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037--1038章 合章

第1037--1038章 合章

作者:

天色已晚,寒風更濃。

似蒼穹也意識到了這一瞬,在這廟宇內之人的心緒,那嗚咽的冬風,也越發的寒冷,吹過大地,吹過縣城,吹過千家萬戶后,陷入黑暗的天空上,那一片片肉眼已看不清的,似與黑夜融合在一起的烏雲,也在這一刻……傳來了幾聲悶雷。

轟隆隆的雷聲,在這天地內回蕩后,漸漸地……或許是雨水,或許是雪花,從天而降。

雨中帶著雪,雪中又有雨,在這初冬的季節,在這急促而又緩慢中,灑落大地……

殘破的廟宇,遮不住雨水,也自然擋不住寒風與雪花,很快的,在白小純與巨鬼王的身邊,就有雨雪順著屋頂上的殘缺,落在了地面上。

四周的枯葉,在這雪雨里瑟瑟發抖,似乎努力的想要讓落在身上的雪,儘快的化作雨水,可卻忘了那雨水比雪花更寒冷。

面對巨鬼王的話語,白小純就如同那枯葉,他雖沒有發抖,可心中似被雨與雪灑落,分不清到底哪一個,更為冰寒了。

「的確不能這麼下去了,殺吧,能殺多少,我們就殺多少……」白小純喃喃低語,右手撿起一旁的酒壺,習慣性的正要喝下,可巨鬼王目中露出一抹怒意,上前猛的一揮手,直接就將白小純的酒壺拍飛。

那酒壺落在遠處,直接碎開,散落一地的酒水,轉眼分不清是酒還是雨雪了。

「喝,你奶奶的就知道喝!」

「老夫知道你經歷了很多,可這又如何,誰沒有失去?你失去的多,我呢?還有其他人呢?整個通天世界,每個人,都失去了親人,朋友!」

「如果這片永恆大陸,並非充滿惡意,那麼你就算是在這裡喝死,老夫也絕不理會半點,可現在不是這樣!」

「你有沒有考慮過紫陌?有沒有考慮過你逆河宗的那些長輩,朋友,還有所有你認識的人!」巨鬼王低吼,這些話語,他一方面是對白小純說,同時也是對自己說,如同白小純一樣,他也迷茫過,也消沉過。

「殺?你一個人,就算加上老夫,我們能殺多少?你在蠻荒魁皇城的樣子哪裡去了,你的計策呢,你的眾恩令呢,你那指築基魂為天人魂,以大天師為背景,讓整個魁皇朝所有權貴膽顫心驚的手段呢!」

「殺戮,是最後的爆發,也是最後一切無助后的瘋狂,不是如今的首選!」巨鬼王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他這段日子已經看出了,如今這個樣子的白小純,不是他記憶里的那個將自己綁了的怕死之人,而是彷彿在怕死這個極端的崩潰后,出現的走到了另一個極端的瘋子!

他更是明白,一個只知道殺戮的人,在這陌生的永恆大陸上,永遠也不會真正的走向巔峰。

「我們現在要做的,是找到所有通天世界之人!不是殺,不是喝,更不是如你現在這樣的自暴自棄!」巨鬼王袖子一甩,一字一頓如重鎚般的開口。

白小純沉默,身體漸漸顫抖,目中出現血絲,巨鬼王的話語,每一句都如刀子,狠狠的刺入他的心中,半晌之後,他猛的抬頭看向巨鬼王。

「我沒有自暴自棄!我找了!」白小純低吼,聲音沙啞,右手抬起一揮,頓時從他懷中的儲物袋內,立刻就有堆積如小山的令牌,嘩啦啦的落在一旁。

這些令牌,都是身份令牌,通天世界的修士,只要不是散修,無論是蠻荒還是四脈宗門,都有自己的平日里傳音所用的身份令牌。

「可我找到的,都是屍體,我只能將他們埋葬后,取下身份令牌!」白小純目中血絲更多,彷彿積累在體內最後的戾氣與壓抑,在這一瞬,在這嘶吼咆哮中釋放出來。

「我也想繼續找,我雖害怕看到一具具屍體,可我明白,我要找,我一定要尋找,可永恆大陸這麼大,一個州就堪比整個通天世界,僅僅第三仙域,就足有十多個通天世界那麼大,我怎麼找!」白小純聲音越發沙啞,整個人氣息急促。

巨鬼王看著那些令牌,面對這座實際上是通天世界一條條人命形成的令牌小山,他沉默了,半晌之後,巨鬼王抬頭望著白小純,再次開口。

「就算我們找不到他們,但可以讓他們來找我們,同時,我們還可以在他們的心中,豎立起一個希望!」巨鬼王說著說著,目中露出奇異之芒,語速也越來越快。

「有了希望之後,他們才可以堅持下來,這才是我們應該做的!」

「希望……」白小純抬起頭,看向巨鬼王,他的目中開始明顯的,多出了一絲神采。

「沒錯,就是希望!」巨鬼王雙眼越來越亮,在這廟宇內走了幾圈后,他腳步一頓,轉頭看向白小純。

「小純,我們去投奔……聖皇!」

「邪皇以奴役為主,難以合作,但那個聖皇雖傳說道貌岸然,可畢竟聖皇朝自詡仁和,有這層遮羞布在,我們就有了與其合作的基礎!」

「不過投奔不是毫無準備的過去,更不能空手,那樣的話,也不會引起震撼,我們要做的……是投名狀!」

「這投名狀就是重點!」巨鬼王神情漸漸亢奮,目中的光芒更盛,大量的念頭在他的腦海里跳動,使得他思路越發清晰。

「小純,為了這投名狀,我們要在這邪皇朝內,干幾件轟轟烈烈的大事,如此一來,既有了投名狀,同時又能讓我們聲名鵲起,在這邪皇朝乃至永恆大陸上……威震八方!」

「既然我們找不到大家,那麼就要讓大家知道我們的存在,知道我們的蹤跡,如果對於通天世界的眾人來說,永恆大陸好似黑夜,那麼我們要做的,就是成為這黑夜裡,通天世界之人目中的……明亮火把!」

「我們越是璀璨,越是耀眼,他們就越是容易找到我們,同時……我們的地位越高,勢力越大,則也能從側面去震懾兩大皇朝,使得我通天世界之人,獲得喘息的時間!」

「你越強,則越是沒人敢欺負你以及你的家人!」

白小純呼吸越發急促,隨著巨鬼王的話語,他的身心震動,他的目中同樣在這一刻,好似迷茫的人,抓住了一絲希望!

這希望,既是給通天世界的,也是給他的!

「有了投名狀,才可以讓聖皇礙於名聲,無論如何都要給我們個一官半職!到了那個時候,我們藉助聖皇朝的土壤,未嘗不能開拓出一片新的天地,創造出一個屬於我通天世界在永恆大陸的根基!」

巨鬼王的話語擲地有聲,回蕩廟宇的同時,外面的雪雨,更大了,嗚咽的風聲順著屋頂的殘缺,帶著千軍萬馬般的雨水與融化中的雪花鑽了進來,使得地面的雪雨更多,也使得白小純面前的一片枯葉,已被雪雨覆蓋。

低下頭看著那枯葉上越來越多的水漬,白小純深吸口氣胸膛起伏間,緩緩的抬起頭,一股與他之前的消沉截然不同的氣息,在白小純的身上顯露出來,尤其是他的雙眼,此刻明顯的有了靈動與精芒。

「我們要準備什麼樣的投名狀!」

巨鬼王目光一閃,看著白小純此刻振奮起來的氣息,他也心神一振。

「幾個邪皇朝半神的頭顱,怎麼樣?」

第1038章一劍光寒十七州

「這第三仙域有十七個半神強者,此地稱呼半神為大尊。」巨鬼王在這廟宇內踱了幾步,轉頭看向白小純。

「老夫方才在那天人修士的記憶里,知道了這第三仙域的地圖,距離此地大概半個州的西北方向,那裡就是無盡海的岸邊!」

「我們在出手前,要先定下一個逃離此地的路線才可。」巨鬼王說著,右手抬起取出一枚玉簡,捏在手中神識烙印,很快的,這玉簡一閃,被巨鬼王遞給了白小純。

白小純目中精芒閃耀,接過玉簡后看了看,腦海頓時浮現出整個第三仙域的範圍,同時,在這地圖內,還有對於各州的半神簡單的介紹,雖不全面,可顯然這些都是那天人修士的記憶。

與此同時,白小純也察覺到其內被巨鬼王標下印記的區域。

「你我二人,一人去一個州,各自擊殺一位半神后,在那裡匯合。」巨鬼王深吸口氣,目中有殺意瀰漫。

「這縱山州的塵元子,修為只是半神初期,老夫出手,有十足的把握擊殺之,而靠近縱山州的雲海州,那位被稱呼為李洛海的大尊,修為半神後期,小純,你去殺他?」巨鬼王說著,看向白小純。

白小純沒有開口,但其目中的殺意,已讓本就覺得沒有問題的巨鬼王,點了點頭,正要再交代一番,白小純淡淡傳出話語。

「鬼母坐鎮此地,察覺后必定追來,所以此事一定要快,且集合的時間、地點,也要定好,晚了的話,不要繼續等下去,離開這第三仙域,去聖皇朝!」

眼看白小純開口補充,巨鬼王精神更為振奮,他對於白小純當初在蠻荒的手段,還是很讚歎的,此刻也開口補充一番,很快的,二人將這簡單的計劃再次完善後,巨鬼王深吸口氣,凝重的看了白小純一眼。

「一切以安全為主!」說著,巨鬼王轉身一晃,剎那消失在了殘廟內。

白小純望著巨鬼王消失的地方,半晌后收回目光,看了看這居住了大半年的殘廟以及地面上的雪雨,還有那摔碎的酒壺。

他的神識內,此刻小縣城的所有範圍,都浮現在心中,漸漸地,白小純的目中,光芒越來越強烈,如同生命之火重新點燃!

「也該到了離開的時候……」

「巨鬼老哥說的道理,實際上我也明白……希望……」

「通天世界之人的希望,我的希望,同時也是浩兒的希望!」白小純低頭看著自己的手背上的疤痕,抬頭時,他整個人已與這大半年徹底不同,好似一把即將出鞘的利劍,劍出光寒十七州。

「我的道,依舊是長生,依舊是……讓我的親朋好友,讓與我一路之人,全部……長生!!」

「打打殺殺之事,我也不再有疑問,想要獲得長生,那麼這條道路上,必定會存在艱難與坎坷,若手中沒有利劍,又如何能一路披荊斬棘,走上長生!」

「我還是害怕死亡,可怕……沒有用,只有讓自己變強,變的……沒有人可以殺死我,才是最強的守護大道的選擇!」白小純向前一步走出,腳步落下的剎那,這四周天地間飄落的雪雨,都似乎頓了一下。

彷彿有一股無形的讓人察覺不到的波動,在這一刻,鼓盪而起!

「通天世界的人都說……如果給我足夠的條件,那麼我可以將整個世界禍害崩潰……那就看一看……我到底能不能將這,一個想奴役通天世界血脈,另一個想融合通天世界血脈,最終二者的目的都是為了吞噬的兩大皇朝,禍害的天崩地裂!」白小純喃喃中,身體已消失在了殘廟內,出現時,赫然在了好似九天之上的虛空。

他站在那裡,一身氣息收斂到了極致,就算是有半神巔峰在其面前,此刻也都無法察覺絲毫,除非是……天尊降臨,才可感受清晰。

因為這一刻的白小純,早已超越了半神巔峰,說他是准天尊也都不太恰當,因為這一刻的他……就算是准天尊在其面前,也都依舊會敗!

雖還是戰不過真正的天尊,可白小純已然可以算成是……大半個天尊戰力了!

「取投名狀,去聖皇朝……在那裡,藉助聖皇朝的資源,完成突破,成為真正的天尊!」白小純想到這裡,頹廢與消沉,徹底被埋葬在心中,一晃之下,就直接破開虛無,速度之快,已然到了一種極致的巔峰。

雲海州,緊鄰縱山州,不過相比於都是山脈交錯的縱山州,雲海州內,則是一片浩瀚的平原地帶,甚至這裡的天地靈氣,也都遠超其他州,配合此地的地貌,使得這雲海州成為了整個第三仙域內,三大葯倉之一。

所以在這裡鎮守的半神強者,不能是尋常的半神初期,必須要有一位半神後期的大尊,才可以鎮守這種重地。

在這雲海州內,天人的數量同樣超出其他州,而其內的九郡以及上百城池,每一處都存在了浩瀚的葯田。

至於大尊李洛海,他的府邸就坐落在雲海州的中心,此州最大的葯田之前,也正是雲海州最繁榮的雲海主城之內!

這雲海主城龐大無比,就算是魁皇城與其比較,也都小了一圈,此刻雖是黃昏時分,可在這雲海主城內,依舊是燈火通明,很是熱鬧。

道路上行人極多,修士與凡人在一起,形成了獨特的畫面,而此地更是禁空,於是在這雲海主城內的四方,眼下都有長長的隊伍,正在排隊進城。

白小純的身影,出現在天空時,他看到的就是雲海主城內,熱鬧非凡,人聲鼎沸的畫面。

來到永恆大陸大半年,這不是白小純第一次看到州城,可還是如今在又一次看到后,心中升起陣陣波瀾。

「永恆大陸,的的確確……太大了。」白小純收回目光,向前走去,至於此城的禁空法陣,對於白小純來說,在他的不死禁與修為下,根本就形同虛設,他目光一掃,邁步間,就已經直接出現在了雲海主城的半空中,低頭時,神識在無人能察覺下驀然一掃,鎖定了此城的中心!

在那裡,這雲海主城的核心區域,存在了一處巨大的石門,這石門四周有修士日夜守護,石門內……就是李洛海開闢出的空間洞府,與此地的交匯之處。

平日里,李洛海都在閉關,很少外出,唯獨在宣布來自邪皇或是天尊的旨意時,才會走出洞府,不過這大半年來,隨著通天世界之人的傳送,李洛海外出的頻率明顯增加,同時,他似對於通天世界之人的血脈,有著不小的興趣,使得大多數傳送在雲海州內的通天世界之人,一旦被抓住,都會第一時間送到他這裡來。

鎖定了石門,白小純一步落下,出現時,已在這了這石門面前,他四周有三個天人修士盤膝打坐,身為大尊的護衛,沒有大尊的法旨,他們不允許任何人踏入石門。

可如今……白小純明明站在他們的身邊,可這三人竟沒有絲毫察覺,如同與白小純處於兩個不同的時空。

沒有去理會那三位天人修士,白小純腳步不停,神色平靜的走入石門中,他的進入,沒有讓這石門掀起半點漣漪,無聲無息間,白小純已出現在了一處……龐大的洞府內!

這洞府所在的地方,似乎是一處空間碎片,放眼看去,這洞府的中心,赫然有一處足有萬丈範圍的小葯田,一株株白小純沒有見過的藥草,在這裡搖曳著生長,而在葯田的中心,此刻一個駝背的老者,正站在那裡,雙手掐訣中,四周赫然環繞了數百具生死未知的身軀!

他目內帶著振奮,有笑聲帶著得意回蕩四方。

「改良靈法養葯,化作血靈滋養,此事一旦成功,我往皇城進獻貢品時,就可憑此,再立下大功一件!」

-------------

對於中午更新錯誤的事情,再次向大家道歉,也看到了一些人說我騙錢,各種罵我,寫書這麼多年,本以為自己已經很堅強了,可今天還是心裡難受,真的。

知道更新錯誤后,我立刻和網站溝通,退起點幣,可太過繁瑣,技術還做不到,我又提出想要把晚上補償這次錯誤的第三更設置免費,可網站做不到,我知道按照合約是不允許的。我只能自己想辦法,和大家說加更補償,又有人噴我加更是為了賺錢。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