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傳承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傳承

作者:

這笑容很是滄桑,尤其是魁皇的左眼睛已經成為了窟窿,從痕迹上去看,竟似乎是他自己挖下的,而他原本不應該是這麼蒼老,顯然成為階下囚的這些年,這位大皇子在他的身上,不知施展了多少次研究與殘忍的迫害。

堂堂一代魁皇,曾經在蠻荒時,他雖被大天師架空,可在顏面上,他依舊是魁皇朝的皇尊,依舊是被無數子民膜拜!

只是如今……如此凄涼,如此悲慘,白小純身體顫抖著,張了張口卻噎在那裏,他的腦海浮現出的,是當年在蠻荒時魁皇的樣子,和今天,此刻,眼前所看……彷彿兩個人。

白小純氣息紊亂,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再見魁皇,居然是在這裏!

注意到了白小純的神識波動后,大皇子目光閃爍,內心很是得意,他想方設法的去針對白小純,目的就是要讓白小純犯錯,畢竟大使這個身份,過於敏感,可一旦白小純自己犯錯了,那麼則一切好說。

而他要的,實際上正是白小純的身體,可以說對於白小純的血脈,這位大皇子垂涎已久,他有一定的把握,只要掌握了白小純的身軀,他就可以破解魁宰血脈的秘密,不但可以獲得煉靈的天賦,更是能將魁宰留下的功法修鍊成功!

白小純的不死長生功,如今在永恆仙域已經不是什麼秘密,尤其是他的逆天般的恢復,更是讓很多人都動容,甚至大皇子手裏,就有不死長生功的修鍊法門。

只是他無法修鍊,只有具備通天世界血脈之人,才有可能將這不死長生功修鍊成功,這是最基礎的條件。

這一切,都使得大皇子對於得到白小純的身軀,很是熱切!

此刻眼看自己的準備奏效,大皇子深吸口氣,大笑起來。

「白大使,小王對煉靈很感興趣,你也知道,我這個人追求完美,身體內外,已經差不多都換了一遍。」

「甚至我也不瞞你,我的體內,也已經有了一絲你們通天世界的血脈,也摸索出了煉靈之法,可這些血脈之力還不夠啊,遠遠不夠……」

「而現在,我已徵得了父皇的同意,準備將這個魁皇生生煉化,將其整個身軀的血肉,煉製成我的一條手臂!」

「這條手臂,將完美的具備了通天世界血脈,而我也因此,能深程度的掌握……魁宰血脈的秘密!」大皇子話語回蕩,

整個人目中帶着一抹癲狂,他的話語,他的身體,彷彿已經瘋了一樣。

可偏偏這四周眾人,竟絕大多數,都覺得這一切正常,甚至一些半神,目中都露出了羨慕。

說到這裏,大皇子猛的抬起左手,竟瞬間將自身的右手斬下,不顧鮮血噴灑,他一把抓住魁皇,直接就按在了自己的傷口上!

瞬間,竟有大量的肉芽,詭異的蠕動,噁心至極的順着魁皇的身體,直接就鑽了進去,魁皇身體劇烈的顫抖,可他的眼睛,依舊在看着白小純,他的臉上,哪怕神色扭曲,也都依舊在笑,更有聲音,從其口中在這一刻,傳遍四周。

「朕的左眼,藏着魁宰血脈的秘密,沒有人可以拿走!」

「在註定要被羞辱的第一天,在他們還不知道魁皇血脈的隱秘時,朕就將左眼挖下,魁宰血脈的秘密,是我通天世界的根基,是我通天世界的一切,他們……誰也拿不走!」魁皇笑了,在這笑聲中,他似將身體內最後的力氣爆發出來,當着邪皇及滿朝文武的面,在這皇宮內,說出了這麼一番話。

這些話,他顯然不是對其他人去說,而是對白小純開口!

因為他知道,白小純的血脈,從某種意義上,或許不如自己正統,可在濃度上,卻已超越了自己!

他更是明白,他是通天世界的皇尊,哪怕只是末代的皇尊,也要肩負起自身的責任,這個責任,他如今已經無法承擔了,可他不能讓魁皇血脈的秘密,從自己手中丟失!

而白小純……就是他的選擇!

「從我挖下自己左眼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再是魁皇,如今死在這裏的,也不是魁皇,只是一個通天世界,普普通通的半神!」魁皇仰天大笑,哪怕身體顫抖,哪怕身軀已經被大皇子的肉芽徹底鑽入,在那蠕動中,他的身體明顯的枯萎,整個人彷彿化作了一個正在融化的蠟像,詭異至極!

可他的聲音,依舊激越,哪怕虛弱,也依然在這皇宮內回蕩八方。

「我,不再是魁皇,真正的魁皇……在當初通天世界崩潰的那一刻,已經出現了!」魁皇的笑聲越發虛弱,但他的右眼,卻明亮無比,始終都看着一個方向,始終都看着一個人!

那個方向,是白小純所在的地方,那個人……就是白小純!

他的話語沒有說完,可不管是白小純,還是這皇宮內的眾人,全部都明白,魁皇口中所說的新的皇者……是白小純!

與其說,這一次是大皇子煉化魁皇,不如說……這是新舊魁皇的一次在邪皇朝的見證下的交替與傳承!!

魁皇,傳承!!

隨着話語的回蕩,老魁皇的身體,越發的不成樣子,他的右眼也慢慢閉上,可他的嘴角,在這痛苦中,還是露出了一抹,似乎放下了一切負擔的輕鬆之色。

白小純強抑著身體的顫抖,眼睛有些模糊,向著老魁皇,抱拳深深拜下!!

這一拜,拜的是上一代魁皇!

這一拜,拜的是一位英雄!!

英雄遲暮……或許以往的他,不是英雄,可現在,他就是一個英雄!

此事就算是大皇子,也都沒有想到,此刻眼看事情居然到了這種程度,他頓時惱羞成怒,低吼一聲加快的吸收,頓時老魁皇的身體剎那間就直接成為了一團血肉,在那詭異的蠕動下,其整個身軀,竟溶解又凝聚在一起,化作了一條……手臂!!

這手臂被無數肉芽拉扯,直接就融到了大皇子的傷口處,瞬間就融在了一起!!

一股通天世界血脈的力量,剎那就從這隻右手上散發出來,大皇子站在那裏,感受了半晌后,猛的握住拳頭,大笑起來。

「白大使,你看我這條手臂如何?我感受到了濃濃的煉靈氣息!」大皇子眯起雙眼,看向白小純。

此刻的白小純,依舊低頭拜在那裏,他的目中已經赤紅一片直欲滴血,一波波衝動化作熱血,在他的腦海里幾乎要爆開。

他無法去回答大皇子的問題,因為這一刻的他,內心的殺機之強,已經滔天,一旦爆發,甚至殺機怒火都能燃燒整個蒼穹。

他猛的抬頭,赤紅的眼睛看了大皇子一眼后,又看向邪皇。

「邪皇陛下,白某既是通天世界之人,也是聖皇朝大使,不算身份,也是永恆仙域十二天尊之一,此番宴席,一個半神皇子,對白某如此羞辱,有些過了,若有下次,白某言辭在先,休怪我……殺人!」白小純說完,轉身就走。

大皇子的內心也突然狂跳,實在是方才白小純的眼神,比最早時還要強烈,甚至都在他的心底,好似留下了烙印一般。

可還沒等大皇子說些什麼,白小純閉上了眼,驀然轉身,向著皇宮外,直接走去!

直至白小純走出皇宮大殿,大皇子那裏才從之前的心驚中恢復了一些,心底惱羞無比,正琢磨接下來要如何時,邪皇那邊微微搖頭,目中深處有外人看不到的一抹譏諷,這譏諷既是對白小純,也是對那大皇子。

他沒說話,只是起身一晃,離開了皇宮,眼看邪皇走了,廣目等人也都紛紛起身,心底也都知道,這一次白小純算是躲過了一劫!

到了最後,整個皇宮大殿內,就只剩下了大皇子一個人,他的面色慢慢扭曲,他的目中露出一抹瘋狂。

「白小純,你是我的,我一定要得到你的身體!!」大皇子低吼中,狠狠一甩手臂,憤怒離去。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