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167章 重逢

第1167章 重逢

作者:

休息許久,白小純才恢復了大半,想起這第七十八關的難度,白小純也心中有些嘆息。

「能感受到,越來越難了……」

「好在這一次沒遇到那個小器靈,否則的話,怕是就真的要絕了一切希望。」

「以後更要謹慎啊,要和那小器靈鬥智斗勇,絕不能給它機會。」白小純感慨中,沒敢繼續闖下去,而是選擇了回歸。

白小純離去不久,殘扇上器靈蘇醒,在醒來后,當它發現白小純居然闖到了近八十關時,小器靈頓時就抓狂了。

它知道,當初樹葉的那一關,它為了讓白小純失敗,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使得後面的關卡,難度減少。

只是這減少,也只是相對而言,在它的判斷里,就算是再減少了難度,白小純也不至於這麼快就闖到這裏才對。

「不行,我要重新調整一下,該死的,大不了老子把最終極的第一百關抽空了,也要阻止這該死的白小純!!」器靈有些瘋狂,它很擔心,這麼下去,就算是那終極的一百關,也會被白小純用各種自己想不到的辦法去度過,此刻索性抽空第一百關,換來前面關卡的難度恢復!

與此同時,重新回到了邪皇城的大使館后,白小純從密室內睜開眼,低頭一拍儲物袋,取出了一個藍色的丹瓶。

這丹瓶內沒有丹藥,而是藥液,一共九滴,這正是第七十八關的獎勵,每一滴都堪比仙丹,甚至某種程度上有所超越。

正適合天尊中期使用。

望着丹瓶,白小純覺得第七十八關雖艱難,可收穫也是不小,他身為葯道大師,自然看出這藥液的非同尋常,雖然煉製的方法白小純不知曉,可他還是分辨出了一小部分組成藥液的材料,任何一種,對於永恆仙域而言,都近乎失傳,屬於傳說中的仙草。

只有靈龍角這一味天材地寶,是永恆仙域所擁有的,不過價格之高,白小純之前在聖皇城時曾看到過,那價格哪怕老資格的天尊,想要拿下,也都會心痛許久。

「值了!」白小純深吸口氣,將丹瓶放在嘴邊,沒有多吃,而是吸了一滴。

這一滴藥液進入口中,頓時融化,隨之則是一股火焰,轟然間在白小純體內爆發,擴散全身,他的呼吸加快,體內修為在這一刻也都強烈的活躍起來,不斷地加速遊走中,將那一滴藥液內蘊含的養分,吸收到全身每一寸經脈中。

隨着白小純的修鍊,時間慢慢流逝,因推衍出器靈蘇醒,白小純在這段日子放棄了進入殘扇闖關,每天都沉浸在修行中,爭取讓自己的修為,慢慢提高。

實際上那九滴藥液的作用,還要超出白小純的想像,當他將九滴藥液都吸收后,修為竟增進了不少,雖距離天尊後期還有一些距離,也已不再是剛入天尊中期時的樣子了。

這還是白小純沒有服用天尊丹,這天尊丹他已煉靈,準備在最後突破時服用,增加突破的幾率。

這種進步,若是被人知曉,必定駭然,覺得不可思議,畢竟永恆仙域的天尊只有十二個,這裏面除了白小純外,其他等人都是依靠歲月與各種造化,才可讓自身修為提高。

只有白小純這裏,才能做到提高的如此神速,畢竟他所擁有的,可是曾經的一位驚天動地的主宰,所創造出的傳承之寶!

擁有此寶,才使得白小純的修鍊,突飛猛進,幾乎沒有停止的時候,就在白小純想要繼續修鍊時,這一天,有一位故人來訪!

故人,正是……張大胖!

實際上白小純在來到邪皇城后,就曾向麾下之人打聽過張大胖,知道張大胖在邪皇城內,地位很是不同,只是近期外出,還沒有回來。

如今兩個月過去,張大胖在回來后,知曉了白小純的到來,他激動中第一時間就來到了大使館。

當白小純得到消息,急匆匆的從密室走出,到了大殿時,看到的正是一個身體修長的男子的背影!

這個背影,白小純有些陌生,可當此人似有所察,緩緩轉過身,看向白小純時,白小純身體猛地一震,瞬間上前,一把抱住眼前這雖滄桑不少,可從輪廓以及五官去看,卻分明是張大胖的男子!

「大師兄!!」

張大胖一樣激動,身體顫抖,在被白小純抱住后,他也用力的抱住白小純。

「小純!!」

二人情緒都有激動,此刻相互望着,往昔的記憶一幕幕控制不住的浮現在腦海里,從靈溪宗的火灶房,再到逆河宗,乃至星空道極宗,直至最後那艘鬼母的戰舟上,從此二人間隔一個世界。

「小純,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們了……」

「小純,你還記得當初在通天海上,我和你說的,我做了一個夢么……」

「真的如同做夢一樣,我前幾年始終覺得,這一切都是一場夢啊……我生活的世界,居然是一個巨人的身體,我當時不相信……」

「直至我聽說了通天世界的崩潰……」張大胖哭了,他有太多的話想要說,可這些年卻很難去說,對他而言,白小純不僅僅是自己的師弟,更是自己的好兄弟。

聽着張大胖的話語,白小純心底波動,回憶曾經,尤其是火灶房內的一切,再看如今多年後的重逢,他心中也滿是唏噓,更有追憶。

許久,白小純與張大胖坐在一起,二人分別多年,此刻有太多的話要說,而這大使館內,白小純又是地位最高,自然有麾下送來酒水后,開啟了大使館的陣法,使得此地隔絕一切神識波動。

「我沒想到,那一次去鬼舟……居然從此離別……」

「我隨着鬼舟到了這裏后,看着陌生的天地,看着陌生的城池,看着陌生的人們……小純,你不知道啊,我當時是多麼的無助。」張大胖拿起酒壺喝下一大口,苦澀的開口。

白小純沉默,同樣拿起酒壺喝下后,深吸口氣。

「大師兄,你離開的早,沒有看到後面的事情……逆河宗沒了,蠻荒沒了,一切都沒了……我的弟子浩兒也沒了,守陵人沒了,整個世界……都沒了。」白小純說着說着,聲音也都悲涼起來。

「死了很多人……很多人啊……這一切都是因為通天道人!」白小純狠狠握住拳頭,苦澀中,一旁的張大胖也情緒低落。

時間流逝,很快到了深夜,他們說了一夜,說起曾經,說起所有,淚水也流過,唏噓也有過,笑聲一樣也時而傳出,在那哭笑中,在那感慨中,在那回憶里,彷彿回到了曾經的歲月,彷彿回到了火灶房內,那段沒有煩惱,沒有憂愁的時光中……

那個時候的張大胖,意氣風發。

那個時候的白小純,同樣得意昂然,夢想有一天自己可以長生。

而如今,歲月流逝下,他們已經不再是當初的少年郎,他們已經長大了,他們的肩膀上,也都不知不覺里,多了很多的責任與重擔。

「我知道通天世界崩潰后,就開始暗中尋找……可我人微言輕,雖是第一批出現在這永恆仙域,又因煉靈在這邪皇朝內,獲得了一些重用與地位,可還是有心無力……小純,我甚至連離開去找你,都做不到。」

「除非我能飛到聖皇朝,否則的話,一切傳送陣,我都無法使用。」張大胖苦澀開口,可說到這裏時,他的目中忽然露出一抹激動與振奮。

「不過小純,我雖被限制太多,可我還是幫助了很多通天世界之人,尤其是……我找到了靈溪老祖,找到了李青候師叔,找到了很多當初逆河宗的弟子!!」張大胖這句話一說出,白小純身體狂震,猛的抬頭一把抓住張大胖的手臂,甚至身體都控制不住的顫抖,呼吸急促強烈無比。

「你找到了我李叔!!還有靈溪老祖?還有逆河宗我們的同門?他們在哪裏?」白小純生怕自己聽錯了,要知道他這些年在聖皇城,也曾發動全力去尋找,可卻一無所獲,而如今張大胖一開口,對他而言,就好似喜雷轟鳴。

「找到了,可我不敢和他們見面,我怕他們的行蹤暴露,不過我知道他們現在很安全,就在這片仙域上!」張大胖知道白小純的情緒波動的厲害,沒有隱瞞,趕緊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了白小純。

「沒見到么……那也好,只要安全,只要活着……那就好,那就好……」白小純努力平復著呼吸,慢慢鬆開了抓着張大胖的手,眼前浮現出李青候那嚴厲中藏着慈愛的目光,他的眼眶濕潤了。

「李叔……」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