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04章 我保證……

第104章 我保證……

作者:

?帶著憂鬱,白小純委屈的回到了洞府內,在那裡長吁短嘆,最後感慨起來。

「一個人如果太優秀了,不是一件好事,像我就是這樣,宗門都擔心,免除了我十年任務,每個月還給我貢獻點。」白小純美滋滋的發愁,覺得自己實在太優秀了,這麼下去該怎麼辦……

「罷了罷了,既然不讓我去執行任務,那麼我就煉藥吧,原本執行任務也是為了賺取貢獻點的。」白小純想到這裡,頗有一種為了宗門,犧牲自己的感覺,走入煉藥房。

「要掌握所有三階靈藥的煉製方法!」一踏入煉藥房,白小純的神色就嚴肅起來。

時間流逝,轉眼過去了半年。

這半年,白小純每天除了固定的修行時間,其他時候都是在煉藥房煉丹,沒有材料就去用貢獻點換取,整個人漸漸有些瘋魔起來,大有不熟練的掌握所有三階靈藥,決不罷休的樣子。

期間遇到一些難解的問題,他也曾去找李青候問詢,李青候聽到白小純的那些問題,也很驚訝,這種對葯道的鑽研,在他看來絕非尋常藥師可以做到的。

聯想到白小純草木石碑的成績,李青候對於白小純的葯道,充滿了期待,每個人對於葯道的理解都不一樣,白小純有這樣的執著,李青候很欣慰,沒有直接告訴白小純答案,而是鼓勵他去多多嘗試,只有自己嘗試過後,才會獲得真正屬於自己的葯道,如果只是循規蹈矩,則永遠無法成為開拓一片領域的葯道大師!

白小純很受鼓舞,研究更為瘋魔。

而宗門內,也因白小純不再去執行任務,慢慢恢復正常,不少人都心底鬆了口氣,尤其是掌門鄭遠東,終於覺得清靜了好多,認為自己免除白小純十年任務的行為,非常正確。

慢慢放下了心,一次與李青候下棋時,還提起了白小純。

「白小純這孩子,最近都在煉藥,宗門內也都恢復如常。煉藥是好事,讓他煉吧,也不會影響到其他人。」

「這孩子之前還找過我,問我煉藥的事情,我看他很多思緒新穎,讓他自己琢磨,這樣才可以走出自己的葯道之路,如今修真界流傳下來的丹方,任何一個,都是無數次的失敗后,才完成出來的,這孩子效仿先人,是個好孩子。」李青候含笑,二人對於這半年來的寧靜,很是感慨。

可這感慨還沒持續多久,數日後,一聲傳遍香雲山的驚天巨響,從白小純的洞府內傳出,轟鳴八方,使得無數內門弟子被驚醒,就算是外門弟子,也都被嚇的心神一震。

「發生了什麼事!!」

「天啊,莫非有人攻打我們靈溪宗!!」

就在這眾人嘩然時,白小純咳嗽著從洞府的煉藥房跑出,一臉漆黑,鼻涕眼淚都出來了,直接跳到了泉水裡清洗一番,這才皺著眉頭爬出。

「居然炸了?」他很是費解,洞府內丹爐,是內門弟子的常規之物,雖是制式,可與煉藥閣的一模一樣,按照道理來說,就算是靈藥報廢,丹爐也不會炸的。

可方才,丹爐居然炸開,甚至洞府的陣法都被激發出來。

白小純百思不得其解,沉吟中嘆了口氣,開始修鍊龍象化海經,隨著這段日子的修行,他的修為已要突破,只差一絲。

白小純不著急,修行完龍象化海經后,又吞下增加元氣的靈藥,運轉不死長生功,全身銀光更為璀璨,隱隱的,似乎要出現一絲金芒。

直至到了晌午,白小純才深吸口氣,收了功法,站在洞府內,雙目閉合后雙手抬起,體內運轉水澤國度的口訣,半柱香的時間后,他雙眼猛地睜開,向前大吼一聲。

一股驚人的氣勢,從他身上驀然散開,彷彿四周的環境都有所改變,隱隱出現了水霧,可只持續了一個呼吸的時間,這一切就瞬間消散。

白小純有些虛脫,擦去汗水,這水澤國度他幾乎每天都會練習,可到了現在,也僅僅是有了一絲氣勢而已。

「還要繼續努力啊。」白小純休息片刻,結束了今天的修行后,又想起了丹爐炸掉的事情,這半年來,他嘗試煉製三階靈藥,雖有成功,可大多數都是失敗。

讓他很是無奈,此刻沉吟許久,隱隱找到了丹爐炸掉的原因所在。

「是藥力激化后不穩,造成了爆發?」白小純若有所思,立刻外出,用貢獻點換了丹爐回來,繼續煉製。

而香雲山的眾人,也慢慢知道了之前的轟鳴來自白小純的洞府,一個個神色古怪,雖不知這聲音是如何形成的,可也能勉強接受。

只是……數日後,白小純在洞府的煉藥房內,正聚精會神的全力操控丹爐內的靈藥,可這三階靈藥的難度太大,其他人煉製,都是憑著經驗與運氣,十次能成三次,已是極高的造詣,可白小純追求的是極致,不解決所有問題,決不罷休,如此一來,因他追尋每一個細節,甚至一個細節往往會多次試驗,於是就產生了衝突。

這一刻,他的雙眼猛地睜大,他感受到了丹爐內靈藥的不受控制,更是看到了丹爐出現了咔咔裂縫,白小純倒吸口氣,背後翅膀一扇,瞬間離開煉藥房。

幾乎在他離開的剎那,一聲之前還要強烈的轟鳴滔天傳出。

整個香雲山無數人嘩然,還不容易才一個個忍了下來,可緊接著,三天後,白小純在煉藥房內,發出尖叫,急速逃出后,第三聲轟鳴滔天而起,更為驚人。

尤其是七天後,白小純心驚膽戰的煉丹時,突然倒吸口氣,展開全速逃遁,他的身後,第四聲轟鳴震耳欲聾,整個煉藥房都坍塌了小半。

香雲山徹底震動,所有弟子眼睛都紅了,一個個打探之後,都知道了白小純在煉丹,可他們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煉丹的,居然會傳出這種巨響。

「我問了靈藥堂,這段日子白小純去換了七八個丹爐了!」

「那聲音,是丹爐炸開的聲音,這白小純到底在煉什麼,該死的,他也不怕把自己給炸死!」在這所有人的憤怒下,轟鳴巨響……沒有結束,陸續的傳出。

一個月的時間,白小純的洞府內傳出的巨響,足有七次,一次比一次強烈,尤其是最後一次,整個香雲山居然都搖晃了一下,白小純的洞府差點被炸開。

嚇的白小純趕緊跑出時,香雲山的內門弟子與外門弟子,都抓狂了,這一個月,他們甚至都不敢沉心修行,每一次都被驚醒,使得他們心臟狂跳,都出現了恍惚,被折磨的目中都有了血絲,一個個都快要控制不住怒火。

尤其是就連隔音的陣法,似乎都對這聲音效果不是很好,使得所有弟子,紛紛怒火滔天,就連長老也都心驚,對於造成這一切的白小純,覺得不可思議。

「這是丹爐炸開的聲音,這白小純是在煉藥么?他……他在煉什麼葯!」

沒有結束,在第二個月時,這聲音更大了,轟鳴不斷,一共傳出了十多次,幾乎每兩天,必有一次,直至香雲山的弟子承受不住了,紛紛發狂,集體的殺上了白小純的洞府外,傳出怒吼。

白小純委屈,趕緊出來解釋,他看著洞府外上千弟子,面色都蒼白了,最後用力的拍著小胸口,保證絕對不會再有下一次后,這才平息了眾怒。

好不容易送走了眾人,白小純哭喪著臉回到了洞府內,看著煉藥房已經坍塌了大半,唉聲嘆氣的走了進去,拿出一個新丹爐,在那裡發獃,有心去找李青候問問,可一想到李青候讓自己去嘗試研究琢磨,他就咬了咬牙,繼續思索。

數日後,他忽然一拍大腿,雙眼冒光。

「對了,一定是沒有溫爐的緣故!」他想到這裡,立刻振奮,再次嘗試……三天後的深夜,香雲山所有人,全部聽到了又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

一個內門弟子都被嚇的險些崩潰,披頭散髮的衝出,發出凄厲的嘶吼。

「白小純!!你哪怕是天驕,我也要打你!」

不僅是他一個,很快的,在這深夜裡,幾乎所有的內門弟子都衝出了,就連周心琪也都疲憊的出現,直奔白小純的洞府,在白小純一臉賠笑的多次保證后,他們心裡無奈,白小純的態度太好了,讓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如果態度不好還好說,大不了大打一架,可眼下……只能咬牙接受。

白小純疲憊的回到了洞府,欲哭無淚,他覺得堅持自己的理想,困難重重。

「我白小純絕對不會放棄的!」他一咬牙,再次取出一個丹爐,死死的盯著,這一次沉吟了足有半個月的時間,他已將所有問題都找過,甚至每一個細節都琢磨了好久。

「地火,一定是地火的緣故!」白小純猛地抬頭,目中帶著血絲,再次煉製……五天後,清晨時,一聲讓李青候都目瞪口呆,甚至紫鼎山與青峰山都聽到的巨響,從香雲山內,驀然傳出。

距離白小純洞府近的內門弟子,一個個在這巨響中都被震傻了,尤其是周心琪,整個人都要瘋了,周長老的幾隻鳥發出尖叫,被嚇的羽毛都脫落不少,靈尾雞顫抖,一個個口吐白沫,內門弟子被震的頭暈眼花……

而白小純的洞府,此刻所有陣法齊齊開啟,一股地火轟然爆發,甚至引動了香雲山的大陣,白小純掙扎的爬出時,他全身上下一片漆黑,可目中卻有激動,他終於找到了原因所在。

「不是地火主動引發,而是靈藥的相生相剋,引起了無窮變化,才出現了這樣的事情,三階丹藥……已經講究相生相剋之法!」

很快的,香雲山上到長老,下到外門弟子,全部出動,浩浩蕩蕩殺向白小純這裡,每個人的手中,都拿著石塊,被上萬人怒視,白小純忐忑的爬起,狠狠一拍胸口。

「我保證……」他話語還沒說完,這上萬人就有不少,立刻扔出了石頭,畢竟是同門,不會在這裡鬥法,可石頭還是可以的……

「保證你個頭!」無數帶著怒意的石頭,轟鳴而來。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