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031章 那一絲溫暖!

第1031章 那一絲溫暖!

作者:

「最終……這個世界的人,形成了強悍的勢力,一代代傳承至今,他們就是……邪皇朝,也是如今永恆大陸上,兩大皇朝之一,更是最強的……勢力!」

「傳說,邪皇朝也注意到了另外兩尊永恆之子的雕像,他們知道,早晚有一天,那兩尊雕像也會爆開,會從其內,走出另外兩個世界的眾生。」

「為了對付共同的大敵,邪皇朝歡迎這兩尊雕像之人的出現,可很快的,在邪皇朝還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第二尊雕像……竟也崩潰了,裡面的人被傳送到了永恆大陸的各個區域,但他們的理念,竟不是對抗大敵,而是相互殘殺,邪皇朝無奈,只能與其發動戰爭……而這第二個雕像內的皇族,竟出現了首個太古境強者,好在我邪皇朝的邪皇,也在那個時候突破,最終為了不造成生靈塗炭,於是達成了平衡。」廟宇內,老者的聲音帶著感慨,悠悠傳出時,白小純喝著酒,笑了起來。

這種矇騙眾生的把戲,白小純一眼就看出端倪,這分明是邪皇朝欲獨享永恆大陸,而第二尊永恆之子的雕像崩潰的又太早,以至於邪皇朝沒有完全準備充分,於是第二尊雕像勢力在不斷的聚集中,不斷地抵抗之下,慢慢站穩腳步,邪皇朝無奈之下,才與其達成了某種程度的平衡。

從而形成另一方勢力,這就是聖皇朝!

「這個世界,原本,還會出現第三個皇朝……」廟宇中,老者搖頭,似嘆了口氣。

「我知道,師尊,那應該出現的第三個皇朝,是魁皇朝,前段日子,大家不都在說,第三尊永恆之子的雕像崩潰了么。」小童的聲音傳入白小純耳中,白小純低下頭,拿著酒壺的手顫了一下。

「可惜,第三尊永恆之子的雕像,這本應該出現的魁皇朝,卻崩潰的太晚太晚……在如今的永恆大陸上,我邪皇朝已統領三個仙域,而聖皇城也有兩個仙域,已沒有了魁皇朝的立足之地!」

「也就註定了,這魁皇朝的人,只能成為兩大皇朝的養分,進而壯大我們,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最終的天外大敵!而道貌岸然的聖皇朝,軟弱無比,只有我邪皇朝強悍,才可讓永恆大陸長存,我們,才是永恆大陸的希望!」老者聲音帶著狂熱,堅定的回蕩。

白小純沉默,拿著酒壺的手在發抖中,慢慢抬起,又喝下一口。只是這一刻心中的苦澀,卻是酒水也都無法麻醉的。

他知道,自己所在的小縣城,是在邪皇朝的第三仙域上,永恆大陸的五大仙域,大小相差無幾,任何一個仙域的磅礴,都遠遠超過通天世界,甚至通天世界,也只是堪比仙域中的一個州而已。

五大仙域,各自都有十幾個州,而每個州內,又都有數十個郡,每個郡中,存在了數百個大大不等的城……

如白小純所在的這小縣城,就是其中之一。

而這永恆大陸的兩大皇朝,修士與凡人之間的關係,比之通天世界,也有一些不同之處,在這裡,修士管理凡人,管理土地。

往往一個仙域,會有一位天尊坐鎮首府,震懾天下的同時,其麾下的半神,則是仙域內每一個州的管理者。

同樣是每一位半神麾下的天人境強者,去坐鎮郡府,至於那大大小小的數百個城池,有的是元嬰坐鎮,而小一點的城池,有勢力的結丹修士,也有可能獲得資格。

並不是每一個天尊,都可被外放成為仙域之主,整個邪皇朝,也就只有三位天尊有這個資格,而其他幾個天尊,則只能留在邪皇城內。

至於邪皇,則是在其邪皇城內,統領全部範圍!

「這就是永恆大陸……」白小純心中低語,這裡,無論是範圍的廣大,還是強者的數量,都絕非通天世界可比,即便是強悍如通天道人,他的實力在這永恆大陸上,在沒有真正突破成為天尊時,也僅僅是……眾多准強者之一罷了。

只有成為大乘境,真正晉為天尊,才可以在這永恆大陸中,算是一方強者。

而天尊之上,還有太古境……這必然是一個極其恐怖的境界,畢竟整個永恆大陸,太古境只有兩大皇者。

而准太古,在白小純看來,要麼就是天尊大圓滿的尊稱,要麼就是進階太古失敗的稱謂。

「不知哭笑鬼臉是什麼來歷……」白小純搖頭,這些事情,他每次想起,也只是想起,都覺得沒有必要深思,疲憊中帶著揮不去的悲傷與茫然,漸漸地,又浮現出了一幕幕面孔。

那些都是他在通天世界里,挂念的親人與朋友,只是……白小純已經找不到他們了。

剛剛降臨時的那幾個月的尋找,那一具具帶著通天世界氣息,有的陌生,有的熟悉的屍體浮現眼前,白小純身體顫抖,抬著頭,看著蒼穹,苦痛越來越深。

不知什麼時候,廟宇內的老者與小童,已經離去了,臨走時,那小童目中掩飾不住的喜悅,顯然他在感悟引火之法上,在這廟宇中已有收穫。

太陽升起,落下,周而復始,白小純靠在廟宇的牆下,沉醉在茫然中,彷彿沉睡的人,始終不曾蘇醒。

他每天只有在酒沒了的時候,才會搖搖晃晃的去酒坊買酒,隨後就靠在廟牆下,看著日出日落,看著天空上,那陌生的蒼穹,陌生的十座山峰,陌生且狠厲的半張面孔。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的過去,白小純自己都忘記了時間,他的臉上胡茬越來越多,衣服也越來越臟,已成了灰色。

他甚至已經不再去回憶了,不再去考慮那些讓他刺痛的記憶,整個人似乎陷入到了一種空靈的程度。

即便是一片枯葉落在眼前,他似乎也都能凝望一整天……彷彿能看到這枯葉的一生,看到它的喜怒哀樂。

而他最喜歡看的,還是在夜裡時,在他所在的位置,去看整個小縣城時,那家家戶戶的燈火,每一盞燈火下,都是一個家……

他看著看著,眼淚已經幹了,只是心中的燈火,卻始終熄滅著,無法隨之點燃。

直至在這秋夜的一天,蒼穹雷霆轟鳴,豆大的雨水,帶著秋意的深寒,從天而降。

在那雨夜裡,白小純看著天地,看著那撲面而來的雨氣,他的身體首次感覺有些寒冷了,只是在這寒冷中,他不知是不是錯覺,竟覺得右手上,白浩隕落前化作的火苗灼傷的地方,竟傳來了一絲微不可查的溫暖。

「溫暖……」白小純張了張口,過了一會兒才從嗓子眼裡擠出這兩個字,彷彿已經麻木到遲鈍了。緩緩低下頭,亂糟糟的頭髮垂下中,也遮蓋不住他目中此刻交錯在混沌中的錯愕,還有就是他慢慢但卻越發急促起來的呼吸。

「溫暖?」白小純身體顫抖著喃喃,緩緩抬起右手,放在了眼睛,目中在這一剎那,露出的不再是這段日子的黯淡,而是露出了驚人的在這夜裡好似閃電一般的精芒。

在那目中的深處,此刻似有執念在爆發,似有大浪在翻滾。

「溫暖!」顫抖變了腔調的聲音傳出時,白小純的右手控制不住的哆嗦,他的神識在這一剎那,轟然而起,全部凝聚在了他的右手內,那印記之上。

這曾經被他多次施展,卻始終沒有半點察覺的神識,這一刻,在湧入印記的剎那,白小純的眼中,乾枯的淚水再次溢出。

「浩兒……沒死!!」白小純心裡激動狂喜,外面的雷霆,也都無法超越他此刻心神中的風暴,他察覺到了白浩的氣息,甚至感受到了在這印記內,白浩的一絲微弱到了極致的殘魂。

這殘魂,如同風中的燭火,微弱中卻顯出不肯熄滅的倔強與無法言說的堅強,透著執念,只是太虛弱了,或許漫長的歲月之後,能逐漸的恢復,可如今的狀態,似乎一陣寒風,都可讓其飄搖。

白小純強抑著顫抖,左手按在了右手的印記上,死死攏在胸前低頭凝望著,他鬍子拉碴的樣子,像極了一個窮困潦倒的人用自己的全部生命去呵護僅有的珍寶,在這風雨寒夜裡,他的臉上,來到這片永恆大陸后,第一次……出現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