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059章 欺人太甚

第1059章 欺人太甚

作者:

陳蘇離去了,在看到那些上面沾著唾沫的魚骨后,在感受到了上面散出的屬於天龍魚獨有的氣息后,陳蘇整個人腦海都嗡了一下,覺得胸口有些憋悶。

他身為聖皇朝天尊,這一輩子所看到的那些被賞賜了天龍魚的權貴,每一個都如獲至寶般的將國寶天龍魚圈養起來。

這還是他首次看到,居然有人將國寶天龍魚直接給吃了……

他的腦袋已經有些不夠用了,獃獃的看着那些魚骨頭,半晌之後,陳蘇搖頭,嘆了口氣。

「暴殄天物啊!」帶着說不出的滋味,陳蘇失望的離開了福地。

白小純與巨鬼王你看着我,我看看你,都有些詫異。

「一條魚,至於么,這聖皇朝的人好奇怪。」巨鬼王有些心虛,他發現自己昨夜所打探到的消息,似乎並不全面,此刻乾咳中,他看了看天色。

「小純啊,這裏距離神羅州有些距離,我也要儘早動身了,這一別,不知什麼時候相見。」巨鬼王說着,也有一些感慨,二人在邪皇朝相遇,一路走到這裏,回憶起來,看似順利,可實際上也有不少曲折坎坷。

不過好在,總算是初步的站穩了腳步,各自都有了一片自己的天空。

白小純心中也有不舍,唏噓一番,親自出門送巨鬼王,直至將巨鬼王送到了傳送陣所在之地后,看着巨鬼王的身影消失在了陣法中,白小純站在那裏許久,這才深吸口氣,轉身離去。

「巨鬼王走了,如今這聖皇城內,只剩下我一個人,我也要儘快修鍊爭取突破。」白小純目中露出堅定,走在回福地的路上,行人來來往往,凡人少見,絕大多是都是修士,每一個都似乎從骨子裏,透出高傲之意。

似乎對於能居住在聖皇朝的京城,有種特別的驕傲,白小純能理解這種驕傲,可卻沒在意,走在街頭,看着四周的建築,感受着整個聖皇城所在的天池以及腳下的龐大的荷葉,對於聖皇城的奇異,白小純心中也有自己的感慨。

「這聖皇城的根基,就是這座大山天池了。」在這感慨中,白小純路過一處荷葉的邊緣時,看到了荷葉外的天池水。

也看到了在那天池內,一條天龍魚破水而出,身上金色的魚鱗,在那陽光下很是耀眼奪目,透著說不出的美麗,又重新落入池水中,悠哉的遊走。

此地有不少人,在看到這一幕後,雖已習慣,可還是被天龍魚所吸引,更有幾個似乎是初來京城不久的修士,神色內都有讚歎。

「這就是我聖皇朝如同國寶的存在,天龍魚!」

「這天龍魚,是我這一輩子見過的,最美麗的靈物,如能被聖皇賞賜一條,養在家裏,必定可以光宗耀祖啊!」

在這眾人讚歎時,白小純也頓足觀望,只是與其他人的想法不同,白小純在看到那條天龍魚時,想到的卻是被自己吃下去后化作的修為以及烤魚的美味。

他不由的舔了舔嘴唇,看着池水,憑着白小純的修為,他能感受到在那池水裏,天龍魚的數量不少,想着天龍魚的種種奇妙之處,白小純越發心動,正琢磨著能不能找辦法捕捉一些時,人群內,有初來聖皇城之人,忍不住向著身邊修士問了一句。

「這天龍魚既然是國寶,如此珍貴,就這麼養在天池裏,萬一要是丟了呢……」

白小純聽到這裏,眼睛微亮。

「丟?」人群內頓時傳出笑聲,聽着笑聲,之前提出疑問的那位修士,有些尷尬臉紅,他旁邊一個老者,顯然是長久的居住在聖皇城內,修為已是元嬰,本身也有一些的威望,此刻帶着得意,解釋一番。

「這天池內所有的天龍魚,都是聖皇陛下的私人之物,每一條魚都有印記,哪個敢來我聖皇城內偷魚!」

「偷魚之事,絕不可能發生,若真有膽子大到了這種程度,敢來此偷魚,他的下場必定凄慘無比!」

「別說偷了,就算是傷害了這些天龍魚,也都是決不允許的!」老者傲然開口,話語傳遍四周,那幾個初來聖皇城的修士,紛紛點頭。

白小純皺起眉頭,覺得有些棘手。

眼看四周吸引了這麼多人的注意,老者更為得意,又繼續傳出話語。

「不過聖皇陛下慷慨仁慈,不願敝帚自珍,一切講究緣法,他老人家曾有旨,想要獲得天龍魚的方法,除了是他親自賞賜外,就只能去釣!」

「釣?」一旁有修士愣住,詫異的問道。

「沒錯,就是釣!不能用任何法力,只能如凡人釣魚一般,去釣!」老者乾咳一聲。

「龍魚有靈,它若與你有緣,願意被你吃,就自然會咬住魚鈎,被你釣走。」老者摸了摸鬍子,一指遠處同樣是荷葉邊緣的位置,隱隱可見在那裏似有人打坐,拿着魚竿,一動不動。

「你們看那裏,那是海辰大尊,他老人家在那裏已經釣了一百多年了,一條都沒釣到,這說明他還沒有遇到與其有緣的龍魚。」老者介紹了不少,四周眾人大都知道這些事情,神色內自豪之意很是明顯,那些初來之修,也都連忙告謝,很快的,眾人就散去,那老者也抬着頭,背着手走向遠處。

唯獨白小純還在荷葉邊緣,看着池水內那些悠哉的天龍魚,又看了看遠處的那位釣了一百多年的半神。

「這聖皇果然是道貌岸然啊。」白小純摸了摸下巴,琢磨了一下之前聽到的話語,心底已經清晰明了。

知道聖皇的旨意里,為了顯示慷慨仁慈,明面上給出了可以獲取龍魚的方法,可實際上想要將魚釣出……不是不可能,但難度之大,怕是幾十年能有一條被釣出,就已經是幸運了。

畢竟這些天龍魚吃的都是天材地寶,已生靈智,不說成精也差不了多少,想要讓它們去按照聖皇的說法,因與某個人有緣,就甘心被吃……這種事,騙騙尋常的修士也就罷了,白小純琢磨著,想來不僅僅是自己,怕是很多聖皇朝的強者,都已經看出了端倪之處。

如半神海辰那樣的執著者,很是少見。

想要釣出,又不能用修為,這事太難了。

白小純有些發愁,有心吃魚,也能看到這些魚,甚至只要一抬手,就可抓上來,可偏偏不能這麼做。

猶豫半天,白小純覺得或許自己錯怪了聖皇,索性也去買了一個魚竿,找了個位置嘗試釣魚,試了幾次,白小純嘆了口氣,選擇了放棄。

「這根本就不可能被釣出!」白小純看着那些魚在水面下,繞着自己的魚鈎,甚至目光從水面落在自己身上時,白小純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竟感覺到了那一條條天龍魚的目中,似帶着嘲諷。

「魚也敢嘲笑我!!」白小純頓時怒了,瞪着水面,目中露出兇殘,可很快的,白小純就身體一震,敗下陣來。

在比眼神這神通上,白小純一向都是勝利者,可如今……在那水面下凝聚了足有上百條天龍魚后,在那上百道嘲諷的目光里,白小純哭喪著臉,帶着不甘心與憤憤不平,狼狽的倒退幾步。

「欺人太甚!」白小純不甘心,但卻無奈,只能扔下魚竿,回了洞府。

數日後,邪皇朝使者到來,與聖皇商議換回公孫婉兒之事,最終以三州之地,與聖皇朝達成一致。

當白小純知道此事時,他看着天空上漸漸遠去的白骨蜥蜴戰舟,還有戰舟上站着的公孫婉兒,遙遙抱了抱拳,既是送別,也是希望對方在邪皇朝內,能一切順利。

畢竟邪皇換回的……既是鬼母,也非鬼母!2510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