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104章 欺人太甚

第1104章 欺人太甚

作者:

睛「慌什麼!」白小純眼睛一瞪,那僕從修士立刻內心一顫,深吸口氣后,趕緊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白小純沒覺得此事有什麼大不了,邪皇朝與聖皇朝開不開戰,與他無關,不過憑着他的感覺,這兩大皇朝短時間,是根本就不可能開戰的。

若沒有大敵當前也就罷了,天空上的巨人主宰不是傳說,實實在在的擺在那裏,如此背景之下,怎麼可能會隨意開戰。

另外在白小純看去,第二仙域北部已丟了四個州,這最後一州遲早也要丟,似乎也不是什麼讓人意外的事情,只不過顯然這種丟州的事情,有很長時間沒出現了,所以此刻一發,就引起了人心惶惶。

白小純搖頭時,他的判斷很快就得到了證實,鬼母天尊只是將那北部最後一州佔據,之後並沒有繼續發動戰爭,甚至都沒怎麼殺人,將包括那一州半神在內的不少修士,全部驅散回了聖皇朝的領土而已。

「這公孫婉兒,怎麼來到了這裏?」對於戰爭之事,白小純沒怎麼在意,他好奇的是這公孫婉兒的到來,每每想到自己把鬼母替換成了公孫婉兒,白小純就覺得很得意,同時那位邪皇,在發現后,一定心情惡劣得很。

雖鬼母與公孫婉兒都是一個人,可實際上卻有明顯的不同,鬼母效忠邪皇,心狠手辣,而公孫婉兒哪怕同樣心狠手辣,可畢竟從過往糾葛上,還是與白小純有太多的聯繫。

「還有這北部的最後一州,我怎麼覺得有些熟悉……」白小純思索了片刻關於公孫婉兒的事情后,又想到了這北部之州,半晌之後他忽然樂了。

「那不是紫林侯鎮守的州么。」白小純想起來了,紫林侯正是北部最後一州的大尊,而關於紫林侯的事情,白小純也曾關注了一些,當日他將紫林侯拍著跪在那裏,直至數日後,靈久天尊下令將其送出,這才離開了京州城。

這件事情上,白小純也看出了靈久天尊的態度,看似照顧了白小純的情緒,可實際上……紫林侯對白小純的恨,隨着那數日的過去,越發深重。

而其他州的半神,同仇敵愾之下,敵視白小純的情緒,也根深蒂固起來。

這種種手段,白小純心知肚明,可他實在對這裏的權力沒興趣,也不願去弄些小動作,在他看來,自己可是要做大事的人,豈能沉浸在這種權謀之中。

「哼,當初我在蠻荒時,可是被人稱為毒臣!」白小純傲然抬頭,袖子一甩,不再理會外面的事情,轉身重新進入密室,開始修鍊。

數日後,隨着北方最後一州丟失已成事實,聖皇朝與邪皇朝又開始了一輪抗議與爭執之後,在這第二仙域內,人們似乎也都接受了此事,一切都開始恢復平靜。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這一天晌午,正在密室內打坐的白小純,忽然取出傳音玉簡,神識掃過,他目中露出喜色,立刻就出關,親自到了府邸大門口,看到了站在那裏,身體挺拔,如同小山一樣高大的巨鬼王!

「巨鬼老哥!」白小純哈哈一笑,上前一把抱住巨鬼王,他自從來到這裏后,就第一時間聯繫巨鬼王,巨鬼王當時也欣喜不已,可實在是他所在的州,距離京州太遠,同時他身為那一州的大尊,輕易不可離開,這才沒有立刻到來敘舊,而白小純也被那令牌的研究與修鍊吸引,本打算是過段時間去拜訪。

如今巨鬼王到來,白小純頓時驚喜,可巨鬼王面對白小純的熱情,他遲疑了一下,勉強的擠出一些笑容,甚至少見的,沒有去糾正白小純的話語,要知道以往的巨鬼王,聽到白小純呼喚其為老哥,大都會瞪眼,提醒白小純,自己是他的岳父。

白小純目光一閃,覺得不對勁,但沒多說,拉着巨鬼王到了大殿後,二人坐在一起,等僕從端上了美酒鮮果后,白小純將所有人揮散,拿起酒杯,向著巨鬼王一舉。

「岳父,小婿敬你!」

聽到白小純對自己的稱呼,巨鬼王心底一暖,內心的鬱悶也緩和了一些,笑罵幾句后,同樣端起酒杯,一口喝下。

二人一杯接着一杯,說着曾經的往事,漸漸說到了邪皇朝的小鎮子,說到了小鎮子裏的寡婦時,巨鬼王也笑了起來,慢慢的,又說到了在聖皇城離別後,相互的日子,巨鬼王在其州內如土皇帝一樣,此刻喝了不少后,他一拍胸口。

「我告訴你白小純,你岳父在神羅州內,那可是說一不二,治下的但凡有姿色的女修,哪一個不是對本王春心暗動啊。」

白小純不屑的看了看巨鬼王,拿起酒杯喝下,沒說話,巨鬼王眼看白小純不信,頓時怒了,立刻開口舉例,將自己在神羅州內的事情,帶着一些誇張與杜撰,說的眉飛色舞。

白小純在一旁聽着,時而諷刺幾句,惹得巨鬼王笑罵起來,很快的,白小純也說起了自己在聖皇城的事情,從釣魚開始,直至蓮子,蓮蓬,以及最後的蓮藕……

這一切,巨鬼王雖聽說過,可此刻聽到白小純的描述后,他也連連拍桌子,只覺得這白小純的的確確是個無論走在哪裏,都必定能禍害八方的瘟神……

直至深夜,二人酒也喝的差不多了,話也說了不少后,白小純看了看巨鬼王,他早就看出巨鬼王那神情的憔悴,彷彿是承受了巨大的打擊一般,此刻輕聲問了一句。

「現在可以說說了吧,岳父大人,誰欺負你了?」

巨鬼王聞言沉默,半晌后拿起一旁的酒罈,直接就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直至喝完,他深吸口氣后,眼睛有些發紅,狠狠的一拍桌子。

「欺人太甚了!」

「那靈久天尊,扣押前往神羅州的通天世界修士也就罷了,我打不過他,只能忍!」

「他對我神羅州不理不問,我也能忍!」

「他的態度,暗示其他州對我孤立,更是每次召喚前來例會時,都少不了喝斥,我還能忍!」

「可如今,憑什麼啊!」

「紫林侯那個慫貨,他在北部丟了一州,回來后不但沒有被責罰,而是直接安排到了我的神羅州,行,可以,這件事我再忍!」

「可他奶奶的,這靈久天尊,居然將這紫林侯冊封為神羅州的大尊,而我什麼錯誤都沒有,居然被撤去了大尊的職務,變成了紫林侯的副手!」

「神羅州,我用了全部心血去經營,我要將那裏打造成我通天世界的根基啊,如今都沒了……」巨鬼王慘笑一聲,狠狠的握住拳頭,這件事他本不想和白小純說,他知道白小純剛剛晉陞天尊,根基不穩,尤其是在這裏,屬於靈久天尊的地盤中,白小純也同樣沒有話語權。

自己的事情,讓白小純知道了,怕是會引起更大的糾紛,只是此事瞞不住的,巨鬼王也心中苦楚,這才在與白小純敘舊之後,在白小純的詢問下,說了出來。

聽着巨鬼王的話語,白小純坐在那裏一動不動,拿着酒杯的手,也好似靜止一樣,只是他的目中,此刻慢慢的迸發出精芒,這光芒越來越盛后,直接化作了火焰,似轟的一聲燃燒起來。

「小純,你別衝動。」巨鬼王嚇了一跳,更是有些後悔去告訴白小純,趕緊開口。

白小純搖著頭,目光落在遠處靈久天尊的居所上,漸漸目中的火焰,成為了陰沉之意,輕聲說道。

「岳父,此事我若不反擊的話,那麼可以想像,聖皇朝內,日後所有的通天世界之人,都將越發艱難。」

「都欺負到了頭頂上,我豈能置若罔聞!」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