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吃了啊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吃了啊

作者:

白小純忍不住回想起了當年的靈尾雞,心中也有遺憾,琢磨著不知道這永恆大陸上,是否也有類似的靈雞……

一旁的巨鬼王吧唧吧唧嘴,拿着一根魚骨,看了看后,扔在嘴裏嘎巴嘎巴幾聲,就連骨頭也都吃了后,正要開口,可突然身體一震,一股熱氣竟直接在其體內爆發,使得他四周頓時升起白霧。

「果然是仙魚!」巨鬼王驚喜,立刻盤膝坐下,開始吐納。

眼看巨鬼王吃下後有效,白小純等了半天,有些傻眼,他發現自己體內居然連一點熱氣都沒有。

「不對啊,怎麼巨鬼王有效,我就沒效?」白小純狐疑的看了看地面上那些吃剩的骨頭,索性上前也抓起幾根,放在嘴裏咬碎咽了下去,直至一根根骨頭都被白小純吃了后,他終於感受到了體內有一股熱氣,騰然而起。

驚喜中,白小純立刻閉目,感受這股熱氣在體內不斷地爆發下,最終化作了大浪,在體內轟鳴遊走,竟推動他的長生卷功法,不斷地精進起來。

這就讓白小純激動了,壓下振奮之意,全身心的沉浸在體內修為的攀升中,時間流逝,在這福地的院子裏,白小純與巨鬼王的打坐,持續了足有三個時辰。

三個時辰后,巨鬼王第一個蘇醒,仰天大笑,他的目中精芒閃耀,他的心中更有喜悅,他清晰的察覺到,僅僅是這三個時辰,自己的修為距離半神後期,又接近了不少。

「可惜只有一條,如能每天都吃,我一定能到半神大圓滿!」巨鬼王正遺憾時,白小純也緩緩睜開了眼,在雙目開闔的瞬間,他的目中有晶芒璀璨而起。

此番修鍊,他精進的程度雖不如巨鬼王幅度那麼大,可畢竟白小純的底子太厚,如今哪怕只是增加了一絲,也依舊讓他激動起來。

他明白,想要修為突破成為天尊,必須要長生卷大圓滿才可,可他現在的長生卷,與大圓滿還有一些距離,且最重要的,就是他的長生卷,與不死卷不同,不是自己修來,而是被灌頂注入。

雖白小純從其內的神通中,也創造了屬於自己的長生燈,可實際上對於如何修鍊,還是有些懵懂。

要知道自從被守陵人灌頂后,來到永恆仙域白小純的修為雖有所增長,但總體上算是停滯不前,雖與他的心態有關,可到了他這個境界,原本在修為上,就已經是寸步難行,再加上這本就不是他自己修來的長生卷,

這一切,就彷彿形成了桎梏,化作了瓶頸。

就算是有足夠的天地之力,哪怕是在這聖皇城內,濃郁的靈氣滋養下,白小純估摸了下,自己在這摸索與瓶頸下,至少也需十年的時間修鍊,才能比得上之前那大半條天龍魚帶來的攀升。

這麼下去,他自己都不知道需要多久,才可以修為突破半神,踏入大乘的天尊境界!

原本按照白小純的打算,是準備了解一下永恆仙域的靈丹妙藥,琢磨著自己煉製一些,好讓修鍊提速,可現在,他看着地面上所剩不多的一些魚骨頭,彷彿面前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一條魚,相當於十五年修鍊!!」白小純心頭熱切,雙目就彷彿是餓了多年的耗子,在看到了糧食后,露出了綠光。

「若有足夠的魚……衝破這瓶頸,輕而易舉,而我藉此攀升突破修為,踏入天尊,也將指日可待!!」想到這裏,白小純更激動了,先不說成為天尊后,壽元生機的爆發,又或者是道種在,就可被太古復活的類似長生的奇異,僅僅是在這陌生的世界裏,想要生存下去的,想要走向巔峰的渴望,就足以讓白小純此刻滿腦子,都是天龍魚了。

「我要吃魚!!」白小純目光一掃,落在那些地面上殘留的魚骨頭時,一晃之下就立刻抓去,可巨鬼王如今也已然意識到了這天龍魚的妙用,明白就算是骨頭,也都是好東西,眼看白小純去搶,他大吼一聲,整個人竟撲了過去,爭奪魚骨頭。

「巨鬼王,這是聖皇賞賜給我的,你別和我搶!」白小純一瞪眼。

「滾蛋,老子是你岳父,就當你孝敬我了。」

「那是我吃剩的,每一根我都舔過!!」白小純怒了,用出殺手鐧!

「你之前吃的還是老夫舔過的呢,沒事,咱爺倆不嫌棄!」巨鬼王不甘示弱,直接沖着地面上那些魚骨頭,吐了一大口口水……

也不知巨鬼王是不是修鍊過類似的神通,這一口唾沫,竟好似傾盆一般,直接覆蓋了一地……

白小純有些傻眼,整個人都懵了,眼看巨鬼王竟如此卑鄙,他言辭雖犀利,可若論臉皮厚的程度,還是有些比不過這老奸巨猾的巨鬼王,尤其是白小純心底也覺得詫異,這巨鬼王的口水,怎麼能吐這麼多……

此刻苦笑中,白小純一遲疑,巨鬼王已經大袖一甩,將那些魚骨頭都卷在了手中,得意的看了看白小純,又在魚骨頭上吐了幾口唾沫,這才收入儲物袋裏。

「跟我斗,小子,你還太嫩了。」巨鬼王哈哈一笑,心滿意足。

白小純無語凝噎,長嘆一聲,正要開口,神色一動看向福地外,巨鬼王也似有所查,幾乎同時看了過去,不多時,福地大門外,就傳來了一個爽朗的聲音。

「通天公,陳蘇拜見。」

這是白小純來到聖皇城后,第一個來拜見之人,察覺來者竟有天尊修為後,白小純更是好奇,不便怠慢,快走幾步到了門前,右手一揮,福地大門開啟,露出了站在門外,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

這老者穿着一身藍色長袍,看起來仙風道骨,未語先笑,沖着白小純抱拳。

「白某之前還在好奇,今早竟聽到喜鵲之音,知道必有貴客到來,沒想到竟是陳道友,快請。」白小純臉上露出微笑,話語說的很是漂亮,此刻身上再看不到之前與巨鬼王搶魚骨頭時的狼狽。

陳蘇哈哈一笑,白小純的話語,他聽了也覺得舒服,點頭中,走入福地內。

巨鬼王也有些詫異,要知道二人並非聖皇朝本土之修,屬於外來者,雖都有了官職,可按照他打探的消息與了解,聖皇城的那些權貴,對於二人都帶着輕視與疏遠。

可如今只是一夜過去,竟有人來拜訪,尤其是來人,竟是與古天君地位相同的聖皇朝四王之一的陳蘇,這就讓巨鬼王更吃驚了,連忙抱拳拜見。

陳蘇沖着巨鬼王點頭,沒再理會,站在院子裏四下看了看后,與白小純說着不痛不癢的寒暄之話,半晌后,他乾咳一聲,忽然問道。

「白道友,陛下賞賜的那條天龍魚呢?」

「天龍魚?」白小純之前也在好奇,這陳蘇所來何事,此刻聽到對方提起天龍魚,白小純一怔。

「是啊,就是那條天龍魚,不知白道友能否割愛,陳某想要換取。」陳蘇目中有些火熱,看向白小純,他哪怕身為天尊,家裏也沒有幾條天龍魚,這畢竟是聖皇的私人之物,平日裏賞賜也是極少,整個聖皇朝被賞賜出去的,也就那麼幾百條而已。

且每一條,都珍貴非凡,留有標記,說其是國寶,也都毫不誇張,甚至在邪皇朝那裏,都被炒出了不可想像的天價來,畢竟這天龍魚的血液,是煉仙丹的絕品仙材。

他不認為白小純會拒絕,畢竟初來聖皇朝,對方不會如此不智的為了一條魚,得罪身為天尊的自己。

「那個……陳道友你來晚了,-那條魚,被我吃了。」白小純遲疑了一下,看着陳蘇說道。

聽到白小純的話,陳蘇一愣,反應過來后,眼珠子都瞪了起來,似不確定的又問了一句。

「你說……吃了?」

「恩,吃了。」白小純眨了眨眼,點頭說道。

「白道友,你當陳某是三歲孩童不成,不肯割愛可以直接說,那天龍魚如同國寶,珍貴難以想像,哪個獲得了賞賜會捨得去吃,都是圈養起來,取血引用罷了!」陳蘇立刻不悅,在他看來,這分明是託詞而已,聲音也都冰冷下來,甩袖間,就要離去。

白小純嘆了口氣,看了巨鬼王一眼,巨鬼王有些不情願的從儲物袋內,拿出了那些魚骨頭。

「陳道友,這是魚骨……」

陳蘇聞言不由看了一眼。

「……」19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