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19章 春天,我埋下了育獸種

第119章 春天,我埋下了育獸種

作者:

?「我白小純來北岸是學習的,以後要低調!」白小純沉吟片刻,打定主意后,看了眼手中的玉簡,靈力融入,立刻腦海里就出現了近千的光點,顯示出此地每一尊凶獸所在的位置。

「飼養這些凶獸……」白小純眼睛一亮,無論是靈獸五篇的內容,還是天驕戰時北岸弟子的與獸同戰的奇妙,都讓他對北岸的凶獸,有很大的興趣。

此刻眼看天色距離黃昏還早,白小純連忙出了閣樓,在這片叢林內轉悠起來,此刻春季,植被盎然,春風襲來,鳥語花香,按照玉簡的指引,白小純找到了一尊又一尊凶獸。

「天聰獸!!」

「水卷龍?!它的內臟,是煉製四階靈藥的引子!」

「這是……雲霧貂?速度好快,它的毛髮,可以製作防護法器。」白小純越看越是振奮,甚至眉飛色舞,腦海里靈獸五篇的內容,在這一刻好似活了,一一印證之後,理論與實踐的結合,白小純對於靈獸五篇的掌握,也在快速的提高。

隨着他不斷的觀察,他看到了足有兩丈多高的猴子,還有可以與四周環境融在一起的巨熊,還有長著翅膀的猛虎,甚至白小純還看到了一隻足有十丈大小的穿山甲,速度極快的在他的不遠處呼嘯而過。

這些凶獸,都保持着凶性,對於出現在叢林內的白小純,在最開始的時候,都露出攻擊之意,可很快的就發現了白小純手中玉簡的氣息,一個個懶散下來,不再注意。

白小純神色振奮,看着這些凶獸,尤其是察覺手持玉簡的自己,不會引起這些凶獸的厭惡后,想要去靠近,可剛一臨近,那些凶獸立刻就煩躁起來。

白小純若有所思,不再強行靠近,而是在黃昏時回到了閣樓。

第二天清晨,他早早起來,按照玉簡上的標註,飛奔叢林內,繼續觀察,慢慢的時間流逝,很快白小純在北岸,已住了半個月。

這半個月來,他從來沒有出百獸院,任由外面的弟子如何想要找他的麻煩,也都沒有由頭。

而白小純這半個月,過得極為充實,他每天都很是振奮,隨着腦海里的靈獸五篇一一印證之後,他已然發現自己之前煉藥的狹隘之處。

「我之前煉藥,只注重草木,忽略了靈獸材料,實際上彼此結合后,將會爆發出更多的變化,相生相剋,也會更好。」白小純興奮,身體一晃,在這叢林內正要加速時,忽然腳步一頓,看到了一頭飛虎趴在那裏喘著粗氣,一條腿血肉模糊,似在獵食時受傷。

白小純迅速靠近,那飛虎猛地抬頭,低吼時被白小純一把按在了身上,任由這飛虎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此刻白小純那驚人的肉身之力。

「別動,我來幫你包紮一下傷口。」白小純看着在手掌下掙扎的飛虎,開口時快速的幫它處理傷口,又灑了一些藥粉,這才鬆開了手。

飛虎急速飛起,在半空向著白小純一頓咆哮后,似乎愣了一下,看了眼自己受傷的腿,又看了看白小純,這才轉身飛遠。

白小純也沒介意,向著其他地方飛去。

直至結束了一天的觀摩,回到了閣樓后,看着外面的天色漸晚,白小純從儲物袋內取出了一個木盒。

打開后,木盒內露出一個拳頭大小的種子,其內有強烈的生機瀰漫,彷彿心臟一樣,甚至隱約間,能看到微微跳動。

「育獸種!」白小純目中露出明亮的光芒,此物是他當年落陳家族叛變時,從一個落陳族人的儲物袋內獲得,知曉是一個如今修真界內近乎失傳之物。

這些年,他也搜尋了一些資料,知曉靈獸五篇上說的沒錯,此種的確可以在吸收了凶獸的精華后,可以自行的孕育血脈傳承之獸。

之前在南岸,白小純就想要擁有一個自己的戰獸,可沒有條件去進行,如今到了北岸,一切條件都足夠了。

「這麼一個育獸種,可以孕育一尊幼獸出來,若是尋常的凶獸,不符合我榮耀弟子,掌門師弟的身份,我要將這育獸種好好種下,等其開花后,採集所有強悍凶獸的精華,以此種,孕育出一尊……集合萬獸優點,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最強戰獸!」白小純目中露出強烈的光芒,意氣風發,深吸口氣后,拿着木盒來到了閣樓後面。

這裏有一片區域,在閣樓的陣法範圍之內,這半個月被白小純開闢出來,成為了自己種植靈藥的地方。

他小心翼翼的將這育獸種種了下來,對此物他報以很大的期望,於是索性將這片地的所有靈土,全部煉靈了三次,這才放心。

「按照靈獸五篇的記錄,這育獸種的生長時間不會太久……」白小純更為期待,在這裏觀察了好久,直至夜色降臨,這才離去,可很快又跑了回來,確定了這裏的確是在陣法範圍之內,才放下心來,回到了閣樓。

這一夜,他都沒怎麼休息,經常跑出來到種植育獸種的地方觀察。

直至又過去了半個月,他才慢慢壓下心中的期待,開始沉浸在叢林內的近千凶獸身上,每天除了修行以及研究門規外,絕大多數都是於叢林內觀察各個凶獸。

偶爾的,百獸院也有會北岸弟子到來,在閣樓前的石碑下,自行付出一定的貢獻點后,在這裏或是觀摩百獸,或是嘗試去與凶獸簽訂契約,將其化作自己的戰獸。

不過後院的區域,被白小純重點保護,甚至還去調整了陣法的側重點,使得完全無礙,也就不擔心被人破壞。

時間流逝,這樣平靜的日子,很快過去了半年。

半年來,白小純沒有一次外出,整日在這叢林內,與凶獸為伴,被他療傷的凶獸已有不少,甚至白小純還創造了一種簡單的丹藥,此葯吞下后,可讓凶獸的氣血運轉加快。

於是在這丹藥與白小純的悉心照顧下,他在這叢林里,幾乎與所有的凶獸,都關係處的很好,那些凶獸也漸漸接受了白小純,可以讓他靠近身體,去細緻的觀察,甚至還有一些,除了沒有契約外,已與戰獸沒什麼區別,聽從白小純的話語。

這一天,在白小純於叢林內溜達時,百獸院來了三個北岸弟子,於閣樓外的石碑處,自行購買了在這裏停留三天的資格后,踏入叢林。

其中一人正是半年前此地的執事,與白小純交接的內門弟子孫文。

他的身後跟着兩個外門弟子,一男一女,男子個矮,臉上還有稚氣,至於那女子,雖也年紀不大,可卻身材苗條,相貌俏麗,目中帶着好奇與振奮,看向四周。

「謝謝孫師兄,這一次有孫師兄在,我們獲得戰獸的把握,就更多了。」女子興奮的開口,看向孫文時,目中已有崇拜。

「那是,孫師兄可是內門弟子,尤其是在這百獸院內執事數年,對於這裏的所有凶獸都了如指掌,甚至這裏的凶獸都記得孫師兄。」個矮的外門少年,一樣興奮的說道。

「倒也沒那麼誇張,不過孫某在這裏,還是可以號令不少凶獸的,一會你們看中哪一個就告訴我,我去安撫,可讓你們省力不少。

不過記住,這裏有十尊戰獸脾氣暴躁,比如天火熊,夜行猿,赤飛虎,尤其還有一尊兇殘到了極致的鐵甲山獸,甚至有時候來者哪怕擁有資格庇護,也要小心翼翼,切記不能招惹。」孫文有些得意,目光落在那女子弟子身上,快速上下打量一番,心頭微熱,暗中也有感慨。

這百獸院的油水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利用職位,可幫人快速找到特定的凶獸,還可以憑着玉簡的威壓,讓人在與凶獸簽訂契約時,容易很多。

若有可能,他也不願離開這裏,但宗門的命令,讓他不得不交接給白小純,心底早有不滿,此刻帶着身後二人,走在叢林內,漸漸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凶獸,很多在看到孫文後,在孫文的召喚下,都到了近前,顯然還認得孫文。

「這隻獼鹿如何?」

「這是飛雲鼠,是此地可列前六百的戰獸了,要不要?」

「你們運氣不錯,這是烈牙馬,足可排在前三百了,我當年第一次看到它時,它還沒這麼大。」

「咦,竟是飛火蝶,哈哈,此蝶可入前三百了,具有迷幻之法,要不要?」一路上,孫文身後的兩個外門弟子,看向孫文時已是狂熱崇敬了,此地很多凶獸,在看到孫文後,都停頓下來,彷彿順從的可以簽訂契約的樣子。

那位外門男弟子興高采烈的選擇了烈牙馬,至於那女子,遲疑後放棄了飛火蝶,而是帶着期待的目光看向孫文,顯然是想要更好的。

「孫師兄,有沒有排名在前二百的?」女子目中露出崇敬。

「不要好高騖遠,前二百的戰獸,任何一尊都極難馴服,就算是我在這裏執掌了數年,也都沒有把握號令它們,至於那新來的執事,估計連我三成的本事都沒有,放眼整個宗門,凝氣弟子,無人可以,而你們更不可輕易馭獸,此地存在危險,你們……」孫文嚴肅道,正要繼續開口,忽然的那外門女弟子睜大了眼,激動的指著前方山岩。

「孫師兄你快看,那裏有一隻飛虎!!」女子興奮,有孫文在身邊,她覺得在這裏沒有什麼不可能,此刻驚喜中下意識的就掐訣,立刻一道北岸特有的馭獸之力,直奔飛虎而去。

孫文猛地轉身,一眼就看到了遠處的山岩,一隻長著翅膀的飛虎,正趴在那裏,冷眼看着三人,目中的光,似帶着冰寒無情。

「赤飛虎!!該死,這裏不是它出沒的地方啊,這是此地十大戰獸之一!」孫文立刻睜大了眼,尤其是察覺身邊女弟子竟敢去嘗試馭此獸,他立刻心神一顫,拉着二人急速後退,他這一路看似威風,可實際上帶着二人所去的地方,都是本身就很溫順的戰獸所在的區域,畢竟宗門為了保持此地凶獸的凶性,只是散養,故而對於外門弟子而言,存在危險,所以但凡是外門弟子進來,都會有內門跟隨。

可就在這時,那飛虎猛地低吼,站起了身,隨着吼聲傳出,聲音震天,落在它身上馭獸之力立刻崩潰,它目中發紅,驀然飛出,直奔三人而去。

「不好!!」孫文駭然,這飛虎此刻掀起狂風,氣勢竟堪比凝氣九層,那兩個外門弟子已徹底呆了,駭然顫抖,孫文咬牙,正要取出玉簡求救。

可就在這時,一聲詫異,從遠處傳來。

「咦,小飛,怎麼又頑皮了,趴下!」

呼喚推薦票呀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