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290章 值得嗎

第1290章 值得嗎

作者:

這世間的確存在了氣運,就如同當初仙界最後一絲氣運,被白小純吸走,成就了他的太古境界一樣,這一刻,對於通天道人而言,他的身上,似所有的氣運都已崩塌消散!

隨着宋缺的蘇醒,隨着其掐訣間,在那道河內的道源山轟然震動,此山浩瀚無邊,爆發出了驚天動地之力,直奔通天道人而去。

此刻的通天道人,他眼看着就要衝出道河,可在這一瞬,宋缺的蘇醒不但操控了道源山,更是讓這道河也直接就有了靈動,好似蘇醒一般。

在這靈動之意的出現下,道河的水流直接就逆轉,全面抵抗的同時,其範圍更是驟然收縮,好似無窮無盡,一層層將通天道人,不斷地包圍在內。

更有道源山,此刻轟鳴中膨脹起來,眨眼間就擴大無數,好似一座驚天動地的巨峰,散發本源之力,直接就鎮壓下來。

「該死啊!!」在這威壓下,雖然他四周形成的逆凡主宰的面孔,可以承受,但通天道人自身的身體,之前就已經油盡燈枯,此刻更是七竅流血,整個人已經絕望,目中血絲無數。

可任憑他如何掙扎與抵抗,也都毫無作用,那龐大的道源山峰,在震耳欲聾的轟鳴下,不斷地降臨鎮壓,道河內的通天道人,發出凄厲的嘶吼,他不甘心,他還有太多事情沒有去做,他還沒有成為主宰,他甚至還有更深遠的目的沒有達成,他不能,也不願死在這裏。

而最讓他無法接受的,是……如果這一刻對他出手的是白小純,那麼他還可以接受,但對他出手的,竟是他之前根本就沒在意之輩,這對他而言,恥辱的感覺與死亡一樣。

慘笑中,通天道人猛的低頭,此刻他身上的火焰已經焚燒的極為爆烈,甚至將他的容顏也都覆蓋,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好似一團火海。

「白小純!」他低下的頭,此刻目中爆出精芒,好似能穿梭道河,遙遙的看到在那下方的永恆仙域大地上,在那魁皇城內,在那皇宮中的密室!

似乎,他能隱隱的看到在那密室里的白小純!

隨着聲音的傳出,通天道人猛的伸開雙臂,這一瞬,竟與更為驚人的火焰,從他的體內,恣意爆發!!

之前的時候,他雖燃燒自身,可還是有一些保留,只是燃燒血肉,燃燒生機,可卻沒有燃燒自己的魂,沒有燃燒自己從逆凡那裏得來的道!

可現在,他已經不在乎了,此刻徹底的燃燒靈魂,燃燒道,隨着火海的爆發,他身上的氣息驚天而起,在那雙臂揮舞間,他的口中傳出了強忍着焚燒痛苦的嘶吼。

「寂滅之體!!」隨着通天道人的咆哮,他的雙手抬起中,有一道道火光,從其體內不斷地擴散開來,他四周幻化出的其神通形成的逆凡面孔,散發璀璨之芒,更是在那巨大的面孔下,那些飄散出的火焰,竟彼此凝聚在一起,溝壑出一具巨人的身軀!

那身軀,正是逆凡主宰,虛幻的身軀!

這一刻的通天道人,徹底的焚燒下,他所展現的神通,是形成一具逆凡主宰的身影,這……是他所獲得的寂滅道中的殺手鐧!!

只不過施展這殺手鐧的代價實在太大,可其威力同樣驚人,在出現的一瞬,也正是道源山徹底轟來的時刻,隨着巨響的傳出,星空都在搖晃一樣,震耳欲聾的聲音似乎讓整個天地,整個世界都在顫抖。

「給我滾開!」通天道人大吼一聲,其神通化作的逆凡身影,隨着雙手的揮舞,在那巨響下,道源山竟無法鎮壓,甚至在那反震中,出現了一道道裂縫,更是轟的一聲直接就崩潰爆開!

在道源山爆開的一瞬,通天道人神通形成的逆凡身影,直接就卷著通天道人的身體,直接就向著四周將其包圍的道河,一拳轟去!

一股無法形容的波動,猛烈的擴散爆發中,那具備了靈動的道河,也猛的顫抖,轟的一下,直接就化作無數的水珠,向著四周的星空虛無,崩潰擴散!!

天地震動,眾生駭然中,通天道人憑着其神通幻化出的逆凡身軀,直接就走出了之前的殺局,他沒有停頓,操控逆凡虛幻身影,直奔逆凡主宰的本體而去!

他終究,還是想要活命的,即便是此刻燃燒靈魂與道,就算是能恢復,在時間上也需很久,可他還是想要活下去!

就在通天道人這裏崩潰了道源山與道河的同時,扇子內的小器靈,好似元氣大傷,慘叫起來,宋缺那裏則是鮮血狂噴,目中的神采也都一下子黯淡,可他的身上竟一樣有瘋狂的波動,滔天而起。

在這波動傳出的一瞬,那隨着道河崩潰捲動的主宰手臂,突然之間,散發出刺目之光,好似太陽一般猛的就爆發出來。

這爆發來的突然,其威力之大更是驚天動地,那畢竟是主宰手臂,此刻隨着爆發,狂暴之力橫掃四周星空,使得這裏的星空肉眼看去,都形成了凹陷,而其所有的爆發之力,此刻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通天道人!

隨着轟擊,通天道人身體外術法形成的逆凡身影,也都被影響的搖晃了一下,其龐大身軀的搖晃,對於在其內部的通天道人而言,就是風暴一般的肆虐。

形成的崩潰之力,也使得通天道人身體狂震,生命好似搖搖欲墜,可這一切沒有結束,在不惜主宰手臂自爆阻擋與重創通天道人後,宋缺的目中,血絲瀰漫,露出一抹決然,他的身上,立刻就有波動爆發。

這波動,一樣是自身的燃燒!!

「通天老匹夫,宋某還沒死!」宋缺低吼,在全身火焰瀰漫下,他猛的站了起來,用他的生命,用他的道源,用他的一切,此刻掐訣間,他的身體外竟在這一瞬,同樣出現了一具虛幻的巨人身影!

這身影穿着道袍,相貌俊朗,目有星光,若白小純在這裏的話,一眼就能認出,此刻在宋缺身上出現的身影,居然是……道塵!!

他的右手抬起虛空一抓,頓時四周崩潰的那些道河水滴,剎那歸來,凝聚其身軀后,遮蓋了這巨大身體內的宋缺身影,似化作了血肉,使得宋缺神通形成的道塵,好似重生,栩栩如真!!

其左手再次虛空一抓,立刻那崩潰的道源山,也瞬間重新凝聚,驟然歸來,漂浮在他的左側,與此同時,寶扇內的小器靈目中激動,自行操控寶扇,出現在了道塵身影的右側。

這一切說來緩慢,可實際上都是電光火石間發生,在通天道人慾回歸逆凡主宰本體的同時,宋缺這裏,就已經完成了燃燒自身下的終極神通。

此刻隨着宋缺的咆哮,他操控身體外的道塵身影,好似真正的道塵一般,直奔蒼穹,直奔……被逆凡虛幻身影覆蓋的通天道人。

「死!!」宋缺目中瘋狂,恨通天道人的,不僅僅是白小純,他宋缺一樣是通天世界之人,一樣對這通天道人,恨之入骨,此刻隨着他的咆哮,他身體外的道塵身影,右手抬起,猛的握拳后,向著通天道人,一拳轟出。

這一拳,打出了他的全部,打出了宋缺的一切,使得其身體外的道塵身影,好似流星一般,璀璨中,卷著四周的風暴,掀起滔天之勢,直奔通天道人,星空震動,八方轟鳴。

通天道人面色大變,若沒有主宰手臂的崩潰凹陷,他還有機會回去,可如今他明白,自己來不及回歸了,危機關頭,通天道人厲笑一聲,猛的轉身時,他的雙手抬起掐訣,操控神通幻化的逆凡身軀,口中低吼,雙手抬起,向前猛的一按,立刻在他的雙手內,出現了一團黑色的漩渦,向著來臨的道塵身影,直接就碰撞在了一起。

交戰至今,最為強烈的轟鳴之聲,在這一瞬,回蕩八方星空,彷彿虛無要碎滅,彷彿星空要崩潰,甚至就連永恆仙域,也都無數山峰坍塌,永恆海蔓延大地,更有一道道裂縫,在這震動中被直接震出!

遠遠看去,似這一片星空,都形成了黑洞,無比狂暴之力,在宋缺與通天道人之間,在道塵身影與逆凡身影之間,驚天而起。

轟轟之聲不斷地回蕩下,通天道人身體外,其神通形成的逆凡身影,終於支撐不住,化作無數黑色的火焰,擴散四方的同時,宋缺身體外的道塵身影,也崩潰擴散。

宋缺鮮血狂噴,身體倒卷,他已經是付出了全部,此刻好似風中之火,似稍微一下,就可隕落,好在聖皇在一旁,哪怕也身受重傷,可還是用全力去接應宋缺,將其保護起來,倒退而去。

至於通天道人那裏,隨着其神通幻化出的逆凡身影的消散,他的身體也出現在了星空中,此刻披頭散髮,面色蒼白,身上的火焰看似散去,可去早已深入其骨髓中,在他的體內不可逆轉的將其最後一絲生命,燃燒殆盡。

在這一刻,他反倒平靜了,他的目中沒有宋缺,沒有聖皇,甚至也沒有永恆仙域的眾生,更沒有白小純,有的……只是他目中所看,永恆仙域上的某一處方向。

「爹爹,這一切,值得么……」

「我是你的女兒啊!!」

「求求你,求求你,爹爹……」他的耳邊,此刻回蕩起當年杜凌菲的聲音,他的眼前,似也有了當初在通天島上,自己強行按著女兒與白小純,使得他們融合吞噬的畫面。

「是啊,值得么……」通天道人喃喃,他忽然覺得手背有些刺痛,慢慢的低下頭時,他看到了一滴,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會落下的眼淚,那眼淚落在手背上,卻沒有濕潤皮膚,而是在與皮膚碰觸的一瞬,在那個位置,皮膚下有火焰焚燒,直接就將其手背,手掌,手臂以及身軀,瞬間……燃燒成為飛灰……

「我曾經,似乎不是這個樣子……」通天道人閉上了眼,苦澀中也有茫然,直至他的頭顱在那火焰中,逐漸的燃燒,成為了飛灰,帶着他的迷茫,或許也帶着他的追憶,更或許,還帶着他最後時刻對於女兒的思念,漸漸消散了。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