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215章 委屈的神運算元

第1215章 委屈的神運算元

作者:

當初的周紫陌,用了一粒發情丹,哪怕是宋君婉,也依舊是一粒,可如今侯小妹這裡,是將兩粒發情丹捏碎,尤其是捏碎的地點又偏偏是一處密室……

結果可想而知了……這霧氣濃郁無比,又無法自然消散,只能不斷地被白小純與侯小妹吸收,於是整整持續了數日……當這霧氣消散,密室大門打開,侯小妹走出時,她雖看起來很是虛弱,可臉蛋卻是紅撲撲的,尤其是雙眼極為明亮,回頭看了看后,侯小妹摸了摸肚子,樂呵呵的快速離去。

直至她走了許久,白小純才顫抖的從這密室內,走了出來,站在那裡,他一臉悲涼,抬頭看著蒼穹。

「我堂堂魁皇,永恆仙域三大強者之一……」白小純長嘆一聲,他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失敗了,居然每一次都是被人用發情丹推倒。

「這個世界如果沒有發情丹……」白小純悲憤中,剛想到這裡,忽然覺得不妥當,如果真的沒了發情丹,他琢磨著自己現在估計還是一個人……畢竟自己太過純潔。

「罷了罷了,有就有吧。」白小純搖頭,嘆了口氣,對於侯小妹的心思,他多少也能猜到,畢竟她與自己是第一個認識的,可如今宋君婉與周紫陌都有了自己的骨肉,可侯小妹這裡卻依舊如往昔,難免會採取一些極端的手段與方式。

「唉,她們都為了懷上我的骨肉而爭奪,這不是她們的錯,這是我的錯,都怪我。」白小純搖著頭,在外面溜達了一圈后,重新回到了密室內。

如今魁皇朝一切穩定,大天師等人分擔了國務,使得魁皇朝有序的發展,煉靈更是成為了最大的特色,與邪皇朝與聖皇朝,也因之前的約定,從而展開了密切的合作。

同時,公孫婉兒的道種,也早就被邪皇派人送來,實在是不送不行,三大皇者的約定,在邪皇看來,對其很是有利,他不想給白小純以及聖皇絲毫找麻煩的機會。

而隨著一切平靜下來,周紫陌與宋君婉的臨產之日,也越發的臨近,此事的重要程度也被提高到了超越一切的地步,幾乎所有人都在關注,甚至邪皇與聖皇,也是如此。

實在是白小純在太多人看來,其運氣先不說,僅僅是資質這裡,就有驚人之處,尤其是他的不死長生功,這種來自魁皇的血脈神通之法,一旦在其子嗣中傳承下來,就足以讓人忌憚無比。

最重要的,還有煉靈之法!

這所有的一切,都與血脈有關,就使得白小純這即將誕生的兩個孩子,此刻還沒出生,就已經被永恆仙域無數人凝望。

這種關乎自己骨肉的大事,白小純也很是緊張,之後的這段日子,他幾乎不離開皇宮,就算是打坐之地,也換到了距離宋君婉與周紫陌很近之處。

哪怕他心中判斷,如今的永恆仙域,不會有人敢來加害,但以防萬一,白小純還是時刻警惕。

不過白小純的血脈,在子嗣的孕期上,時間實在太長了,即便是如今明明感覺臨產,可距離真正的產期,還是有些日子。

在過去了半個月後,孩子還沒等出生,許寶財與神運算元,卻到來了。

這二人的出現,很是特殊……因為神運算元是被許寶財綁著來的,一直到了魁皇朝的仙域內,許寶財這才露出身份,於是很快的,就有人從魁皇城中飛出,將他們二人接到了城內。

剛一進城,在拜見了靈溪老祖等人後,許寶財就立刻高呼,要去拜見白小純,至於被他綁著的神運算元,從始至終都是哭喪著臉,看見誰也都不說話,只是在那裡不斷地嘆氣發獃。

這一幕很詭異,靈溪老祖也遲疑起來,很快的,在此事被層層稟告到了白小純那裡后,白小純也很是詫異,立刻在偏殿內,召見了許寶財與神運算元。

等到白小純親眼看到,神運算元被繩索綁著,一臉發愁的走在前面,時不時還被許寶財在背後踢幾腳后,白小純眨了眨眼,覺得這畫面有些奇異。

「拜見魁皇!」許寶財一看到白小純,就立刻一把推開神運算元,臉上帶著激動,更有振奮以及狂熱,噗通一聲就跪了下來,口中高呼。

他的確很興奮,實際上之前在聖皇朝中,他聽說了白小純成為魁皇后,許寶財整個人就激動了,尤其是想到自己與白小純的關係,他就覺得自己發達了,於是立刻趕來,此刻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忠誠,許寶財跪拜后,趕緊開口。

「陛下,寶財這次沒有空手來,我抓了一個大叛徒!」

「這個叛徒,就是神運算元!」許寶財的聲音在這偏殿內回蕩,白小純獃獃的看著許寶財,又看了看神運算元,覺得二人之間,問題不小啊。

「我不是叛徒!」神運算元立刻抬頭,也喊了起來。

「白……陛下,我沒有背叛你們,我……」神運算元呼吸急促,正要解釋,一旁的許寶財眼睛一瞪。

「閉嘴,神運算元,我許寶財是專門弄情報的,你休想糊弄我!」

「陛下啊,這神運算元極為可惡,背叛了我們,而他最讓人髮指的,是他居然還要賄賂我!」

「陛下,你不知道啊,我為了抓神運算元這個叛徒,忍辱負重,虛與委蛇,哪怕神運算元給我安排了一百多個女修,來腐蝕我的心靈,來動搖我的道心,可我對陛下的忠心,從來沒有改變絲毫!」許寶財這番話說的蕩氣迴腸,一旁的神運算元兀自怒視許寶財。

「我給你送那些女修沒錯,可哪一次你不是樂呵呵的接收了,之所以一百多個,那還不是你後來找我要的!」

「那是我許寶財道心堅定,為了完成任務,為了抓住你這個大叛徒,於是我只能委屈自己,只能不甘願的,勉強的接收你的賄賂,我這一切,都是為了抓住你!」許寶財立刻還口,一樣瞪著神運算元。

二人就在這偏殿內,不斷地爭吵起來,一個指責對方是叛徒,另一個不承認的同時,又說對方無恥。

「陛下,你不用可憐這神運算元,我當初去找他,勸他和我一起來魁皇城,可他仗著自己有個半神道侶,居然不願意,於是我就忍辱負重,獲得了他的信任后,給他下了毒,這才偷偷綁了出來!」許寶財來氣道。

「我不是不想來……可我家大業大,一時半會有些捨不得,我沒說自己不想來啊。」神運算元長嘆一聲辯解道。

「你休要欺騙陛下,神運算元你這個叛徒,你在外面隨意播種,使得我通天血脈大範圍的擴散,煉靈的秘密,我估計都要保不住了!」許寶財怒道。

白小純在旁聽著,剛開始還覺得挺有趣,可漸漸地,眼看二人爭吵的似都要打起來,尤其是神運算元明顯虛弱,許寶財那裡甚至還上前踹了幾腳,他趕緊抬手阻止。

他算是聽懂了,這明顯是神運算元降臨永恆仙域后,日子過的舒服,不像其他人那樣艱難,所以此刻魁皇朝的建立,對他來說,很是糾結。

「神運算元,大家畢竟兄弟一場,你和我說句實話,你想過回來嗎?如果你不想,我現在就讓人送你回去,我們都是通天世界之人,你只要自己覺得開心快活,不做出背叛我們的事情,我們還是朋友!」白小純深吸口氣,上前將神運算元身上的繩索解開,又在他身上一拍,驅散了毒素帶來的虛弱。

神運算元身體顫抖,站在那裡沉默半晌后,他深吸口氣。

「回來,我要回來,可我不能自己一個人,我想……把家人都帶來!」

「沒問題,有多少就帶來多少!」白小純哈哈一笑,上前一把抱住神運算元,隨後又抱了抱許寶財。

神運算元欲言又止,許寶財也遲疑了一下,可眼看白小純這麼高興,最終忍住沒說。

於是很快的,神運算元就離開了,按照白小純給予的旨意,他會將自己所有的家產以及妻妾,都帶來魁皇城。

「希望到時候,不會把他給嚇到……」神運算元回頭看了看魁皇城,神色古怪。

——

身體不大舒服,頭暈暈的,思路有些不清晰,下午我盡量調整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