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15章 不!別傳出去

第115章 不!別傳出去

作者:

?萬蛇谷內,如今再沒有一條蛇存在,只有白小純獃獃的站在陣法中,看著空蕩蕩的四周,他的身體猛地一顫時,山谷轟的一聲,無數岩石落下,白小純尖叫,快速衝出,順著出口急速逃遁。

他頭皮發麻,心在哆嗦,他清楚的知道,這一次……闖的禍太大了,一想到整個萬蛇谷的蛇,此刻全部跑了出去,他就覺得心肝發顫。

「完了完了完了……」白小純都快哭了,趕緊跑出了萬蛇谷,剛剛走出,就立刻聽到了來自南岸三山傳出的無數的怒吼,隱隱的似乎還聽到了那些聲音里,有自己的名字。

白小純用力的抓了一下頭髮,他覺得自己非常無辜,委屈的不得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我只是……只是想讓那些蛇可愛一些而已。」白小純哭喪著臉,一路心驚肉跳,若是可以易容,他此刻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改變容貌,生怕被人看到認出。

「怎麼辦,怎麼辦……沒辦法了,只能去師尊的洞府里避一避了,在那裡,應該沒人能找到我……」白小純喃喃的一咬牙,從儲物袋內拿出一件衣服,趕緊套在了頭上,背後翅膀猛地一扇,拼了自己的全部速度,直奔種道山。

此刻三山大亂,嘶吼連天,白小純此刻萬分後悔自己這些年在宗門太有名了,以至於誰都認識自己,他只能低頭蓋著臉,快速前行,一路不但將速度展開到了極致,更是稍微一個風吹草動,他立刻就閃躲。

好在此刻很亂,眾人大都沒有去關注身邊,都在躲避犄角蛇,白小純一路看著眾人的怒吼,嚇的心肝顫抖,趁著亂,他飛奔上了種道山,到了這裡后他才長吁口氣,心有餘悸的回頭看了眼,再次低頭直奔種道山的後山,到了他師尊坐化的石洞。

此地對別人來說是禁地,可對白小純而言,卻是輕車熟路,一溜煙的跑了進去,在他師尊的畫像前,白小純坐了下來,欲哭無淚。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師尊,你知道的,小純是個好人。」白小純可憐兮兮的看著畫像內,仙風道骨,面帶微笑的師尊。

與此同時,南岸三山的所有長老,全部出動,李青候與許媚香,還有青峰山的掌座老者,也都出現,集合眾人之力,這才將那無數的犄角蛇全部抓住收走,使得三山慢慢不再鬧蛇災。

在這些築基修士控制蛇災時,三山的弟子,此刻浩浩蕩蕩數萬人,都發狂的沖入萬蛇谷,眼看萬蛇谷坍塌,找不到白小純的蹤跡,開始整個南岸的搜尋起來。

這是自發的行為,是整個南岸所有弟子此刻統一的行動,好在白小純之前反應的快,也逃的快,否則的話稍微耽擱片刻,一定會被堵住。

「打倒白小純!!」

「還有那隻學舌兔,也要被滅掉!」

「打倒白小純,打倒學舌兔!」

找了數個時辰,幾乎把所有地方都翻遍了,可卻始終沒有找到白小純,一個個弟子眼珠子都紅了,甚至還有不少出了宗門,在外面尋找起來,更有一些暴躁的,全力咆哮。

「白小純,我們一定能找到你!」

「你就算藏到了天涯海角,我們也要找到你!」

「該死的,他到底藏到了什麼地方!」無數人嘶吼,聲音傳遍四方,在種道山內的白小純,也都遙遙的聽到,心裡哆嗦。

「我也委屈啊,都怪那該死的兔子,我我……我也不想這樣啊。」白小純緊張,嘆息不斷,等了好久,聽到外面的嘩然聲稍微弱了一些時,他抬頭看著師尊的畫像,心底敲鼓。

「師尊,您老人家保佑我不讓那些壞人找到……」白小純連忙磕頭,許久之後,他不時緊張的看向洞口,聽到外面的聲音更微弱了,這才慢慢鬆了口氣。

「好在我白小純聰明,躲在師尊的石洞內,那些人怎麼的也不會想到,我會在這裡。」

「可這也不是辦法啊,總要出去的……怎麼辦,怎麼辦……」白小純正頭痛的喃喃時,突然覺得似有目光注視自己,他一愣猛地側頭時,突然看到了在洞口的位置,此刻站著一隻……豎著耳朵望著自己,神出鬼沒的學舌兔。

在看到這兔子的瞬間,白小純猛地睜大了眼,他無法想象,這個兔子居然神出鬼沒到了這種程度,居然連禁地也都能進來,緊接著白小純立刻想起自己方才喃喃的話語,頓時全身汗毛豎起,發出凄厲的慘叫。

「不!別傳出去……」

這兔子看到白小純后,嗖的一聲立刻沒影了,遠遠地,它扯著嗓子的聲音,再次傳出,除了那些話語外,此刻又加上了幾句句。

「師尊,您老人家保佑我不讓那些壞人找到……」

「好在我白小純聰明,躲在師尊的石洞內,那些人怎麼的也不會想到,我會在這裡。」

「可這也不是辦法啊,總要出去的……怎麼辦,怎麼辦……」

「不!別傳出去……」

白小純有種被天雷轟在了身上的感覺,獃獃的看著兔子急速遠去,耳邊聽著兔子扯著嗓子的尖銳聲音,他的腦海嗡鳴起來,整個人都傻了。

「該死的兔子,我要活活剮了你!!」白小純悲憤欲絕,欲哭無淚,凄厲怒吼。

此刻南岸的各山弟子,找了所有地方,都沒有找到白小純的蹤跡,一個個壓著怒意,都在猜測白小純去了哪裡。

「這白小純躲在了什麼地方,我們連山門都查了,沒查出他外出的記錄,這說明他一定還是躲在南岸!」

「香雲山,青峰山,紫鼎山,我們都找遍了,所有區域,所有宅子,所有洞府!!」

「就連雜役處我們都翻了好幾次,這白小純,他莫非鑽到了石縫裡!!」

可就在他們紛紛壓著怒火,但卻找不到白小純時,突然的,兔子扯著嗓子的聲音,隨著一路快速的奔跑,傳遍四方,尤其是最後一句,透著凄慘絕望。

「不,別傳出去……」

每個人在聽到后,都是一愣,隨後猛地抬頭,眼中光芒滔天一樣,尤其是上官天佑以及呂天磊等人,更是紛紛握住拳頭,轟鳴而出,緊接著,所有弟子,全部都仰天大笑。

「好兔子!!」

「這學舌兔雖劣跡斑斑,可總算幹了件好事!」

「也罷,今天就不宰這個學舌兔了,宰白小純去……」

很快的,數萬人沖向種道山,一個個磨拳霍霍,煞氣騰騰,轟鳴而動。

石洞內,白小純對於這學舌兔的恨,已超過了周長老的鳥,此刻身體哆嗦,正要逃走,可卻聽到了山下的嘩然,看到了無數人的身影,他頓時頭皮發麻,趕緊又躲在了石洞內。

「完了,完了完了……」白小純愁眉苦臉的看著師尊的畫像,悲憤起來。

「師尊,您老人家幫幫忙啊,快些降臨魂光,不然的話……我這個為宗門流過血的榮耀弟子,就要被打死……恩?」白小純正絕望時,忽然眼珠一轉,仔細的看了看畫像后,眼中出現明亮的光芒,猛地一拍大腿。

「哈哈,多謝師尊提醒,弟子懂了!」

與此同時,種道山掌門鄭遠東所在的大殿內,此刻南岸三山的掌座以及長老,全部凝聚,一個個都凝重的看向鄭遠東。

他們來這裡已有一個時辰,都在向著鄭遠東開口,表達自己對於白小純的想法。

「還請掌門三思,白……白師弟天資橫溢,放在我們南岸,實在是埋沒了啊。」

「是啊,白師弟雖是掌門的師弟,可大家同門,不用避嫌的,這種天才修士,就應該放在佔據了無數優勢的北岸,才可以發揮白師弟驚人的天賦啊。」

除了三山掌座外,所有長老紛紛說道。

鄭遠東覺得頭很痛,好不容易這兩年他覺得靈溪宗安靜了,可沒想到白小純居然又折騰了事情出來,這一次,萬蛇谷暴動,那一幕幕就算是鄭遠東看到,也都觸目驚心,對於白小純的禍害之力,徹底的服了。

這樣的人物,他心裡想著,還是繼續留在南岸吧,畢竟本就是南岸的弟子,南岸都已經這樣了,繼續禍害下去估計也不會再慘烈到哪裡,還是別扔到北岸,若是讓這白小純把北岸也都禍害了……估計以後來找自己的,就是南北兩岸所有長老與掌座了。

「白師弟雖頑劣,可他是榮耀弟子嘛,咳咳,他還小,還是留在南岸吧,老夫對南岸很有信心。」鄭遠東乾咳一聲,連忙開口。

「還請掌門開恩……」人群內,周長老走了出來,他雙眼赤紅,望著鄭遠東。

「掌門,小純這孩子學習了水澤國度,此功法你也知道,本就應該去北岸才可觀摩百獸,而且此功法萬年來練成的人也都不多,我親自觀察過,白小純已略微入門,只差本命之靈,還是……讓他去北岸吧。」李青候抱拳一拜,感慨的開口。

「是啊,掌門,白小純修行這水澤國度,是天驕之輩,都開竅了,放眼我靈溪宗的歷史,這是多不容易的事啊!」

「掌門你不能耽誤白師弟,這將是宗門萬年的損失啊!」青峰山的掌座老者,也連忙開口,緊接著四周長老,全部勸說。

眼看眾人執意,就算是鄭遠東也都不能一意孤行,遲疑了一下后,他苦笑的看了眼眾人,正要想辦法委婉拒絕時,忽然的,大殿外有弟子駭然的聲音,驀然傳來。

「掌門,出大事了……白師叔他在老祖石洞內……他……他……」

眾人一愣,紛紛神識散開看向石洞所在的地方,當看清之後,全部都神色古怪,鄭遠東有種不妙之感,立刻神識一掃,當看到了師尊的石洞后,他猛地睜大了眼,眼珠子都差點鼓了出來,渾身一抖,怒意騰燃而起。

「這小兔崽子,好,你們說的事,老夫同意了,把他送去北岸!!」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