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還有藕……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還有藕……

作者:

沒有人能預料到,這偷吃蓮子的小烏龜,居然被冊封成為了聖皇朝的聖龜,此事匪夷所思的同時,也自然而然的化解了之前的蓮子之事。

尤其是聖皇臨走前對白小純的冊封,更是將這件偷蓮之事直接抹去,偏偏眾人還說不出什麼,此刻眼看聖皇帶著喜悅離去,他們在廣場上紛紛鬱悶,看向白小純時,也都不如以往那樣去掩飾什麼了,一個個咬牙切齒。

畢竟這一次損失的不是聖皇,而是他們……

白小純也吸了口氣,這一次的逆轉,在他看來也是不可思議,如今想來,必定是小烏龜很確定,一旦它出現在聖皇的面前,聖皇必然能認出其身份,從而對它的待遇,將截然不同。

也正是因此,這小烏龜才膽子極大的偷吃蓮子,而之所以喊出與自己的關係,這顯然是讓自己水漲船高。

不過這裡還有一些地方,白小純有些疑問,可眼下不是思索之時,不管如何,這一次的蓮子危機,總算是化解了。

白小純乾咳一聲,看了看四周鬱悶的聖皇城修士,眨了眨眼后,昂首挺胸,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他的身後,那些權貴修士的目中都有寒芒,可更多的卻是無奈,他們如今已經意識到了一個事實……如果說剛開始的時候,他們可以用些手段去制裁白小純的話,那麼現在的白小純,隨著經歷了這些,已經不一樣了。

尤其是這一次那小烏龜成為了聖龜,這就等於是在白小純身上,除了其通天世界的價值外,又多了一層價值,重疊在一起,怕是整個聖皇城內,明面上能動他之人,絕無僅有了。

恐怕就算是聖皇,對白小純的顧忌也要更多一些,這一點從之前的冊封上,就能被眾人看出一二。

事實也的確如此,方才那一瞬,眼看這蓮蓬空了,聖皇的內心第一個鎖定的目標,就是白小純,要不是他認出了小烏龜的身份,怕是立刻就要鎮壓了白小純。

實在是他的忍耐已到了極致,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修士,敢在聖皇城做出如此大事,可偏偏小烏龜的來歷太大,尤其是傳聞中,永恆之龜心甘情願的在身邊的話,可以讓修士對於念力的掌握,超出常人所想,對聖皇而言,這一點作用更大,甚至可以說,對於他突破太古,也都有一定程度的推動。

以至於聖皇也都心跳加速,驚喜無比。

而小烏龜說出的那些話語,

其他人因掌握的信息不多,理解也就不一樣,可對於聖皇而言,他顯然是聽出了這裡面的真意。

這是白小純的永恆之龜!

而永恆之龜一旦認主,短時間就不會改變,哪怕殺了白小純也都沒用,反倒會引起永恆之龜的敵意。

能讓永恆之龜心甘情願的留在聖皇城最好的辦法,就是……獲得白小純的同意!

在聖皇的眼中,每個人都有其價值,天尊如此,半神也是如此,之前的白小純,因其通天世界的身份,所以價值從某種程度上,與天尊相差無幾,可如今,再加上永恆之龜后,白小純的價值之大,已經到了讓聖皇也都極為顧忌的程度。

他的這些心思,聖皇城權貴雖不是完全了解,可也能猜出七八,此刻也只能無奈。

「這該死的傢伙,吃了那麼多的天龍魚,又吃了那麼多的蓮子,居然還活的好好的!」

「這就是個禍害啊,天龍魚被他糟蹋了,聖皇城差點被他給毀了,蓮子都幾乎要空了,它的同謀,居然還成了聖龜!!」

「當初就不該讓他留在聖皇城!!」看著白小純的背影,眾人心中憋屈,一個個也都相繼離去,很快的,整個廣場上,就只剩下了一個人,獃獃的站在那裡。

此人正是那位劉天侯,他此刻已經不僅僅是鬱悶了,而是有些失魂落魄,之前五百大罪掀起的氣勢,化作的話語,還沒等說完,就被聖皇笑聲打斷,之後發生的一系列事情,更是讓他徹底傻眼。

「當年也是這樣……」劉天侯身體顫抖,身影蕭瑟無比……

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半個月。

蓮子風波,在這聖皇城內已經消散,可少去的那些蓮子,使得聖皇朝這一次無人能拍下,此事影響不小,漸漸已擴散至聖皇朝兩大仙域內。

不過相比於此,聖龜的冊封,才是轟動整個聖皇朝的大事,甚至邪皇朝也都震動不已。

至於白小純,這半個月里他也難得的安靜下來,一次也沒有外出,整日盤膝打坐,吃下一粒粒蓮子與仙丹后,他的修為與日俱增!

雖還沒有突破成為天尊,可距離已然越來越近,只是到了這個時候,就連蓮子與仙丹也都漸漸失去了效果,白小純的修為停頓在大圓滿巔峰,似前方有一層看不到的壁障,難以衝破。

「只差一點……」白小純有些鬱悶,他知道解決的辦法,要麼就是依靠時間,慢慢的消磨壁障,漸漸突破,要麼就是需要更強猛的仙物,一鼓作氣轟開壁障。

與此同時,那備受矚目的小烏龜,這半個月里可以說是風生水起,聖皇自然不會為難它,只要求每天兩個時辰,在聖皇修鍊時處於身邊,其他的時候,不限制小烏龜的進出。

而在聖皇城內,小烏龜的安全無虞,這就使得小烏龜可以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哪怕它想吃天龍魚,也無人敢管……

至於蓮子……就看小烏龜的心情了,它也去找過白小純,對於之前的事情,一人一龜簡單的溝通后,白小純就一切清晰,心底說不羨慕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小烏龜每次到來,那烏龜殼都越發明亮,顯然是吃的很好……

更誇張的,是小烏龜都胖了……

「唉,真是沒辦法,小純子啊,你都不知道,我一天多辛苦啊。」

「那麼多仙丹,我都吃膩了,可聖皇那個老傢伙,偏偏要給我,還有那個叫什麼陳蘇的天尊,也是這樣。」

「尤其是古天君,太過分了,你都不知道啊,他居然給我找了一群母龜,那些母龜也都一個個不要臉,爭先恐後的要給我下蛋!」

「好煩惱啊。」小烏龜長嘆一聲,一副很無奈的樣子,可神色內掩飾不住的得意與炫耀,白小純看的一清二楚。

雖然小烏龜每次到來,都會給白小純帶不少仙丹之物,可這些對於修為到了半神大圓滿的白小純而言,都不足以衝破壁障。

而能衝破壁障的仙物,恐怕就算是在永恆大陸上,也都不多,不然的話,聖皇朝也不可能只有四位天尊。

看著小烏龜那得瑟的樣子,白小純想了想后,四下看了看,忽然低聲開口。

「小烏龜,你看龍魚能吃,蓮子也能吃,吃了后都是大補,那麼你說這天池下的那些蓮藕……是不是也能吃啊?」

「蓮藕!」小烏龜眼睛猛的一亮。

「那玩意估計是最大的補藥了!」白小純趕緊說道,甚至還舔了舔嘴唇。

「要不,你下去叼一根上來,咱們倆嘗嘗?」

小烏龜呼吸微微急促,心底琢磨著之前只顧著吃蓮子,的確沒吃過這天池下的蓮藕,於是也心動了起來。

白小純眼看如此,趕緊趁熱打鐵,與小烏龜商量分贓之事。

「五五不行,九一!」小烏龜眼睛一瞪,白小純嘆了口氣。

「小烏龜啊,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了,從血溪宗一路到逆河宗,蠻荒,乃至永恆大陸,都是我們相依如命,彼此相伴,可以說你就是我的親人了,你吃幾萬個蓮子我也沒說什麼,如今我修為突破在即,你怎麼忍心,又何必如此。」白小純說著說著,眼圈有些發紅,動之以情,看向小烏龜時,隱隱似有些痛心之意。

這話語,這目光,小烏龜還是首次從白小純這裡聽到看到,它也愣了一下,心中不由得升起感慨與回憶,半晌后了,小烏龜長嘆一聲。

「罷了罷了,還是九一,你九,我一!在你沒突破前,我不偷吃!」小烏龜也覺得有些傷感,說完后,身體一晃,直奔天池而去。

眼看小烏龜走了,白小純眼睛一亮。

「原來對付這小烏龜,需要用這個辦法啊!」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