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醒來!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醒來!

作者:

白小純深吸口氣,目中在這一瞬,也露出強烈的戰意,他想要綁了這鬼母的想法,此刻隨著戰意的升起,越發堅定。

「第一步已經完成,眼下就是最關鍵的……第二步了!」白小純右手抬起,狠狠一握,肉身之力轟然爆發,長生卷與不死卷的氣息,同樣升起,融合在一起后,形成了超越尋常准天尊的……無限接近真正天尊的氣勢!

這氣勢的出現,立刻讓蒼穹失色,哪怕這萬里範圍被鬼霧籠罩,也依舊無法掩蓋住白小純身上的好似利劍出鞘般的狂暴之意。他向前一步走去,整個人化作一道長虹,直奔鬼母。

「鬼門開!」鬼母玉手掐訣,向著白小純一指,頓時萬里範圍內的鬼霧,驟然凝聚,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從這漩渦內,直接就飛出了無數的厲鬼,這些厲鬼猙獰中直奔白小純。

前仆後繼,數之不盡!

「鬼道巔!」沒有結束,在這些厲鬼出現的一瞬,鬼母再次掐訣,立刻那些厲鬼就一個個嘶吼中,竟彼此在降臨時,不斷地吞噬融合,眨眼的功夫,就化作了一個足有千丈之高的巨大鬼王!

這鬼王的全身上下,都是一顆顆鬼眼,看起來詭異無比,此刻出現后,竟散發出准天尊的修為波動,咆哮的沖向白小純。

「鬼影鏡!」依舊沒完,鬼母再次掐訣,頓時那鬼王的身體,竟出現了重疊虛影,眨眼間,居然幻化出了三尊,連同其本身,一共四位鬼王,形成某種陣法,轟擊白小純。

僅僅是這道法,就超出了通天道人,白小純冷笑,一晃而出,轟鳴之聲頓時擴散,那四尊鬼王聯手,竟也不是白小純的對手,被他一拳之下,驟然後退。

可鬼母卻目中露出一絲譏諷,右手掐訣,再次一指。

「鬼門,關!」

隨著她話語傳出,那四尊倒退的鬼王,突然身體自行崩潰爆開,相互融合在一起后,竟形成了一扇大門,向著白小純鎮壓而去。

隆隆間,這鬼門上散出的威壓,強悍無比,白小純呼吸一促,竟無法閃躲,被這鬼門直接轟在了身上,被鎮壓在了永恆海上。

沒有繼續出手,對於白小純的恢復力已經有了認識的鬼母,此刻心中已經不再忌憚白小純的世界之寶,她之前看似輕鬆,言辭也狂傲,可實際上最頭痛的,就是白小純的恢復力。

這種怎麼打都打不死,且眨眼間就恢復過來的奇異之法,讓她也都覺得難纏,此刻沒有遲疑,鬼母一晃之下,趁著白小純被鎮壓的功夫,直奔蜥蜴骨舟,就要去破開長生燈。

隨著靠近,鬼母天尊修為,全面爆發,在她的身後虛無中,直接就出現了無數鬼手,這些鬼手交錯在一起,似能撕開一切壁障,幻化在了長生燈的四周,狠狠抓住后,在鬼母的一聲低吼下,驀然一撕!

轟鳴之聲爆發,在這無數鬼手的撕扯中,長生燈立刻就崩潰開來,可就在鬼母這裡驚喜的瞬間,整個天幕,突然的出現了無數的長生燈,每一個燈罩上,都赫然出現了蜥蜴骨舟的身影!

「該死!!」鬼母面色頓時難看起來,她沒想到這長生燈,居然還有第二種變化,此刻想要繼續出手時,永恆海上傳出轟鳴,那鬼門關直接爆開,白小純的身影,從其內一飛衝天!

雖有些狼狽,可卻毫髮無損,沒有半點傷勢的樣子,使得鬼母銀牙一咬,右手一拍儲物袋,立刻在她的身邊,出現了一個鈴鐺。

這鈴鐺剛一出現,就傳出清脆之聲,回蕩四方的同時,在這永恆海底,埋葬在這裡不知多少歲月的無數海獸死亡后留下的骨頭,全部震動起來,竟一個個似受到了召喚,瞬間從淤泥中衝出,直奔海面。

放眼看去,這一片範圍的永恆海,波瀾翻滾中,一根根骨頭衝天而起!

「骨毒!」鬼母咬牙,聲音傳出時,那些骨頭竟全部崩潰爆開,成為一片片骨粉,灑落八方的同時,一股劇毒的氣息,也散開四周!

「肉身強悍,那麼就用毒來腐蝕!」鬼母冷哼,右手掐訣一指鈴鐺,頓時那鈴鐺就強烈的震動,搖動越來越快,永恆海上出現的骨頭也越來越多。

甚至遠處的第三仙域上,此刻靠近永恆海邊緣的大地,也都開始碎裂,一具具骸骨飛出,直奔此地后,全部崩潰,化作骨毒,籠罩整個天地!

「毒葬!」半空中的鬼母,目中殺機強烈,印訣變化間,頓時這四周無盡的骨毒,好似化作了實質一般,擁有了重量,向著被籠罩在內的白小純,如同泥土,直接埋葬!

轟鳴中,隨著骨毒的埋葬,鬼母也呼吸有些急促,她出手就是自己的殺手鐧,此刻眼看再次將白小純封印后,她身體一晃直奔蒼穹,雙手伸開,口中發出一聲尖銳的嘶吼。

這聲音太強,形成了穿透,化作了音浪,衝擊整個蒼穹,音浪所過之處,天空上的一盞盞長生燈,頓時大範圍的崩潰,眨眼的功夫,所有的長生燈,就全部被摧毀!

可鬼母的喜色還沒等浮現,她的面色就首先大變,一股讓她心驚的氣息,在天空的長生燈消失后,從蜥蜴骨舟的四周,又一次爆發出來!

這一次,似乎整個世界成為了燈罩,整個大地成為了燈台,長生燈……依舊沒有被破開!

「這怎麼可能!!」鬼母失聲,別說白小純是准天尊,就算是真正的天尊,在鬼母看來,也都無法展開如此駭人的連環道法。

在鬼母的心神強烈的震動中,下方那些如泥土般的骨毒,直接就傳出了轟鳴巨響,驀然爆開下,白小純的身影,從其內,一步步走出。

依舊是狼狽,可同樣依舊是……毫髮無損!

「鬼母,我對你挺失望的。」白小純淡淡開口。

鬼母死死的盯著白小純,胸口劇烈起伏,她已經放棄了去滅掉長生燈,這種以世界為基礎的長生燈,她心知肚明若是自己在戰舟內操控還好,可在外去破,短時間破解不開。

此刻惱怒中,她對白小純的殺機,也更為強烈。

「還真以為本座拿你沒辦法么,只不過是不想波動太大,引起其他天尊注意而已!」鬼母眼中露出果斷,右手緩緩抬起,目中閃動幽芒,仔細一看,其目中深處,竟有無數鬼影閃爍。

「天尊境界,可凝聚道種,道種蘊含世界之念……就讓你看一看,什麼是天尊道法!」鬼母左手猛的一按,向著白小純隔空一抓!

頓時整個世界,都轟然震動,尤其是邪皇朝的三座仙域,更是如此,這一刻,邪皇朝內所有州,所有郡,所有城中的修士,凡人,無數邪皇朝的子民,竟全部目中露出茫然,一個個……居然無意識的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向著白小純所在的永恆海的方向,緩緩一抓!

更是在這一刻,邪皇朝內唯一的太古,這一代邪皇,原本正盤膝打坐,突然地,他就睜開了眼,不僅僅是他,還有這邪皇城中另外五個天尊,不管在做什麼,都在這一瞬,紛紛神色一變。

「有人在動用天尊法!!」

「這氣息……是鬼母!」

邪皇朝震動的同時,白小純也面色陡變,呼吸急促無比,他之前還在琢磨,天尊境界,似乎與半神也沒什麼太大的不同,只不過是五十步與百步而已。

可在這一刻,他的想法立刻改變,他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四周,出現了看不到可卻能感受到的……無數的手!

這些手,全部抓在自己的身上,太多太多,好似邪皇朝內三座仙域的所有眾生,都在出力,哪怕白小純強悍,也根本就無法反抗掙扎。

他的身體,竟不受控制的,直奔鬼母而去!與此同時,這一幕,也讓白小純隱隱覺得熟悉……

「原本沒打算弄的眾人皆知,既然已經這樣,只能從你魂中找點補償了,你肉身不滅,恢復逆天,那麼就看看你的魂,是否也能不滅中恢復!」

「鬼道魂法!」鬼母一字一頓開口,四個字傳出的瞬間,她的左手竟變得半透明起來,好似與這片世界處於遊離狀態,一把向著來臨的白小純天靈抓去。

似能穿透肉身,抓住神魂!

可就在鬼母的左手,碰觸到了白小純的額頭,甚至要穿透進去的剎那,忽然的,白小純那被控制的不能動彈的身體,隨著目中的精芒一閃,竟左手抬起,一把抓住了……鬼母的左手!

與此同時,在鬼母目中露出震驚的剎那,白小純的右手一閃,北脈世界大劍,赫然出現,他沒有半點遲疑,向著鬼母的左手……狠狠一斬!

「我等你這隻左手,已經很久了!」

「公孫婉兒,醒來!!」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