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1把鑰匙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1把鑰匙

作者:

聖皇城外,白小純一個人站在天空中,回頭看了看聖皇城,以他如今的修為,對於城池內那些權貴興奮的笑聲,雖不能說聽的清清楚楚,可也大致清晰。

「久違的感覺啊。」白小純不由得咳嗽幾聲,雖心底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可還是有些尷尬,不過對於化解尷尬的辦法,白小純很是擅長。

「這都是我的錯。」白小純一副無奈的樣子,漸漸收回看向聖皇城的目光,心底浮現感慨,實際上他早就發現了自己的一個似乎貫徹了一生的優點,那就是太優秀了。

「如果不是我太優秀,怎麼可能會每一次我只要在一個地方住的時間長了,離開后,那裏的人們,就會情緒變化特別大。」

「帽兒山、靈溪宗、血溪宗、逆河宗、星空道極宗乃至蠻荒……如今,就連這永恆仙域的人們,也都知道了我的優秀。」白小純唏噓的同時,小袖一甩,向著遠處呼嘯而去。

「罷了罷了,這一次我到了第二仙域后,還是低調一些吧。」在這前行中,白小純仔細的品味聖皇的旨意,這種把自己打發走的事情,無論怎麼看,都帶着一股掃地出門之感。

「怕是若我在第二仙域,依舊展現出我的優秀,聖皇那邊就要有別的手段來壓制我了。」白小純心下瞭然。

「尤其是這第二仙域,本就有天尊,我過去了……若與那位天尊出現矛盾,聖皇是不可能傾向我的。」白小純想到這裏,越發覺得,自己的的確確應該低調一點。

「太優秀了,不好,有句話怎麼說的來着,木秀於林啊。」白小純想着在殘扇上,所有人都針對自己的一幕,心底也有不忿。

與此同時,隨着他的思緒落在了殘扇上,此刻心臟跳動也加快了一些,但卻依舊強行壓下,漸漸遠去。

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半個月,白小純的速度不快,一邊前行,一邊看着大地的風景,而以其天尊修為,可以說在這永恆仙域上,已差不多沒什麼地方他不能去了。

更不會擔心有人來截殺,實在是如今有資格截殺他的,放眼整個永恆仙域,也都寥寥無幾,直至又過去了七八天,白小純終於踏入到了第二仙域的領土上。

到了這個時候,他內心的火熱已經壓制不住了,尤其是在白小純分析下,他覺得此刻雖聯繫殘扇,還是有一定的風險,可總不能始終不理會。

若是因他的不理會,

而使得殘扇真正丟失,那樣的話,白小純必定追悔莫及。

「不能再等了!」有了這樣的決斷後,又過去了三天,白小純狠狠一咬牙,開始在心中,嘗試去感受與殘扇之間冥冥的聯繫。

他的心底也有忐忑,患得患失的感覺極為強烈,只是隨着嘗試,他的面色慢慢變了,數次后,白小純有些慌亂。

「怎麼會一點反應都沒有!」

「難道是因這扇子飛的太遠了?還是說被聖皇或者邪皇奪走?」

「該死的,那是我千辛萬苦才守護下來的寶扇啊。」白小純頓時急了,不甘心,又開始嘗試去聯繫,就這樣,原本還剩下半個月的路程,白小純生生的拖延了一個月,才勉強走完,每天都會進行多次嘗試,試圖去召喚殘扇。

好在並非沒有效果,在第二十天的時候,白小純驚喜無比,他隱隱感受到,似乎在一個很遙遠的地方,那殘扇與自己之間的一絲似乎隨時都會斷開的聯繫。

「總算沒晚!」白小純精神一振,加大神識,加大時長,去不斷地重新建立與那扇子之間的感應,與此同時,他距離這第二仙域的京州,也越來越近。

一路上,數不清的大山,一條條大河,還有藏匿在大地上的無數凶獸,宗門,以及一處處城鎮,似乎永恆仙域的面紗,在白小純的面前,於這一路上,不斷地被掀開。

也的確是如白小純之前所了解的,這第二仙域,實際上分為南北兩側,靠近聖皇朝第一仙域的,正是其南側。

而整個第二仙域,原本有十六個州,只不過如今掌握在聖皇朝手中的,只有十一州,餘下的那五州,地廣人稀,都是在北側,準確的說,這第二仙域就彷彿是被人用一把看不見的利刃,一刀斬斷。

北部五州,南部十一州!

每一州的地貌都有不同,只是此刻的白小純,已經沒心情觀察,他看似在趕路,可實際上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殘扇上,終於,在持續不斷地聯繫與感應下,在距離第二仙域京州只有三天路程時,白小純感受到了自己在殘扇上留下的神識!

他的腦海在感受到殘扇的瞬間,好似天雷翻滾,直接就轟鳴起來,身體在半空更是一頓,呼吸急促的剎那,他的眼前似乎浮現出了一副畫面。

畫面中,是一片浩瀚的星空,這星空漆黑,無邊無際。

一把如同大陸般大小的殘扇,正在星空內緩緩漂游,不知終點在何方,似永無止境的,不斷地遊盪!

「我的寶扇……」白小純心神震動,腦海的畫面幾乎剛剛清晰,可似乎因距離太遠,又慢慢出現扭曲,嚇的白小純趕緊加大神識的感應,試圖召喚那把殘扇停止漂游。

只是他的許可權相對而言,還是太少,原本以為能在傳承結束后,憑着他堪比二十關的成就,獲得扇子的認可。

但現在來看,這一切都是白小純的想像罷了,事實上,這扇子依舊沒有認主,而他掌握的許可權,在感應上,竟只剩下了一成,似乎若再晚幾個月,怕是這一成也都沒有了。

「一定是這扇子內的意志乾的,這傢伙趁着我離開,要將我抹去!」白小純心裏立刻着急了,不斷的加大感應時,這原本平靜漂游的扇子,忽然震動起來,隱隱有光芒在扇子上閃耀。

白小純頓時興奮,可還沒等他接下來有什麼動作,突然地,他耳邊傳來一聲怒吼,這怒吼似從那扇子內擴散出來,正是這扇子內的意志!

這意志顯然已經從上次與白小純的交鋒沉睡后蘇醒,之前就已經嘗試一點點抹去白小純的印記,甚至已經成功了一半,此刻眼看只剩下一成區域了,可白小純的出現,似要將其希望破滅,它豈能同意。

此刻全力阻擋,雖無法將白小純的烙印徹底抹去,可卻阻止白小純對扇子的控制!

「該死!」白小純怒了,隔着無盡的距離,憑着與扇子的冥冥聯繫,與這意志,再次開始了爭鋒,他雖不是對手,可只要與扇子有了聯繫,他留在扇子上的烙印,就絕不會那麼容易被抹掉!

腦海的轟鳴持續不斷,白小純都忘記了時間,隨便找了個地方,立刻盤膝打坐,也不知過去了多久,當天色都黯淡下來時,白小純全身被汗水浸透,慢慢睜開了雙眼。

露出了瀰漫血絲的雙目以及遮掩不住的疲憊,甚至呼吸都氣喘很多,低頭時,白小純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右手上,那裏正有一團憑空出現的光,此刻正慢慢凝聚,漸漸化作了一枚黑色的令牌。

這令牌,正是他與殘扇意志在這一次爭鋒后,隨着對方重新陷入沉睡,進而在白小純手中幻化出來。

「這殘扇的意志太難纏,我白小純難道就沒資格成為它的主人么!」

「要不是它阻撓,這一次我一定可以將扇子召喚回來,如今扇子沒召喚成,只有這麼一枚令牌。」白小純有些不甘心,對於這令牌,他也沒有半點了解,只是有種感應,這令牌似乎是一把鑰匙……

一把,代表自己許可權的鑰匙!

半晌之後,白小純嘆了口氣,正要將這令牌收起,打算休息之後,仔細的研究一番,可就在這時,白小純忽然神色一動,猛的看向手中令牌。

「這氣息……」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