下,通天世界包括蠻荒,碎裂成為了十份。

這一刻,整個通天,成為了……九天十地!

還在崩潰,還在碎裂!!

通天世界所有眾生,都在顫抖,都在茫然,都在震撼,天崩地裂,滅世一般的八方波動,使得所有人的心頭,都升起了絕望與無法形容的恐懼。

這恐懼大範圍的爆發出來時,那漩渦與北脈大劍的碰觸,也已到了極限,那漩渦扭曲中,似無法對抗北脈世界大劍,竟轟然爆開!

通天道人被那爆開之力衝擊,只覺得狂風撲面,好似被一座座大山轟在面前,噴出鮮血中,披頭散髮,身體被狠狠的拋出,可還沒等退後多遠,藍光在其目中一閃,危機之意驟然而起,他勉強一躲,右臂在那藍光下,隨著血花的升起,直接斷落!

「不可能!!」通天道人嘴角帶著鮮血,近乎歇斯底里的狂吼,他不甘心,白小純的強悍,尤其是那長生燈的浩瀚,讓他心驚,而這他那大弟子當年以北脈塑造成的大劍,同樣讓他的心頭狂震。

他雖是近期才確定他那大弟子沒死,也知道有這件世界之寶,可卻沒有太過在意,因為他知道一個重點,半神……就算能塑造世界之寶,也無法展現全部威力!

但方才那藍色大劍所爆發出的驚天劍氣,讓他也都駭然無比。

「不可能,這不可能!!」通天道人心神狂震中,他忽然想到了一個自己忽略的存在……

「是那哭笑鬼臉的本體!!該死,一定是它!!」通天道人身體驀然後退,此刻的白小純,一樣噴出鮮血,他的恢復哪怕再強悍,可如今在這如同真正天尊的波動下,在那北脈大劍中傳來的反震下,他也立刻重創。

「通天道人,去死!!」但哪怕被重創,甚至恢復也都變的緩慢,就連意識都模糊,可白小純還是狠狠一咬舌尖,讓自己強行清醒后,帶著殺機,帶著煞氣,手持世界大劍,身體化作一道長虹,直奔通天道人。

哪怕天崩地裂,他也依舊殺意滔天。

通天道人內心焦急,他看出了白小純此刻是強弩之末,可他自己同樣如此,眼下疾馳中,忽然的,又一道藍光驟然落下,天尊雙目收縮,咆哮中全力閃躲,可依舊還是在那藍光一閃下,他的左腿,在血光中,直接崩潰炸開!

強烈的痛楚,讓通天道人的悶吼也都帶著瘋狂,但他身後追擊而來的白小純,更瘋狂,此刻根本就不顧傷勢,不顧一切,依舊瘋了一般,追殺而來。

看到白小純的目光,強悍如天尊,也都內心狂跳,忽然沖著白小純,急速的低吼一聲。

「白小純,杜凌菲沒有死!」

這聲音一出,如同天雷,直接就炸在了白小純的心神內,讓此刻瘋狂中的白小純,也都全身一震,但腳步沒有絲毫停頓。

發現沒有讓白小純心神不穩,通天道人走投無路,狠狠一咬牙,竟自爆如今的殘體,轟的一聲,赫然從其崩潰的身體內,飛出了一枚閃爍無數符文,如同種子一般的光團,在其身體自爆中形成的血霧衝擊下,速度一下子爆發到了極致,轟鳴中,竟驟然的與白小純拉開了距離,直奔崩潰的天空而去。

眼看天尊以肉身自爆換來速度,白小純心中不甘,瘋狂中噴出鮮血,哪怕傷勢更重了一些,也都直接無視,剎那追擊,可就在白小純追擊而去,通天道人急速逃遁的瞬間,突然地……整個天空,傳來了最後一聲轟鳴巨響,碎成了九份的天空……在這一剎那,徹底……崩潰,坍塌開來!

天崩!

一股巨大的衝力,在這碎裂的蒼穹內爆發出來,橫掃四方,白小純與通天道人首當其衝,本就強行壓制傷勢的白小純,無法閃躲,在這衝力下,整個人腦海轟的一聲,身體也都難以支撐,被卷向遠處。

他的意識也都在這一刻模糊,勉強看到遠處的通天道人,也同樣在這衝力下,被徹底淹沒,生死未知。

白小純想要去確定對方是否死亡,可他的身體已經支撐不住,此刻眼前越發模糊時,他最後的意識,看到了……

這天地間,在那天崩之後的衝力下,如同油盡燈枯之人喘出了最後一口氣……隨後,整個天空,好似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一股磅礴的吸力,化作傳送,瞬間就從天而降,落入到了通天世界內,每一個眾生的身上,眨眼間,就將他們傳送消失,出現時,不是在固定的地方,而是在外面的大世界,隨機的區域里!

逆河宗眾人,蠻荒眾人,還有通天世界殘存之人,全部都在這一剎那,在生機不同程度的損失下,被傳送消失……

白小純目中血絲瀰漫,看著天崩地裂,看著眾生傳送,他的心中苦澀,更有茫然,回憶一切,所有的記憶,似乎很不真實。

「家……沒了……」白小純喃喃中,對於未來,充滿了迷茫,整個人也昏迷過去,身體在墜落時,被一股傳送之光籠罩,剎那……消失。

昏迷前,他的耳邊,似傳來了紛雜之聲,或是激動,或是興奮,或是貪婪,或是陰毒的聲音,好似在天外傳來……

「裂了,魁宰的身體,裂了!!」

「哈哈,這個世界的人,終於被我們等到了!快去通知邪皇,這魁皇朝的人,即將隨機的被傳送到永恆大陸的各個區域了,我們要抓緊時間,將他們全部奴役!!」

「哼,聖皇那道貌岸然的老傢伙,明明也貪婪這魁皇朝的血脈,可知道搶不過我們,也知道一旦我們邪皇朝奴役了魁皇朝後,他們聖皇一脈,必定滅亡,所以當年竟不惜發動戰爭,約定了將這魁宰身體上,布置傳送,等他們出現后,再各自搶奪!」

「三尊主宰中,這是最後爆開的主宰了,他們出現的太晚,原本應該三分天下的格局,已經不可能出現,而這魁皇世界的人,也註定了,要被我邪皇朝奴役!」

「魁皇世界的道友,我們是聖皇朝,我們是來幫你們的,加入我們,對抗邪皇朝!記得,我們是聖皇朝,要來找我們!!」

「永恆大陸,我聖皇朝是唯一能對抗邪皇朝的存在,魁皇世界的道友們,還有這一代的魁皇,相比於邪皇朝,聖皇朝才是你們唯一的選擇!!」

……

永恆大陸上,五片仙域的中間,一片霧海虛無中,此刻屹立在那裡的一座無限之高,似能擎天一般,存在了無盡歲月的巨人雕像,在一聲傳遍整個永恆大陸的轟鳴巨響下……

四分五裂!

本卷結束,下一卷,永恆仙域。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