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悲催鬼臉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悲催鬼臉

作者:

白小純面色微紅,心跳加速,一想到如今的自己,居然膽子大到了想著去綁一個天尊……他就覺得自己與以前,似乎不大一樣了。

要知道,那可是天尊……不是如通天道人那樣的准天尊,是真正的大乘強者,尤其是鬼母那裡,還有骨舟至寶。

「他奶奶的,有什麼好忌憚的,我是魁祖,我也是准天尊,我還有北脈大劍,再說了,我當年結丹就敢綁半神,天人就敢拍通天道人那老賊的腦袋,這區區鬼母……我綁了又能如何!」

這一切,看起來都那麼的瘋狂,以至於白小純在這心跳加速中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一股蘊含著癲狂的強烈刺激感,也在心頭不斷地升起。

這種感覺,不弱於當初他在蠻荒與小烏龜一起綁了巨鬼王時的感受,甚至更強。此刻他深吸沉下一口氣,目中血色更重,轉頭看向巨鬼王。

「巨鬼老哥,你不用怕,綁人這種事,我有經驗。」白小純咬牙說道。

「老夫會怕鬼母那個老娘們?」巨鬼王也紅著眼,此刻聽到白小純的話語很是不舒服,尤其是那句有經驗三個字……讓巨鬼王面色難看,瞪著白小純低吼起來。

沒去理會巨鬼王的低吼,白小純摸著下巴,目中閃動奇異之芒,腦海里飛速的翻滾各種念頭,回憶當初自己綁巨鬼王的成功案例……

「綁人這種事,按照我的經驗,最好是能一氣呵成,就如同當年我綁你的時候,以雷霆之力出手,直接拎走!」白小純喃喃自語,卻沒有注意到一旁的巨鬼王,此刻心情惱怒的不得了。

「凝聚全力劈開戰舟,一鼓作氣的將那鬼母強行綁走,若是做不到的話……也要讓那鬼母離開骨舟……就如同當初我拎著你離開你的陣法石龜一般。」白小純若有所思,巨鬼王那邊哼了一聲,當年被綁之事,他每次回憶,都有種要拍死白小純的衝動,眼下這感覺更強了,可考慮到二人的修為,巨鬼王嘆了口氣。

「只要她離開了骨舟,我就有辦法讓她短時間回不去,與此同時,巨鬼老哥你也要配合一下,我們這一次,不僅僅是要綁了這鬼母,還要搶了她的骨舟!還有她身上的所有法寶,綁人這種事,要干就干一次大的!」白小純低聲開口,將自己的計劃與想法,向著巨鬼王說了起來。

尤其是裡面一些關鍵點,更是說的極為詳細。

很快的,巨鬼王雙眼睜大接著吸了口氣,

聽著白小純的計劃,他琢磨著這鬼母遇到了白小純,實在是倒霉……

不過聽到了白小純的計劃后,巨鬼王本有些忐忑的心,如今也都鬆了口氣,這計劃在他看來,雖不是完美無瑕,可一時之間,是最有可能成功的綁人手段了。

就在二人商定不久,他們身後的天空中,黑霧再次捲動八方,白骨蜥蜴的身影,從遠處以驚人的速度,轟鳴而來。

白小純狠狠咬著牙,他明白想要綁了鬼母,戰力上自己這裡還缺少一些,於是在那白骨蜥蜴來臨的剎那,他右手抬起一拍儲物袋,震動其內的北脈大劍,將自己的意識傳入進去后,再次嘗試聯繫寒門老祖。

轉眼間,白小純目中一喜,寒門老祖雖依舊沒有回應自己,可其內的哭笑鬼臉,卻是身體一顫。

頓時他儲物袋內的北脈大劍,藍光一閃,被封印在法寶世界內的哭笑鬼臉,瞬間就被釋放出來。

這哭笑鬼臉當初被白小純留在了法寶世界里,雖白小純沒再去折磨,可寒門老祖化作器靈后,又豈能放過這個當初欲與其爭奪器靈身份的老鬼,雖不是百般折磨,但也將其徹底奴役。

此刻被釋放出來,這原本應該是似哭似笑的鬼臉,已經看不到了笑容,都是哭意,但瞬間,它就身體一振,感受到了永恆大陸的氣息,身體的虛弱在這一瞬,頓時急速的恢復起來。

「這……這……」哭笑鬼臉激動中,注意到了白小純。

在看到白小純的瞬間,這老鬼猛的一顫,當初他被白小純收拾的太慘,以至於都有了陰影,身體頓時就哆嗦時,它又看到了遠處來勢洶洶的白骨蜥蜴。

「天啊,怎麼都在這裡……」哭笑鬼臉眼珠子都要掉下來,實在是它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剛被放出,就遇到了幾乎所有的熟人,它下意識的就想溜走,可被白小純眼睛一瞪。

「你不是當初自稱准太古么,這裡你修為最高,怕什麼。」白小純哼了一聲,在這鬼臉哆嗦中,鬼臉體內被北脈大劍留下的奴役之印,立刻就被白小純用北脈大劍,間接控制,還沒等鬼臉反應過來,其身體就不受控制的,直奔來臨的白骨蜥蜴,轟然而去。

「不!!我還沒恢復好,我當時是吹噓……當初我被邪皇抓住前,全盛時是准太古,可先被邪皇煉了魂,又被鬼母鎮壓,還被通天道人撕魂,我早就不是了,我錯了,不要啊……」哭笑鬼臉慘叫,想要掙扎,可卻於事無補,心底已然抓狂,可卻只能**控著,沖向白骨蜥蜴。

與此同時,巨鬼王那裡也低吼一聲,化作一道長虹,一樣直奔白骨蜥蜴。

還有月亮花,也幻化出來,散發半神大圓滿的波動,帶著兇殘之意,同樣衝出。

白小純也狠狠咬牙,在眾人之後,身體一晃,肉身之力與修為,全部擴散開來,超過准天尊的氣勢毫無保留的爆發中,轟轟而去!

頓時,就形成了集合眾人之力,似要強攻的局面,白骨蜥蜴戰舟上的鬼母,此刻也是鳳目一凝,巨鬼王與月亮花,因之前就被她注意到,沒有意外,可在白小純身邊的哭笑鬼臉,確實讓她內心一震。

「這老鬼居然被白小純抓走!」鬼母眯起雙眼,雙手立刻掐訣,頓時白骨戰舟上黑霧翻滾,白骨蜥蜴噴出火海,速度不減,依舊轟擊而去。

剎那間,那片火海就覆蓋四方,哭笑鬼臉首當其衝,此刻眼淚都要流下,抓狂的咆哮中,它不得不去拚命,此刻張開的大口猛的一吹,立刻一股陰風幻化,向著前方呼嘯擴散,使得那片火海,也都被生生的分開兩半。

這老鬼畢竟曾是白骨蜥蜴戰舟的主幡,很是了解這戰舟,此刻一口氣,立刻就破開火海,面對在火海後來臨的數道黑芒,鬼臉大吼一聲,竟一頭撞了過去,吞噬黑芒的同時,戰舟上另外兩個鬼臉,也都不敢靠近,任由鬼母的掐訣操控,也都掙扎中後退。

沒有了那兩個鬼臉的阻擋,又有這老鬼開道,白小純兩人一花勢如破竹,出現時,赫然在了骨舟之上的半空中,那哭笑鬼臉身不由己,咆哮中,一頭撞向骨舟。

「這老鬼,就是你的另一個殺手鐧了!」鬼母冷笑,雖有意外,可更多的還是驚喜,右手抬起一揮之下,頓時這骨舟上的赤色血霧,再次幻化成為防護,全力阻擋來自白小純等人的神通之法。

轟鳴中,那哭笑鬼臉第一個撞在了赤色血霧上,霧氣反震下,老鬼立刻慘叫,身體都在扭曲,隨後則是月亮花,它的爆發直接就到了極致,向著赤色血霧再次撞去!

第二聲轟鳴剛剛回蕩,赤色血霧的反震使得月亮花枝幹上都出現了裂縫時,巨鬼王咆哮,拼了所有,化身巨鬼,狠狠的一擊砸在這赤色血霧中。

連續承受三次轟擊,這赤色血霧也都稀薄了一些,就在這時,白小純瞬間臨近,不滅帝拳全力施展,直接轟擊過去。

巨響如天雷般回蕩中,那赤色血霧儘管還在反震,可其濃郁的程度,在這接二連三的神通下,已經越發稀薄了。

就在這時,白小純嘴角溢出鮮血,體內恢復驚人的剎那,他目中露出寒芒,右手直接抬起,北脈大劍,在這永恆大陸上,第一次出現在了白小純的手中!

藍色的大劍,爆發出強悍的世界之寶的氣息,向著赤色血霧,向著霧氣后的骨舟,狠狠……一斬!!

鬼母呼吸急促,目中露出奇異之芒,她等白小純施展這北脈大劍,已經很久,這大半年的時間,她所了解的情況中,就有關於這北脈大劍的描述,所以之前她才百般謹慎。

「你終於拿出了這把劍!」鬼母咯咯笑著,雙手掐訣中,向著骨舟狠狠一按!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