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生死現在經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生死現在經

作者:

白小純雖也在這殘扇上有許可權,可終究還是不如器靈,因此以往器靈的出現,白小純是看不到的,可如今他先是突破了五十大關,更是修為攀升到了天尊中期,神識敏銳的同時,許可權又得到了提升。

儘管依舊還是看不到器靈的身影,可在他的感受里,隱隱察覺到,在扇骨的方向,有目光在注視自己,此刻驀然抬頭,猛的看去。

這一眼看去,立刻就讓童子一驚,趕緊後退,一瞬消失。

白小純目光所看,那裡一無所有,他眯起眼睛,心底哼了一聲。

「一定是那個器靈在偷窺我,這器靈看來心理有問題,不然的話,怎麼這麼喜歡偷窺呢!」白小純嘀咕了幾句,收回目光后,想到自己之前感悟的收穫,他就忍不住激動。

「不愧是主宰強者的道源,僅僅是部分,就讓我推衍出了現在念,更是藉助其生死之意,創造出了我的第二道神通!」

「生死現在經!」白小純深吸口氣,站起身來,右手抬起剎那一揮,頓時這四周明明是星空虛無,可卻突然的出現了好似撕裂般的扭曲,連接八方的一瞬,似乎就連星空也都被牽引了一下。

與此同時,在白小純的身後,更是憑空的出現了一座巨大的石門,此門黑色,充滿了森然,甚至雕刻了無數猙獰厲鬼,尤其是還有一個木偶被雕刻在上面,仔細一看,這木偶分明就是之前玄九郡村子里的詭異之偶。

而這只是黑色石門的邊緣,在這石門的中心,赫然雕刻著一個巨大的頭顱,仔細一看,這分明是一個已經死亡的老者面孔,充滿了死亡的氣息,連帶著這座石門,也都彷彿代表了死亡。

此門,正是死亡之門!

那四周的厲鬼,是白小純這一輩子看到的所有可怕的鬼物,而那老者的面孔,生死道源形成,代表了死亡!

死門在後,白小純目露奇芒,右手抬起,向著扇骨的方向,他之前察覺到有人偷窺的地方,猛的一指。

這一指之下,立刻在那扇骨上,竟轟隆隆的凝聚出了第二座石門。

這是一座白色的石門,四周雕刻著無數白小純這一輩子所看到的代表生機,代表旺盛,代表生命的草木之物。

而在這白色大門的中間,則是雕刻著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兒的面孔!

甚至看著這面孔,

耳邊似乎都可以浮現出嬰兒的啼哭聲,此門……正是生門!

這就是白小純的生死現在經,化作一生一死兩大石門,自己站在死門前,則一切從生門方向所來的敵人,在靠近自己的同時,就代表靠近了死亡,會不斷地虛弱,更是因為時光之道,所以就使得這神通的威力,再次增加,但凡是從生門衝來之人,都會在來臨的過程里,飛速的衰老,好似一個人從初陽,走到了黃昏!

從生到死,更可任意轉變,威力之大,白小純只是將其剛剛感悟創造出來,就已然心驚,實在是能創造出這生死現在經,主宰的生死道源,才是重中之重!

白小純緩緩吸了口氣,感受著自己體內磅礴的修為之力,他傲然的抬起下巴,沒有絲毫打算去隱瞞修為。

「就算是被人知道我修為突破,推測出我有了機緣造化,那又怎麼樣呢,我就明著告訴他們,老子吞了一個大繭內的部分生機。」白小純琢磨一番,確定無礙后,趾高氣昂的斜眼看了看生門所在的方向,想了想后,他右手抬起,向著那裡勾了勾。

「你來啊。」白小純得意的說道。

生門旁,器靈化作的童子此刻紅著眼,死死的盯著白小純,若是它有足夠的許可權,此刻必定要殺白小純千次萬次,偏偏眼下只能無可奈何。

「欺人太甚!!」童子氣的渾身發抖,它覺得自己這一輩子,就沒見過這麼無恥之人,此刻連連低吼咆哮,心底已經無數次發誓,下次一定一定要弄死這白小純。

白小純雖看不到童子,可感受里,對方就站在那邊,此刻得意中,他自然不會傻傻的繼續闖關,琢磨著等對方睡著了,自己再闖也不遲,想到這裡,他神念一動,身體剎那模糊,在這殘扇上消失了。

直至白小純走了后,器靈童子的凄厲嘶吼,才在這殘扇上回蕩開來,他就好似一個發脾氣的小孩子,在這殘扇上飛來飛去,連連怒吼,叫囂著要滅了白小純的話語,在這四方不斷地擴散。

而此刻的白小純,已經出現在了雲海州的州城密室內,剛一出現,他就立刻收到了來自大天師與巨鬼王,二人對於他不在的這段時間,發生之事的總結。

拿著玉簡,白小純神識掃過,可看著看著,他就眉頭一皺。

「七天前,鬼母天尊被邪皇調回邪皇城?」

「派遣絕地天尊前來坐鎮!」白小純眯起眼睛,沉吟起來,公孫婉兒的離開,讓他心底還有些不舍,而這個絕地上人,他不認識,可也聽人說起過,畢竟如今在這永恆仙域,天尊一共就十二位,彼此自然知曉對方。

如這邪皇朝的七位天尊,白小純如今已見過五位,除了公孫婉兒與通天道人外,還有廣目天尊、元妖子以及噬靈上人。

而消息玉簡內,也說了隨著公孫婉兒的離開,在北部數州內的煉靈貿易,也處於暫停觀望階段,大天師謹慎,沒有親自出馬,而是找到北部邪皇朝的一位半神,買通后讓其帶為向絕地天尊傳達善意,並準備了重禮。

此事結果如何,還沒有回復。

與此同時,大天師的信息里,也說了公孫婉兒的離開,或許是一件好事,最起碼煉靈的貿易,會隨著公孫婉兒,滲透到邪皇朝的本土仙域上,如此一來,可讓雲海州的名氣更大。

看完了所有的消息,白小純沒有找到與玄九郡有關的線索,實在是這段時間來,整個第二仙域都很安靜,彷彿玄九郡的事情,只是一場意外。

可白小純的心中始終不安,他很清楚,那最後從大繭內伸出的赤色鱗片之手,以及那毀天滅地之力,絕非天尊可以抗衡。

同時他抽取的生機,雖可讓對方出現缺陷,可這缺陷並非不可化解,白小純沉吟中,站起了身,正要在這雲海州內,自行查看確定一番。

可就在這時,忽然的,大天師的神念,從遠處呼嘯而來,這一次明顯比上次善意誘導白小純時真切的多,充滿了無比的焦急,更是沒有廢話,直接在神識內,就向著白小純傳出了話語。

「天尊,老夫有事稟告!!」

「北部四州,鬼母天尊調走,絕地天尊降臨,此人修為天尊初期,對我通天世界之人態度極為不善,那位被老夫買通的半神,只是一個傳達善意,就被這絕地天尊直接鎮壓,關入大牢!」

「同時,在一個時辰前,這位絕地天尊下令,將北部四洲內,我通天世界所有人,都全部抓獲,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我們安排出去經營各地店鋪的嫡系之人!!」

「他更是放出言辭,要將他們送去邪皇朝,獻給邪皇朝的大皇子,去研究與破解煉靈的秘密!」

「老夫分析,他這明顯是想索要更大的好處,我雲海州可以放棄一些利益,只不過這種事情,還需天尊親自出面才可。」

大天師的神念在白小純耳邊回蕩,其身此刻也正急速趕來,白小純在聽到了這一切后,他猛的抬頭看向北部。

「勒索我?」白小純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修為後,神識散開,鎖定飛來的大天師,立刻問道。

「你確定他是天尊初期?」

「確定無誤,我這裡已經準備了禮單,天尊你……」半空中的大天師,連忙回復,可他話語還沒等說完,白小純那邊就眼睛一瞪。

「給什麼禮單,這絕地天尊好大的架子!」白小純氣勢頓時爆發,身體一晃,直接就出現在了半空,向著北部,轟然而去!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